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三十一章 不通风情

  白玉宫道:“我感觉好多了,你的这身甲障破损多处,我帮你修补一下。”算是投桃报李,除了答应他的二魂两魄之外,白玉宫的确想帮秦浪做点事情,毕竟是欠了他不小的人情。

  秦浪摇了摇头道:“算了!”这身皮就算再完美也不是自己的,何必自欺欺人。

  破损的地方位置比较尴尬,昨晚为了救白玉宫,用白骨笔自戳屁股,利用气体的反冲干掉了周炼石,如果不是形势紧迫,谁会用这么尴尬的自残方式?

  白玉宫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你居然还有羞耻心?”

  秦浪道:“我是怕你尴尬。”

  白玉宫道:“不用脱衣服,你站过来一些。”

  秦浪来到床边,白玉宫又让他转过身去,秦浪无奈,只能按照她说得做,白玉宫摘下了青玉簪,趁着秦浪不备,冷不防用青玉簪戳进了他的屁股,隔着衣服都认得这么准,刚好刺入昨天甲障上的破洞之中。

  秦浪虽然没什么痛感,可想起被白玉宫就这么突然把他给插了,心中极其不舒服,白玉宫这是在践踏他的自尊,尽管她是无心,老子好歹曾经是个男人。

  青玉簪光芒四射,青光沿着秦浪外表的甲障如波纹般流动,甲障外的皮损在光芒中迅速愈合,白玉宫道:“这套甲障是我师叔亲手制作,精巧玄奥,可一旦出现破损还是要及时修复,不然寿命会大大缩短。”

  秦浪不由得想起当初在甲西镇的时候,白玉宫放着青玉簪不用,是用丝线帮他缝合了身体上的大洞,那洞口还是被她一枪给戳出来的。

  现在这么说等于把她自己给卖了,证明白玉宫在甲西镇的时候根本不在乎这身甲障能用多久,意味着她压根没把自己放在心上,只是把他当成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工具罢了。

  现在为了帮助他修补甲障而不惜消耗青玉簪的能量,终于还是良心发现了。

  白玉宫抽出青玉簪,用棉巾擦了擦,方才重新插在头上,虽然只是一具皮囊,可毕竟部位有点尴尬,她可是个有洁癖的人。

  看着秦浪这一身褴褛的衣服,想起他昨晚被周炼石吹成一个大圆球的滑稽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又不是没有银子,你去扯几匹布做身衣服。”

  秦浪把原因说了,他刚刚问过,做身衣服至少三天,他们恐怕等不及。

  白玉宫道:“我感觉好多了,不如咱们出去吃饭……”说完才意识到秦浪是没有那个福分的,马上改口道:“出去转转,总是呆在这房间里,闷都闷死了。”

  秦浪其实是不赞成白玉宫出去招摇的,可腿长在她自己身上,白玉宫又是个闲不住的主儿,她主动提出要出门就证明她的病不重,外面风和日丽,去晒晒太阳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也好。

  两人离开客栈,已经是正午,早市此时已经散了,小街上已经不如刚才热闹。

  白玉宫让秦浪先带她去布庄扯了几匹布,又去隔壁的杂货铺买了些胭脂水粉,她购物的时候,秦浪就站在门口等着,白玉宫在里面挑挑拣拣讨价还价,看来这个世界的女人也是一样的毛病。

  白玉宫花了半个时辰购物,将战利品打包在一个蓝印花布的包裹内,交给秦浪拿着。

  秦浪入手颇重,本以为白玉宫准备回去了,不成想她又被不远处的酒馆吸引了目光,非得拉着秦浪过去吃饭。

  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秦浪是个如假包换的吃货,可今时不同往日,他现在根本就没有消化系统,更郁闷得是偏偏还能够闻到酒菜的香气。

  白玉宫抓他过来陪着吃饭对他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因为临江所以水产丰富,白玉宫点了几样特色菜,叫了一壶黄酒,给秦浪倒了一杯。

  秦浪皱了皱眉头,低声道:“我不喝。”

  白玉宫好像很善解人意的样子:“你装装样子,不然别人还以为你心疼这桌饭钱。”举杯道:“干杯!”

  秦浪勉为其难地端起酒杯跟她碰了碰,酒杯凑到嘴唇边只沾了沾就放下。

  感觉有人正朝他们这边看,秦浪用眼角的余光撇了一下,看到书生和虬须大汉坐在他们邻座,两人正在那里推杯换盏。

  其实那蓝衣书生看得并非是秦浪,而是白玉宫,白玉宫这级数的颜值走哪儿都是祸水。

  蓝衣书生喝了几杯酒,脸有点红,胆子也有点壮,跟虬须汉子耳语了几句,虬须大汉点了点头,那蓝衣书生起身向白玉宫走了过来。

  秦浪心中暗自警惕,毕竟这一路走来白玉宫的麻烦实在是太多了。

  蓝衣书生来到他们面前,向秦浪抱拳行礼道:“在下王厚廷,看到两位气质儒雅都乃人中俊杰,有心攀交,不知可有这个荣幸。”

  白玉宫两眼一翻,不耐烦道:“我又不认识你,也没兴趣认识你,你没这个荣幸。”

  蓝衣书生王厚廷吃了个闭门羹,脸憋得通红,尴尬道:“打扰了!”

  秦浪暗叹,这货也够直接,当这里是酒吧吗?就算是酒吧你想泡妹妹也得请人家喝杯酒啊,一分钱不花就来搭讪,你以为自己是谁啊?长得帅就可以为所欲为?

  白玉宫不屑道:“最讨厌书呆子。”又跟秦浪碰了碰酒杯。

  秦浪这次都懒得举杯装样子了,酒有那么好喝吗?

  好喝!但无福享受。

  王厚廷回去之后,两只眼仍然不时朝这边看来。

  白玉宫心情有点受到影响,低声道:“他那双眼睛你喜欢吗?喜欢我就帮你挖出来换上。”

  秦浪真是哭笑不得,小声道:“赶紧吃,吃饱了走人,别惹麻烦。”

  过了一会儿,王厚廷居然又厚着脸皮回来了,在把妹方面这货居然还有点锲而不舍,这次没空手过来,手中拿着一卷画。

  秦浪看出这是要展示才艺了,是王厚廷把妹的手段太低端还是这个世界的男性情商普遍偏低就不知道了,王厚廷这次也不再装模作样,直奔白玉宫而来,微笑道:“两位的帐我结过了。”

  展示财力有点直接,等于在告诉白玉宫,我不但有钱,我还很大方。

  白玉宫眯起眼睛看着王厚廷,就像是看着一个怪物。

  秦浪望着王厚廷,认为这是个色令智昏的二逼。

  王厚廷大概是对她的眼神有什么误会,展开带来的画卷:“这是我的得意之作,送给这位姑娘。”完全无视秦浪还在身边,追女的勇气可嘉,但是很没有礼貌。

  秦浪暗忖,幸亏我不是白玉宫的男人,否则现在你好看的门牙已经宣布独立了。

  忽然发现自己居然还会嫉妒。

  画的是蝶恋花,凭心而论,这幅画画得倒是真不错,写意画法,花团锦簇,两只翻飞的蝴蝶栩栩如生,就像要从画里面飞出来一样,王厚廷的脸上充满得意,笑容中写满了我坦白了,我很有才的骄傲。

  白玉宫道:“给我送画的人多了,你算老几?”说话的时候眼睛望着秦浪,这小骷髅昨天给她画了幅人像呢,比这幅俗里俗气的画有意思多了。

  王厚廷微笑道:“姑娘请接着看。”

  他随身还带着一支笔,在其中一只蝴蝶的眼睛上点了两点,那只蝴蝶的翅膀顿时扇动了起来,让人惊叹的是,蝴蝶竟真得活了过来,振翅飞出了画卷,色彩斑斓的蝴蝶围绕着白玉宫翩翩起舞。

  白玉宫一双妙目异常明亮,看到她的表情,王厚廷以为自己的才华终于打动了她的芳心。

  冷不防白玉宫伸出双手。

  啪!

  双手瞄准了那蝴蝶,一巴掌拍死。

  本来酒馆中的客人看到蝴蝶飞出画面,都啧啧称奇,一个个窃窃私语,可白玉宫辣手杀蝶的行为太出人意料,也太煞风景,搞得整个酒馆鸦雀无声,美女原来是花蝴蝶的天敌。

  白玉宫打开手掌,被她拍死的蝴蝶尸体一动不动躺在她的掌心,望着王厚廷道:“下一个就是你。”

  王厚廷的笑容冻结在了脸上,如此不通风情的女子他还真是前所未见。

  白玉宫倒是没有拒绝王厚廷帮她结账,男人既然主动犯贱那就给他一个机会。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感謝樓主的更新與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