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742章 三件事

(藏书堡 .cangshubao.net)        看到这里,丁凡感到胸膛胀满,非常气愤,作为师父最疼爱的徒弟,他当然要站在师父这一边。

    纵然司空家有错在先,但过去这么多年,也付出了惨痛代价,黄妖实在不该无止无休,赶尽杀绝。

    丁凡下定决心,但有一份力量,也必须要铲除黄妖。

    接着看下去,丁凡更是震惊不已。

    邪恶的黄妖,不只是针对司空家族,背后还隐藏着更多罪恶,甚至构建了庞大的组织。

    归结起来,它一直在暗中做三件事,噩梦勾魂,贷命夺灵,敛财聚宝。

    使用法术,给特殊人群构建难以摆脱的梦境,起初非常美好,后来就演变成难以摆脱的深度噩梦。

    如此一来,魂魄就等于培养过,最终,会将完整的魂魄拿走,用以打造高级灵鬼。

    噩梦勾魂,就是丁凡所遇到的超级梦魇病症,白亦菲、闫小明、叶浮萍等都是受害者,他们属于有价值的特殊人群。

    如果不是丁凡及时阻止,他们最终的结局,都是化作晋级很快的灵鬼。

    贷命比勾魂更加邪恶,通过签署押灵书,将人的寿元维系力量,也就是本元之灵,质押给凶神,等于把命给押上了。

    对此,师父还进行了注解,凶神是个统称,这是一股跟天道相反的暗中力量,非常强大,邪恶的代名词。

    凶神一旦得到押灵书,就可以驱动六甲神丁等,更改一个人的运势,达成贷命者的心愿。

    当然,六甲神丁的神通也有限,不是所有的贷命需求,都能够得到满足。

    押灵书,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符箓,也就是贷命合同。

    合同中很重要的一条,不可泄露贷命的秘密,否则立刻死去,还有非常不公平的条款,一旦签署,贷命系统随时可以拿走本灵,让贷命者死去。

    以上两条,噩梦勾魂,贷命夺灵,看似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至于黄妖极其操控的组织,为何这么做,师父也不是很清楚,但必有惊天的阴谋。

    根据师父的调查,无论噩梦还是贷命,背后都有魂牌相呼应。

    破坏魂牌,就可以让法术失效,魂牌具有唯一性,不必担心再被制造出来。

    这就是目前真正解决噩梦和贷命的唯一方法。

    正在看着,冷灵儿进来了,埋怨道:“小凡,怎么不想着赶紧练功,或者尝试破解虚云鼎?”

    “这是一份我师父留下的资料,上面记录关于黄妖的秘密,它是一只兽仙,神通广大,极其邪恶。”丁凡道。

    “你师父还了解黄妖的前世今生?”冷灵儿感到意外。

    密文,冷灵儿看不懂,但对此事也很有兴趣,她当然清楚,黄妖对她也是巨大的威胁。

    “给我讲讲,都记录了哪些内容。”冷灵儿在丁凡身边躺下来。

    师父跟黄妖之间的恩怨,属于家族隐私,被丁凡直接忽略了,只讲述关于黄妖的部分,却也听得冷灵儿心惊不已。

    “勾魂,必然是培养灵鬼,夺灵就复杂了,多半是奉献给凶神,也可能是妖魔。”冷灵儿分析道。

    “必须要阻止这件事。”丁凡道。

    “只靠破坏魂牌来解决,谈何容易,这些魂牌,一定藏在特殊的地方。”冷灵儿提醒。

    “上次,我们就在珍爱福利院的四楼发现了一批,可惜没来得及全部摧毁。”

    “那只是碰巧了!”

    “说得对,光靠寻找魂牌不现实,还是要有其它解决贷命的方法。”

    “这些说到底,都是鬼道之术,我猜测,在鬼域里,一定会有发现。”

    “等找个时间,我还会再去鬼域,通过鬼雾森林,去下一个地方。”丁凡坚定道。

    “小凡,你不觉得,这件事已经超过我们的能力范围了吗?”冷灵儿问。

    “总要有人去做,否则,黄妖势必会越来越猖狂。”

    “好吧,我佩服你的大义,接着看吧!”

    黄妖还有一条恶行,那就是敛财聚宝。

    丁凡对此早有体会,京阳的四大家族,几乎都被黄妖所辖的天地商会暗中染指,制造各种事端,令彼此间不睦,从中取利。

    如今,富东阳作为九鼎集团的继承人,已然自甘堕落,成为黄妖的弟子,加入天地商会。

    在他的带动下,九鼎集团必然会全面倒戈,成为罪恶的帮凶。

    这一段,师父写得很详细,黄妖敛财的原因,是为了聚宝,也就是购买宝贝。

    即便有黄妖这样的神通,也不能破坏天地间的大规则,财富取之有道,可以不择手段,但不能直接去抢。

    若干年前,在司空家族的推动下,修行界合力做了一件大事。

    在东青山设立了天罗大阵,将黄妖困在老巢内,由此曾经消停了一段时间。

    黄妖聚集宝贝,正是为了能破除大阵,彻底脱困。

    天罗大阵并不完美,在某个特殊的日子,法力会降低,出现漏洞,那时,黄妖便可以短时间出来作恶。

    并非真正的脱困,黄妖待在天罗大阵中,天长日久,已经被同化,宛如一体。

    时间一到,如果黄妖不能返回大阵中,必然会消亡。

    “哈哈,你之前判断是正确的,黄妖就是被困在了法阵中。”冷灵儿笑道。

    “关键,它偶尔能出来,即便一个时辰,也极其可怕,足可以毁掉一方了。今天富东阳给我打电话了,黄妖恼羞无比,近期要亲自出来收拾我。”丁凡道。

    “这个不难!”冷灵儿立刻想到了办法,“找个远点的地方藏起来,即便他有神通,也不会脱离老窝太远,会担心不能及时返回。富东阳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急着威胁你,却等于通风报信。”

    丁凡却笑不出来,皱眉道,“灵儿,首先要知道,他到底在什么情况下才能出来,总不能天天躲着吧!”

    “这里又有什么好留恋的?”冷灵儿生气反问,看到丁凡嘿嘿笑,就知道他放不下京阳的姐姐妹妹们,皱眉道,“参玄老道没有提示?”

    “没有,他老人家也没研究明白。”

    “给你的参考,我认为,多半是大恶之日,说句你不爱听的,参玄老道的本事,实在太普通了,悟性也谈不到多高。”冷灵儿道。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