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804 下班也会需要工作

(藏书堡 .cangshubao.net)        “不错啊,都够厉害的。”

    刘半夏和陈学海刚刚走出手术室,等在外边的杜凡成直接迎了上来。

    “老杜,你才是真厉害。发现情况不对,直接就喊了老陈。”刘半夏笑着说道。

    “哎……,当了这么些年地耳鼻喉医生,炎症的危险程度还是能够大致分辨一下的。只不过我也没想到会演变成坏死性筋膜炎,只是以为化脓比较严重呢。”杜凡成说道。

    “有你们两位联手清创,他的命被抢回来的几率就高了很多。刚刚患者的家属还在外边问我呢,摊上这样的病症,谁心里都没底啊。”

    “简单看一眼,然后送ICU吧。普通病房是不适合了,我们也希望都清理利索了。”陈振兴说道。

    “关键是坏死性筋膜炎的感染途径太多了,很多人稍稍不注意就会中招。而且还可以是多部位获得,不是那么好预防。”

    “对于很多家庭来讲,都觉得这个病距离他们太远了。实际上呢,在每个家庭的身边。只要有伤口或是病灶,如果没有及时处理,都可能会发展成坏死性筋膜炎。”

    “其实有时候咱们说的这些普通人都觉得是在吓唬人呢,就跟狂犬病一样,那就那么好得啊。”刘半夏笑着说道。

    “但是对于一些人来讲,还真的就可能不幸中招。咱们接诊的患者很多,有很多病症其实都是因为患者本人的疏忽。”

    “咱们的手要是刮伤了,即便是小伤口也会很认真的处理一下。而别人能够贴上一个创可贴就认为可以了,却忽视了伤口需要清创。”

    “老杜,目前看手术还是很成功的,患者家属的交代就你来吧,谁让你是首诊医生啊,我们饿了,得先吃点饭。”陈振兴说道。

    “对哦,我还从刘依清哪里敲来了猪蹄呢,可不能让这丫头蒙混过去。”刘半夏煞有介事的点了点头。

    “我的天,刘总,咱们要点脸行不?老是欺负孩子们干啥啊。”杜凡成无奈的说道。

    “哈哈哈,这是对他们冲动的惩罚。”刘半夏笑嘻嘻的来了一句。

    跟在后边的梁晓琳翻了个白眼,跟着这个活实习的时候确实能够学到真东西。但是也要时刻做好被这个货折磨的准备,指定是刘依清又掉他的坑里去了。

    跟患者家属交代的事情就落到了杜凡成的身上,刘半夏和陈学海溜溜达达的来到了食堂。

    “哟,刘总,才下台啊。赶紧的,给你留的猪蹄还热乎着呢。”周强招呼了一句。

    “周经理,给我也来个猪蹄,记他账上。”陈学海先开口了。

    “为啥啊?我给你帮忙,我都没有要好处费好不好?”刘半夏郁闷的说道。

    “不为啥啊,你啃猪蹄,我吃青菜,那就太不公平了。所以我也得赶上时代潮流,我还不想自己买。”陈学海说得是理所当然。

    “行,算你狠。”刘半夏更加的郁闷。

    现在欺负自己都不带掩饰一下的了?就这么赤果果的来?

    “老陈,你将来的担子很重啊,要负责咱们急救中心的业务呢。”打完了饭后刘半夏笑眯眯的说道。

    “没关系,忙不过来的时候找你呗。”陈振兴是一丁点都不客气。

    “哎……,现在这个世道啊,没权没势的人是没法活了。”刘半夏叹了口气。

    “其实没那么夸张,无非就是接诊方面的任务重一些。我手术要是不多的话,还是能管过来的。”陈振兴说道。

    “但是万一赶上了手术呢?要是有事情了,也不能从手术室跑出来。反正我看大家伙的工作都挺认真负责的,也不用我跟着多操心。”

    “你真打算以后就固定每周两个手术日了?那样真的会很累。前期我是没办法,为了让大家接受我,我才那么不要命的做手术。”

    “我也没辙啊,我就是合计我多做一些,主任就能轻松一些。”刘半夏说道。

    “也不知道咋就有那么多开不完的会,院里开完了还得到市里开。去了也是听个声,直接把任务下发不就完了嘛。”

    “那可是不一样的,那样下发或是传达的任务恐怕没有多少人会重视。还是当面发布的比较好,最起码回想一下也能想起来。”陈振兴说道。

    “不过你以后估计真的会比我还累,骨科的手术也是非常多的,你不仅仅要涉猎骨科,还要研究小儿外科,还得做教培,更要做急救中心的相关工作,真不好说。”

    “我就是吃饱了撑的吧,有啥办法啊。现在就阴错阳差的搞成了这个样子,愿意不愿意的,我也都得干。”刘半夏苦笑着说道。

    “乔乔倒是挺开心的,毕竟我马上就卸任住院总了,在家里边还给我收拾出一个书房来。只不过没有糖豆的房间布置得那么好,也能凑合用吧。”

    “正好跟你请教一下,回家以后还会有那么多的工作么?我现在还要尽可能做到平衡好工作和家庭的时间分配。”

    “别指望能分配好,即便是能回家睡觉了,其实也是把工作带回家里去了。将来找你的患者多,每一台手术你都得仔细研究一下,耗费的时间就多了。”

    “不过有一点你还是很不错的,最起码早晨的查房你能偷懒。许一诺他们都能够替你做好,这就能节省很多的时间,你这一年的辛苦也没白费。”

    “我倒是想让琳琳替我做,可是咱也不敢啊,回家就能告状。其实我是想多锻炼她一下,但是她才不会那么想呢。”

    “哈哈哈,那就对了。”刘半夏乐了。

    总算是找到了一些优势嘛,自己带的实习生多,手下就多,干啥都好干。

    陈振兴没搭理他,只是拿起猪蹄用力的啃了一口,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容。免费的猪蹄,还是从刘半夏这里敲来的,就是香。

    吃完了饭,回到了急救中心,就看到实习生们正在鸡腿上努力的练习缝合呢,就连李天洋这个跟许一诺他们同级的人都是如此。

    “行,多练习一下挺好的。要不然手艺都该荒废了,鸡腿啊、猪肠啊、鸡肠啊,这些都是可以用来练手的。”刘半夏说道。

    “看到了吧?刘老师都首肯的事情呢。当年刘老师为了亲身示范,还曾解剖过整鸡,这算是咱们普外科的保留项目了。”边上的许一诺来了一句。

    “皮,又开始皮了。我到时候找一台手术去,好好考察你一下。”刘半夏无奈的说道。

    许一诺可不在乎他的威胁,都已经习惯了。你就算是说好话有用么?该咋样还是咋样。

    不过这四位对于重新联系缝合倒是没有别的想法,在见识过刘半夏的手艺之后,他们就有了一个很清晰的认识,不管做啥样的训练都不为过。

    “刘总,马上送来一位从扶梯上摔伤患者。生命体征稳定,但是昏迷。”调度护士喊了一句。

    “其实你现在完全可以喊齐医生的,他已经提前上岗了呢。”刘半夏说道。

    调度护士乐了,“刘总,大家伙都觉得反正你也快卸任了,就得给你多找点活干。”

    “坏人,你们都是坏人。许一诺跟着我接诊,鸡腿都放下吧,你们也跟着来。”刘半夏无奈的说了一句。

    还以为都是习惯性的喊自己呢,实际上就是这些人合谋的,要累自己这个傻小子。

    在外边等了一会儿,急救车停在了急救中心的门口。

    “患者24岁,扶梯上摔倒后昏迷,生命体征稳定。”推着患者下来的急救员说道。

    “先放诊床上吧。看起来伤的好像不是很严重,多高的扶梯上摔下来的?”刘半夏问道。

    “三阶,还有三阶左右,然后摔下去了。”从急救车上一起下来的小伙子说道。

    “你也在现场?有没有摔到头部?”刘半夏问道。

    “应该是摔倒一点,不过摔倒时她右胳膊先接触的,还喊了一声。医生,您再给看看右胳膊。”小伙子说道。

    “你是他什么人?男朋友么?”刘半夏问道。

    小伙子赶忙点头。

    “那行,先给她挂号去吧,检查的事情交给我们。”刘半夏说道。

    “医生,你们先检查,我挂完号就过来。”小伙子说完就往挂号处跑。

    “小伙子很紧张他的女朋友呢,在车上就说了好多话。”急救员说道。

    “没醒啊,这个可能有些难处理。移床后做查体,查体后先拍个头部CT和右臂X光吧。”刘半夏点了点头。

    对于这样的摔伤患者,最担心的就是磕到了头部或是伤到了颈椎,要是有些骨折啥的都好处理。

    “一、二、三,移床。翻身、撤板。”刘半夏喊道。

    其余的人们随着他的指令开始操作起来。

    刚刚移床,患者悠悠的醒了过来。

    “先别乱动啊,颈椎有疼痛的感觉么?头有晕的感觉么?眼睛跟着我的瞳孔笔动。”刘半夏赶忙说道。

    “颈椎不疼,有些晕。”患者说道。

    刘半夏多少放下些心,患者目前还是很稳定的,能够慢慢检查。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