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张小鱼之天梯前传》第20章

《张小鱼之天梯前传》第20章

秦文剑在姐姐家待了一个多小时,就开车离开了巨鼎花园别墅,但是却停在了路边。





“黄总,我是秦文剑,现在方便吗?”





“秦律师,没事,你说吧”。





“我刚刚从我姐家出来,有件事想和你谈谈,今晚有时间吗?”秦文剑看看外面的夜景,听对方的声音,好像还没喝多,应该还能谈谈。





“是吗,很急吗?”





“算是吧,你要是没时间,明早我去你办公室也行”。秦文剑说道。





“是这样,我太太今晚过生日,都在家里呢,我实在是不方便出去,这样吧,我给你个地址,你到我家这边来,我们附近找个地方谈谈,时间不能长,我这边走不开”。





“没问题,你给我发个地址,我这就过去”。秦文剑笑笑说道。





开车到了半路,等红灯的时候,他一抬眼看到了前面就是万象汇了,于是略一思索,就拐了个弯,进去之后在蒂芙尼买了一条项链,价格不是很高,也不是很低,一万多点,他知道这只是个由头,既然对方说了是在家里给老婆过生日,他不能装作没听到。





但是秦文剑也明白,这条项链到不了老黄老婆那里,不定就给哪个小女孩了,这就像是那些老板汽车后备箱里的烟酒一样,烟酒是送给男人的,而这些饰品是送给女人的。





“秦律师,到底什么事啊,这么急急火火的”。





“黄总,不是我着急,是事情比较着急,我刚刚从我姐姐家出来,她的意思是想把公司出手,我记得你和我姐夫之前因为几个项目都竞争过,现在我姐夫进去了,公司要出手,你有兴趣吗?”秦文剑问道。





“咳,就这事啊,我倒是有兴趣,但是你姐肯定不会答应卖给我,老钱要是知道公司要卖给我,非得气的吐血不可,而且你可能不知道,就在几天前,我小姨子还差点抢了你姐姐的副院长,这要是让她知道了,非得死死守着,谁都不肯卖了”。黄云鹏说道。





“那个我不关心,我只是觉得黄总有这个实力,只要是价格合适,我想,我姐和我姐夫不会计较以前的事,以前拿项目谁不是明里暗里下绊子,这都是小事,凭本事而已”。秦文剑说道。





黄云鹏是云鹏地产的老板,在之前云海市的几个项目竞标时,没少和钱洪亮的美安泰地产作对,每每都是这两个公司较劲,导致最后的成交价高企,这让钱洪亮很恼火,但是现在却身陷囹圄,无可奈何花落去。





“说的也是,秦律师,你多做做工作吧,要是真能促成这个交易,我会聘请你担任云鹏地产的法律顾问,五年的长期合同,怎么样?”黄云鹏问道。





“好,我尽力促成吧,到时候你得配合我,要是实在不行的话,你就立马注册一个新的公司,用新公司收购美安泰地产,这样或许更加的稳妥一些,等到交易完成,新公司再和云鹏地产交易不就完事了嘛”。





“不行,太麻烦了,还是云鹏地产直接收购美安泰地产,这样省去很多的手续和费用”。黄云鹏说道。





秦文剑无奈,自己只是个中间人而已,要想促成这笔交易并不简单,他一直都在和云鹏地产谈顾问合同的事情,但是云鹏地产一直都没答应,但是和自己所里倒是有案子合作,就是不签署顾问合同,这次机会来了。





美安泰地产出售之后,自己又少了一家顾问单位,如果不再签署一个新的公司,那么今年离完成高级合伙人的业务目标又远了一步。












“姐夫,今天是姐姐生日,你还乱跑,是不是三四五找上门来了?”尹清晨进门时没看到黄云鹏在家里,这会开始发难了。





“你这丫头,什么三四五,你姐姐这么好,我哪有心思去找三四五?我是为了给你出气才出去见了个人”。黄云鹏说道。





“为我出气,什么意思?”尹清晨伸手在蛋糕上沾了一点,抹到舌头上,然后舌头缩回去,一脸享受的表情,黄云鹏看的有点呆。





“你的副院长提名不是被撤了嘛,小姨夫可能有苦衷,学校里的其他领导有人为秦思雨做了担保,所以你也不要多想了,刚刚秦思雨的弟弟秦律师来找我,说美安泰地产要出手,问我有没有兴趣,我当然是有兴趣了,这么多年一直都和老钱斗,这一次总算是有机会扳回来了,所以,我要收购美安泰地产,让美安泰地产从此在云海市消失”。黄云鹏豪气的说道。





“他们真干不下去了?”尹清晨一愣,问道。





“是啊,要是能干的下去,怎么会出手,几个楼盘都停工了,而且还加大了回款的力度,正在降价促销,看来美安泰地产是真的撑不下去了”。黄云鹏说道。





尹清晨非常的高兴,好像是真的出了口气似的,还没开席就举起了酒杯,说道:“谢谢姐夫替我出气,来,我敬你一杯”。





“哎哎,你姐还没喝呢,她可是今天的主角”。说着,黄云鹏伸手夺下尹清晨手里的酒杯。





此时一个年轻的少妇,乍看之下,居然和尹清晨长的差不多,虽然尹清岚比妹妹大了五岁,可是两人从容颜上来看,基本没啥区别,这也难怪,尹清岚结了婚之后就在家里做全职太太,不上班不做事,每天的活动就是做做美容,带带孩子,安心做起了黄太太。





“姐,你看姐夫多疼你,我真是羡慕啊,啥时候我也能嫁出去啊?”尹清晨故意叹道。





“你呀,眼光太高了,作为我们家的学历担当,你还得真打算找个博士老公啊,那可不太容易”。尹清岚说道。





“什么博士老公,现在有个男人要我就不错了,我这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谁肯要我啊,唉,难啊”。尹清晨自嘲道,不知道为什么,她说这些话的时候,脑子里跳出来的不是自己那些前男友们,而是那个专注的拿着绳子在自己身上缠缠绕绕的七厘米。





而此时黄云鹏想的是,自己这个小姨子真是越看越有味道,只是只要是自己老婆在,自己就别想染指小姨子,虽然送了不少东西,甚至是一辆奥迪A7汽车,可是小姨子好像依然不解风情,看来还得慢慢熬,嗯,好的糖浆都需要慢火熬,最后才会色味俱佳。





当初不顾李闻鹰的反对,而执意要去秦思雨的公司当法定代表人,其实不过是为了长长见识,从做移动公司促销活动时,他就明白了一个道理,这辈子要想发财,光靠打工可不成,所以,有机会就要上。





但是现在秦思雨要把公司卖掉,自己这个法定代表人也就没有啥用了,现在想想秦思雨这个娘们还真是有心计,先是劝说钱洪亮把法定代表人换了,那么之后的操作将会简单很多,钱洪亮现在也是无奈,只要是不想把公司赔干净,就得听秦思雨的,该卖就得卖,及时止损是最好的选择。





张小驴想了想,自己的事还是要靠自己,好在是京东便利店的加盟申请下来了(关于这个加盟申请,在这里就不详细写了,各位做生意的朋友可以去网上查),张小驴看着申请批复,这才去找了楼下的超市老板。





“再给我便宜点,我也是第一次创业,赔钱的可能性很大,我帮你接盘,不能所有的风险都给我吧,你倒是可以,结账走人了,而且老哥,这房租没你说的那么多吧,你给我整整增加了一倍,这可不厚道,还和我说多便宜呢?”张小驴这几天可是没闲着,直接找到了原来的房东,把事情的底细都摸清了。





“老弟,我看你也接手,这么着吧,价格还是原来的价格,这屋子里的存货我不要了,都给你了”。老板说道。





“老哥,我刚刚从七号楼过来,那里的小超市也在转让,和你这里面积差不多大,你这价格可比人家高的多了,我也就是看着你这个店就在我家楼下,我离得比较近而已,要不然,我不要”。张小驴合上了笔记本,说道。





这事不是张小驴胡说,是真的有另外一个小超市也在转让,老板沉吟良久,说道:“我再给你便宜五千块钱,你不能让我赔死吧”。





张小驴笑笑,拍了拍老板的肩膀,说道:“算了,哥,我理解你,这五千就算了,还是按原来的价格吧,这些东西呢,你有什么需要的就拿走,不需要的就给我留下,我要装修,还得进新货,这些东西基本没用了”。





这件事李闻鹰还是合伙人,所以张小驴就一直等到了李闻鹰回来,这才和他签合同。





“我说过了,我只出钱,剩下的事你自己做主就好了”。李闻鹰说道。





“哪能呢,你是我的合伙人,我总得让你参加这些重大的决定,不然的话,将来赔了你不认咋办……”张小驴还没说完,就被李闻鹰拧住了耳朵。





“哎哎哎,疼……”





“现在知道疼了,我不在的这几天,你有没有不老实?”李闻鹰问道。





“我怎么敢啊,对了,和你说个事,秦思雨要把公司卖掉,我这个法定代表人也当到头了,没什么重大事情发生,你可以放心了,只要是卖掉,我这个法定代表人就没任何的风险了”。张小驴说道





“卖掉?不能吧,那可是不小的公司,上哪找这么大的公司接手,钱洪亮能愿意了?”李闻鹰闻言一愣,松开了张小驴的耳朵问道。





“说的是啊,但是你没发现吗,钱洪亮刚刚出事,她就急着换了法定代表人,现在钱洪亮可能真的要判很多年呢,所以她就准备出手了,这可是一环扣一环啊”。张小驴说道。





“卖了也好,至少你可以解套了”。李闻鹰说道。





“唉,我想着能在公司里长长见识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歇菜了”。张小驴说道。












“咳,我当是什么事呢,你要是想去公司长见识,我可以给你找好多公司,各行各业都有,你想去哪去哪,那些老板还都给我个面子,不然的话,我就写篇文章映射一下,他们还不得乖乖的配合”。李闻鹰说道。





“我知道,我也就是说说而已,等我先学学再说吧,我昨天看了一篇文章,觉得很有趣”。张小驴说道。





“哦,什么文章,说来听听”。





“是一个大公司老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关于新零售,我就想到了我们要开的这个小超市,社区便利店,柴米油盐酱醋茶,小超市都有,工作节奏这么忙,谁还会每天抽出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去大卖场,所以现在大卖场纷纷倒闭,倒是这些小超市有扩展的势头,可是我们这个小区的这几个小超市半死不活,都要干下去了,到底是为什么呢?”张小驴问道。





“是啊,为什么,你找到答案了吗?”李闻鹰对张小驴的进步感到惊喜,人从开始思考为什么开始,就是一步步往上进步的,不会问为什么的人只是工厂里的机器,执行可以,创新不可能。





“那篇文章也说了,网购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你想买一盒口香糖,马上就想吃,你会上网买吗,肯定不会,因为楼下小超市就有,男女洗完都要动真格的了,才发现套套用完了,又不是安全期,你能忍住网购一盒,今天就不干了?也不能驱车去大超市或者是外面的药店去买吧,女人下楼去买,回来可能硬度还可以,完美”。张小驴说道。





“看看你这流.氓劲”。李闻鹰白了他一眼,说道。





“我就是打个比方嘛,所以,那文章也说了,这些便利店,重在体验,一定要给消费者最好的体验,让他们成为我们的忠实客户,结合从秦思雨那里学来的经验,我都想好了,在一年之内,把这个小区里的其他几家小超市都干倒闭,我们这个店在这个小区里独霸一方”。张小驴说道。





“你有这本事?敢不敢打赌?”





“赌什么,你说吧”。张小驴说道。





“赌注吗,你来挑,只要是我有的,也得挑你有的,没有赌了也给不了”。李闻鹰说道。





张小驴邪魅的一笑,凑到了她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李闻鹰听到一半就起身将张小驴按在了沙发上,几个巴掌就打在了他的屁.股上,说道:“你这个死驴,你就不能有点正事了,没事就想这些屁事”。





“这不都是你喜欢的吗?”张小驴玩味的笑道。





“卖掉?谁的主意?”钱洪亮一听要把公司卖掉,立刻就火了,要不是手还拷在铁椅子上,估计这会都挥舞起来了。





“姐夫,你不要激动,这事吧,是我姐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我只是过来跟你说一下,你同意不同意,那是你们两口子的事,和我没关系吧?”秦文剑说道。





“是吗?你回去告诉她,卖掉公司的事我不同意,除非是我死了”。钱洪亮怒道。





秦文剑一看钱洪亮是这个态度,就知道这事一时半会谈不妥,于是说道:“你出事之后,财大宿舍楼那个项目黄了,财大毁约,也重新招投标,并且我们公司是被排除在外的,因为这事我姐和学校领导闹了不是一次了,但是无济于事,校领导也不敢把项目给一个群龙无首的公司吧?另外,其他几个项目也都在尽力回款,但是效果不大”。





钱洪亮默不作声,这些他都猜到了,要不然秦思雨也不会急着卖公司了,一定是公司出事了。





“还有,你公司里的那几个经理,包括老齐,没有你在,根本担不起来公司的重担,再加上你的前妻和女儿时不时就到公司闹一场,现在我姐是身心俱疲,根本无力应付,这才想着止损,把公司兑出去,至少还可以把钱留在手里,等你出来东山再起”。秦文剑为了促成云鹏地产收购美安泰地产,真可谓是下了力气了。





“这事我再想想吧,现在你要我答复你,不可能,我要想想,不一定非得出售公司,对了,我的案子怎么样了?”钱洪亮问道。





“我问过法官,初步量刑是八年左右,姐夫,你要挺住啊,这样一来,就算是我们做了工作,你也得至少在里面待四年,除非是有重大疾病,不大可能保外就医”。秦文剑说道。





钱洪亮闻言,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因为这些人进去,会得到一本小册子,就是刑法,对照一下自己涉及的罪名,然后犯罪到什么程度,一般律师去会见他们的时候,他们自己就知道自己大概会判几年了。





“我知道,你回去告诉你姐,卖公司的事我还要再考虑一下,如果老齐他们不能胜任,可以高薪从外面聘请职业经理人,没必要非得卖公司,我和你姐创立这个公司不容易,现在说卖就卖,我不舍得”。钱洪亮有些气馁的说道。





无论一个人多么有钱,多么有权,一旦进了这里,就像是老虎被关进了笼子里,利爪和尖牙都再无用处,一切都会听天由命,急死你也是死在里面,最好的方式就是把自己和外面隔开,至少得有这样的心态:外面的是外面的,里面的是里面的,里外不分,早晚会死在里面。





“那行,我回去和我姐说吧”。





“那你的意思呢?你是律师,对这事怎么看?”钱洪亮问道。





“姐夫,说句心里话,我不希望公司卖掉,这是我的心里话,但是从理性来说,卖掉是最好的选择,公司一旦经营起来,不可能事事都要请示你,但是这事关公司的前途,我姐也不敢独自做主,最难的是我姐,她既要顾着学校里,又要顾着公司,很难”。秦文剑说道。





钱洪亮看着自己这个小舅子,淡淡的问道:“她找了公司吗,打算卖给谁?”





“现在还没定,你不答应卖,当然不会放出风去了,以免人心不稳”。秦文剑说道。





“我再想想吧,但是有一点,公司就算是倒闭,也不能卖给一家公司,那就是云鹏地产,你告诉你姐,就说是我说的,让她可以去找其他的地产公司,但是云鹏地产,绝不能接手美安泰,你就这么回复你姐”。钱洪亮说道。





秦文剑闻言故意皱眉问道:“云鹏地产?这家公司和我们家有过节吗?”









“这你就别问了,卖不卖我再想想,但是不能卖给云鹏地产”。钱洪亮说完就叫警察回房了。





只剩下秦文剑一个人坐在会见室里,呆呆的想着这事,自己这个姐夫还真不是省油的灯,看来云鹏地产要想收购成功,非得绕圈子不可了。





自从张小驴帮陈晓霞在记者村小区租了房子,再没去看过她,但是陈晓棠可是利用出来买菜的机会,时常来看她姐姐。





“姐,张小驴来看过你吗?”陈晓棠问道。





“没有,一次都没来过,看来是真的恨死我了,我也想了,实在不行的话,我还是回老家吧,找个人嫁了,在他身上也是瞎耽误功夫”。陈晓霞说道。





“唉,姐啊,你咋这么老实呢,你们都在一个小区里住,他不来找你,你不会给他打电话啊,不会去找他啊,怎么就这么怂呢,我给你出个主意,他不是很喜欢你做的金丝面吗,你给他做,然后早晨叫他过来吃,这么一来二去的,不就把感情再连起来了嘛”。陈晓棠说道。





“这,能行吗?”陈晓霞有些怯怯的问道。





“怎么不行啊,走,跟我去超市买东西,做了明早给他打电话过来吃”。陈晓棠说道。





对于张小驴,陈晓霞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在她和张小驴的关系中,张小驴一直都是主导,现在主导没有了,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再没人牵扯这根线,两人的关系也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飘飘荡荡。





早晨,窗外已经有了微光,张小驴和李闻鹰相拥而眠,李闻鹰睁开眼看着身边这个大男孩,结实的肌肉她的手都捏不动,自从在婚床上尝到了他的滋味,就像是吸食了毒品,想戒掉都不可能了,好在此时只要是自己想要,他就会满足她的渴求,让她尝到了从未想到的满足感。





“醒了,你的手机震动有一会了,不接吗?”李闻鹰问道。





“嗯?”张小驴不想管是谁来的电话,这个点也没几个人会给他打电话,主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在心里。





李闻鹰欠着身体伸手拿过了他的手机,翻看了一下,说道:“是陈晓霞打来的,不知道什么事?”





“嗯,你问问她吧”。张小驴翻了个身,想要继续睡。





“喂,你找他什么事?”李闻鹰给陈晓霞打了过去,问道。





“什么事啊?”李闻鹰嗯嗯啊啊的接了电话,张小驴问道。





“说是做了你最喜欢吃的金丝面,要你过去吃呢,你去吗?”李闻鹰问道。





此时张小驴是背对着李闻鹰躺着的,闻言,立刻就把眼睛睁开了,脑子一下子就像是巨型计算机一样,快速的运转,“我不想去,困”。





“要不然我去?我还真是想尝尝她的手艺,你不是爱吃吗,我看看她怎么做的,我也学学,学会了我做给你吃,省的每天都去她那里吃,以后小超市忙起来,她哪有时间做给你吃啊,对不对?”李闻鹰问道。





张小驴心想,就像是你能学会似的,再说了,你就比陈晓霞闲吗?





当然了,这些话是不能说的,只能是在心里嘀咕嘀咕罢了。





“那我们一起去吧”。张小驴慢慢坐起来,说道。





“你不是困吗?不再睡会了?”李闻鹰狡黠的笑笑,问道。





“不睡了,我不跟你去,我怕你们打起来,这大早晨的,扰民不好”。张小驴说道。





“打起来?我是那样的人吗,你这么不信我?”





“我信你,但是我不信她,我怕你打不过她,尤其是她妹妹,那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叫我去吃面这事,陈晓霞没这脑子,有这脑子也没这脸皮和胆子,这肯定是陈晓棠出的主意,你跟着我去也好,去一次她就死心了”。张小驴说着,出了被窝,穿上衣服去了厕所。





张小驴正在蹲马桶,李闻鹰倚在门口,看着他,说道:“看不出来,你对陈晓霞还真是了解啊,有时候我真是不理解她妈是怎么想的,要是没有她妈的话,你们会很幸福,陈晓霞也一定是个贤妻良母……”





“这事能不能待会再说,你在这里看着,我拉不出来”。张小驴说道。





“毛病,我一直都看着你,你不也是一样能射出来吗?不想听我唠叨就是心里有鬼,别被我抓住你的现行,我可是会发飙的”。李闻鹰朝着张小驴挥舞了一下拳头,关门出去了。





陈晓霞听到敲门声,还以为是张小驴来了呢,是,没错,张小驴来了,可是打开门后发现,旁边还站着一个李闻鹰。





“李记者,你也来了”。





“对啊,小驴儿说了,你做的金丝面很好吃,我也来尝尝,有我的份吗?”





“有,有,你们先坐一会,我去做面”。陈晓霞说着,脸色极为不自然的去做面了。





其实哪有李闻鹰的份,她只做了自己和张小驴的分量,这下好了,李闻鹰也来凑热闹,很明显,这是对张小驴不放心,这才看的这么紧,于是等到两碗面端上来,张小驴和李闻鹰一人一碗,没她什么事了。





“你的呢?”张小驴问道。





“你好久没来,我以为你不来了呢,我就做了自己的吃了”。陈晓霞说道。





张小驴看了她一眼,知道她说的是谎话,他不来,她一定不会做,绝不会自己做了自己吃。





“嗯嗯,真好吃啊,我喜欢吃,晓霞,你可以教教我怎么做吗,我也喜欢吃”。李闻鹰边吃边竖起了大拇指。





“可以啊,就怕你不喜欢作弄这些东西,你是文化人,应该是干大事的,做这面太耽误时间了”。陈晓霞笑笑说道。





李闻鹰吃完了一筷子面,一脸宠溺的看着张小驴,说道:“谁叫他喜欢吃呢,他只要是喜欢,耽误再多的时间,我都愿意为他做”。





张小驴瞪了李闻鹰一眼,那意思是差不多得了,吃着人家的,还在这里插刀子,这就不地道了。












“那行,你只要是想学,我一定教会你,你们慢慢吃,我去刷一下锅”。说完就跑去厨房收拾了,但是许久都没听到厨房里有动静,张小驴没去看,但是也一定猜到陈晓霞在里面抹眼泪呢。





“何必呢?”张小驴看着李闻鹰,问道。





“我时常外出采访,家里的篱笆不牢靠,只能是寄希望某人自觉了,你能自觉吗?”李闻鹰停下筷子,看着张小驴问道。





“我非常自觉啊,你看,自从租了房子,我是第一次来这里”。张小驴小声说道。





“是吗,那要是我今天不在,你会来吃面吗?”李闻鹰问道。





张小驴下意识的想说,会,但是到了嘴边却是,不会。





“我信你个鬼,小骗子”。李闻鹰不信的撇撇嘴,继续吃面。





吃完了面,李闻鹰挽着张小驴的胳膊下了楼,边走边说,“不是我不信你,主要是这个时代的诱.惑太多,防不胜防,所以我才小心再小心”。





张小驴不吱声,李闻鹰看看他的脸色继续说道:“你看,你和陈晓霞以前也算是情侣吧,只是阴差阳错才没在一起,但你对她还是有感情的,为了她要开个超市,让她谋生,这都没问题,你想怎么都可以,只要不和她再复合,我都能接受,我这么做是不是大度到顶了?”





“谢谢,我明白你的心意,你放心吧,我和她复合是没可能了,好马不吃回头草,我虽然是头驴,也不会吃回头草”。张小驴说道。





“好,我信你,其实你对她真的没必要愧疚,因为你给过她机会,不止一次,但是她都没抓住,或者说自己放弃了,我这不算是第三者插足吧?”李闻鹰问道。





张小驴没说话,只是摇摇头。





李闻鹰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来,他生气了,一定是生气了,生气不生气她还是能看出来的。





“你今天没事吧?”李闻鹰问道。





“没事,怎么了?”





“能不能把你这一天借给我?”李闻鹰撒娇的问道。





张小驴看了她一眼,此时李闻鹰歪着脑袋,微笑着看着他,那样子像是个小女孩一样,让人不忍拒绝,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强势,什么时候该服软,什么时候该对男人敲打,什么时候该对男人臣服,一味的强势,男人会渐渐远离,所谓惹不起躲的起,一味的软弱和附和,男人的戾气会变本加厉,具体尺度各自把握。





“什么事?”张小驴问道。





“今晚电视台举行个舞会,我不想一个人去,有不少人都在打我的主意,我正好把你带去,让那些人知难而退,走吧,去买衣服,今晚一定要帮我争脸”。李闻鹰说道。





“不去,我又不认识那些人,再说了,你还用我给你争脸啊,你这脸就够大的了,我不去”。张小驴说道。





“怎么,生气了,是不是觉得我欺负陈晓霞了?”





“没有,和这事没关系,我说的是实话”。张小驴说道。





他说的是不是实话,李闻鹰心里和明镜似的,她看的出来,张小驴的心里还是有气的,就是生气了无疑。





“你想想,要是换了我呢,如果现在梁甜甜的老公约我去吃早餐,你会吃醋吗,实话实说,别和这事搅和在一起想,你实话说,吃不吃醋,换位思考一下,你和她都差点结了婚,而且她那个妹妹这么厉害,你吃的亏还少了,不管我怎么样吧,我让你吃亏过吗?”李闻鹰说道。





“我放在家里书房电脑后面的信封你看了吗?”李闻鹰忽然问道。





“啥?啥信封?”张小驴问道。





李闻鹰没说话,拉着张小驴回到了家里。





张小驴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就一路跟随到了家里,连鞋都没换,就进了书房里,李闻鹰从电脑后面拿出来了一封信,但是没有拆开,她递给了张小驴,然后出去了。





张小驴撕开之后,看了看里面的内容,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李闻鹰此时换了一身运动装,平底鞋,这是要拉着张小驴去逛街了。





“这,这什么意思?”张小驴摇晃了一下信封,问道。





“这次下去采访是我主动要求去的,因为是去山区煤矿,虽然我们不会很危险,但是危险无处不在,电视台里很多人都不想去,尤其是出镜记者这方面,领导差点就要点名了,我想尽快在电视台站稳脚跟,但是我也怕死,所以这封信就是我的遗书,其他的东西都在我的名下,你想拿也拿不走,就是梁甜甜给的那十万块钱,我可以给你,做点生意,好过一辈子给人打工,你和我这么久了,也不会让你人财两空”。李闻鹰说道。





“你知道我最欣赏你哪一点吗?”李闻鹰问张小驴道。





张小驴摇摇头,李闻鹰接着说道:“你虽然是很穷,但也仅仅是人穷,心不穷,能在山里折腾那些事,估计也没人能想的出来,有了点钱之后,不是存起来娶老婆,而是看准机会做了一次黄牛,这样的机会稍纵即逝,有些人一辈子都只是想一想,从来不敢去做,心穷的人总喜欢给自己设限,还没开始就会想到自己不行,缺乏一种变不可能为可能的勇气,所以,人穷不可怕,可怕的是心穷”。





“真不愧是记者啊,说起来一套一套的,我从来没想过这些,我只是想做就去做,做不成拉倒”。张小驴说道。





“对啊,这就是勇气”。





黄云鹏此时的脸色让秦文剑很不舒服,恨不得拿起桌子上的台历砸他一顿。





“黄总,这事就是个变通的事,我姐夫可是说了,把公司卖给谁都可以,但是唯独不能卖给你,你们到底有什么仇怨?咱是为了做成这笔生意,你就换个方式,我们不就把这事做成了嘛”。秦文剑说道。





“你姐夫真是这么说的?”黄云鹏一愣,问道。





“是啊,这事我还没和我姐说的,你看看想个什么办法,重新注册个公司收购就完事了,多简单,避免了很多的麻烦,再说了其他公司也不会等你很久,万一我姐把公司卖给别人了,到时候你可就真的要后悔了”。秦文剑说道。





“你放心吧,你姐夫这个公司要是不卖给我,谁也买不成,你回去就这么说,实话实说就行,看看你姐夫是眼看着公司倒闭呢,还是降价卖给我,我先说好了,价格不合理我也不会买”。黄云鹏说道。





“什么意思?”秦文剑问道。





“回去问你姐夫吧,当年他是怎么打我的脸,我这一次一定要把这一巴掌再打回去,这一次我要让他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黄云鹏嚣张的说道。





“唉,你们这些大老板啊,真是不知道你们到底玩什么,做生意嘛,赚钱要紧,非得斗来斗去的,黄总,何必呢?”秦文剑可谓是苦口婆心了。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聪明的女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强势,什么时候该服软,什么时候该对男人敲打,什么时候该对男人臣服,一味的强势,男人会渐渐远离,所谓惹不起躲的起,一味的软弱和附和,男人的戾气会变本加厉,具体尺度各自把握。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