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摇曳》​第169章 难解的结

《摇曳》​第169章 难解的结

“书记,您有什么具体指示,尽管吩咐,我会尽力的。”


见夏枫不语,卞为民知其正在思考,连忙表态。


“哦,也没有什么,就是这个……这个项目,虽然不属于我直接分管,但唐书记让我盯着,听桂香部长说宁波方面好像嫌这边进展慢了,有些工程想着赶在封冻前完工……”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书记,您这是监工的位置,想帮孙部长的忙的。”


卞为民很爽快、坦荡,一点也没有隐瞒造作的意思。他略微思考了一下,道:


“好像合同上写的是一次性付清工程款后,新村才能正式移交。新村不移交,旧村就不能拆迁,旧村不拆迁,什么工程也不能开展。您说怎么办?非得一次清付款,困难大了些,而且我要去向孟县长汇报才行。如果部分付款,我想想办法,或者从别的项目上挤一挤,我感觉还有可能。”


夏枫琢磨,部分付款的话,李世梁那边应该不成问题。假如真是要求一次性付款,那就等于给卞为民出难题了,便道:“部分付款的话,能过半不?”


卞为民想了想,道:“没问题。”


夏枫心里有了数,这才放下心来。


正要结束谈话,卞为民的一句感叹,引起了夏枫的警觉。


“资金这么紧张,你说公安系统非要这个时候更新设备,而且一上就是三四千万,太不是时候了。”


“更新什么设备?现在的设备不是挺好的吗?我前段时间陪同视察的时候还去那个监控大厅看了,非常气派,效果挺不错的呀。”


“说是那个设备落后了,清晰度不够,整个系统都得更新,美其名曰‘天罗工程’。”


“‘天罗工程’是得搞的,但设备能用则用,更新一次这么贵,代价也太大了。”


“是的,书记,他们说不清晰,其实很清楚啊,哪个车违了章,照的一清二楚。上个月俺媳妇的妹妹闯了红灯,处理的时候打印了一张照片,回来一看,人脸看得清清楚楚。我个人感觉,现在的这套设备浪费了,太可惜,才用了一年。但是县长支持,没有办法!”


“这个系统这么贵?”


“还要买一批警车警械,更新办公系统,理由说得冠冕堂皇,花钱买平安嘛!”卞为民没好气地说。


“哦……”夏枫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还没结束哪,问题是公安这样做了,检察院、法院随后就跟上来申请了,政法委提出要在全县农村推广东岭经验,构建平安乡村防火墙,也要上农村的监控系统。这个连锁反应,让人更受不了,谁也得罪不起。”


“财政就是唐僧肉,不吃白不吃。过紧日子的主张和要求,都是说说罢了。艰苦奋斗勤俭节约的作风,什么时候能够真正落了地,我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夏枫的话,站在了更高的位置,感叹的同时,内心就进一步琢磨着孟有为的思想。看来,孟有为真的误会夏枫了,追逃周玉海,别说宋峰不想追,就是追到了,能有多大的意义?追到了周玉海,宋峰也不会让他说出什么重要信息来的。再说了,那真不是夏枫的本意,他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孟有为想多了。


这,能向孟有为说明白吗?


好像不能。假如真的对他说了,那就彻底地出卖了唐兴德,绝对不可以。


“为民啊,这样吧,你先等一等,我论证一下再给你回话。”


“那我等您消息了,书记。”


夏枫拍了拍卞为民的臂膀,二人一同进屋,继续陪客人去了。


此后几天,在忙乎公务的同时,夏枫一直在内心论证着,想找一个合适的机会问一下李世梁,先解决部分资金,可不可以先将花沂庄新村交付,但总感觉过于主动了,未必是好事,摸不清李世梁的真实想法啊。


陈汉俊撰写的通讯《风正一帆悬——江平市兴通县完善法制环境促招商引资工作纪实》的文章写好了,传了过来,孙桂香感觉不错,就拿给夏枫审阅,并请夏枫转呈唐兴德书记审定。


孙桂香说不错,当然算不得数的,但夏枫粗略看了一下,的确是一篇高质量的稿子,三个部分的小标题也独具匠心,铿锵有力,字数二千多,发出来的话已颇具规模,强势应该不弱。


“桂香部长,你还怪有眼光来,这稿子就是很好啊。”夏枫笑道。


“俺的个娘哟,我就是凭着感觉,具体内容孬好还得你这个大秀才来评判。你说好,那才是真的好。”


“陈站长呀,在这个稿子上还真是下了功夫,语言洗练,富于哲理,有高度有深度,能评他们报社的年度好新闻稿件了!”


“这个屌家伙,看来肚子里还是有些墨水。来了好几天,采访也怪卖力气,就是那个传闻不知道真假,传得有鼻子有眼的,怪邪乎。”


这孙桂香,还是想着在夏枫这儿得到印证。


夏枫毕竟身居要职,涵养高过常人,他要尽力把这个秘密保持在最小范围内。


“这事,无影无踪的,千万不要相信,更不能外传。陈站长这人,我有所了解,有才情,很自负,也很讲义气。以后,要时不时地去江平看看他,请他吃个饭,多给他汇报下我们的工作,他会更加支持我们的。”


“书记您说的在理,完全同意。”


说这话时,孙桂香就有些发嗲了。夏枫是她的领导,她应该说“遵照执行”之类的话,但却说了“完全同意”,本末倒置了。


夏枫知道平时两个主要领导并不宠她,自己对她好一些,她就很满足,有些骄傲也是正常的,所以并不在意她的言语,只是笑。


夏枫的笑,很稳健,像是幼儿园里的老师对孩子笑一样,含有欣赏、鼓励、慈祥而又狡黠的成分,有些个复杂。


孙桂香毕竟是女人,经不住夏枫持续的笑的威逼,突然就想起事来:


“我说夏书记,您快别这么笑了,有些渗人。”


“哦?”


“别笑了,该办的事你还没办呢!”


“啥事?”


“丽河影视城停摆了,俺都给您汇报过了,你又不是不清楚,该出马的时候您得出马呀,不然的话,你的麻烦也不会小的,利索不了!”


夏枫明白,她说的是背后的张强,这事办不好,张强肯定还会来找麻烦。


“上次你说了之后,我侧面了解了一下,财政上目前的确有些紧张。你抽空与建筑公司的人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先付一部分,甚至过半,让他们先行移交?”


“这……”孙桂香有些犹豫。


“剩下的也不会拖太久。”夏枫道。


“那我给他们沟通一下看看。”孙桂香表了态。


谈话就此结束。


夏枫原本想着,这样的结局李世梁那边应该接受的,但次日孙桂香电话传来的消息,让他着实吃了一惊:建筑方坚决不同意,说是有合同,要严格按照合同来,甚至不怕打官司。


这话说得就有些过分了。一个企业,还要去告政府,癞蛤蟆打哈欠——口气不小。


话又说回来,这种事情当下还真有不少,往往还是政府输了。


李世梁不会去打官司的,夏枫也不允许他去打官司。这个结,还得夏枫来解。


“你再去找找孟县长,看看他还有什么办法。”夏枫故意试探孙桂香。


“已经找了两次了,他说这事不太急可以放一放,先急后缓的,再去找,那不是撅着屁股找挨揍吗?可是不敢再去找他了。”


“按照他说的意思,什么时候能解决?”


“仨月俩月肯定不行,那得年后了。这样的话,肯定也得耽误事。”


“好了,知道了。”


放下电话,夏枫有些没情没绪。按说,这个方案李世梁他们可以接受,为什么这么犟,就是不同意?资金相对于企业来讲,无异于人体之血液,他们如此坚持,应该是资金转不动了的缘故。


他们肯定会来找他的,不要急着有所动作。


正如夏枫所料,此时的李世梁,同样也在琢磨着如何向夏枫解释,争取夏枫的支持。八千多万,不是个小数目,他们垫付了这部分资金之后,如果近期回不过款来,财务上真的就转不动了,甚至连工资的发放都成问题。原因是前段对其他项目支出的时候,是把花沂庄新村的投入匡算成能够按时回来的。


八千多万,卡住了县建筑公司的脖子。怎么解套?当初竞标时托了夏枫的福,如今还得靠他。


事项重大,必须当面向夏枫汇报。怎么请他呢?不能总是去城北单位的会所去吃啊。


李世梁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方案:当下领导干部最关心的是身体,请夏枫去李世梁的小学同学新开的康养阁接受一下理疗,时尚又健康,岂不快哉!


于是,他亲自给夏枫去了电话,邀请他体验一下健康理疗,并把那里师傅的技术夸张地吹嘘了一番,资金的事,电话里没提。


夏枫正想听听他的意见,心中窃悦,但却故作思考地停顿了一下,道:“嗯……好吧。”


这一停顿,其实很是说明问题,意思是本来还有事情的,让我给推开了,在百忙之中同意了你的邀请。


“那就下班后我派小叶主任去接您。”


“好的。”


尽管夏枫答的平静自然,也有一定心理准备,但一听到“小叶主任”四个字,内心还是颤了一下,有所触动,或者说是另有一番滋味。


叶小纤这个尤物,浑身上下充满着诱人的芳香,又活泼开朗,是个男人见了都会怦然心动。能否克制住自己,保持住距离,主要看个人定力。他与她的关系,已经很特别了,不能再有特别的事情发生了!


这次见她,可是不能忘记了那早已划定的三八线。


夏枫暗暗告诫自己。(待续)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感謝樓主的更新與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