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敬她三杯!

    面对孙女。

    萧如是依旧保持着高冷。

    虽然她没有拒绝英雄的拥抱。

    但即便是抱住了英雄。

    她也保持着个人的风采。

    她是单手抱的英雄。

    另外一只手,虽然也没什么事儿去做。

    但双手抱孩子,会显得过于慈祥。

    会太契合她奶奶的身份。

    萧如是至今都无法接受她已经当奶奶了。

    尽管对于这个孙女,她也是喜欢的,甚至很满意。

    但这两者冲突吗?

    或许冲突。

    萧如是却非常细节地处理好了。

    “上我的车。”萧如是说道。

    “好的。”楚云没有拒绝。

    苏明月也没有拒绝。

    老和尚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很奇妙的是。

    沿途上,一路绿灯畅行。

    就仿佛是所有红绿灯都商量好了似的,要迎接这位传奇女性回国。

    可实际上呢?

    楚云用屁股都能想到。那是红墙的意思。

    也是给予这位传奇女性最大的致敬。

    接风宴席,安排在楚家。

    由楚中堂亲自掌勺。

    满满一桌人,包括老和尚,甚至就连楚红叶,也出席了。

    楚家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了。

    或者说,楚家从没有这么热闹过。

    有小孩的家庭聚餐,总会显得格外的有气氛。

    楚少怀跟英雄的关系又无比的亲近。

    以至于整个家庭聚餐,都充满了欢声笑语。

    在顶梁的栽培下。

    英雄飞速提升的不仅是才华和智慧。

    就连情商,也有显著的提升。

    当然,楚云不认为这是顶梁教的好。

    而是楚云的基因好。

    顶梁能有什么情商?她根本就是一个自大的女强人罢了!

    酒过三巡。

    萧如是作出了一个决定。

    一个惊呆了所有人,也让楚中堂倍感压力的决定。

    “从今天开始,我会住在楚家。”萧如是轻描淡写地说道。

    现场鸦雀无声。

    就连楚少怀,都大气不敢出。

    自家这个伯母的脾气,楚少怀见识过。

    很大。

    也很怪。

    说一句偏执乖戾,绝对不算过分。

    她要是住在楚家,那楚中堂父子该如何自居?

    又该如何生存下去。

    漫长地沉默之后。

    楚中堂做出一个决定:“我今晚就收拾一下行李。搬出去住。”

    楚少怀也连连表态,不会打扰伯母的清静。

    老爸都走了,他哪里还敢留在这儿?

    楚云闻言却有些不高兴了。

    哪有刚回国就赶人的?

    虽说不是老妈主动赶人。

    但你留在这儿住,不就是变相赶人吗?

    谁愿意和你一起相处?

    你这么大脾气,又那么多生活讲究。

    跟你住,还不得憋屈死?

    “妈,您刚回来,先适应一下这边的环境。楚家未必就符合您对居所的要求。万一不满意,到时候又得搬家。多麻烦?”楚云规劝道。

    但却很明显是在为二叔父子说话。

    “你有更好的去处吗?”萧如是眯眼问道。

    “不如您先来我们家住一阵。”苏明月很识趣地说道。

    她已经品出婆婆的意思了。

    住楚家,只是抛出一个话题。

    最终的落点,应该还是苏家。

    作为儿媳妇,苏明月不能不懂事。

    作为学生,她也必须察言观色,了解老师的一切需求。

    现在,她既然已经看出了婆婆的意图。

    当然要给婆婆这个台阶下。

    不给。二叔父子就要离家出走了。不合适。

    二叔这几年对自己也挺好,各方面都在照顾。

    自己怎么能让二叔一把年纪了,还流落街头呢?

    可楚云听完媳妇的话,心头却是咯噔一声。

    就连英雄的表情,也明显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

    更不会做表情上的掩饰。

    楚云克制的还算不错。也算是没有给萧如是当场发作的机会。

    可对于这样一个提议——父女面面相觑,明显都很紧张,很害怕,很绝望。

    苏家可不是很大。

    本来是很大的。

    可萧如是一来,就捉襟见肘了。

    方圆多少米,根本寸草不生,谁敢靠近?

    吐出口浊气。

    楚云意识到老妈的眼神正盯着自己。

    他忙表态说道:“对啊老妈,您又何必住在楚家呢?搬去我们那儿住一阵,不也挺好吗?正好英雄也一直念叨您。”

    楚云说这话的时候。

    明显看到了女儿对自己投来幽怨的眼神。

    自己什么时候念叨过奶奶了?

    老爸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

    餐桌上的气氛,因为萧如是一席话,瞬间变得诡异而僵硬。

    但好在顶梁情商高,很快就解决了。

    最终,僵硬而痛苦的,只剩楚云父女而已。

    至于苏明月,反正她早出晚归,忙的一塌糊涂。根本没什么时间留在家里。

    而且婆婆一来,她下午教导英雄学习的担子,也完全可以甩手扔给婆婆了。

    她真正实现了做一个精英女强人的梦想。

    至于家里——

    爱谁谁。

    目送楚云一家子回家。

    楚中堂深吸了一口香烟,表情凝重地说道:“多跟你嫂子好好学。看看人家那情商,那格局。你什么时候学到人家的一半,还怕成不了气候?”

    楚少怀也是点上一支烟,慢条斯理地说道:“嫂子是真猛人。简直是我辈楷模。”

    “去收拾一下厨房。”楚中堂很明显还有些心悸。

    萧如是如果真住在楚家。

    他绝对要离家出走。

    和这样一个女人住在一起。

    迟早变成神经病。

    楚少怀走了一半,忽然回头问道:“爸。大伯母不会忽然改变主意吧?”

    楚中堂闻言,浑身一哆嗦:“收拾完碗筷,去把郊区那房子收拾一下。实在不行,我们连夜就走。”

    楚少怀翻了个白眼:“我还得坐班呢。住那么远,我来回得四个小时!”

    “关我屁事。”楚中堂冷冷说道。“我又不用上班。”

    “虎毒不食子啊!”楚少怀哀号。

    “你跟我讲这个?”楚中堂冷冷说道。“那谁来放过我?”

    楚少怀骂骂咧咧地进了厨房。

    楚中堂却怔怔地站在原地,忽然一脸沉思地说道:“他的人生,的确很不公平。”

    躲藏在暗中的影子一声叹息:“苏小姐对您,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回头我会亲自敬她三杯,聊表谢意。”楚中堂掐灭香烟,负手回了书房。看似老练沉稳,实则慌的要死。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