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樱井步这话的意思很明白——
    其他人不知道宝藏的下落,只要他们保持沉默,不说出宝藏在哪,其他人找不到宝藏,也就无法确认宝藏的存在。
    这样他们蹲完监狱,出狱后依旧可以拿着宝藏去过花天酒地的生活。
    而如果交代了宝藏的下落,那么他们将一无所有。
    所以就算有仇,但为了钱,都闭上嘴,统一给我说宝藏不存在!
    ...
    樱井步话说完,寻田达弥和社山勇对视了一眼,寻田达弥首先道:“臭婊子说的对,宝藏是假的,根本没有所谓的宝藏。”
    就连刚才一脸羞愧,追悔莫及的社山勇也是一样说宝藏是假的。
    刚才还四分五裂,相互仇视的几人,却在对待钱的态度上达成了一致。
    不过,如此反应,倒是在上杉信的意料之中吧。
    上杉信问道:“三位我再确认一下,你们坚决否认宝藏的存在吗?放弃这次宝贵的带队立功机会吗?”
    “宝藏是假的。”
    “臭婊子说的对。”
    “我也没见过宝藏。”
    三人再次给予了否认。
    ...
    ...
    上杉信耸了下肩:“好吧,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了。你们虽然犯罪,但我们警察还是愿意多少再给你们一些机会的,但机会给你们,你们自己不珍惜,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寻田达弥冷冷道:“警官,没有就是没有,你要非说有,那你就去把它找出来呀。”
    上杉信叹了口气:“你们总是把别人想的太坏了,以为我是想借你们的口,得到宝藏的下落,是吧?但我告诉你们,我是确实想给你们一次机会,但你们不把握,那就不要怪社会不给你们机会了。”
    “警官,你就不要诓人啦,这种伎俩我们已经深深领教过来,我们又不是傻子,不会再上第二次当了。”寻田达弥带着嘲弄的语气道。
    “其实,我已经知道宝藏的下落了,根本不需要借你们之口得到它,我之所以还要特意问一下,就是给你们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你们既然不稀罕,那就这样吧。”
    说完上杉信起身吩咐道:“现在起,直到明天救援的到达为止,所有人都得待在客厅,要是想吃东西,喝水或者上厕所,都要提前通报。
    男性由我陪着,女性由两位警官陪着。
    总之不允许单独行动,当然想要逃跑的话,还请想清楚后果。”
    说话间,上杉信手又摸在腰间鼓起的部分,意味不言自明。
    想逃跑,得能跑得过子弹才是。
    并且,这海岛上,人又能跑的到哪去呀?
    更何况现在风浪大,就算抢到船,人也跑不出去。
    所以最好的方法也是唯一的办法,还是乖乖的待在这里,直到救援的到达。
    ...
    ...
    海上的风,凛冽的刮着。
    度假屋的隔音措施做的不错,里面很是安静。
    上杉信三名警察,一人睡觉两小时,其余两人值守,如此到天明。
    其余人,寻田达弥、樱井步、高山清西三人都带上了手铐,他们身上都背了谋杀重案,现在哪里还睡得着?
    三人之间的目光交错,里面是毫不掩饰的仇恨,要不是有上杉信在这镇场子,恐怕还会有新的谋杀案发生。
    并且,三人的目光还不时的在上杉信身上扫过。
    其中,樱井步和寻田达弥是在意上杉信刚才说的话,上杉信说已经知晓了宝藏的下落,这如果要是真的,那他们最后的如意算盘也要落空啊,那他们之后的人生就没有任何盼头了!!
    他们虽然很确认,他们没向外人透露过任何关于宝藏下落的信息。
    但上杉信言之凿凿,并且他们也领教过上杉信的厉害了,谁知这个怪物会不会有其它方法得知了宝藏的下落呢?
    他们想开口确认,但又担心落入上杉信的陷阱,反而在确认的过程中,被上杉信套出宝藏的下落。
    所以就一直忍着没开口,但心中又因为上杉信之前的话而惴惴不安。
    这种痛苦的挣扎,一直煎熬着他们的内心。
    ...
    高山清西同样是因为宝藏。
    他做这一切,小部分原因是为了哥哥报仇外,更多的部分则是对于宝藏的追求。
    现在,虽然仇人落网了,但宝藏的下落他却一无所知,让他怎么甘心?
    寻田达弥和樱井步是不可能告诉他宝藏的下落,那么只能希望于上杉信说的是真的,这样只找到宝藏,他还可以诉诸法律,获得宝藏的部分所有权。
    就算他是杀人犯,也依旧拥有人权,依旧可以争夺宝藏。
    毕竟,这宝藏可是他哥哥发现的,他哥哥死了宝藏理应由他继承。
    高山清西虽然杀了人,但只要他坚称是误杀,不用十年他就可以出来,到时候说不定还不到三十岁,正是享受人生的好时机。
    所以他一定要争取到宝藏。
    ...
    当然,此刻烦恼的不止他们三人,还有社山勇,虽然海岛上的系列谋杀案没和他扯上关系。
    但是,高山清司的案件,他却脱不了干系,虽然现在还没有被彻底曝光,但要是寻田达弥开了口,承认了当初谋杀高山清司的事,那么他也得坐牢啊。
    所以他的内心,也一直是惶恐不安的。
    ...
    而岛上睡得最安生的,也就是船长船岛光力,他虽然被卷入这一系列的恐怖案件中,但他从头到尾只是一个局外人,杀人案什么的和他都没关系。
    他没有罪,自然睡得安稳。
    只是原老板犯罪被抓,还得找份新工作,这让他比较烦恼。
    不过这相对于睡觉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大事。
    ...
    ...
    第二天清晨,随着太阳的升起,海上的风暴渐渐停息,海浪也平静了下来。
    上杉信走出房门,呼吸的一下清晨的空气,还有朝阳照到身上那种暖暖的感觉。
    这份清新温暖的感觉,立时将海岛上萦绕的阴冷气息给驱散了,新的一天到了。
    刚才警方与上杉信取得联系,通知他:海上保安厅的人已经出发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会抵达,让他做好准备。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