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四百八十六章:茶话会

(藏书堡 .cangshubao.net)        “人有些多。”

    人流之中,源稚生侧身错开了一个头顶上绑着粉色应援人鱼公主头带的微胖男人,扭头看向周身的人潮人海,在进园之前黑帮群聚着气场压迫力足够惊人时没那么多人敢接近他们,但现在一旦分散开始寻找目标后,他们就一下子感受到了迪士尼乐园的火爆。

    “东京迪士尼的人流量是仅次于新宿和涩谷十字路口的,现在又是樱花旺季,人的确会有些多。”樱跟在了源稚生的身后,虽然拥挤程度还没达到摩肩接踵,但这来来往往的人流量也足够他们应接不暇了,每秒擦肩而过的人群达到了两位数。

    东京迪士尼占地201公顷,四通八达,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在人海里找到特定的两人几乎难于登天,根本无法进行组织性搜索,只能将人手分散到各个区域进行概率性偶遇,现在源稚生和樱被堵在了乐园正中心的花园之中。

    空旷的中央花园现在满眼都是人,人工湖里倒影的都是一张张不同的脸,他们原本想过桥去向地图右上角的“卡通城”,但走到人工湖的桥前才发现过桥都需要排队,桥上似乎被堵死了,对面的人想过来,这边的人想过去,双方卡在中间一口一个“不好意思”和“借过一下”,结果就是数分钟过去了人流动都没动一下。

    源稚生和樱被卡在中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总有种被液压机器碾在里面的感觉,无论前面还是后面都在努力地挤压着他们,要把他们给榨出汁水来,而在拥挤数分钟后,桥上的交通并没有缓解,反而最中心还隐约开始传来了吵架的声音...源稚生这才开始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从进园开始他就有一种错觉,那就是无论他们走到哪儿都像是台风眼一眼吸引着一堆人群包裹着他们,走到哪儿挤到哪儿可以压住了他们前进的速度,以现在这种蜗牛似的速度搜查,大概天黑的时候都难以摸到绘梨衣的裙边。

    “可能有人在刻意针对我们。”源稚生低声说。

    “针对本家?”樱的神色也缓缓沉了下来,她也还记得之前在港区往市中心赶来的路上,那些异常的堵车现象和刻意跟车队过不去的红绿灯,一次两次可以当作意外解释,但阻碍感接二连三地袭来就很明显有问题了。

    “无论针对我们的是谁,他们都不想我们找到绘梨衣,我不觉得是本部出的手,如果是本部出手应该会跟隐晦高明一些,可这群人似乎根本不怕让我们知道有人在跟我们作对,甚至有一些将我们的思维往本部那边引火的意思。”

    “第三方势力?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樱说。

    “在不能明确这股力量背后推手的意图和动机前,他们可能对绘梨衣做出任何事情。”源稚生沉声说道,人群中不断上升的温度也让他眼底的情绪有些按捺不住了。

    “如果找到绘梨衣小姐后,她身边的那个男孩执意要在这里动手怎么办?”

    “那就跟他动手,公众情况下我们都不可能动用言灵,这是秘党的公知,除此之外就是纯粹的力量和技术的比拼了。”源稚生说,“我跟他交过手,在这方面上我对他来说算是碾压,不使用言灵的情况下他不是我的对手。”

    “可那是接近一年前的事情了...”

    “一年的时间足够他成长很多,但也不能让他换一个物种。”源稚生轻轻摇头无视了这个问题,“只要我在视线里看见了他,今天他就跑不了。”

    “可我们得想办法先从这里离开,如果真的存在一股势力阻挠我们的前进,那么阻挠的力度越大就代表着我们越接近目标了。”樱看了一眼桥边随着时间流逝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开始围堵住桥前桥后的人群,伸手搭在了一旁红色的桥栏边上,“我可以走水路。”

    “不必,我来处理。”

    源稚生余光看着周围刻意往他这边挤来的人群,伸手轻轻放在了面前一个男人的后背上,在他身后的樱明显听见了风衣衬衫下响起的骨骼爆鸣声,随后一股巨力猛地从源稚生手中爆发了出来,整个桥面上被一股巨力推动着将多余的人群挤压了出去,有的甚至从桥边上被挤得翻到了水里...水的深度不过一米深倒也不会导致溺亡意外发生。

    一条道路豁然被打开了,源稚生立刻迈动步子抓住空隙从人群中穿过,樱紧步跟在了她的身后,过桥之后,他和樱立刻就从之前无处不在的拥挤中脱身了,四周的人群果然开始稀疏了很多,快步走过开始加快了脚步,一路上视线飞速向四周扫看寻找目标。

    —

    “paco,paco,源家家主过桥了...见鬼这家伙力气怎么那么大?几十个人都能被他推开。他正在往太子的路线上赶,我们得想办法拦住他。”wonderpus在无线频道中快速警告。

    “距离。”

    “大概三百米的样子...这群家伙真是撞大运了”

    “上杉家主那边什么情况?”paco问。

    “在跟几个公主开茶会。”

    “什么?”

    “字面意思。”wonderpus说,“他们在开茶会。”

    —

    “我觉得想要抓住一位王子的心,需要用最善良的真心却感动他,美丽固然是我们的武器,但善良和品德才是最重要的。”露天草坪上的茶几前,白雪公主优雅地拿起茶杯遮住了嘴唇微笑着说。

    “不,抓住一位王子,最重要的是吻,只有真爱之吻才能将王子与公主真正地捆绑在一起。”睡美人提出了不一样的见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三个都有一个刻骨铭心的吻对我们的爱情进行奠基。”

    “不,其实我跟王子的爱情是起源于水晶鞋的,大家都知道我的故事。”灰姑娘耸耸肩说,“但我同意爱洛公主的看法,真爱之吻是爱情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只有真正充满爱意的吻才能破解邪恶和巫术,将王子跟我们永远地连接到一起。”

    “你呢,萨拉玛公主,你赞同谁的观点?品德还是水晶鞋,亦或是真爱之吻?”白雪公主看向茶几的另一侧,坐得规规矩矩的金发女孩问。

    金发公主正是绘梨衣,而她为什么会坐在这里跟另外三位公主喝茶,这个还真是说来话长。

    在离开换衣间后,林年和林弦这对公主王子就算是正式被迪士尼乐园推送到游客的面前,萨拉玛公主和苏丹王子的形象曝光在群众的面前,瞬间就得到了热烈地追捧。

    ...无他,绘梨衣和林年在迪士尼精心化妆后简直不要太还原所谓的“公主王子”人设了。

    其实这一点也出乎了幕后paco的意料,她似乎低估了林年和绘梨衣在化妆打扮后对公众的吸引力,本来混血种这种东西就是男帅女美的品种,在刻意打扮后颜值基本超过了整个迪士尼乐园公主王子们的水平线,进入了从动画里走出来的层次——尽管根本没人看过两人主演的那部不存在的动画。

    打扮成沙漠公主的绘梨衣基本算是牵着所有的男性游客的脚在走了,而林年则是负责了女性游客的关注,两人一走到大庭广众之下立马就被手机的摄像头围追堵截了,像是行走的台风眼一样完全成为了大众的焦点。

    而绘梨衣也是保持了一概的兴奋感,每一个跟她搭话的游客她都会认真地用小本本写下自己想说的话跟这些陌生人聊天,她从前从来没有被这么多人关注过,眼下跟她交流的这群人也全都是抱着赞扬和追捧的心态而来的,让这个女孩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体验。

    “公主殿下,你真的说不了话了吗。”

    “我说话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公主殿下,你身边的王子好帅啊,你们是一对的吗?”

    “是的。”

    “公主殿下,你怎么那么好看啊!”

    “我不知道。”

    左一个公主殿下,右一个公主殿下,差些快把绘梨衣给捧上天了,虽然她的确值得这些赞美,林年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帮他拦开一些不方便回答的问题,再满足一下游客们的古怪愿望。

    “王子能将公主用公主抱的姿势抱起来吗?”

    “...能。”

    “王子能跟公主拥抱一下吗?”

    “......”

    “王子能半跪亲吻公主手背吗?”

    各种令人难以言喻的要求一个接一个提出,林年和绘梨衣也只能硬着头皮(主要是前者,后者倒是乐在其中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完成了,一张张甜蜜到像是新婚照一样的照片被拍进了手机里,大有可能还得被po到迪士尼官方的各种帖子论坛上。

    不断地满足游客的提议,一路走一路拍照,直最后他们又发现,只要他们存在,这群颜值至上的观众们都得被他们带着跑,白雪公主一流的扮演者一下子就失宠了...没法,他们也只能带着沿途遇到的几个公主和卡通人物一起玩,直到演变成了现在这幅场面。

    在草坪之外,无数观众都兴致盎然地坐在原地欣赏着这一出平时都难以见到的表演,漂亮到令人流连忘返的不知名金发公主和白雪公主、灰姑娘、睡美人三位傻白甜姐妹齐聚一堂开茶话会,唐老爷和高飞负责给她们端茶送水,站在一旁像是保镖一样。

    至于茶话会的话题...傻白甜三公主聚集在一起话题除了王子之外还能有其他什么呢?如果是花木兰,艾莎,梅莉达,莫安娜女权四剑客的话,大概话题就得变成如何摆脱男人了。

    金发的绘梨衣公主...哦不,是萨拉玛公主在听见三位傻白甜公主的问题后,认真思考,最后在笔记本上写道,“我认为真爱之吻最重要。”

    “看来真爱之吻才是最能抓住王子真心的。”灰姑娘见绘梨衣赞同了这个观点满意地点头。

    “可你也要知道谁才是你真正的王子。”白雪公主放下茶杯提醒道,“真正的王子是会让你开心的人,一心只会想着让你好的人!他英俊潇洒,性格温柔体贴,面对剥夺你自由的坏人时胆敢抽出宝剑守护你,那一定是一个你陪伴在他身边能让你感到快乐愉悦的人,那才是你真正的真命天子!”

    “在你身边有这样一个人吗?可以让你快乐开心,你愿意跟他一直在一起的男人。”灰姑娘问。

    绘梨衣低头拿本子,写,“有。”

    “那你也是肯定希望那位王子能通过真爱之吻来解除你缄默的诅咒吧?”睡美人伸手轻轻放在了绘梨衣的手背上心疼地说道。

    绘梨衣扭头看看不远处空地上正在和米妮和米奇一起跟一群幼稚园小孩互动的林年,十分入戏地点了点头。

    “可你还是对真爱之吻的流程不太熟悉不是吗?”白雪公主微笑地说。

    绘梨衣点了点头诚实地写道,“我没有过真爱之吻。”

    “我们这里刚好有两位公主对真爱之吻很有经验。”灰姑娘伸手轻轻示意着白雪公主和睡美人,笑着向绘梨衣说道,“或许她们可以教你如何得到王子的真爱之吻!你想学吗,萨拉玛公主?”

    绘梨衣眼睛缓缓亮了起来,写道,“想学!”

    —

    “......”

    “少主,怎么了,发现什么了吗?”

    “不,只是莫名地觉得有些不舒服。”源稚生扭头看向周围,在不远处模糊能看到一群人围在草坪前,大概是在看什么表演秀。

    他转过头来表情有些严肃,略带不安地说道,“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那边人很多的样子,要不要过去看一下,以绘梨衣小姐的性子很喜欢往热闹的地方去。”樱看向草坪那边聚集的人群提议道。

    “去看看吧。”源稚生点点头说。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