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332章为我的自由



第332章 为我的自由


“难道不是?”


其实,舒颖当然清楚那是假的,只不过想拿此来寻寻开心,逗逗韩懿:“哈哈~你倒是挺会英雄救美的,后来怎么样,那小哥没来找你麻烦吧?”


韩懿摇着头,甚是坚定地回答:“他不敢。”


“哦哟,说得自己挺厉害的样子。”继而,舒颖又面露疑惑的表情道:“对了,世纪滨城是不是延期开盘了?我一位朋友打算在那弄套房子,昨晚他突然问我世纪滨城是出了什么事,因为他知道我认识思思。”


“嗯,”韩懿点点头:“营销中心的装潢出现了问题,所以延期开盘。”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他们营销中心的装潢不是你做的吗?”


韩懿苦苦一笑,算是给了她答案。


因此,舒颖也便明白韩懿的困扰之处:“问题不严重吧?”


“该怎么说呢?说严重也不严重,说不严重它又严重,”韩懿抚摸自己额头,苦笑着摇摇头:“不过管它严不严重,以后都与我无关,因为我已经不在雅宜上班了。”


舒颖眉头微蹙,真有点弄不明白:“什么意思,你不是雅宜的老板之一,怎么能不在那上班?”


“被雅婧给赶出公司了呗!”


舒颖听后大为震惊:“不是吧,就因为世纪滨城的项目没做好,把你赶出公司,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这里面有点复杂,一时间跟你说不清楚。”惆怅之余,韩懿又豁然道:“得,不提了,脱离那些烦恼也是好事,起码以后不用再提防这小心那的,落得一身轻松。”


不懂其间曲折,舒颖亦不好发表任何看法,事已至此,坦然接受何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过完年再说吧!”


也对,离除夕只剩短短数日,那还谈什么工作。


整个一下午,韩懿都呆在舒颖店里,喝喝咖啡,顺便帮忙打打杂,时间也挺容易度过。


直到晚上七点,宋迪约他在一家酒吧见面,而他必定欣然接受,因为身体正好渴望一点酒精来麻痹,不然会崩塌。


摇曳的灯光闪烁,诡谲得让人眼神迷离,幽暗的角落里,只有音乐的问候,韩懿独自一人,默默玩弄着手中的酒杯,晶莹的液体似有微光,淡淡的,浅浅的。


时间尚早,所以酒吧里的顾客较少,三三两两地坐着,彼此相互倾诉,沉醉在今日的推杯换盏之中。


“来挺早啊,兄弟!”


韩懿随眼一瞟,眼神又继续回到酒杯上:“你以为我像你?没点时间观念,自己约人还迟到。”


宋迪歉意地笑笑,随即坐至他的身旁,又搂住他的肩膀,提着杯说道:“走一个。”饮完后,便蹭蹭嘴角,又摆出一脸的责怪之意:“兄弟,不是我说你,你怎么能说走就走?苏总跟我们说是因为世纪滨城的项目,你引咎辞职,咋的,又准备逃避?”


“她是这么跟你们说的啊?”韩懿略感诧异道。


“难道不是这个原因?我就说嘛,这节骨眼上,你不可能说走就走。”宋迪在斟酒的同时,继续询问着:“你俩是不是又吵架了?这次是因为啥,还闹得你要离开公司。”


“一言难尽啊!”韩懿从烟盒抽出一支香烟,自顾自点上:“她误会了我跟阮思思的关系,以为我俩在合伙欺骗她。”


“嚯~原来是打翻了醋坛,不过自从你和陈梦分手后,确实跟阮经理走得挺近。”


“索性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真与阮思思上过床。”


惊愕过后,宋迪却又表示理解道:“我怀疑你在炫耀,但结合当下的形势,你这是在诉苦。”


“知我者,小迪迪也。”韩懿连忙举杯,对饮完诉说道:“兄弟啊,这个床我真的上的好冤,自己一丁点感觉都没有就不说了,为了这莫名其妙的一次,我特么还跟陈梦分手,现在苏雅婧又因为这事把我赶出公司,你说我冤不冤?”


“冤,主要是你还没感觉,可我又不懂了,咋会没感觉的?打了麻药?”


“拜谭凯所赐,这事没个两三夜跟你讲不清,你也甭问了。”


宋迪耸耸肩,不问就不问:“意思是你现在确实和阮思思在一起,那你刚才讲苏总误会你俩又是几个意思?”


“上过床又不一定非要在一起,你说对吧?”


于是,宋迪领悟:“你不如直接说一夜情,没想到阮经理也这么开放,呵~”


“不是开放,是因为她清楚事发原因,而且那是她的第一次。”


“那她比你还冤,不明不白的丢了一血。”继而,宋迪双眼放光,给出他的宝贵意见:“要我说兄弟,你干脆真与阮经理在一起得了,这样的宝藏女孩世间少有,何况事后她不排斥你,明显也对你有意思。”


“你以为我没想过?我甚至都提过要娶她,但她是个事业心极强的姑娘,最需要的不是我,而是工作。”


“那不更好,让她去赚钱养家,你负责养胃。”


一口烟喷在他的脸上,韩懿弹弹烟灰道:“得了吧,她抱负太大,我可能跟不上她的脚步。”


“说到底,你还是自卑。”宋迪一语中的,毫无顾忌地直言。


“自卑就自卑呗,反正我现在是一无所有,老婆去世了,交个女朋友也分手了,房子和工作也都没了。卧槽,突然想想老天也真够残忍,连渣都不剩。”


这时,宋迪将他搂到自己的眼前,深情相对:“不,你还有我。”


韩懿生怕他会亲过来,连忙举起手指间的香烟竖立在他俩之中:“你特么恶不恶心?”


“不解风情。”回归正常后,宋迪又询问:“你真不准备回公司了?”


韩懿迟疑片刻,转动着眼前的酒杯回复:“你也要我回得去,照雅婧那态度,估计悬。”


“只要你想回,就没问题,女人多哄几次,会心软的。我跟许芳也经常吵架,有一次我们甚至都吵到要离婚的地步,后来不也靠我把她给哄了回来。”


“死了心的女人,怎么哄?”旋即,韩懿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再斟满一杯,笑道:“来,为我的自由,走一个!”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