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1037章 过基了……

    “唏律律!”

    “哒哒哒!”

    看着汗血宝马“小马哥”风驰电掣般的奔跑速度,霍景文几乎目瞪口呆,咋舌道:“宋大夫,你这是捡到了大宝贝啊,这收获,可一点都不逊色于你发掘到成吉思汗的陵墓。”

    宋澈没答话,因为说实话,他对小马哥的运动能力也不是很了解,在沙尘暴中捡到他以后就匆匆而别,都没来得及骑上去试一试。

    旁边的巴彦是早已见怪不怪了,苦笑道:“其实小马哥还只是展现了半成左右的功力,毕竟这里不是正经的草地,很难全面发挥。”

    说着,巴彦都下意识的瞥了眼脚底下的地面,光秃秃的,放眼望去,只有零星的几片杂草。

    这里是澳港周围一个小岛屿,他们现在站的土地,还是近几年刚围垦填海出来的人造土地。

    没办法,经历了上次的投毒事件,霍景文已经不放心再把马放在那里寄养了,尤其比赛迫在眉睫。

    而且,他们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毕竟小马哥的情况,对于全澳港的赛马圈子都属陌生,根据泄露出去的报名材料,大家几乎都认为这是一匹野马,什么阿哈尔捷金马,大概率就是一个骗鬼的幌子,即便真的有汗血宝马的血统,那也是杂交的后代。

    既然大家都这么不看好,宋澈等人干脆将计就计,没有过早在公开场合展露小马哥的真正实力。

    大家越轻视,对他们越有利,也就越有希望成为本届赛事的黑马!

    但小马哥一路从北方草原空降南方的澳港,总需要给它活动适应一下。

    纵观寸土寸金的澳港,找来找去,最终霍景文托人租借了这片围垦地。

    地方辽阔,没有障碍物,只是地质条件差了点。

    “这种地质,换做是那些专业的赛马,这么跑下来肯定得把蹄子磨破了。”这时,混血马师凯文开口说话了,他望着小马哥的眼神,满是奕奕神采:“但他这么连续几圈跑下来,步频始终那么稳健利索,实在是太罕见了。”

    宋澈和巴彦只是笑了笑。

    他这种骑惯了贵族血统马的马师,岂能知道我们的小马哥是怎么练就出来的本事。

    率领着一群蒙古野马,纵横在野外这么多年,历经了无数的自然考验和生存危机,什么沙漠、山路没跑过,这种软土给它的蹄子挠痒都不够!

    看着小马哥的英姿,凯文忍不住了,请缨道:“霍少,让我试试吧。”

    霍景文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道:“凯文,我记得在这之前,你可是挺瞧不上这匹野马的。”

    被揭穿了黑料,凯文的脸色红了一下。

    在知道霍家居然同意了宋澈的提议,要从内蒙古空运一匹没有血统证明的野马,凯文几乎要抓狂了。

    他一度觉得宋澈是疯了,霍长盛是老糊涂了,霍景文是自暴自弃了!

    即便旋风马退赛了,但霍家还有两三匹实力不错的赛马,虽然老了点或者幼了点。

    即便这两匹不行,他还能通过关系从英国借一匹过来,虽然长途跋涉过来,竞技状态肯定大受影响,而且还未必能借到好的。

    但不管怎么样的选择,都比找一匹来路不明的野马强多了,这不是病急乱投医,而是死马当活马医!

    他和霍景文相交莫逆,两家也是世交,实在不能看着霍家自毁声誉,为了表达抗议,他甚至撂下狠话,如果霍景文真的将那匹野马运到这里参加,那么他就跟着旋风一起退赛!

    结果……霍景文似乎挺开心的,回了八个字:一言为定,双喜临门!

    凯文傻眼了,他如此为了霍少殚精竭虑,霍少居然丝毫不领情!

    枉费自己一片赤诚真心,这个渣男!

    正所谓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最终,凯文只能含着满腔的悲愤和苦楚,看着霍景文以最快的效率将那匹小野马从北方大草原空运了过来。

    小马哥空降澳港的那天,距离周末的比赛只剩下三天时间了。

    刚开始,凯文别提有多郁闷了,他觉得自己遭到了精神灵魂上的背叛,他认识的霍少变了,只会对那个小白脸言听计从,根本不考虑自己的感受。

    难道大草原上的野马就那么香吗?!

    因此,凯文对宋澈产生了巨大的不满,他认为是这个小白脸欺骗了霍景文,据说这小白脸还是一个神医,没准就是给霍景文灌了迷魂汤呢!

    他暗暗发誓,即便霍景文再跑回来求自己,自己也绝对不会答应出赛了,他是身份高贵的骑士,有国际证书的那种,还是很难哄的那种!

    然而今天他被霍景文邀请来观摩那匹野马的试练(其实是抱着来看笑话、揭穿宋澈真面目的念头来的),本来已经酝酿了一大堆嘲讽宋澈、规劝霍少的台词,但是在目睹了小马哥的风驰电掣以后,凯文直接闭嘴了。

    他甚至都忘词了,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如今无以复加的惊奇情绪!

    事实证明,草原的野马真的很香。

    这匹马,是神马?!

    凯文越看越兴奋,最终,诚实的身体让嘴巴都变诚实了,顶着被真香定律打脸的滋味,提出想要体验一下骑小野马的滋味。

    哪怕现在被霍景文揶揄了一下,凯文也硬着头皮道:“好吧,我承认我之前在没有了解这匹汗血宝马的情况下,做了草率错误的判断,我为了我的鲁莽和偏见,向这匹……呃,小马哥道歉。”

    霍景文摇了摇食指,道:“你更应该像宋大夫道歉,他为了帮我们霍家找回场子,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没有他带来这匹汗血宝马,恐怕两天后,我们霍家就将被林玖龙踩在脚底下,成为全澳港的笑柄了。”

    凯文转头看了看宋澈,无奈的耸肩摊手,苦笑道:“好吧,我也跟宋先生道歉。”

    “我接受你的道歉,人嘛,在惯性思维下总会出现一些偏见,很正常。”宋澈笑道。

    “你说得很对,或许你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心理学家。”凯文的说话风格很英国化,直率健谈风趣,认识到误解之后,很干脆的冰释前嫌了。

    “那现在,我可以去跟我们的小马哥磨合一下了吧?”凯文兴冲冲的指着小马哥。

    宋澈摇头:“你不行。”

    “why?”凯文埋怨道:“我都道歉了,你为什么还这么排挤我,你对我是怀有私人的成见吗?难道说是因为霍……”

    说着,凯文将求助怨的目光投向了霍景文,小眼神里还有一丝幽怨情绪。

    霍景文干咳了一声,有些局促的打圆场道:“凯文,你别激动,宋大夫这么安排肯定有他的打算,你先听他把话说完。”

    宋澈则挑了一下眉头,发觉事情并不简单,准备的说,是某种关系不简单。

    他左看看霍景文、右瞅瞅凯文,隐约嗅到了一股情深深雨蒙蒙的腐味道……

    卧槽!

    难不成这两个人是那种关系?!

    这念头一冒出来,宋澈的身上顿时冒出了一些鸡皮疙瘩。

    倒不是对他们这一段基情有歧视和偏见,而是他终于想明白了凯文这几天看自己的目光为什么总含着几分哀怨!

    起初他觉得凯文只是不满自己的擅作主张,以至于有些反应过激了……现在看来,不是过激了,而是过基了!

    卧槽槽槽槽槽!

    这鬼佬兼基佬,估计觉得自己是横刀夺爱的情敌了吧!

    那一刻,宋澈很想跟凯文解释,自己只是从大草原上运了一匹野马救场的,可不是想让他头顶着绿油油的大草原给自己策马奔腾啊!

    霍景文显然也察觉到宋澈看出了什么苗头,又尴尬的干咳了一声,赶紧转移话题:“宋大夫,这次比赛,除了有好马,我们也需要好的骑师,而现在我们最可靠也最优秀的骑师就是凯文了,他可是曾夺得过英国皇家阿斯科特赛马会的冠军,史上最年轻的冠军之一。”

    凯文立时就昂首挺胸,显露出贵族的骄傲。

    但是宋澈仍然不为所动,淡淡道:“我承认凯文先生是一名很优秀的骑师,但是他不适合小马哥。”

    “what?”凯文露出一张大写的白人问号脸。

    他堂堂贵族骑师,难道还配不上一匹比较厉害的野马?

    “注意,是不适合,而不是说凯文先生你不配骑小马哥。”宋澈提醒道:“凯文先生,你是一名非常专业且优秀的骑师,而你习惯骑乘的马匹,也大多是血统高贵、且经过正规训练的专业赛马,这点我没说错吧?”

    凯文点点头,霍景文则若有所思状,似乎明白了什么。

    “问题就出在了这里。”宋澈指着正撒欢乱跑的小马哥,道:“而我们的小马哥,如你所见,是一匹彻头彻尾的野马,桀骜不驯,根本没有经历过半天的正规训练。你觉得以你正规的操作方式,能驾驭得了他的野性吗?即便你有耐心慢慢熟悉磨合,但比赛时间也来不及了!”

    凯文张了张嘴,又看了看野性的小马哥,终于恍然了。

    “哦,好吧,你说服我了,你确实说得没错,我从未驾驭过这样的野马,而且它的精力还这么充沛,短时间内我们勉强合作只会成为彼此的阻碍。”凯文傲娇归傲娇,但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

    本来话都说开了,大家终于能和睦相处了,结果旁边的巴彦苦思冥想了半天,说出了对宋澈这段至理名言的见解:“宋安答,你的意思,我也大概懂了一点。是不是就好比一个高富帅喜欢上了一个灰姑娘,明明两人很相爱,但家庭背景和生活方式差得太大了,所以注定不合适在一块。”

    宋澈听得啼笑皆非,这位耿直憨厚的草原小伙子,倒是真开窍了。?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谢谢楼主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