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孟家院子里。

    赵悦对林风问出那个问题之后,就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起她们家的情况来了。

    首先,赵悦说孟婕的父亲死的早,母女俩相依为命,生活是多么的艰辛,命运是多么的凄惨。

    然后,又说孟婕的命运比她这个当母亲的更惨,刚刚嫁为人妇,还没来得及洞房,丈夫就为了救二皇子而把性命给丢掉了。

    其实,赵悦这么说的目的,就是在告诉林风,孟婕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嗯!至今还是完璧之身!

    当然,林风也被这个事实给微微惊了一下,因为他万万想不到,成熟妩媚的孟婕至今都还是一个处女。

    最后,赵悦明确地向林风表达了她的意思,她想把孟婕嫁给林风,希望林风能成为孟婕下半辈子的依靠。

    说到这里,林风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赵悦了,只见他转头看了一眼孟婕,没想到孟婕居然俏脸绯红地低下了脑袋,这幅害羞的模样,像极了一位十七、八岁的小姑娘!

    我擦!

    这娘们还真对老子有意思?

    难道是因为那一次在比武擂台上,林风把人家全身上下都看了个遍,所以孟婕才会对林风念念不忘?

    仔细一想,林风觉得好像就是这么一回事!

    要不然这一次孟婕在看见了林风之后,怎么突然就表现的如此热情?甚至连两人躺在同一张床上,也敢放心大胆地睡觉?

    这尼玛完全不对林风设防,不就是在心里已经接纳了林风这个人么?

    不过,这种事情最好还是要问个清楚,以免造成什么误会,那就不好收场了。

    于是林风略一沉吟,然后就转头看着孟婕问道:“孟婕,你的意思呢?”

    “我…我……”

    孟婕闻言微微一愣,只见她不好意思地捋了捋腮边的秀发,然后又偷偷看了一眼林风,不过很快她又将目光挪到了另一边。

    “她能有什么意见?女儿的婚姻大事,我这个当母亲的给她做主便是了,小林啊!你要是不嫌弃我们孟家的话,你看是不是挑个时间,把这事给定下来?”

    孟婕还没有开口说话,反倒是赵悦在一旁迫不及待地催促起林风来了。

    “那个……赵阿姨,感情的事不能勉强的,说句实话吧,我确实对孟婕有好感,她也是我比较喜欢的那种类型的女人,但是……”

    “那不就得了?你喜欢我女儿,我女儿也喜欢你,你们两个情投意合,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看就这么办吧?择日不如撞日,今晚就将你们两个的婚事定下来!”

    林风:“……”

    孟婕:“……”

    “还有,你刚才给阿姨的那些银票,赶紧拿出来,我就当是你迎娶婕儿的聘礼了!”

    “啊?”

    ……

    林风万万想不到,原本只是来孟家做客,然后顺便蹭一顿饭吃的,可是事情的发展也太出乎预料了,怎么聊着聊着,突然变成了定亲仪式?

    这尼玛,吃顿饭也能吃出一个老婆来,林风的桃花运也实在是太强了吧?

    只见林风看了看满脸笑容的赵悦,然后又看了看默不作声的孟婕,最后试探性地对着孟婕问了一句:“孟婕,你……愿意么?”

    “嗯。”

    孟婕的回答让林风忍不住内心一跳,这么简单就痛痛快快答应了嫁给林风?成熟的女人果然跟青涩的少女就是不同啊!

    矜持是什么?矜持这玩意就是阻碍自己获得幸福的绊脚石!装矜持装过头了,把自己的幸福给作没了,那岂不是得不偿失?

    “唰!”

    没有任何的犹豫,林风当即又从兜里掏出来一大把银票,然后直接拍在了餐桌上。

    “赵阿姨,这是我的聘礼,请您收下!”林风乐了起来。

    “好!这聘礼我就收下了,不过小林啊,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一旦阿姨收下了这些聘礼,你就绝对不能够在这件事上反悔哦?”赵悦一脸严肃地说道。

    “嗯,绝不反悔!”

    林风一边说着,一边转头看向了孟婕,而孟婕也恰巧把目光转向了林风,于是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刚一接触,就擦出了一道炽热的闪电。

    “好!这门亲事就这么定下来了,至于什么时候给你俩操办婚事,回头我在找人挑个良辰吉日,到时候一定把你们的婚事办的风风光光……”

    赵悦的眼睛都笑成了两道月牙儿,只见她一把拿起林风放在桌上的银票,粗略估计了一下厚度,脸上的笑容立马就变得更加灿烂了!

    林风出手一向都很阔绰,更何况这是给孟家的聘礼,所以,数目怎么会少呢?

    一亿两银票!

    估计在整个天玄城的管辖范围内,也只有林风能给出如此高价的聘礼了吧?

    看着满脸笑容的赵悦,林风内心一动,然后在桌子底下偷偷伸出一只手,并且轻轻地握住了孟婕的手。

    只见孟婕的身体微微一颤,然后就毫不犹豫地握住了林风的手,两人十指相扣,紧紧相握,默默不语,心有灵犀……

    ……

    黔阳镇的另一边。

    那个名叫芳芳的小姑娘,离开了孟家院子之后,很快就来到了一家酒楼面前。

    酒楼外,范主任正带着两个属下焦急地等在门口,但是一看到只有芳芳来到了酒楼,并没有看到孟婕的身影之后,范主任立马就开口问道:“人呢?孟婕没跟你一起来?”

    芳芳观察了一下范主任的脸色,然后就小心翼翼地回道:“孟队长的家里来了客人,今天晚上实在走不开,所以……”

    “客人?什么客人?她们孟家只剩下两个了寡妇,哪里来的客人?”范主任的脸色顿时就不太好看了。

    “范主任,我刚才去孟家走了一趟,确实看到了一个年轻男子坐在她们家的院子里,而且孟队长和赵阿姨也在好酒好菜地招待人家,想必她们应该不会是在撒谎吧?”

    面对芳芳的解释,范主任非但没有理解孟婕,反而还沉着脸说道:“搞什么名堂啊?今晚这么重要的应酬,她说不来就不来了?人家可是指名道姓要她来作陪的……”

    芳芳也看出范主任的心情不好了,所以也不敢顶着他说:“那……我再去孟队长家走一趟?”

    “她家就是附近那条街吧?”

    “对,离这里倒是不远。”

    “走,直接去她家,我倒要看看,我这个办公室主任亲自上门,到底能不能请动她?”

    ……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