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1543章 险之又险

    周志龙走后,乔梁抽了一支烟,琢磨片刻,决定去扶贫办转转。

    扶贫办就在县府办公楼里,有两间办公室,其中扶贫办主任单独一间办公室,另外一间大屋子是工作人员的办公室。

    扶贫办主任叫冯学亮。

    乔梁背着手来到冯学亮办公室门口,看到门关着,敲了敲门,没有动静。

    乔梁皱了皱眉头。

    “乔縣長,冯主任不在。”身后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乔梁转头一看,是个小年轻。

    “你是扶贫办的工作人员?”乔梁问道。

    “嗯嗯,我是。”小年轻回答道。

    “冯主任去哪了?”乔梁问道。

    “这……”小年轻犹豫了一下,似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嗯?”乔梁拉长了鼻音,带着严肃的神情盯着对方。

    不知不觉,乔梁身上已经有了一丝当领导的威严,这一点,乔梁自己似乎没有明显觉察。

    被乔梁这么一盯,小年轻心里有些紧张,眼神躲闪了一下,赶紧回答道:“冯主任下乡去了。”

    “下乡?”乔梁观察着对方的神色,不由有些怀疑,“冯主任真下乡了?”

    “是的,真下乡了。”小年轻点了点头,没敢看乔梁。

    乔梁呵呵一笑,“是吗?看不出冯主任如此敬业。”

    小年轻跟着干笑了一下。

    乔梁接着背着手慢悠悠离开,边走边道:“等冯主任回来,让他来我办公室一趟。”

    “哎,好的,乔縣長走好。”

    乔梁压根不相信冯学亮是真下乡去了,他从这个小年轻的微妙表情中看出对方没说实话,不乔梁也不想为难一位普通工作人员。

    乔梁在办公室一直等到中午下班,也没看到冯学亮的身影。

    接着乔梁去食堂吃饭。

    刚打完饭坐下,乔梁闻到一股香风,紧接着眼前一道人影坐下,抬头一看,丁晓云。

    丁晓云坐下看着乔梁笑道,“现在感觉压力大不?”

    “你说呢?”

    “我问你呢。”

    “我在反问你呢。”

    “你这张嘴啊……”丁晓云继续笑。

    乔梁嘿嘿一笑:“有压力才有动力,我似乎不能因为畏惧困难就拒绝尚縣長的工作安排,对吧?”

    “上午的縣長办公会我都听说了,周縣長替你抱打不平了,其实你可以趁机拒绝的,虽然不一定能够扭转结果,但也是可以尝试一下的。”丁晓云道。

    “我不想。”乔梁正色道。

    “为何?”丁晓云不动声色看着乔梁。

    “作为组织中人,如果我连这点迎难而上的勇气都没有,那我这个副縣長当得还有什么意义?还谈什么为群众服务?为凉北人民造福?”乔梁一本正经道。

    听乔梁如此说,丁晓云看着乔梁的眼神愈发欣赏,昨天她就提醒乔梁要有心理准备,因为她猜到尚可绝对不会让乔梁分管什么好部门,但她也没想到尚可竟然会让乔梁去分管最苦最累最难最棘手的扶贫工作,所以今天知道了縣長办公会的内容后,丁晓云还是有些意外的,毕竟这对于乔梁这样的挂职干部来说,实在是不公平。不过丁晓云又想到,以现在尚可对乔梁的怨恨,对乔梁做出这样的分工安排也似乎在意料之中。

    “丁书记,现在木已成舟,不管前面是万丈深渊还是地雷阵,我都得趟过去不是?”乔梁笑道。

    “有信心不?”丁晓云道。

    “有,必须有!”乔梁干脆道。

    “好!”丁晓云心里忍不住暗暗为乔梁喝彩,“乔縣長,我就佩服你这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

    “丁书记过奖了,其实这也不全是什么勇气,性格使然吧,我同时想到我的老领导曾经教导我,不管前路有多少艰难险阻,都要义无反顾勇往直前,同时还要学会韧性的战斗。”乔梁道。

    “你说的老领导是安董事长吧?”

    乔梁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丁晓云的话,他此时脑子里闪现出的不只是安哲。

    吃完午饭,乔梁回到办公室。

    下午上班后,乔梁让工作人员送来了全县扶贫工作的相关资料,开始熟悉了解自己接下来即将分管的工作。

    一整个下午,乔梁都呆在办公室看资料,花了一下午时间,乔梁将所有资料看完,终于对全县的扶贫工作有一个系统的了解,饶是以他的自信,在看完资料后,也不禁有些发愁,前路艰难啊!

    别看凉北县只是一个8万多人的小县,但这里实在是太穷了,扶贫工作不是一般的艰巨,也难怪凉北县之前会在全省的扶贫工作考核中倒数第一,这里面除了有干部不作为的主观因素,多少也有客观因素在里面。

    “前路漫漫,道阻且长,行则将至,做则必成。”乔梁挥了挥拳,默默给自己打气,自己之前经历了那么多苦难都没被打倒,眼前这困难虽然巨大,但必须战胜。

    乔梁抬手看了下时间,我靠,不知不觉一下午的时间过去了,自己看文件看得太投入了。

    略微思索了一下,乔梁拿起内线座机,叫何青青过来一趟。

    很快何青青过来,乔梁问道:“何主任,冯主任回来了没有?”

    “回来了。”何青青答道。

    “哦?”乔梁眨眨眼,“他回来多久了?”

    “下午3点多我就看到他的车子回来了。”

    乔梁一听,脸色有些发冷,心里开始生气,尼玛,冯学亮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他不信扶贫办的工作人员没将自己的话告诉对方,结果这冯学亮连来都不来,他显然是故意晾自己的。

    乔梁已经知道冯学亮是尚可的人,看来他这么做是故意的,看来他是决意要跟着尚可一条道走到黑了。

    乔梁想了下,接着招呼何青青:“何主任,走,下班了一起吃饭去。”

    两人出了县大院,找了一家饭馆吃晚饭,乔梁边吃边问何青青:“何主任,你知道冯主任今天去哪下乡了吗?”

    虽然乔梁不喜欢冯学亮,但在何青青面前,他还是称呼冯学亮的职务。

    “下乡?”何青青闻听一愣,随即笑道,“冯主任能去下乡才怪,他这扶贫办主任当得跟糊涂官一样,你问他全县有多少有贫困村,多少贫困人口,他都答不上来。”

    “嗯?”乔梁皱皱眉,“今天上午我开完会顺道去扶贫办走了一趟,工作人员说他下乡去了。”

    “他不可能去下乡的,肯定是又去打牌了,这个冯主任啊,特别喜欢赌,尤其爱玩炸金花,经常在上班时间召集人一起在酒店房间玩。”何青青道。

    乔梁闻听眯起眼,心里一动,何青青说的这个信息极为有用,有大用!冯学亮自己想作死,那就怪不了别人了。

    何青青很聪明,从乔梁的神情里,她似乎猜到了几分乔梁的心思,接着摇摇头道:“乔縣長,如果你想凭这个抓冯主任的把柄,没用的,姑且不说你能不能抓到他现场赌博的证据,即便你抓到了现行,你觉得尚縣長那边会处分他吗?事情到了尚縣長那边,肯定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尚縣長绝对会袒护他的,顶多给他一个不痛不痒批评几句,不然你觉得冯主任凭什么这么大胆敢在上班时间就经常出去呼朋唤友赌博呢?”

    听何青青这么一说,乔梁皱起眉头,还真是,只要事情是在县里,还真就绕不过尚可。

    沉思片刻,乔梁暗暗发狠,尼玛,老子就不信收拾不了这个冯学亮,只要他继续作死下去,早晚搞了他。

    吃过晚饭,乔梁和何青青沿着人行道往县大院方向走,凉北县城不大,整个城区也就两条热闹的街道,而且还都集中在县大院这一片。

    乔梁和何青青边走边聊,主要聊工作上的事,乔梁现在对何青青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信任,通过何青青他能够更加快的掌握了解县里的某些人和事以及相关的信息。

    两人正边走边谈,远处突然传来一阵轰鸣声,那剧烈的发动机马达声即便是相隔老远都让人觉得格外刺耳,乔梁寻声望去,看到一辆黑色赛车摩托朝这个方向飞驰而来,街道上的行人纷纷躲避,突的,马路中间有一个无人看顾的小孩傻傻地站在那里,周边没有大人,似乎是独自走失了,眼见那摩托飞驰而来,小孩也不懂躲避,仍旧是傻站着。

    看到这一幕,乔梁眼珠子瞪得滚圆,迈开步子就往前飞奔,想要抢在那摩托车撞上之前拉开那小孩,但摩托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人的速度压根和车子没法比。

    眼看摩托即将撞上那孩子,摩托车主也采取了紧急制动,并且拐了一下方向,轮胎甚至因为和地面剧烈的摩擦,隐隐还闪出了一点火花,但正是对方这方向一拐,反倒是朝乔梁高速撞了过来。

    *!乔梁没想到这摩托车会撞向自己,这时候要躲闪都来不及了。

    在这险之又险的一刻,摩托车再次往边上一偏,堪堪擦过乔梁,直接往街道边的摊贩撞过去。

    日!乔梁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时候顾不得再骂娘,看到那孩子没事,乔梁回头一看,只见那摩托车撞翻了街边一个卖小吃的摊贩,将人家整个摊都撞翻不说,那摊主也被撞倒在地,躺在地上哀嚎着。

    这时那摩托车主摇摇晃晃站起来,扶起摩托车就要开走,乔梁一见,怒骂一声,妈蛋,撞了人还想跑!

    乔梁快步走过去,一把将那摩托车主拽住,怒道:“站住,撞了人还想走?”

    “混蛋,给老子放手,你知道我爸是谁吗?”摩托车主摘下头盔大骂道。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