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1183章 《数学》

    “阿成,”园子走廊神神秘秘找到高成道,“我听这里的学生说了,半年前有个叫深町的学生上吊自杀,结果被老师们隐瞒下来了。”

    “半年前?”

    高成想到了这次案件的动机。

    “是啊,”园子害怕道,“听说从那之后,学校里就有了深町的诅咒,美术教室那边还保存着一幅被诅咒的油画哦,画中女人的头发每天都会变长!”

    “自杀原因呢?”

    “好像是经常受到欺负,就是这次死掉的那两个人……”

    美术室,

    高成跟着园子找到那幅被诅咒的油画。

    一个温柔的女子环抱着婴儿,画名是《摇篮曲》。

    “我有以前的照片,”园子打开手机相册道,“本来是齐耳短发,现在长了一截。”

    高成仔细进行对比,又凑近摸了摸画作颜料。

    画中女人头发变长……这个现象他并不陌生,为了隐藏真正的画作,在表面用容易脱落的颜料重新绘画,在美术史上也有过这种案例。

    甚至之前他还在一起长野案件中遇到过。

    根本就不是什么诅咒……

    “这幅画的作者是那个自杀的深町?”高成看到签名后意外道。

    “没错哦。”

    一个长发女孩神色诡异地出现在两人身后,园子差点被吓尿,惊叫一声用力抱住高成。

    “这幅画里寄居着深町同学的灵魂,”女孩神经质笑道,“那两个家伙就是被深町的亡灵缠身自杀的,哈哈!”

    高成看着女孩疯疯癫癫离开,摇头道:“感觉这个补习学校的人都怪怪的,园子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园子:“上次数学考试没及格,就……”

    高成:“找小哀帮你补课就是了。”

    “小哀更可怕。”

    ……

    “警部!”

    毛利小五郎风急火燎地从教职员办公室跑回案发现场,激动地挥舞着一张答题卷喊道。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小野老师有不在场证明?”

    “什么?”本来都准备回警署的目暮疑惑看向大叔,“又发现什么了?我没时间跟你绕圈子啊,毛利老弟!真是的,每次都……”

    “这次是真的!”

    大叔急忙把答题卷交给目暮。

    “昨天这里进行了3场考试,上午两场,下午一场,仁藤遇害的时间就在第二场后,可是你看,这是室井第3场考试的答题卷,

    也就是说室井是在第3场考试之后遇害,可是那时候小野老师已经被带去警署了对吧?”

    “这是真的吗?”目暮惊讶查看道,“的确,这样小野老师就有不在场证明了……可是刚才她已经在警署认罪了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用说吗,警部?”大叔着急道,“肯定是小野老师想要包庇犯人,也就是这个学校的某个学生!”

    “好,”目暮慎重道,“看来要重新展开调查啊,那么解开密室之谜就拜托你了,毛利老弟!”

    下午,警方在密室窗户外面的一处草丛里找到了被捏成团的充气人偶。

    毛利大叔觉得自己已经解开谜题,将所有人都叫到了一间教室。

    高成和园子过来的时候,正好遇到被从警署带回来的那个女老师。

    的确很漂亮啊……

    加上爱护学生的老师光环,按照大叔的逻辑来说,就是完全不可能是凶手的那种温柔类型。

    最可怕的不是这点,而是一向糊涂的毛利大叔,这次居然真的找到了有利线索,还是在柯南没来的情况下。

    何止是超常发挥……

    “各位,”毛利小五郎轻咳一声道,“具体案情我想各位都知道,现在我想说的是小野老师根本不可能是凶手,证据就是我手上这张答题卷,

    这是室井参加过第3场考试的证明,那个时候小野老师被带去了警署,所以不可能杀害室井,当然也就不可能杀害仁藤了,因为两人显然是被同一人所杀……”

    “可是密室又怎么解释,毛利老弟?”目暮疑问道。

    “其实我们一开始就想错了,”大叔自信道,“小野老师最初看到的尸体并不是尸体,而是一个伪装的充气人偶,那个房间窗户很小,光线不足下看错也很正常,

    证据就是在窗户外面找到的充气人偶,那应该是被犯人捏成团从小窗户扔出去的。”

    目暮:“那尸体又是怎么回事?犯人又要怎么出来?”

    毛利哼声笑道:“很简单啊,因为尸体就是犯人自己!这是一起为了陷害小野老师而策划的自杀案件!”

    “自、自杀?!”

    教室内一片惊呼声。

    “这是仁藤他们自己策划的吗?!”

    “没错,”大叔点头道,“恐怕是因为压力太大,自杀的时候顺便想报复小野老师!”

    不对……

    高成眉头越来越紧。

    大叔的推理听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根本不对。

    如果那两个学生是想自杀的话,根本没必要和“深町的诅咒”扯上关系。

    不管怎么看,都是谋杀啊……

    可是答题卷是怎么回事?

    室井真的参加了第三场考试吗?

    或者说室井真的是在仁藤之后遇害吗?

    3场考试,前面2场结束后,休息时间长达30分钟,仁藤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遇害,然后第3场考试开始的时候,摇篮曲响起,让尸体被发现。

    那么,室井的死亡时间呢?

    小野老师是凶手的话,就必须在仁藤之前杀掉室井……

    “我知道了。”高成蓦然抬起头,也不顾周围众人的惊讶,风一般跑进教职员办公室。

    凶手会把摇篮曲设定在第二天中午播放,目的当然是为了让警方无法精确判断死亡时间。

    想要拥有不在场证明,就必须让警方觉得室井遇害时间在第3场考试之后,所以才做了一系列手脚。

    包括故意在现场留下血字。

    让人下意识觉得凶手是按字符顺序犯案。

    至于答题卷的证据……

    “果然,”高成翻看完3场考试的所有答题卷,确定自己的猜测道,“算上大叔手上那张,一共只有2张室井的答题卷,如果不是室井没有参加第1场考试,就说明凶手替换了答题卷……”

    “什么意思?”帮忙整理答题卷的园子不解道,“室井的确填了第3场考试的答题卷,而且警察不是也说了吗?上面是室井的笔迹……”

    “如果室井些答题卷的时间不是第3场考试呢?”高成打断道,“几场考试的答题卷除了开头序号外,其他完全一致,所以有可能室井是提前填了……”

    3场考试答题卷的序号依次是15、16、17,可是室井的只有16与17。

    显然是有人做了手脚……

    高成问道:“前面两场考试的监考老师是谁?”

    园子:“当然是小野老师啊,我的试卷还是小野老师亲手发的。

    “那就没错了。”

    所有线索在高成脑海里组合在一起,女老师的手法他已经全部解开。

    “剩下就只有一个问题,动机。”

    美术室,高成带着园子再次来到被诅咒的画作《摇篮曲》前面。

    “阿、阿成?”园子感觉美术室有些渗人,退缩道,“要不还是回去吧,可能会被诅咒的……”

    “我想确认一件事。”

    高成拿了一把美术刀,从油画变长的头发部分开始刮拭。

    渐渐地,画作表面的水彩颜料脱落,在女人耳朵的部位露出一只耳环。

    和那个女老师戴着的一样……

    动机应该就是这个了。

    女老师和深町的关系很可能超越了师生关系。

    ……

    同样是之前那个教室,只是这次召集众人的变成了高成。

    “喂喂,到底搞什么啊?”一名男补习学校老师抱怨道,“我们也是很忙的!”

    “不是已经查清楚是自杀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警官?”

    “大家不用着急,”高成在讲台上拿着一摞测试卷说道,“接下来只是请大家帮我做一个测试。”

    “测试?”小野老师意外地张了张口。

    “没错,”高成分发问卷说道,“这里一共有50道题目,每题5个选项,请大家选出认为最正确的一项,不确定的可以随便选一个,

    测试时间从现在开始15分钟,请开始答题吧。”

    “真是的,”男补习老师拿着问卷查看道,“这都是什么鬼题目?”

    问卷上面全是和这次案件有关的问题,第一题就是如果要上吊,会去哪里买绳子。

    15分钟过后,问卷被警察收起来,改卷完毕后又交回给高成。

    “喂,现在可以告诉我们了吧?”男老师追问道,“做这种调查到底有什么意义?”

    “这份问卷可以找出杀害仁藤还有室井的真凶。”

    高成查看分数道。

    “上面的问题基本都是警方调查到的犯案线索,比如第1题绳子的来源,我们调查到来自联锁便利店,所以答案就是选项里面的便利店,

    其他问题也差不多都是这样,除了警方外,只有真凶才知道这份问卷的正确答案,但是凶手了解到这点后,肯定会特意避开正确答案……

    只是我没想到凶手竟然全部避开了,

    50题全部答错,得零分的概率只有五分之四的50次方,也就是七万分之一,大家之中却偏偏有人拿到了这个分数。”

    高成视线落在沉默的女老师身上。

    “小野老师,杀害仁藤和室井的凶手,就是全部答错的你吧?”

    “开什么玩笑?”毛利大叔反应强烈道,“小野老师不是有不在场证明吗?”

    “那是她特意安排的不在场证明,”高成说明道,“之所以找侦探过来调查恶作剧,就是为了帮自己寻找不在场证明,这只是计划的一环而已。”

    “怎么可能?不在场证明总不可能是假的吧?”

    “大叔你可以再问一问那些考生,的确,3次考试每次都会抽签调换座位,没看到室井也正常,可如果每个人都没看到室井呢?还正常吗?”

    高成拿出室井序号16的答题卷,与序号15的标准答案卷。

    “室井的这张答题卷其实是对应序号15,也就是第一场的考试的时候,犯人给室井发的答题卷是下一场考试16的答题卷,

    同理,第二场考试犯人给室井发的是序号17的答卷,

    我翻看了3场考试的全部答卷,得出的结论是室井只进行了2场考试,在第3场考试之前或者说在仁藤之前就已经遭到杀害。”

    毛利小五郎面色僵硬:“这……怎么会这样?”

    “现在知道了吧?”高成继续道,“小野老师的不在场证明根本不存在,不管是之前的杀鸡恶作剧,还是现场的血字,以及考试答卷,都只是为了误导杀人顺序,给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而已。”

    “小野老师……”大叔深受打击,难以置信看向女老师,“是真的吗?你只是在利用我?我这么相信你……”

    仔细想想,他之所以能想到去找考试答卷,似乎也是受到女老师的间接引导。

    大叔瞬间老了几岁。

    “可是动机呢?”目暮急忙追问道,“小野老师的动机是什么?”

    “动机应该是这幅画吧。”

    高成将美术室的那幅《摇篮曲》搬上讲台。

    “其实这幅画是在原画基础上,使用容易脱落的颜料重新画了一幅画,刮开一部分后,可以看到耳朵部分其实戴着一只耳环,

    小野老师,和你耳朵上那只一模一样。”

    女老师闻言抬起头紧紧盯住油画,眼眶渐渐湿润。

    “深町……”

    ……

    几天后,高成再次来到补习学校接园子。

    这一次案件让他抽到了一张《数学》卡,可惜不能交给园子使用,最后只是让他的《数学》提升到熟练级。

    聊胜于无,不过对应的是大学层次,倒是可以让他之后的学习轻松不少。

    “小野老师已经认罪了,”园子情绪低落道,“她要杀的第3人就是那个说考东大的长发男生,好像半年前深町是被那3个人吊死的……”

    高成顿了顿,想起在走廊讽刺他和园子的长发男。

    考东大的都是这种家伙吗?

    还是说,是这个补习学校的问题呢?

    本来经常有学生自杀就问题很大……

    把孩子送来这种学校,那些家长到底是怎么想的?

    高成纳闷摇了摇头,看到园子闷闷不乐的样子,一把牵住园子道:“杯户那边新开了一家西餐厅,好像叫艾什么来着,一起去试试吧。”

    园子:“那家艾尼西餐厅啊,听说人气很高,还要预定的。”

    “艾什么餐厅?”

    “艾尼……混蛋,别以为我不懂中文!”

    ……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