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十章 夜姬长老

(藏书堡 .cangshubao.net)        该来的还是来了,监正说的一点都没错,一切的变数都在这个冬天...........许七安心里叹息一声。

    对于这个结果,他是一点都不意外,毕竟早有心里准备,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

    云州迟早要反,且就在这个冬天,所以这个消息对许七安来说,简直如日月交替般的顺其自然。

    “赶紧完成与九尾狐的约定,尽可能的拔除封魔钉,我才能恢复实力,应对更多的变化。嗯,不知道浮香的真身是什么样子,美不美?”

    许七安从地书碎片里,取出一份计划书,上面清晰的规划着他的目标。

    “复活魏公的事要往后放一放了,先解封神殊吧。反正鸣金石我现在也找不到,而没有鸣金石,招魂幡的主杆就无法炼制...........”

    他把计划做了适当的调整,接着,朝慕南栀招招手:

    “把《大奉地理志》给我看看。”

    大奉地理志是慕南栀自己买的,就像一个要外出旅游的女人,兴致勃勃的买了一份地理志,走到哪里就放开看一眼相关的民俗、特产等。

    “南疆又在大奉版图内。”

    慕南栀不解的嘀咕一声,从自己的小包裹里翻出皱巴巴的书,丢了过去。。

    一点都不爱惜书本........许七安伸手接住,翻开《大奉地理志》,他之所以要看这本书,是因为上面绘制了非常简略的中原地图。

    简略到大奉十三洲成了一个个不规则的方块。

    “云州临海,往北的地域,大部分与青州接壤。许平峰想要以云州做根基,北伐京城,就一定要吃下青州。

    “而朝廷想要争取喘息的时间,最好的应对之策,就是把逆党死死按在云州。

    “所以接下来,风云聚会于青州。”

    ..........

    御书房。

    永兴帝挺直腰背,听着堂内群臣的争吵。

    五百年前那一脉的皇族,在云州称帝的消息传回京城后,朝野上下震荡。

    诸公的情绪倒是很稳定,毕竟早有心里准备,若非寒灾汹涌,朝廷自顾不暇,早就主动南下出击了。

    但对整个官场,乃至民间来说,却是当头棒喝。

    自京察之年结束,大奉经历了一件件让人咋舌的大事,其中包括征讨巫神教大军的覆灭、先帝的驾崩、寒灾,现在云州又叛乱了。

    哪怕是市井百姓也意识到世道很不太平,大乱将至,因而产生了极大的恐慌。

    至于读书人,以及职位不高的京官,他们的恐慌和愤慨情绪更加高涨。

    连日来,京中学子举办文会的次数频繁,广邀友人讨论云州逆党之事,讨论中原局势。

    “陛下,云州逆党称帝,震动朝野。然,对佛门扶持逆党之事,知者甚少,但纸包不住火,此乃极大隐患。”

    兵部都给事中沉声道。

    诸公脸色凝重,昔日的盟友倒戈相向,变成敌人,这无疑会加剧恐慌情绪。

    佛门的强大是普通百姓也能深刻认识到的事实。

    一支自称五百年前皇室遗脉的叛军在云州称帝,并获得了佛门的支持,此事传扬出去,会让天下人对朝廷和大奉皇室产生质疑。

    尽管这样的质疑暂时不会带来什么问题,顶多是市井、乡野间出现非议。可一旦局势不利,这些非议和质疑就会发酵。

    百姓投敌起来,就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毕竟他们仍就是大奉的子民,甚至投的是正统。

    将来逆党真的推翻了现在的朝廷,民间可能连光复大奉的旗帜都打不出来。

    自古以来,凡起事者、挑起战争者,都非常注重师出有名。

    原因就在此。

    刑部尚书沉声道:

    “唯有遏制流言扩散,凡制造恐慌、散布流言、谈论此事者,入狱问罪。”

    这样的办法治标不治本,流言是必须要压制的。

    史上无数例子证明,谣言是最好的攻心利器,放任不管,就是把刀子主动递给敌人。

    诸公虽然觉得刑部尚书的办法属于下策,但也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永兴帝闻言,笑了笑,道:

    “倒也不必如此,堵不如疏,既然纸包不住火,那便主动将此事公之于众,这样能彰显朝廷的底气。让朕的子民知道,朕不怕佛门,朝廷不怕西域。”

    这........诸公面面相觑,心说这不符合陛下稳健保守的行事风格。

    刑部尚书眉头紧皱,忍不住看一眼神色平静的王首辅,心里一动:

    “陛下可是有良策应对?”

    永兴帝扫了一眼诸公,见他们微微低头,摆出聆听的姿态,偶尔抬头看他一眼,虽迅速低头,但眼中的渴切不加掩饰。

    他嘴角笑容扩大,产生些许掌控朝堂的快感。

    “不错!”永兴帝缓缓道:

    “不久前,许七安在剑州与巫神教、云州逆党、以及佛门斗了一场,连斩两名金刚。而今佛门再无护法金刚。

    “这是许银锣的大捷,也是我朝大捷。”

    御书房内一静,诸公动容。

    “陛下,此,此言当真?”

    左都御史刘洪骇然道,他问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虽说在场的都是读书人,手只能我笔杆,但同时也作为大奉权力巅峰的他们,对于佛门的护法金刚并不陌生。

    护法金刚,三品!

    三品是什么概念?

    大奉现在就许七安一位三品武夫撑场子了。

    永兴帝颔首:

    “此事很快就会在剑州传开,做不得假。”

    能让皇帝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的情报,肯定是确凿无疑。

    诸公仿佛听见了胸腔里“砰砰”狂跳的心声,他们脸上的惊喜和震撼难以抑制。

    这个消息给他们带来的惊喜程度,丝毫不亚于一场大战的告捷,甚至更重。

    “请陛下公示情报。”

    “壮哉,如此,便可安心将佛门扶持叛军的消息公之于众。”

    “许银锣已是我大奉镇国之柱,民心可定.........”

    诸公议论纷纷,许久没有停息。

    永兴帝没有阻止,一来御书房的小朝会不比早朝,没那么严肃。

    二来,他知道诸公也需要一个树立信心,发泄情绪的空间,佛门扶植云州逆党,传出去会让百姓惶恐,诸公难道心里不慌?

    表面稳如山川,内心慌的如海潮翻涌。

    许七安在剑州的战绩,无疑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壮举。

    这群手握权力的小群体一旦拥有信心,将带动整个王朝的凝聚力。

    许久后,永兴帝见交谈声渐渐平息,看向兵部尚书,说道:

    “徐爱卿的折子,朕已经看过,青州将成为朝廷与云州逆党的必争之地。青州若是失守,逆党就有了北征的基本盘。更有了调兵遣将的缓冲地带。

    “只是一味的固守,朝廷是不是太被动了?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若是主动南征,是否可行?”

    左都御史刘洪出列,作揖道:

    “南下讨伐逆党,倒也可行,只是眼下绝非最好时机。云州逆党蓄谋已久,又有佛门相助,主动深入敌腹,恐怕自投罗网。

    “再者,魏公死后,大奉既没超凡境武夫,又无统率之才,因而稳打稳扎才是首选之策。”

    朝廷没有帅才?几名勋贵、武将,冷冰冰的看一眼刘洪。

    读书人埋汰起人来,还真是入木三分。

    虽说魏渊这样的绝世帅才罕见,但大奉并不缺领军经验丰富的将军。

    到了姓刘的嘴里,朝廷军方好像已经人才凋零似的。

    这时,兵部给事中出列,道:

    “可招许七安回京,授以兵权,让他去守青州。

    “许七安是魏渊弟子,曾著兵书,连大儒张慎都自叹不如。且是超凡武夫,再无人比他更适合镇守青州。”

    除了许七安,大奉再没有三品武夫。

    司天监的存在,大多数时候,是被诸公们直接忽略。

    王首辅当即出列,反驳道:

    “许七安没有沙场经验,让他领兵镇守青州过于儿戏。青州不可失,朝廷输不起。”

    顿了顿,他扫一眼不太服气的几位官员,沉声道:

    “许七安不是无敌的,一旦逆党有超凡境武夫牵制,甚至杀死他,那么朝廷将失去青州。再者,青州已尽在杨恭掌控之下,临阵换将,不怕他生出异心?”

    御书房内一阵沉默,无人反驳。

    在不涉及党争和利益争斗的问题上,诸公们的脑子还是很管用的,很清晰准确的看清利害。

    永兴帝颔首,朗声道:

    “即日起调兵遣将,增援青州。”

    说完,看向王首辅:“翰林院庶吉士许新年,乃大儒张慎弟子,精通兵法,在驰援北境妖蛮的战事中立过功劳,此次增援青州的名单里,得有他一个。”

    王首辅表情微微一顿,继而道:

    “是!”

    永兴帝这是要拿许新年来捆绑许七安,让那位不停朝廷调令的许银锣为青州的存亡卖命。

    同时也是暗示王首辅,他要提拔许新年,给庶吉士一个立战功的机会。

    ..........

    炎王府。

    前四皇子,现炎亲王,坐在炭火熊熊的书房里,他穿着白色锦衣,环佩叮当,贵气逼人。

    左手握着一卷书,右手边是香茗和糕点。

    蓝色的封皮上,写着书名《周纪》,炎亲王看的,正是第二卷第十三章。

    上面记载着发生在大周前中期,一位帝王的年少经历。

    那位帝王原本是位庶子,上面还有三位嫡皇子压着,本来皇冠怎么都不可能落到他头上。

    但事情就是这么巧,三位嫡皇子因为一系列的争斗中,或意外身死,或被皇帝厌恶,最后反而便宜了他这个庶出的皇子。

    “怀庆啊,你真是本王的好妹妹。”

    炎亲王笑了一声:“是我心急了,“嫡子”间的争斗才刚刚拉开序幕,我这个“庶子”,怎么能如此没有耐心呢。”

    ............

    南疆,十万大山。

    夜色凄迷,连绵无尽的崇山峻岭里,时而传来夜枭苍凉的啼叫。

    一只体长两丈的赤色巨鸟,展翅滑翔,掠过重重山脉。

    抵达某处山谷时,忽地收拢巨翅,它的身体在空中急剧变化,羽毛缩回体内,双翼化作人类手臂,尖喙变扁变平,成了嘴唇。

    脑袋膨胀如球,化作人类头颅..........但它降落山谷时,已然化作一位双眸狭长的英武男子。

    山谷中有一座石窟,石窟外守着两名裹着兽皮,露出紧致大腿和平坦小腹的美貌女子。

    “见过红缨护法!”

    两名妖媚女子躬身行礼。

    “夜姬长老情况如何?”

    鸟妖红缨目光望向洞窟深处。

    “仍未醒来,我们已经派人去请青木护法。”左边的妖媚女子回应道。

    红缨眉头紧皱,沉声道:

    “夜姬长老被谁打伤的?”

    ..........

    S:今天手贱,看了官媒上一些癌症、猝死等预警视频。看完整个人陷入巨大焦虑中。然后睡了一觉。

    先更后改。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