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九百四十四章 科学

    “田根?”白松正在街上转悠,接到了贺局的电话。田根去村支部找他去了,而且只要求见白松,谁也不见。

    “嗯呢,他说他就相信你。”贺局口气有些无奈,田根这孩子油盐不进。

    “好,我过去一趟。”白松点头,他并不期待能从田根这里获取到啥有效的现实,但这件事起因在于田根,这也是个好男孩。

    ...

    田根感觉,都是警察的屋子都似乎比家里更熟悉,见到白松之后,他眼睛一亮。

    “叔叔...我...我能不能跟你走”,田根说道。

    “为什么?你也认为你姐姐去了上京了吗?”白松伸手摸了摸田根的脑袋。

    “我...我也觉得我妈妈不正常。”田埂有些不肯定地说道。

    “怎么说?”白松问道:“是你妈妈突然有钱了吗?”

    关于是不是田母把田芳卖掉这个事,大家也都是仔细地调查过,包括查田母有没有最近得到意外之财,但没有发现。

    “有钱?”田根有些疑惑:“我妈妈也去给你们提供线索收钱了吗?”

    “那倒没有”,白松摇了摇头:“你接着说,感觉她哪里不正常。”

    “她...她每天晚上都不好好休息,在那儿叨叨些没完”,田根看了看周围,有点不好意思说。

    白松屏退了众人,屋子里就剩下他和田根。

    “她...晚上说什么...奉献...把自己奉献什么的...”田根有些不好意思。

    “这?”白松听了田根不太清楚的话,感觉被当头棒喝!

    这一句话,白松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邪!

    教!

    !!!

    白松拍了拍自己的脑门!

    居然是这种犯罪形式,怪不得前面所有的感觉,都是怪怪的!

    如果是这个,就一切都解释的通!

    这东西,能把人害的家破人亡,而且还信以为真。

    白松喊了一声,让两个当地的警察进来:“你们看着田根,照顾好他。”

    说完,白松直接带着队伍就去了田母家中。

    白松这次过去有点声势浩大的意思,不仅仅有他们的人,贺局的人跟着去了十几个。

    出于安全起见,所有人都进了院子。其实没啥不安全的,但是大家都不放心白松自己进来,仿佛这是什么龙潭虎穴。

    白松之前来过田根的家,清楚地记得田母在家中门口处有一处烧香的地方。田根家很穷,除了三间瓦房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没有遮风挡雨之处。

    之前来的时候也看过这里,但是谁也没仔细看。

    “警察!别动这个!”田母连忙过来拦住白松,因为白松把一个香炉都拿起来了。

    “这是什么?”白松问道。

    “什么都不是。”田母往后退了退。

    白松有些疑惑,这香炉没有任何问题,只是里面的香灰好像有一点特殊,他直接用手捏了捏香灰,并不是香灰,很重的感觉。

    “这是什么?”白松问道。

    妇女有些惊恐地看着白松,似乎白松要染上什么厄运,一言不发,往后退了两步。

    “金属质感”,王华东也捏了一点,“比重非常大,感觉跟铁差不多。”

    “锡”,白松仔细地看了看:“我明白怎么回事了,忽悠人的东西。”

    “锡纸那种锡?那不是银色的吗?不是这种灰色金属粉啊?”华东有些疑惑。

    这一刻,白松似乎明白了怎么回事。

    以前在一些地方,有人装神弄鬼,就会使用金属钠。比如说,跟人表演水里有鬼,就偷偷将小块的金属钠藏于袖子,然后“捉鬼”的时候,投掷到水盆里。

    中学化学讲过这个化学反应,会发生爆炸,金属钠在水面上快速“游动”,生成氢氧化钠和氢气,爆炸还好形成白雾。

    这样的骗局,随着义务教育的普及,每个村里都有上过高中的,所以骗术已经越来越不流行了。

    看到金属锡,白松瞬间明白了套路是什么。

    “金属灰锡”,白松道:“这是一种同素异形体的变化过程,唬人的。在常压下,锡有两种同素异形体,白锡和灰锡。我们平日里用的都是白锡,呈金属性。但是这种金属非常特殊,温度低于零下13.2度之后,就可能转化为粉末状的灰锡。灰锡是钻石型晶体结构,原子间是共价结构,电子没办法自由转移,所以就没了金属性,成了粉末。这个过程叫锡疫,疫情的疫,还能传染,白锡和灰锡接触之后,白锡会逐渐变成灰锡,密度会下降20%左右。我想,那些坏人们,可能就告诉这女的,在某种神力的作用下,白银都会变成粉末什么的。”

    一群人看着白松说后,群脸懵比,纷纷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别说见过,听都没听过啊!

    “还有这种东西?”孙杰表示自己怎么没学过,“零下13度而已,为啥生活中的锡纸没事?”

    “生活中的锡里有铝、锌等杂质,还可能有锑和铋增加延展性,降低锡疫的临界温度”,白松道:“而且转化率没那么高,零下二十度以下转化灰锡才比较稳妥。这个地方,室外确实是能达到这个情况,如果提供的锡块比较纯,就会变成粉末。”

    “所以你看到这个就脑补出来骗术了?”王华东看着田母,感觉到了悲哀。

    “历史上,100年前的鹰国科考队去南极的路上,因为煤油漏光而全部冻死在南极冰原,原因就是铁桶是用锡焊接的,在那个低温下全成了灰尘。”白松道:“锡疫是公元前几百年,亚里士多德发现的,但100年前的科考队都记不得此事,所以算是比较冷门的知识,我之前来这里就没有注意到这个,我还以为是某种香灰。”

    “这特么真牛逼...”彭队等几个刑警在一旁窃窃私语,还有人开始拿手机上网查这个东西。

    田母有些似懂非懂、夹杂着惶恐不安的状态,看着白松。

    别的她没听懂,但是白松说的“神力下白银会变成粉末”之类的话,是真的!

    这事,这个警察怎么会知道!

    她...别的话都没听懂,就只听到这一句...

    她感觉到有些天旋地转。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