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梯子》第42章

张小鱼闻言感到这件事情很棘手,因为他信不过陈兆文,所以如果这件事情和陈兆文合作的话,那风险就太大了,干什么事情和一个你信不过的人一起刀尖舔血,怎么可能呢?
  “到底是什么合作,你现在不能告诉我吗?”骆雨问道。
  张小鱼想了想,既然自己来问骆雨,本心的出发点就是相信她的,所以话说到这个份上,如果不把这个计划告诉她的话,骆雨肯定会不高兴,而且骆雨是个人精,如果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了她,说不定她还能为自己出出主意。
  所以张小鱼就索性把这份计划的全部都告诉了骆雨,开始的时候骆雨眉头紧锁,但是等张小鱼说完之后,骆雨不由得拍了一下自己的腿说道:“这两个老师真是天才,这样左手倒右手就能解决资金问题,还能把卖房子的事情都解决了,张小鱼,你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居然能让她们为你出力,无论将来怎么样,你都要好好待人家,不要辜负人家”。
  “你也觉得这样可以吗?”张小鱼问道。
  “太可以了,但问题是一定要找一个好的合作对象,不然的话一旦露出了点风去,整个合作计划就可能会功亏一篑。”骆雨说道。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所以他们说可以和明楠集团合作的时候,我心里就打鼓,你觉得陈兆文是一个可以相信的人吗?如果他想害我的话,那我可真是一点后手都没有。”张小鱼说道。
  “怎么没有后手?”
  张小鱼闻言一愣,他不明白骆雨说的是什么意思,没有吱声,盯着骆雨的眼睛,等着她把话继续说下去。
  “他现在身体不太好,就想着早点让两个儿子接班,但是两个儿子都不太成器,而且打的不可开交,所以你只要想办法把他的两个儿子掌握在手里,他无论将来怎么跳,都跳不出你手里的圈儿”。骆雨说道。
  张小鱼闻言一下子警惕起来,因为他一直都知道骆雨想让贺家瑜回到陈家,继而接手陈家的全部产业。
  所以当骆雨说让张小鱼想办法掌握住陈兆文的两个儿子时,张小鱼一下子就想到了借刀杀人这个词儿,她是想让自己对付陈兆文的两个儿子,而这个时候贺家瑜就可以趁虚而入吗?如果她真是这么想的,那自己就该警惕了。
  “我虽然和陈元伟有过一些接触,也知道他一些把柄,但是这些事情都不足以置他于死地,对于陈元敏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接触,也不了解,你想让我掌握他们,难的很呢”。张小鱼说道。
  “这没有关系啊,你只负责对付陈元伟就好了,陈元敏的事情交给我,我肯定会让他老老实实听你的话,到那个时候你还怕和明楠集团的合作有风险吗?陈兆文就是再混蛋也不会不顾及他两个儿子吧”。骆雨说道。
  “听你的意思已经有把握了?”张小鱼问道。
  “我就是觉得现在是你我合作的机会,如果没有你,我也会按照我的计划一步一步往前推进,所以你就不要犹豫了,秦老师和尹老师给你制作的这个方案非常好,而且具有可执行性,如果错过了这个方案,恐怕那块地你会赔的底儿掉”。骆雨说道。
  虽然张小鱼有一种被人当枪使的感觉,但是既然骆雨说的这么斩钉截铁,看来他已经掌握住了陈元敏,至于陈元伟那里,自己可以找一找邬林升。
  生意场上不是被人利用,就是利用别人,所以张小鱼也没有什么可难过的,只要是自己看准了,别被人当枪使,该自己得到的利益一定拿到自己手里,这就差不多了。
  “需要我给你牵线搭桥吗?”骆雨问道。
  “陈兆文现在还相信你吗?”
  因为之前骆雨和陈元敏之间的事情被陈兆文抓了个现行,所以到现在陈兆文被气的还躺在医院里,如果这个时候骆雨再去帮自己说情,不知道会不会火上浇油,让陈兆文拒绝和他合作呢。
  “这是我的事情,你不用管,我自有办法”。骆雨笑了笑说道。
  “那行吧,如果你不太方便的话,我可以找郭书记帮我牵个线,搭个桥,看在郭书记的面子上,我觉得他即便是想坑我的话,也应该有所顾忌,否则的话郭书记不会饶了他”。张小鱼说道。
  “那都没有用,明楠集团来云海市就是为了给郭书记站台,现在市政府建设如火如荼,正在关键时刻,如果陈兆文把你坑了,你觉得站在郭书记的角度上,他是会帮你还是会容忍陈兆文的所作所为呢?”骆雨问道。
  张小鱼倒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他觉得以自己和郭文希的关系,郭维政应该是会站在他这边的,但是他忽略了人性,人都是自私的,自己和郭维政的关系,不过是因为他的女儿郭文希,但是陈兆文建设的可是云海市政府,这么大的工程,不能出任何闪失,而且这也是郭维政的脸面,郭维政怎么可能为了张小鱼而和陈兆文翻脸呢?
  张小鱼想通了这一点,目瞪口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所以你只有掌握了陈兆文的痛点,让他不敢和你翻脸,这样才行,不要把希望寄托在第三人身上,只有让你的对手怕你,忌惮你,不敢害你,这样你才能从对方身上获得最大的利益,当然了,最后的结果共赢,但是如果不能共赢,就要想办法占便宜,当然这天下没有什么便宜好占,只要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这已经算是赢了”。骆雨一字一句的教诲道。
  张小鱼点点头,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磨砺,张小鱼觉得自己可以在商海中独当一面了,但是和骆雨这样的狐狸精一过招,他还是觉得自己懂得太少了。
  张小鱼说到做到,既然今天不走了,就要在这里吃喝玩乐够了再回去。
  结果就是三个人都喝多了,张小鱼本来是想喝完酒之后叫代驾走的,结果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和骆雨躺在一起,最让他感到要命的是自己的衣服不翼而飞,而身边躺着的骆雨也是一样的情况,当他掀开被子想要悄悄离开时,看到了满地的衣服,一片狼藉。
  张小鱼躺在床上,仰脸看着天花板,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但是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喝断片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居然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但是无论如何不能等到骆雨醒来之后再离开,所以他悄悄掀开被子,慢慢的下了床继而蹲在地上,狗爬着向前移动,一边爬一边捡起属于自己的衣服,悄悄地离开了骆雨的房间。
  等他离开骆雨的房间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然后站在门口匆忙把自己的衣服套上,可是衣服还没有穿完,突然就觉得眼前有一道黑影,果然在房子的转角处他看到了穿戴整齐的贺家瑜。
  “我昨天晚上喝多了,你们两个这是……”贺家瑜一脸惊讶的指着张小鱼,又看了看虚掩着的房门问道。
  “嘘……下去说下去说……”张小鱼一把抓起地上的衣服,拉着贺家瑜就到了一楼,他生怕把骆雨吵醒了,因为他们两个昨天晚上到底干了什么事情,他现在是一点也想不起来。
  到了楼下之后,张小鱼单独面对贺家瑜更显得尴尬,所以此刻他就想着赶紧把衣服穿上,然后开车离开,至于剩下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你们两个晚上是不是滚床单了?不然的话怎么连衣服都没穿?”
  “你别问了,我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等我先回去静一静,等我想明白了之后再告诉你好吧,我现在真的是一脑子浆糊,我先走了……”张小鱼说完就要离开,但是被贺家瑜一把拉住了。
  张小鱼见她这样急忙又要解释,但是贺家瑜制止了他的解释,没有说话,只是拿手指指了指楼上的房间。
  “啥意思啊?”
  “你拍拍屁股走了是没事,但是她如果醒了我怎么和她解释啊,你们两个昨天晚上到底有没有那个呀?如果那个了之后,我该怎么说?装不知道吗?”贺家瑜问道。
  “这事和你有啥关系,你装作不知道就行了,她如果问的话你就说我已经走了,有什么事让她直接和我联系,你就不要掺和了,好不好?”张小鱼紧张地抬头看看楼上说道。
  贺家瑜闻言看了一眼张小鱼,笑了笑问道:“你这是不是就属于那种提上裤子不认账的典型?”
  张小鱼知道如果再和她纠缠下去,楼上的骆雨可能就要醒了,其实此时此刻骆雨已经醒了,她坐起来从桌子上拿了一根烟,点燃之后深深的抽了一口。
  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也忘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但是刚刚张小鱼起床,包括在门口和贺家瑜的对话,她都听得一清二楚,她之所以没有起床和张小鱼见面,只不过是为了避免尴尬而已。
  张小鱼离开之后,贺家瑜上了楼,轻轻的推开了门,发现骆雨的烟已经抽到了尽头。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不要把希望寄托在第三人身上,只有让你的对手怕你,忌惮你,不敢害你,这样你才能从对方身上获得最大的利益,当然了,最后的结果共赢,但是如果不能共赢,就要想办法占便宜,当然这天下没有什么便宜好占,只要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这已经算是赢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