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摇曳》​第131章 资助疯女

《摇曳》​第131章 资助疯女

“多好的老党员啊,我们可是不能忘了他们,忘了他们就是忘本。”陈东升在车上感慨道。




众人附和着,见市长动了情,也跟着唏嘘不已,遂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此时,已近午时,唐兴德便对陈东升说:“市长,中午让您体验一下乡村生活,在河口镇的农家乐里就餐,吃一吃农家饭。”
“好啊,好啊。农民的儿子,就愿意吃农家饭。‘好穿粗布衣,好吃农家饭’嘛!不过,一定要简单些,别扰民啊!”一听要到乡村农家乐里吃饭,一向亲民的陈东升甚是高兴,情绪就高涨起来。


“放心吧,市长。这些年,山区通了路,果品也不再滞销,也卖上了好价钱,果农的收入是蹭蹭地往上长。过去的贫乡僻壤已经不再贫穷落后,变成了旅游胜地,农民纷纷办起了农家乐,有的农家乐档次不低,还成了省市美术院校的学生实习基地,真是路通百业兴啊。”


唐兴德感叹着,貌似客观地介绍着山区的变化,实际上在推介着自己的政绩。这种恰到好处的介绍,是领导最容易接受的,因为它几乎不带宣传夸张的痕迹。


“去年这个镇的人均收入是多少?”


“11570元。河口镇在全县收入中等偏上。”孟有为抢先介绍。


“是的。但是,市长,你别单看收入,还要看生活成本和幸福指数。山区里的农民生活成本低啊,自给自足,其乐融融。有个笑话,说是东安电视台的记者来这里采访,问一位老大娘:‘大娘,您觉得现在的生活怎么样啊?’那大娘说:‘俺觉着太好了呢,您看看咱山沟里也都盖起了大高楼,一层一层的,还铺上了洋灰路,下雨下雪的也不用踩泥了,还有山有水的,夜晚路灯照得透明锃亮,不比京都上海的强嘛!’那记者就问:‘大娘,您经常去京都上海啊?’那大娘摇了摇头说:‘没去过。’”


唐兴德讲到这儿,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陈东升当然也开怀大笑,道:“山区百姓纯朴善良,就是容易满足。知足者常乐,他们的幸福指数肯定会高的。”


说笑着,就来到了一个农家乐院中。院子不小,刚刚用水冲刷过,上面用黑色的遮阳布遮了起来,尽管烈日中天,但却并不炙热。


陈东升兴致勃勃地四下观看,情绪甚是高涨。有工作人员问需要去卫生间不?陈东升点了点头,唐兴德就抢先一步,陪着陈东升去了。那卫生间也是打扫得一尘不染,地面还铺上了红色的网状塑料制品,很是卫生好看。


从卫生间出来,早有工作人员递上了湿毛巾。领导们用过了,工作人员便引导他们进入了餐厅。餐厅里的冷气早已打开,凉爽宜人,档次虽然比不上五星级宾馆,但给人的感觉还是相当惬意舒适。


领导的桌上人员并不多,只有陈东升、唐兴德、孟有为、夏枫、朱长琦以及河口镇镇长孙克,孙克便成了工作人员,提茶倒水地忙乎。起初大家还真认为他是工作人员,年轻嘛,后来才知道是镇长。


孟有为认识孙克,那是他从政府办公室派下来的。所以,他就对孙克的眼力劲表示满意,对陈东升说:“这个小孙,在县政府的时候就很优秀,有头脑,很灵活,也有一定的理论水平,派下来锻炼锻炼。”陈东升看了看孙克,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市长说下午还有事,就不喝酒了,唐兴德告诉朱长琦饭菜一起上。


饭菜的确是农家饭菜,但做得精致,色香味俱佳,很是可口。尤其是那蘑菇炖鸡,放到嘴里就化了,鸡味还挺浓,真的很解馋。就连那辣椒炒鸡蛋,也比城里的鲜艳红嫩,看着就有胃口。


在河口镇的地盘上,朱长琦就成了主人,尽管他不坐在主陪位置上。待唐兴德致了欢迎词后,他便介绍起来河口镇的感受。


“来河口之后,感觉身心更健康了。主要是有‘三洗 ’。”


“哪三洗?”陈东升对基层干部的话同样很感兴趣。


“第一是洗了脑。河口镇战争年代是红色根据地,当年,这里的百姓拥军支前,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先模人物,事迹感天动地。他们听党话跟党走,为了革命事业勇于奉献的精神,始终激励着我。这里,有为了给八路军送信被日本鬼子抓住活活烧死的老大伯,有把种子都拿出来充军粮的老大娘,有为了做军鞋把上衣大襟都剪下来的新媳妇。对比他们的奉献,咱现在怎么干都不为过。”


陈东升心情沉重地点了点头。


“第二,洗了肺。这儿的空气好啊,负氧离子含量是京都的200倍,这是京都的环保专家来检测的结果,可不是我吹的。”


大家就笑了起来。


“第三,就是洗了胃。我们吃的,全都是有机食品,连个农药也不施,哪有什么污染?施的肥基本都是牛羊粪。我们现在桌子上的菜,全都是当地菜,各位领导尽管放心吃,保准是无公害食品。”


于是,大家笑的就更开心,夹菜的动作就更放得开了。


正吃着呢,就听门外一阵骚动。一个妇女尖尖的声音:“福贵,王福贵呀,俺饿了,给俺弄点吃的来!俺饿了呢,你就真不管俺了嘛?!”说着,竟放开嗓子哭了起来。


怎么回事?大家都用质疑的目光看着朱长琦。


朱长琦对孙克说:“快给她点吃的,怎么把她给忘了呢!”


孙克就连忙放下筷子,转身跑了出去。只一小会儿,那妇女的哭声便停止了。


“要饭的吗?”夏枫听着好像是有故事,应该不避讳市长,就小声问朱长琦。


朱长琦叹了口气,说道:“对不起各位领导,把这个事忽视了。这里面,还真有着一段感人的故事呢。”


大家就一边吃一边听朱长琦讲,有的还停下了手中的筷子。


原来,哭闹的妇女叫李惠芳,其丈夫王福贵中专毕业,原来是工作区的聘用制干部。几年前,是刚过了年,一场大雪之后,王富贵骑着摩托车到前峪沟村有公干,不知怎么就钻到沟里去了。他没戴头盔,当场就碰死了。镇里给予了政策允许的最优厚待遇,也安排李惠芳到镇里的一个编织场里干临时工,谁知这李惠芳失去了丈夫悲痛过度,精神出了问题,疯了,不能正常上班了。她知道过去王福贵经常在这儿吃饭,所以饿了的时候,就时常到这里来喊王福贵。饭店的主人对王富贵两口子印象不错,也经常给他们吃的东西。


“你只要给她一点吃的,她就不闹腾了,也怪可怜人的。”朱长琦说。


“他们过去感情应该不错啊。”孟有为说。


“是的,县长。他们是初中的同学,感情很好,自由恋的爱。当时,李惠芳家坚决不同意,因为王富贵家穷,王富贵的父亲又过早地离世了。结果呢,一个非她不娶,一个非他不嫁。李惠芳是一个人跑到王富贵家结的婚。两个人结婚后,当然是非常恩爱了,说是从没红过脸。婆媳关系也处理得很好。谁知道这个王富贵没有福气啊,骑个摩托车也能出事!”


“这个李惠芳,有一颗美丽善良的心哪。他们有孩子没有?” 陈东升问。


“有一个男孩,上小学三年级了,跟着他奶奶生活。” 朱长琦答。


“镇里要管,希望工程什么的,要优先照顾。”说着,陈东升就开始翻兜,掏出了一千块钱,递给朱长琦:“身上就这点钱,资助一下他们娘俩,表示一点心意。”


见陈东升表示了,大家纷纷翻兜,你五百他八百的,竟然揍起了4300元。


“这样吧,你给这个饭店留一点,让那个李惠芳来的时候,给她点吃的,其他的资助孩子上学。”陈东升安排道。


“好的,市长。我替李惠芳娘俩谢谢市长,谢谢各位领导了。”朱长琦显然受到了感动,站起来,微微鞠躬,算是表示了感谢。


“好了好了,李惠芳不嫌贫爱富,追求真正的爱情,也是很难得的,我们也就是意思意思。对了,她的病,还能不能治?要安排人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适当照顾照顾。如果能给她治好,起码能给孩子办个饭什么的,也好啊。”陈东升道。


“市长放心,我马上就安排民政办想办法。”


“先吃饭吧,只有把自己的肚子填饱了,才有劲干工作啊!”陈东升说。


“谢谢市长!”朱长琦就坐下,与大家一起继续用餐。


饭桌上除了嘴巴吧唧的声响,暂无人语。(待续)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感謝樓主的更新與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