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四百三十一章 你很聪明

    “是的,我就是这么想的,你很聪明。”

    罗拉大口吃着三明治后美艳的脸上现出了赞许之色,然后看着赛宾斯呆滞的模样,又大口吃了口三明治压低了嗓门开口道:“咱们绑架郑的目的就是为了钱,可他现在的身份是拉斯克奖获得者,不说瑟琳娜被绑架还下落不明了,如果连他也在不列颠被绑架了,你认为六处的那些杂碎会不会疯?

    好吧,即便是六处的那些猪杂们不疯,可郑的身份是共和国人,如果咱们绑架了他,那肯定会得罪共和国,你认为那群神秘的东方人会放过咱们吗?

    而且那是共和国,世界上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以咱们的目标是建立理想国来说,这八字才有了一笔就要得罪他们了,你确认我的想法还疯吗?”

    “这个,咱们不是说不会伤害他吗?咱们只是想要点钱——”

    依旧满脸呆滞的赛宾斯好似听出了重点说到,便见罗拉摇了摇头道:“经过我这段时间的了解,他身边那些保镖都是参加过对越战争的老兵,难道你认为我勾引到他后,可以用他当挡箭牌跑路?那还不如我去怀了他的孩子,要上几千万回来简单。

    或者就按照我说的,咱们看看瑟琳娜有没有在古堡医院里,如果在里面的话,救出来她便能拿到几千万,然后咱们组织就有钱了,也就不用去绑架他们了。”

    “你真的愿意为了组织去给他生孩子?”

    罗拉依旧自顾自的吃着说着时,赛宾斯却是面现郑重的开了口,只见正大口咀嚼的罗拉停住咀嚼的动作,一双仿佛是闪着漫天星辰的蓝色眸子望了过来:“只要你愿意为了组织让我给他生孩子,是的,我愿意!赛宾斯,我愿意为你奉献一切——”

    “那咱们先看看你猜的准不准。”

    默默的迎着蓝色眸子说到,赛宾斯便感觉眼前一花,半块三明治把半张脸砸的生疼后掉在了地上,等他再次看清面前景象时罗拉已经起身去了洗手间,听着木门被甩的震天响后低头看向了桌子上的报纸,确切的说是报纸上的郑建国脑袋顶着的又粗又大的标题:“最年轻的拉斯克奖获得者!”

    “据美媒报道说,郑在获得拉斯克奖消息后说他已经从王室取得了明确答复,安娜王妃将会成为古堡慈善基金会的慈善大使,为下落不明的人们回到亲人身边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赛宾斯望着报纸上的内容时,便听洗手间里传来了声哗的马桶冲洗声,接着罗拉再次出现在面前后,弯腰捡起了地上的半块三明治,将培根和煎蛋以及黄瓜片和水芹菜放进去夹好,大口咬了口后仿佛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的咀嚼着开口道:“今天晚上我会——”

    “叮铃铃——”

    罗拉的话还没说完,没什么家具的餐桌上电话铃声陡然跳起,不想赛宾斯到了电话机前站定,瞅着没什么声响后的电话又让它连着响了过两次,直到第四次才接了起来:“喂?”

    “看电视,BBC!”

    话筒里的声音听不出男女不说,直接说了句话便挂上,赛宾斯好似已经熟悉了的放下电话,打开了旁边橱子上的14寸小电视。

    只见随着布满雪花的电视逐渐清晰,郑建国和安娜王妃出现在了里面,随着画外音的传来镜头逐渐拉开,旁边的罗拉已经骂了起来:“谢特,他们竟然选择在古堡医院里面举行聘请仪式?”

    “怪不得上面会那么生气——”

    下意识的开口说了句,赛宾斯转过头后却是换了个说法:“没人知道他们会在古堡医院里举行聘请仪式,就像没人相信你说的可能那样。”

    “出席聘请仪式的除了以王储为代表的王室成员和大臣们外,还有法兰西驻不列颠大使,共和国驻不列颠大使,美利坚驻不列颠参赞,维尔京群岛统一党领袖——”

    当两人四目相望齐无语的时候,电视里面BBC主持人的声音还在继续介绍着出席的嘉宾,这会儿仪式显然是举行完毕,里面西装革履的男女们都端着个酒杯有说有笑的。

    当然,摄影机的摄像头在把报出名号的人都拍完了,最后又对准了把脑门梳的铮亮的郑建国和旁边的卡米尔以及乔安娜,便听有人开口问道:“郑医生,早就听说您和卡米尔关系非常好,没想到今天能够见到她们一起出现,按照我听来的消息说,您关于DNA上的最新研究可以鉴定出父子血亲?”

    “是的,可以依靠染色体Y中的序列进行比对,可是她们俩身上没有染色体Y,只有像你和我这样的男性才会有Y染色体。”

    郑建国扯了扯嘴角满是正色的回答过,主持人已经是挑起了高高的眉头看看卡米尔和乔安娜,不禁面现狐疑道:“那母女也应该能鉴定出来的吧?”

    “不能,必须要直系男性亲属才可以。”

    郑建国瞅着这货要模糊掉界限,也就直接开口再次纠正过,不想主持人摇了摇头满脸问号:“那为什么会这样呢?”

    “哦,这个问题——”

    默默的甩了记眼镖给这货,郑建国是眨了眨眼才开口道:“也许神从亚当身上拿下的不是肋骨,而是X染色体,所以女性们身上就只有X染色体。

    至于为什么不拿Y染色体,那就需要神来回答这个问题了,我只是个连女朋友都弄丢到找不见的普通人,怎么会知道这种问题的答案?”

    “天呐,郑医生,请问您是新教徒吗?”

    当主持人面现惊诧的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郑建国却是飞快开口否认道:“抱歉,虽然使用了神用亚当肋骨造人的比喻,可我是个无神论者的科学家,如果给你造成什么困扰,那真是抱——”

    郑建国一句话没说完的时候,便听耳畔传来了查理的声音:“BOSS,石油合约突破33美元了。”

    “噢!”

    下意识的发出了声不置可否的声音,郑建国便冲着主持人点了点头,笑道:“抱歉,现在我有点事情要处理下。”

    嘴上说完扔下主持人,郑建国看了眼查理便带着他到了旁边,发现五米内没有其他人了,才开口道:“突破33美元了?”

    “是的,boss,伊拉克空军还在进行着轰炸,我感觉突破35美元就在这两天时间了。”

    简单的用3美元乘以18亿桶这个数字,郑建国是连杨娜的事儿都扔出了脑海,他能听出查理的建议是之前的35美元平仓价格有点低了,18亿桶的庞大基数下,每上涨一美分他都能赚1800万,还有什么钱比这赚的快的?

    只是很快,郑建国的注意力便回到了18亿桶这个数字上面,当即扫过旁边望来的卡米尔和乔安娜姊妹俩,开口道:“面对这个势头,我也很想放弃原先的计划,只是考虑到咱们持有的基数太大,再加上我已经和人透露过平仓价格,那么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以后除非我主动通知你,否则你不用再向我提供这个建议,记住了?”

    “好的,boss。”

    同样的发现了要过来的卡米尔和乔安娜,查理飞快开口应下后才想离开,郑建国又开口叫住了他:“我要是回国后短时间内出不来,你就按照公司组织架构接受老约翰的管理,记住了?”

    “好的,boss。”

    才想开口后见到已经走近的卡米尔,查理便只能是改了口后应下,也就朝着卡米尔笑了笑转身离开。

    “怎么样,和安娜聊的不错吧?”

    瞅着卡米尔带着乔安娜到了面前,郑建国扯了扯嘴角算是露出个笑问了,便见卡米尔开口道:“她比我想象中要害羞的多,而且她还喜欢听流行乐,喜欢杰克逊的歌,这家伙没来简直是亏大了——”

    “和安娜见面相比,杰克逊的专辑才是最重要的,他可没郑这么能赚钱。”

    说着摇了摇脑后的马尾辫,乔安娜和卡米尔既然是双胞胎,泰勒也就给两人买了同样的服装和做了同样的发型,只是不知生活习惯的原因,还是其他的什么因素,两人虽然同样都是15岁的年纪,乔安娜却有了前凸后翘的不同。

    “噢,你知道郑赚了多少钱吗?”

    出乎郑建国预料的,就在他脑海里冒出了这个念头时,没想到卡米尔直接开了口问过,乔安娜也就点了点头道:“郑自己说过,他从石油公司身上赚了不少的钱——”

    “我还以为你是听佛兰克说的,原来你自己也会看报道?”

    满脸惊异的看过乔安娜的上围,卡米尔抿了抿嘴角时,便听身旁传来了个声音:“卡米尔,佛兰克是你的父亲,我们之间的关系不应该影响到你们父女间的亲情。”

    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旁边的泰勒压低嗓门说过,转头又看向了郑建国:“不信你问问郑,看我说的是不是对的?”

    “是的,克里斯塔,你不应该直呼你父亲的名字,这会让人在知道你父母间发生的事情影响到了你的身心健康时,还会怀疑你母亲的教育方式是否正确。

    但是不论什么目的,都会成为你被媒体攻击的靶子,考虑到人是群居性动物,一个家庭便是一个整体,连家庭都处理不好的人,是没办法做好事情的。”

    嘴上对卡米尔进行义正言辞的教育,郑建国的脑海里却是闪过了杨娜和老爹的事儿,所以说完后也就换了个话题:“泰勒女士,我还没有告诉我父母瑟琳娜失踪的消息,所以我想让你们到了国内时不要谈起她,因为我怕父母会担忧伤心。”

    “这个没有问题,郑。”

    目光在卡米尔脸上扫过后看她默然不语的样子,泰勒是心存复杂的应下了郑建国的要求,只是随着她答应下来时,便感觉这家伙先前说的东西可是有些自相矛盾了,于是迟疑了下便开口道:“不过,我认为你还是要告诉他们,毕竟你们是一家人,他们有权利知道事情的真相——”

    “咱们的文化不同,如果能找回来瑟琳娜,那当然是好,可如果找不回来了,我不想让他们去承担这些,我会告诉他们和瑟琳娜分手了。”

    丝毫没有感到自相矛盾的说到,郑建国也就冲着望来的泰勒继续开口道:“因为对我的父母来说,他们的感情不会在子女面前轻易流露出来,如果我说了,他们会在私下里表达悲伤,甚至我母亲还可能会偷偷哭泣。

    就像您先前当着我的面教育克里斯塔,这在我家里是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孩子犯错了也多会在私下里没有旁人的情况说两句,某些家长甚至是不会责备孩子,这就是因为两国的文化不同。”

    “这对瑟琳娜就不公平了吧?你父母会怪她离你而去,她会在你父母心中背负不应该背负的东西。”

    卡米尔不知想到了什么开口说到,便见郑建国看了眼过来:“不会,到时我会说我移情别恋了,这样他们会生我的气,嗯,也就生一段时间的气而以,毕竟父母对自己孩子的错误,是容忍度最高的。”

    “嗨,郑医生,这位是皇家学会的会长,安德鲁爵士。”

    郑建国话音未落的时候,安娜已经带着两三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到了旁边打过招呼,也就转头看向了另一边的卡米尔笑道:“卡米尔,咱们去那边拍两张照片好吗?”

    “当然可以,王妃殿下。”

    卡米尔还没来得及开口,她身旁的泰勒已经是抢先应下,郑建国这边则是和安德鲁爵士打起了招呼:“尊敬的爵士先生,很荣幸见能够到您。”

    之所以对安德鲁爵士如此尊敬,这并不是郑建国看在他的爵位上面,也不是看在他不列颠皇家学会会长的名头上,而是这位大佬的其他身份:1963年的诺奖得主以及他那生物学家的爷爷,与达尔文共同撑起进化论的超级大佬赫胥黎。

    “先生们,那我们就先告退了——”

    看到郑建国和安德鲁认识过,安娜便笑着冲两人点了点头,于是郑建国和安德鲁齐齐躬了躬身子送走她和卡米尔一家子,直起身后的安德鲁便露出了温和的笑:“郑医生,恭喜你获得了拉斯克奖。”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