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心结

    后者,做到极致。

    总结精准,说来亦简单。可实际执行起来,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态度。随着夏梦声音落下,会议室再度无声。就连夏梦自己,一时都暂且停住了话题。

    她是楚新的法人,是董事长,是实际控权者,对公司的未来有着特别清晰的思路。可是,她钱不够,要依赖公司股东源源不绝的资金注入。

    这就注定了,眼下的困局。

    尤其处在孕期,愈发紧促浮躁。她拼命工作,便是想要在临产之前,将楚新做成一家成熟而稳定的企业。进而,自己可以放心请一段时间的假,安心等待家里又一名小成员的到来。

    但事与愿违,想象到的美好,往往遥遥无期。

    散会。

    夏梦回到办公室,呆了半响,重复拿起了手机。已经指望不上律所那边委派在这里的人,她得亲自跟对方沟通,最后再争取一下资金。

    毕竟,有了钱,她才能够推翻自己都认为消极的应对方式。

    电话声中,时间又持续了许久。

    夏梦喝了口水,忍着因说话过多,略微疼痛的嗓子:“何总,此一时彼一时。商场瞬息万变,谁都无法料到明天会发生什么。我是特别希望您能够提前将约定好的款项打进公司账户,用以面对当前被动局面……”

    对面不等她讲完,便稳稳打断:“小夏,我懂你意思,也能明白你在说什么。但你同时更需要理解我现在的处境,的确,资金的事我能够完全做主。可是,你如果处在我的位置,会提前拨付这笔资金么?你不会的,因为你看到的是面对普阳的重重攻势,楚新几乎没有还手的余地。”

    “所以,你还是要在近期有所表现。只有这样,我才能有足够理由去说服公司那些人。”

    “呃……”

    夏梦自嘲笑了笑,紧跟着客气挂断了电话。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

    她放下手机,敛神抬头:“进来。”

    以为是助理,可等来人开门走入,夏梦眼神不禁动了动。是刘小刀,他现在已经不是自己司机,工作上俩人交集也不大。如今前来,大概率是她交代的事情有着落。

    “嫂子,查到了。”

    夏梦帮他倒了杯水:“说。”

    刘小刀偷看了眼她脸色,又本能左右瞅了瞅:“那个沈长铭目前确实住在东阳,巧了,还是关新月当初买的一套房,荷花路的一小区。听他一些邻居说,沈长铭现在没上班,并且比较孤僻……似乎精神上有点小问题。对了嫂子,你打听他干嘛,一个没底线的下三滥……”

    “这个你不用管,你就说,这件事你有没有告诉你哥?”

    刘小刀忙道:“没有,我答应过您,一定把它烂在肚子里。再说这也不是什么原则上的事,我就好奇随口打听打听。”

    “好奇啊?”

    “对,好奇。嘿嘿,还有点担心,万一……”

    “万一什么?万一我是针对关新月才去查沈长铭。担心你哥知道后饶不了你?不会的,这件事你知我知,再无人知。再说,没你想的那么复杂。沈长铭不是一直对关新月的事情特别感兴趣嘛,我想做件好事,把关新月的具体位置给他。”

    “这么多年的旧情人,你说万一关新月出国不再回来,岂不是一辈子也见不到了。”

    刘小刀突的激灵:“嫂子,这不行吧。沈长铭那家伙现在完全就是个疯子……”欲再说,被夏梦盯了一眼,声音戛然而止。

    “我,我就觉得嫂子您在我心里是个特别理性的人。担心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会影响到您形象,甚至会有牵连,不值!”

    夏梦端起茶杯,负身站起。睿智的眼中分明有冷光闪过:“不会有问题,恶心恶心对方而已。就算有问题,跟我又有何关系,我完全是出于好意。”

    刘小刀坐立不安:“可是,沈长铭这种人,已经没办法用常人心态衡量。您跟我哥现在关系刚修复如初,何必再如此。”

    修复如此。

    夏梦垂目,怅然。

    她爱着丈夫,只愈爱愈难释怀过往,释怀对关新月这人的成见。让她顺利出国,将会是自己一辈子的心结。凭什么,自己这个受害者,反而要背负这些。况且,树欲静而风不止。自己,丈夫,最近发生的一切麻烦,大多有关新月的影子。

    害人这般,想出国一走了之,没那么便宜的事。她在丈夫身边甚少提及这些,并不意味她不考虑,不介怀。

    只是,哪怕决心这么做,听小刀几句话后,仍不免多了顾虑。想了想,转身:“这样,反正我的目的就是让关新月不能轻松离境。所以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利用好沈长铭这把刀,暂时废掉她的签证。同时也给我盯紧沈长铭,别发生什么预料外的事。”

    刘小刀松了口气,绷紧的神经也渐渐松懈:“嫂子,可以这样……然后……”

    “名人嘛,影响力总归比普通人大许多,被关注的也多。只要能制造一桩新闻,就没人敢轻易放她离开,签证自然不再有用……”

    夏梦赞许:“这主意不错。”

    刘小刀则苦笑难言:“您害惨我了,我哥要是知道这是我主意……”

    “所以,采访一下。小刀同志你,为什么陪我胡闹。”

    刘小刀定了定,真诚郑重:“我哥给了我前程,您给了我未来。也没理由吧,就是拒绝不了您……何况,如此小的一件事。嫂子,放心好了,哪怕出现别的差错,都只会跟我有关系。这口气,我帮您出!!”

    他严肃,夏梦却笑:“你是你哥身边,我唯一策反过的人。还挺有成就感。”

    “我有原则的。”

    “嗯,我知道。”

    “那嫂子,没别的交代,我现在就去巧合碰一下沈长铭?”

    “赶紧去,夜长梦多,谁知道关新月明天会不会就出国呢。”

    脚步声渐远,门也被轻轻合上。

    夏梦盯着已空无一人的门口方向,又抿了口茶。她在考虑,刘小刀将这件事做完以后,自己要不要跟丈夫坦白从宽。

    想到丈夫,她心情微好,顺手捡起了桌上的手机。

    他这会应该在姑妈家里吧?还是带着茜茜跟全家人一块去玩了?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