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941章 道不同,怎能为谋?

    宋澈虽然无法苟同胡培军妄图获得长生之策、并以此牟利的理念,但也由衷的理解并认同胡培军的忧患意识。

    不得不说,胡培军将人性和世态看得格外透彻。

    同样是百年医门,乐家的惨淡现状已经足够说明了一切。

    胡家不想重蹈覆辙,就必须争取足够多的资源来武装自己!

    “宋大夫,我知道你和你爷爷一样,有自己那一套的原则,我不奢求得到你的认同,但我有必要提醒你,你既然已经上了这条船,接下来这条船要驶向何方,就由不得你了。”

    胡培军指了指宋澈的金菊花戒指,沉声道:“你现阶段弃船退出,恐怕也晚了。你和我一样,都已经被太多太多的人盯上了,哪怕你通过央视媒体向所有人宣称自己不了解什么长生术,但别人信不信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过就目前来说,我和你都还算安全,我是隐藏得够深,别人找不到我,也套不出什么情报,只能继续按兵不动。而你则是站在了聚光灯的底下,一举一动都大众瞩目,别人想动你之前也得掂量掂量。可是你觉得这是长久之计么?”

    “俗话说为子孙谋,我们不能只想着自己,我们还有亲人。我让芝书游手好闲,再让他上这档节目,目的就是想让他曝光在大众的面前,让一些人不敢对他下手,但节目终会结束,热度也终会褪去,我不希望我们全家一辈子都过得提心吊胆……”

    宋澈心里一动,质问道:“已经有人要对你们动手了?”

    “要不然呢,至于是谁,我不好说,因为没有证据,而且窥觑长生术的势力太多了,数不过来。”胡培军意味深长的笑道:“而且我们家被推到这个处境,我还得感谢宋大夫你的助攻,如果不是你再次重启了医圣门的传说,让几件圣物有机会集合到一块,那些窥觑者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坐不住了。”

    说着,胡培军忽然头往前倾,浮现出一丝狰狞之色,咬牙道:“宋澈,你已经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一切都收不住了!”

    宋澈的心境也冷冽了起来。

    面对胡培军扣下来的这顶黑锅,宋澈一时间也只能受着。

    毕竟正如胡培军说的,是自己重启了这个尘封已久的医学宝藏!

    虽然探寻这个医学宝藏的行动从未停歇过,但之前大家都是秘而不宣,保持着微妙的僵局状态。

    但随着自己横空出世,并且将关于长生之术的秘密推动到了台前,已然是牵一发而动全局———打破了僵局!

    “我知道你是无心的,你一开始也没想过闹得人尽皆知,但你确保不了其他人都守口如瓶,尤其沐春风、吴元山这些卑劣小人,在你这吃了瘪,他们更不会善罢甘休。如果你不准备分他们一杯羹,那他们绝对会纠集更多的帮手上来跟你抢!”胡培军冷笑道:“还有虎视眈眈的赵家和霍家,事到如今,这已经远远不止是医门的事了,而是举世豪强们关注的焦点,试问,这天底下有几个人不想长命百岁,特别是有钱有权的那一撮人。”

    “关于这档节目,一开始,我们家真没准备凑这个热闹。但是现在形势不由人,各方势力暗流涌动,他们找不到我的下落,迟早会对我儿子下手,我只能先把芝书推到聚光灯底下,在大众的眼皮底下,起码还是安全的。”

    宋澈是真没想到自己无意中引发了一起多米诺骨牌效应,改变了这么多人的生活乃至命运,叹了口气,他苦笑道:“所以,你跟栏目组抗议,要求把胡芝书排到第二个出场,其实并不是为了斗气,而是想尽快让你的儿子露脸出名,以尽快的确保他的安全。”

    胡培军点点头:“我不能现身,以芝书的能力,凑热闹还行,我根本不指望他能夺魁,所以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你和乐绍成的身上,我们一起合作挖出这口旷世宝藏。”

    胡培军太老谋深算了!

    原来,在指派胡芝书报名参加节目的时候,他就已经设想好了接下来的全盘计划!

    甚至,胡芝书邀请自己过来、再让自己碰巧走进这个书房,估计也在胡培军的算计中!

    “按你说的,我连累了你们胡家,于情于理,我是应该要助你们一臂之力的……”宋澈沉吟道。

    胡培军抬手打断:“我没指望给你动之以情,而是要对你晓之以理,让你明白现在的局面状况。宋澈,我为了我儿子筹谋了这么多,难道你就一点不担心你的妻儿吗?”

    此话一出,宋澈的脸色一寒,眼中乍现出逼人的锋芒!

    随着他攥紧的拳头,无名指上原本含苞状态的金菊花,猛然就绽放了开来!

    但是,绽放的金菊花,飘散出来的不是芳香,而是凌厉的杀机!

    妻儿,这对于宋澈而言,已经成了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信仰!

    原本的宋澈洒脱不羁,可以说,正因为他无牵无挂,使得他敢于屡次参与殊死搏斗!

    而现在不同了。

    宋澈和徐乔恩已经订婚,虽然还没正式结婚过门,但这就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厮守终老的挚爱。

    而且,徐乔恩的肚子里还怀上了彼此的骨肉。

    这一大一小,就是宋澈要竭尽全力守护的信仰!

    现在,胡培军忽然将话题扯到了他的妻儿,还透露出妻儿可能面临的不利预兆,这彻底触犯到了宋澈的逆鳞!

    胡培军看了眼那金芒灿灿的圣物戒指,面不改色的道:“你看,你一知道有可能会连累到你的妻儿,立马就发飙了。而我为了保护亲人,戴着面具,隐世埋名了这么多年,我付出和牺牲的,或许是你目前还难以体会的。”

    “你再看看乐绍成,他本可以功成身退、颐养天年,但为了给那两个不孝子擦屁股,几乎弄得晚节不保,为了研制新药方,试药试得肝脏都快不行了,图的是什么?不就是一家人的平安吗?”

    “好了!你不必说了。”宋澈深吸了一口气,拳头渐渐松开,脸上的怒色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无限的刚毅决然:“你们都是为了亲人而奋战,不代表别人不会这么做,永远不要低估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保护家人的决心!”

    闻言,胡培军笑了。

    笑得胜券在握、志得意满。

    他觉得宋澈大约是妥协了……

    宋澈缓缓站起身,语速恢复正常,却不留情的泼了盆冷水:“但你不要觉得我就会因此和你合作,我肩负的不止是家庭的责任,同时也继承了我爷爷的遗志,那就是当一个好医生。我没有那么宏伟的理想,可是该承担的使命,我一定义不容辞,该恪守的底线,我一定分毫不让……”

    胡培军又皱了一下眉头,又觉得如意算盘打得太早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一个,长生术的秘密,我会去破解。但是我不会将它作为牟利的工具。”宋澈一字一句的道。

    “你想一个人独占长生的秘密?”胡培军摇头讥笑道:“先不说你有没有这个机会,如果真是这个结果,恐怕到时候牟不牟利就不是你说了算的,下到权贵、上到国家,都会纷至沓来的找上你,你躲得过么?”

    “自保的法子有很多啊,比如我被这么多人盯着、恨着、窥觑着,但呆在聚光灯下,至今不都是安然无恙嘛。”宋澈很光棍的道。

    胡培军楞了一下,旋即猛然一拍桌子,惊愕道:“你想把这件事彻底公开?!”

    没等宋澈回应,单是捕捉到宋澈眼神里的狡黠,胡培军就知道这坑货又要作妖了!

    “这个主意,不就是你刚刚提醒我的嘛,因为看到我站在聚光灯下,获得了关注和平安,于是启发了你的灵感,也效仿着把你儿子推到聚光灯下博关注,以便免遭毒手。那么我为什么不把这个医学宝藏也深挖开来,呈现给更多的吃瓜群众看到呢?”

    宋澈飒然一笑:“既然你说我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目前来看是很难再关回去了,那索性把盒子全掀开来吧,看到的人多了,也就不是秘密了,那么我和你,乃至我们相关的亲友们,都不再是那些豺狼虎豹们的目标了。”

    “……你疯了!”

    胡培军艰难的吐出了三字曰。

    纵然他极力克制,也难以抑制波澜澎湃的心绪,更别说短时间内消化宋坑货的这惊天馊主意!

    他何等的工于心计,将每一步计划都构思得精妙慎密,比如将宋澈引到这里,将局势和利弊分析清楚……按照预设的剧本,宋澈绝对没有一丝半点的理由再拒绝自己的提议了。

    可万万没想到,宋澈居然来了一招不按常理的“将计就计”!

    或者说,他这就是破罐子破摔,但又摔得很有水平和技巧!

    将秘密公开示人,让秘密不再是秘密,那么他们这些掌握秘密的关键人物,也就失去了价值———没了价值,自然也就没人惦记窥觑了!

    “我没疯,是你着相了。”

    宋澈用手指敲了敲书桌上的《聊复集》,侃侃而道:“我刚刚都说了,医学乃至所有知识,之所以用文字记载下来,目的就是传承和分享,而不是被一小部分人据为己有,当成牟利乃至自私自利的工具。”

    “你觉得,我爷爷和乐绍成老先生就真的比你愚蠢迂腐?普天之下的医门药房,就属你们胡家最精明?胡培军,我告诉你,不是我爷爷没机会靠卖药方专利赚钱,也不是你们家老祖宗有多牛比聪明,而是打从一开始,咱们走的道就不是一条道!”

    “我承认,你家老祖宗是个商人,而且是一个长袖善舞、精明至极的顶尖商人,不管他开创余庆堂的初衷是什么,但如你所说,这本质上是属于商业操作,也就是说你们走的是商道,而我们走的则是医道。商道和医道,道不同,怎能为谋?!”

    “你们只是将医学当作牟利的手段和工具,而我爷爷、乐老先生,乃至众多普普通通的医生们,学医的初衷就是治病救人,我们的理念根本是背道而驰,试问又谈什么合作?这是我拒绝你的理由,想来,也是当年我爷爷拒绝你的理由吧!”?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谢谢楼主分享。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