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2030章 何去何从

    时间转眼过了一年,在这一年的时间中,丁凡没有回到原本的系统中去,而是回到家里,安安心心的做起了好爸爸,好丈夫。

    其实这也是当时在江宁的案子闹得不小,其中错种复杂的牵扯,导致了后来内部的调查不断。

    黑金虽然倒台了,不过他们内部的人却全都跑了,抓到的人大部分全都是一些小鱼小虾,何一飞被丁凡废了一身功夫,虽然保住了老命,但终究少不得后半生在里面度过。

    而那个黑金背后的正主,当场被丁凡逮捕,随后对他的调查也开始了,只可惜这个人一开始并不配合,最后更是直接死在了拘留室里。

    当然死因并不存在什么问题,法医检查过他的身体,这人有严重的哮喘病,而且已经是肝癌晚期的患者了。

    就算是这一次没有抓到他,最后他也活不了太长的时间。

    不过这些事情,丁凡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他现在已经被上面隔离审查了,每天的生活也变得十分简单。

    早上起来送孩子上学,随后回家看看书,做做饭,晚上接上老婆孩子一起吃个饭,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家里陪着家人。

    毕竟这些年他本身就应该做的这些,对于家里一直是个巨大的亏欠,并不是他自己没有注意到,而是当年自己的位置十分无奈。

    现在好了,隔离审查也没有规定他不能回家,反正不离开燕京就好,也没有什么人会在这一点上找他的茬。

    同时跟他一起隔离等审查的还有一个刘健,而这小小胖子也没有老实的在家里呆着,而是趁着将近一年的时间,直接把婚结了。

    一年多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人,也可以改变很多事情,至少在一年之前,丁凡还是三口之家,现在已经一家四口儿女双全了。

    雷老总来看过他几次,每次都说他这一年没到外面折腾,却也没有闲着,家里也没少折腾。

    每一次过来都会说很多有关黑金的调查结果,说是想听听他的看法,当然丁凡也知道,他想看的应该不只是这些。

    除了几个老爷子之外,跑的最勤的也就是古少钦和于晓波这两个人了,彭海之前因为外调,对于丁凡这边发生的事情也是爱莫能助,到是来过几次电话,除此之外,生活到也算是比较清静了。

    可这个清静,也总有一天会被打破。

    至少今天,雷老总就不是简单来看他这么简单。

    “休息了一年多,你小子是不是也该回来了?”大周末的,雷老总没有在家里陪着老伴儿,而是买了牛肉和啤酒,带着古少钦跑丁凡家里蹭饭来了。

    趁着身边没什么人,小声的对丁凡问了一句。

    可丁凡却没有一点反映,依旧看着院子里忙碌的秦璐,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没有丝毫要回答的意思。

    “我知道,你对于这一次的调查,有点抵触情绪,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雷老总叹了一口气,颇为无奈的说道:“刘健那边,老冯已经过去找他了,也知道你们当时迫于无奈,可这种调查对于你们来说,不是坏事,至少经过这一次的调查之后,在不会有人提起这件事来给你难看了。”

    内部调查这种事情,丁凡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之前的关禁闭他都尝试过了,这一次的隔离调查他也是意料之中的。

    真正让他心中不舒服的,也根本就不是这件事。

    “我父亲当年的案子,上面是不是一直在隐瞒什么东西?”丁凡淡然的看着远处,双眼却明显没有聚焦,更加没有看一眼身边的雷老总。

    可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却让雷老总手掌一颤,差点将杯中的酒水洒出来。

    放下了手上的酒杯,雷老总下意识的掏出香烟叼在嘴上。

    “不是戒了吗,还是想到了什么不方便说的东西,或者说你们一直都在瞒着我什么事情!”丁凡掏出打火机递给雷老总,小声的说道:“我父亲的名字叫丁大明,我连他的遗体都没有看到,但凡知道一点相关事件的警员,几乎都不想跟我说起这件事,我当年去东北,大一部分的原因都是因为我父亲,可是我得到的结论,似乎是上面有人不愿意在调查这个案子,说是影响整体的形象,真是这样吗?”

    雷老总手上虽然拿着打火机,可犹豫了很长时间,最后并没有将香烟点燃。

    似乎对于当年丁大明的案子,他也是知道一些的,最后却不知道应该如何跟丁凡说起这件事。

    而雷老总的这个反映,本身就是丁凡意料之中的,有些事就好像一个毛线团一样混乱,最中心的东西不容易挖掘出来。

    可只要有一根线留在外面,就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哪怕这个真相并不是丁凡想要的,可他总要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自己的父亲又是为什么而死的。

    “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对你未必就是一件坏事。”雷老总犹豫了很长时间,最后才将丢下了手上的香烟,认真的看了丁凡一眼说道:“等你什么时候做好了准备,接手我现在的位置,你一定能知道这个真相,可有些时候,这些所谓的真相,并不一定就是你想知道的。”

    雷老总虽然没有直接的说,但他话里话外的提醒和警告已经十分明显了。

    但他应该还不知道,丁凡已经看到了那张照片,现场不只是有父亲一个人,这个沉寂多年的秘密,完全解开只需要马默然开口就能做到。

    “接班的事情还是算了吧,我虽然一年没有上班了,但是里面的声音我还能听得到!”丁凡端起桌上的酒杯,在雷老总的杯子上碰了一下说道:“上面对我的表现并不满意,这一次您帮了我不少,我心里有数,其实上面并不喜欢我,毕竟我可是出了名的刺头,也是出了名的惹祸精,这些年下来,我虽然有过立功,但也没少惹事,也算是功过相抵了。”

    “上面其实更喜欢古少钦这样按部就班的,倒不如叫他接下您的位置,这样阻力也不算大,到时候把刘健调回去,他们两个合作应该没有问题的。”

    丁凡说的到是简单,可雷老总却不会这样想,无奈的摇头苦笑了一声,端起桌上的杯子一饮而尽,一脸苦涩的说道:“算了,今天不适合说这件事,以后在说吧!”

    “对了,还有件事跟你说,黑金的地下组织已经尽数被抓捕归案了。”

    “另外头目的身份也确认了,你小子一定猜不到他是谁。”

    还真别说,这个人的身份调查也不是一两天了,上面再调查的同时,就连丁凡也没有停下,找了不少门路去调查这个人。

    只是最后调查的进度,实在有点不怎么样,这小子就好像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样。

    听雷老总的意思,好像他已经查到了什么,不然也不会这个时候说起他。

    “他叫叶炳彤,是叶家的后人!”雷老总拿出一份检测的结果,外加一张照片摆在桌上,对丁凡点点头说道:“就是那个被你玩坏的叶家,叶家老爷子留在国外的骨血,只是这孩子天生就有残缺,所以叶家的那位都不知道叶家竟然还有一个流落在外面的骨血,这孩子能活到现在,也算是一个意外了。”

    照片上一男一女,外加一个两岁左右的小孩子,看样子有点像是全家福。

    那个男人就是之前被丁凡送进去的叶家老爷子,而他怀中抱着的那个孩子,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叶炳彤。

    “黑金的背后,应该还有人在支持,你们有什么消息没有?”丁凡看了一会儿照片,随后丢在了桌上,反而是问起了另外一件事情:“一个黑金在国内玩不起这么大的,背后一定有人支持,国际刑警那边应该有些消息,就怕这帮人不会将他们手上的消息给我们随便使用。”

    雷老总自然明白丁凡的意思,点点头说道:“我已经想到了这件事,叶炳彤当初在海外小岛上建设的驻地我已经叫人登上去检查了,还是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的。”

    “而且顺藤摸瓜发现在国际刑警中,本就有他们的人,这件事我们直接捅到了他们高层,他们上面一下就闹翻了。”

    “趁着我们内乱,我们也拿到了需要的消息。”

    “叶炳彤的背后,确实有一个组织存在,不过这个所谓的组织,在境外基本上都只是商业联盟性质,跟一些违法的活动基本不沾边。”

    “听说他们的实力很强大,世界各地都有他们的人,这个叶炳彤也只是他们的手下之一,本来是安排他过来做生意的,结果这小子知道自己父亲死在了你的手上,所以他……”

    也不知道这些都是雷老总查到的还是有人跟他这么说的,这要是有人跟丁凡这么说,一定少不得一个大嘴巴抽过去。

    叶家的事情也就是过去了将近两年左右的时间,而叶炳彤在国内已经折腾看不只三五年了。

    最早跟着他的人,除了那几个打手,应该也就是季玄礼了。

    算算这个时间,好像怎么算都有些不对劲儿。

    可惜现在一切都跟丁凡没有什么关系了,上面既然接受了这个解释,必然会有上面的考虑。

    “算了,懒得管他们,吃东西吧,我肚子饿了!”丁凡想了一会儿,放下手上的杯子,站起身来,就往外面走去,自嘲的说道:“年纪大了,不是饿了就是困了。”

    “那个组织名叫九指!”雷老总依旧坐在沙发上,闷声闷气的说了一声,可眼神却一直盯在丁凡的左手上,那原本应该完整的手,似乎……

    雷老总摇了摇头,神情凝重的说道:“叶炳彤有一根手指被切下去了,或许这是加入九指的一个条件。”

    丁凡点点头,没有在意雷老总的话,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也不知道这一走,他还会不会在回头!(全书完)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