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四百六十章 杀父之仇(终结篇)

    联邦总域旋转办公中心顶层。

    豪华老板椅上坐着个阴柔男子,但此刻却是笑意满脸,更显神色阴森。

    对面墙壁黑屏上正播放着一副惨烈画面:一辆中巴汽车冲出车道,撞掉护栏,翻着跟头扎下了路基。

    “啊!”

    “救命呀!”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现场的凄惨,但阴柔男人脸上却乐成了一朵花:“终于解决了,只是实在可惜,可惜牛刀还没用,鸡已死翘翘了。”

    “笃笃”,

    敲门声忽然响起。

    “进来。”阴柔男子头都没转,只是淡淡地说了声。。

    一个黑瘦男子走了进来:“万总,罗区长要见您!”

    “罗区……罗程?我为嘛要见他?我……”话到半截,阴柔男子忽的一怔:“他见我?你有没有搞错?他还能到这吗?”

    “阿良没搞错。彼特.万,够惬意的呀。”话到人到,罗程走进了屋子。

    阴柔男子正是彼特.万,看到罗程进屋不由一楞,随即盯向阿良:“为什么带他到这?”

    “不带不行呀。”阿良都快哭了。

    彼特.万这才注意到,阿良神情痛苦之极,显然是被人上了手段。

    “好了,没你事了。”彼特.万淡淡地挥了挥手。

    阿良却没动,眼睛还下意识地看向罗程,眼神中满是惊恐。

    “他不敢走的。”罗程说着,已经到了桌前,径直坐在了桌前椅子上。

    注意到罗程没有进一步的危险动作,彼特.万收回悄悄拉抽屉的手,很是疑惑地问:“你怎么能来这呢?”

    罗程答非所问:“彼特.万,为了对付我,你可真是煞费苦心呀?”

    “对付你?这从何说起?我不过只是一个商人,岂敢与官家斗,岂敢招惹你罗区长?”彼特.万矢口否认,但神色中却没有半点撒谎的不安,反而更多的是讥讽与戏弄。

    罗程“嗤笑”一声:

    “敢做不敢当,有意思吗?你和爪牙们做的事还少吗?”

    “当初我在油松镇的时候,优于国度造纸厂不但违规排污,还意图瞒天过海,给当地官方和民众造成了重大负面影响,也破坏了当地生态环境。你能不知道?”

    “曹优非法提取煤矿物资,非法生产爆药并致多人死亡,能说没有你的支持?”

    “再之后金矿污染农田、河水,还有池敬军生产致癌塑料等等,这些你都脱不了干系吧?”

    彼特.万反问道:“是吗?这些的确是我的产业,可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清楚呀。再说了,这不过就是一些生产不规范行为,还至于你费尽心思找上门来?”

    “前后十万数人受影响,好多人更是因污染致病,你竟然只是轻飘飘一句‘生产不规范’?”

    罗程质问之后,又道:“上次招商会,你不但指使同伙使绊子,竟然还和同伙雇凶杀人,想要结果我的性命,前几天更是让金宇山对我的女人下手,这怎么说?”

    “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罗区长,你这做事也太缺了吧,竟然得罪了那么多人,竟然有人要你的命?以后可要夹着尾巴做人,不能再张狂了。”彼特.万一副教训腔调,更是一副长辈语气。

    罗程并未纠缠对方的措词和语气,而是继续说:“这次为了要我性命,你先是伙同他人准备在展会上发难,结果临时因为同伙先乱,致使你的这部分计划不得不停止。”

    “但你自是不死心,又让人假装在餐厅摔倒,想着趁我不备时掏刀。可那人技术太拙劣,竟然刀子自动掉到地上,不但行凶未遂还成了警方的俘虏。”

    彼特.万插话道:“这么说,是你给格克家庭和巴新财团使坏,也是你把那个餐厅服务生的口袋弄漏喽?”

    罗程继续说:“展会上下其手不成,但你还不肯放弃破坏,行动也进一步升级,开始对我身边人下手,以期引我上当。”

    “只是我们一直严防死守,你派出的人不便下手,于是便先后采用下三滥手段,先是停电,后又纵火,致酒店和住客损失于不顾。这些你不该不承认吧?”

    彼特.万微微一笑:“酒店停电、失火不是很正常吗?”

    “停电当然不奇怪,可巧的是不但电路短路,发电机组竟然也出故障,这就太巧了。做为六星级豪华酒店,竟然停电五分钟,这说不过去吧?”    

    彼特.万接了话,也算是变相承认:“所以你死活不让手下出去,不留下属被劫持的漏洞,心思真够慎密。”

    “这还罢了,竟然让人在半路截杀我们,而且是光天化日,还是在机场航站楼外搞车祸暗杀。真是嚣张之极,可恶之极。”说到这里,罗程脸色又冷了好多。

    “可惜呀,竟然让你成了漏网之鱼。”彼特.万语气中满是讥诮。

    罗程忽的又笑了:“错,我们都没事,都好的很。”

    “怎么可能?”彼特.万不屑的点了鼠标,“你看看。”

    屏幕上画面又动了起来,车还是那辆车,但车里的大部分人已经摔到地上,有缺胳膊断腿的,有哭天抢地的,还有脑袋搬家的。

    “好好看看画面、日期。”罗程扬头示意。

    “画面,日期……”彼特.万带着狐疑,死死盯着屏幕,“不同的日期,车也似乎不完全一样,这是……拼接的录像?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否则你会相信吗?看个真的现场直播。”罗程说着,手臂一抬,手中小遥控对准了屏幕。

    画面迅速一变,现场又成了另一个景象:中巴车有些变形,车四周站了几个神情难堪的人。  

    不等彼特.万先说话,阿良已经做起了解读:“就在车辆冲下路肩的关键时刻,罗区长和他的司机已经跳车,并且用隐藏式桩网拦住了中巴车,再有一寸中巴就要彻底掉沟里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彼特.万一脸不解,随即又追问,“可现场还埋伏着好多人呢,那可是花重金请的人手。”

    “你是说格克家族和巴新家族雇的佣兵?他们……”话到半截,罗程再次一点遥控器,“再看看。”

    “什么?”看到画面图片上绑着的汀德尔.格克和哈英托丁.巴新,彼特.万惊得瞪大了眼睛,“他们也被抓了。”

    “奇怪吗?出重金雇佣佣兵,携重武器入境,影响联邦总域社会稳定,这是大罪,他们还要跑吗?只是这些雇佣兵也太笨了,三天前从绿海口岸入境时就被盯上,今天中巴冲出公路的同时就被缴械了。”罗程给出答案。

    彼特.万更为吃惊,不过却神色自若:“你刚才说的这些,都与我无关,你找我做什么?”

    “你这人一会儿默认,一会儿又否认,但没意思了。”罗程讥讽之后,冷冷一笑,“把你带回去问问,就和你有关了。”

    “想带我回去?”彼特.万说着,双手“啪啪”拍了两下,“你带不走我。”

    “吱扭”一声,屋门推开,四名男子走进屋子。

    “你……我的人呢?”彼特.万顿觉不好,也心头大骇。

    “队长都乖乖投降了,两个雇佣兵又如何?”罗程以问代答。

    “哦,是这样啊!”彼特.万说着话,身子猛的往后一仰,座椅跟着快速退后,手里也多了一把枪。

    “去……”那个“死”字还没出口,彼特.万只觉腕上一疼,枪械应声掉地,罗程已经站到近前。

    “嘭”一把抓住彼特.万衣领,罗程手上稍稍用力:“我就不明白了,以前咱们根本就不认识,你为啥就那么恨我,为什么却欲置我于死地呢?”

    “因为……”尽管彼特.万脸上通红,但却诡秘一笑,捉起了迷藏,“这一时之间还想不起来了,容我想想。”

    “好,容你想想。想多长时间?”罗程笑着拍了对方一下。

    “少则一两小时,多则三五周,七八个月也有可能,我……”彼特.万还要继续耍宝,忽的“哈哈”大笑起来。

    屋里几人俱都是一楞,但罗程却笑容神秘。

    “哈哈……”

    “嘿嘿……”

    “呵呵……”

    彼特.万笑的嗓子哑了,笑的岔气了,笑的根本停不下来,笑得浑身难受无比,不得不告了饶:“我说,我说。”

    “别耍花招,否则就不是这么轻松了。”罗程警告着,又拍了对方一下。

    “哈……呵……”彼特.万停下笑声,不甘地咬着牙道,“姓罗的,杀父之仇不共戴天。”

    “杀父之仇?”罗程懵了,“这又从何说起?”

    正这时,屋门再次大开,一众制服男女冲了进来。

    看到这样的情形,罗程只得停止了继续追问的打算。

    正因为发生车祸一事,返程航班不得不调整,又推后了几个小时。

    日头西斜之时,罗程一行终于登上了返程的航班。

    经过十三个小时飞行,航班降落在东域首府机场。

    再经过七个小时车程,代表团一行回到了东域,受到区委区府的热烈欢迎。

    参加过单位组织的接见宴,又与童宇煲了通电话粥,罗程洗漱一下,上床休息了。

    朦朦胧胧中,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床前:“罗程。”

    罗程确定着对方的身份:“爸爸,你是我爸。”

    高大身影微微一笑:

    “对不起,这么多年都没照顾到你,请谅解。”

    “自那次星球大祸之后,整个人类也动荡不安,恶人们纷纷上台,广大良善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经过宇宙长老共同推举,维护世界和平的重担就落到了我的身上。”

    “为了惩恶扬善,我这些年得罪了好多人,但我一点都不后悔,可我也担心给你带去麻烦。我这里都有记录,希望你以后多注意一些。”

    罗程急急追问道:“爸爸,你在哪?我怎么见你?什么时候能见?”

    “相见之日不远了。记录给你。”高大身影说着一抬手。

    眼看着一缕寒芒袭向胸前,罗程本能的“啊”了一声,也睁开了眼睛。

    寒芒没了,床前更没有高大身影,自己就躺在床上,罗程苦涩一笑:原来是个梦。

    忽然,罗程目光一怔,死死盯在床头柜上,那里躺着一个金属色类似U盘的东西。

    什么情况?罗程一翻身,拿起床头银色物。

    目光对上银色物之时,上面出现了滚动着的清晰文字,就好似在翻着书本一般:

    “林兴兴,鱼肉百姓,徇私枉法,牢底坐穿。”

    “冷玉妮,无良商家,以次充好,扰乱市场,无期。”

    “万霸天,江洋大盗,残害无辜,死有余辜。万霸天之子万壮壮,后改名彼特.万,活跃于各域商界,但暗地里却做着伤天害理的……”

    看到“彼特.万”仨字,罗程不由得自言自语:“原来是这样的杀父之仇呀!”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