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三百五十四章 大结局

    这孩子到底还是心疼母亲,并没有折腾太久的时间,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见着产婆抱着一个孩子出来,笑眯眯的说道:“恭喜王爷,是个小王爷呢!”

    “我当父王了,我有儿子了!”宇文景怀开心不已,也没有抱那孩子一下,直接推门入内,去见楚玥安。

    楚玥安虚弱的躺在床上,见到宇文景怀朝着她跑了过来,眼角还挂着泪花,欣慰的笑了笑。

    “媳妇儿,你辛苦了!”宇文景怀坐在床边握着楚玥安的手感激的说道,“谢谢你,给我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让我成为父亲。”

    “孩子呢?”楚玥安问道。

    “在外面呢!”

    这时候只见着楚玥云抱着孩子入内,看了宇文景怀一眼,有些埋怨的说道:“王爷纵然是心疼姐姐,也总该是先抱抱孩子吧。”

    “抱过来给我看看。”楚玥安爬坐起来,将孩子抱在怀中,仔细观察了一下孩子的眉眼,“这孩子长得可真像你。”

    “可不是,跟楚王殿下长得一模一样呢!”

    楚玥安看着孩子,心里面柔软的一塌糊涂,她从未想过会孕育一个孩子,而现在她的生命里面有多了一抹牵挂。

    不少人会为新生的孩子而祝福,但是却也未必人人都为此感到高兴。

    对于陛下来说,这个孩子的出生,楚王血脉的传承,不是他希望看到的事情。

    在孩子出生后的第三日,凤禧宫的太后殁了,太后没有能够见到这孩子一面,关于太后的死,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因为伤心过度,有人说是因为中毒,不过楚玥安并没有去关心过,她想过要在太后的药材里面动手脚,毕竟永济药房现在是皇家御用的药房,只是她没有想过现在动手,对于她来说,太后虽然现在没有权势,不过只要她在,陛下想要杀宇文景怀总还是需要顾忌一些的。

    不过不管她因何而死,总归都是报应了。

    不过毕竟是自己的亲祖母,宇文景怀对此还是非常的伤怀的。

    孩子满月的时候,众人来贺,宇文景怀给他取名宇文若谷,对他倒也没什么其他的期盼,只希望能够平安健康和顺罢了。

    楚玥安一直会担心陛下会对这孩子不利,故而将他看得紧一些,不过看宇文景怀不是怎么担心的模样,还劝她要放心,想来他心里面已经有注意,他比任何人都在意这个孩子,有他的话,楚玥安的心也放下了许多。

    宇文景怀现在在京城异常的低调,基本上不参与任何朝政,也不与任何皇子来往。而京城现在的注意力也全部都集中在了赵王与五皇子的身上,赵王是靠自己杀出来的,但是五皇子却是额外得到了陛下的偏爱,故而未来结局会如何到是很难说。

    孩子周岁这一日,楚王府到时极为热闹,众人都瞧着这孩子抓周呢,而各种礼物还是让楚王府送着,说明着宇文景怀如今虽然低调,但是身份依然尊贵。

    在孩子周岁之后的第二日,楚太妃进宫了一趟,也不知道与陛下说了些什么,回来之后便是服毒自尽了。

    看着母亲的遗体,宇文景怀双瞳通红,睚眦欲裂,差点疯魔,若非楚玥安拦着,只怕当即就要杀入皇宫去。

    宇文景怀抱着母亲的遗体独自呆着,这些年母子二人相依为命,眼下母妃离世,他如何能够担得起这份伤痛呢。

    叫楚玥安比较担心的事情是他一直都没有哭出来,大长公主离世的时候他哭了,太好离世的时候他哭了,而现在他一滴眼泪都没有流。

    将楚太妃的丧事处理完毕,众人瞧着楚王如同正常人一般,还以为他已经从悲伤当中缓过来了,只有楚玥安能够敏锐的感到到他的情绪,真怕他憋坏了。

    楚太妃的丧事过了好几日之后,一日在吃早饭的时候,看到蟹黄酥,宇文景怀突然哭了出来:“这是母妃最喜欢吃的。”

    他无助的看着楚玥安:“玥安,我没有母亲了!”

    楚玥安一直抱着宇文景怀,仍由他在自己的怀中哭得像个小孩子一般。

    “哭出来就好,哭出来就好了。”楚玥安拍着宇文景怀的背说道。

    翌日,宇文景怀入宫,也不知道与陛下说了些什么,陛下允许他带着妻儿离开京城。

    出了五月之后,宇文景怀便是带着妻子儿子,在没有跟任何人辞别的情况之下,去了江南定居。

    日子似乎恢复了平静一般,楚玥安喜欢这江南的坏境,山清水秀,而她似乎也从以前的戾气里面完全解脱出来,过着一种全新的人生,体验人生的另外的身份,这时间一晃就是三年,直到陛下驾崩的消息传来。

    据说陛下偏爱五皇子,赵王忍无可忍之下,起兵逼宫,逼的陛下自尽了,四年前晋王没有做成的事情,他做成了。

    这个消息并没有扔宇文景怀十分的惊讶,想来他心里面早就知道了,亦或许他人虽然离开了京城,但是京城所发生的一切他都有所参与,包括赵王造反的事情。

    宇文若谷是个很听话的好孩子,吃饱肚子之后就跟着采星去睡觉了。

    楚玥安给站在窗边的宇文景怀批了一件外套,问道:“可与你有关?”

    “这些年我一直在想母妃当初为何要自尽,后面我才想明白,她约莫是看出来在若谷出生后,在皇祖母死后我不太想报仇的心思了,所以才用自己的死逼我一把。”宇文景怀看着月色说道,“母妃已经做到了这一步了,我又如何能够让她失望呢?这三年,不管是满月居还是秘境都在暗中帮助赵王,表面上被陛下骗你的五皇子处处占尽上风,但是暗中赵王的力量已经壮大到难以估计,所以才能够一举成功!如今我也算是报的仇了,心愿了结了,以后咱们一家三口,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吧。”

    楚玥安靠在宇文景怀的肩上,轻轻的点头。

    到了六月,在楚玥安生日这一日,宇文景怀偷偷给他准备了一个惊喜。

    这一日她正在叫若谷写字,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笑声,她走到了窗前,朝着院子里面瞧了一眼,只见着楚玥云,沈怡枚,仙洛郡主,上官颜都一并来了。

    楚玥安急忙出门迎接,笑道:“你们怎么来了?”

    “自然是来给你过生日的!”楚玥云笑道,“时间过得真快,一晃三年了。”

    “娘!”谷儿拉着楚玥安的手,惊喜的看着外面的漂亮阿姨们,“她们是谁啊?”

    仙洛郡主上前便是将谷儿抱了起来:“谷儿,你离开经常的时候还是个奶娃子,如今都长这么大了!”

    上官颜急忙将孩子抱了过来,有些责备的说道:“你如今马上也要做母亲的人了,怎么这么不知道轻重,你现在不能抱重的东西!”

    “见到谷儿太高兴了嘛!”仙洛郡主笑道。

    “你什么时候有的?”楚玥安笑问道,“年前你成亲的时候我还没有去参加你的婚礼感到遗憾呢,没有想到这么快都有孩子了!”

    “已经四个月了!”

    “你真是胡闹,有孩子了,竟然还长途跋涉!”楚玥安骂道,“快进去坐吧。”

    她又看向楚玥云,问道:“白广阳怎么没有跟你一起过来?”

    “孩子这两日有些腹泻,他在照看孩子呢!”楚玥云两年前跟白广阳成婚了,如今孩子也有一岁多了。

    上官颜的婚期本来也在今年,只是遇到了国丧,只得推迟到明年去了。

    几个人一道入了屋内,一起说起了这些年发生的事情颇为感叹。

    “二姐,你丰腴了不少呢!”楚玥云说道,“现在的生活肯定很幸福。”

    “是啊!”楚玥安满足的笑着,“我对现在的生活很知足,经历过才知道,原来这些寻常的日子才是最珍贵的。”

    四个人一起给楚玥安过了一个热闹的生日,又在江南住了半个月,方才依依不舍的回京去。

    久别重逢又要分离,楚玥安心中也是不舍的,只是人生本就是重逢与离别,今日别离,他日亦会再重逢的。

    楚玥安靠在宇文景怀的肩上看着夕阳,院子里面谷儿正在跟采星采月她们一起玩捉迷藏,一院子的欢声笑语。

    “后悔跟我在一起吗?”宇文景怀问道。

    楚玥安轻轻的摇头,笑道:“为何要后悔?”

    “如果不是跟我在一起,你的人生或许还有其他的可能。”

    “可是现在的人生我很喜欢啊!”楚玥安温柔的说道,“那些波澜壮阔惊心动魄我都经历过,经历只有才知道,什么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我这这里住的腻了!”宇文景怀说道,“这外面还有大千世界呢,明日我就带着你跟谷儿,咱们坐船一起去寻海外的天地,说不定还会有另一番见识呢!”

    “好啊!”楚玥安笑道,“谷儿还小,带他出去开开眼界也好!这地球是圆的,这个世界比我们想象的更加的辽阔与未知呢!”

    “只要跟你还有孩子在一起,哪儿都是天堂。”宇文景怀拉着楚玥安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语气坚定神色温柔的说道。

    全文完。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