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5816章 两个选择

    “这事儿给闹成这样,他能不快吗?”秦雅路苦笑着说道,“昨天处理完公司的事情就连夜飞到了省城,今天上午坐的航班到的海通,因为海通厂区那边有点事情,所以暂时过去处理一下,现在估计也快到了。”

    “行吧,来就来吧,反正都是要面对的,对了,你的意见呢?”聂飞苦笑着问道。

    “我的什么意见?”秦雅路看了他一眼,“你还想把我甩掉啊?反正我不管,只要你不结婚,我就有机会,我是肯定不会跟你分手的!”

    听闻秦雅路这么说,聂飞也是一阵苦笑,对于这些女孩子还能说什么,逼迫她们离开自己的事情,他又做不出来,他也做不出来离开他们的事儿。

    正说着话你,敲门声响起,秦雅路有些惊恐地看着门口,又看了看聂飞。

    “也别愣着了,你去倒水,我去开门。”聂飞苦笑着说道,秦雅路乖巧地点点头,去拿杯子,聂飞则是去开了门,秦继业正站在门口。

    “秦叔叔!”聂飞苦笑着喊了一声,虽然说这个事情爆出来,秦继业并没有打电话给他骂人或者说要交代,但脸色还是非常不好看的,不论哪个父亲,女儿的男朋友在外面劈腿,他的脸色肯定都不好看。

    “您请进!”聂飞笑着让开一个身位,秦继业这才板着脸进来,至于他的保镖和秘书,则是就在外面,他们也知道老板过来是处理一些家事的,不用那么没眼色跟着进去。

    “爸。”秦雅路倒好了茶,端过来,有些怯生生地喊了一声。

    “还知道给我倒杯茶!”秦继业哼了一声说道,直接走到了沙发旁坐下,聂飞和秦雅路对视一眼,两个人都好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般,挨着对方,坐在了沙发的另外一边。

    “我过来的目的也很明确,你们谁来说?”秦继业说道,虽然把选择权交给他们两人,但是他的目光却是很明显地看着聂飞。

    很明显,这种事情如果聂飞还交给秦雅路一个女孩子来开口的话,那这男人就太过分了。

    “这事儿还是我来说吧。”聂飞苦笑一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要是还让雅璐来开口,那我这男人当得也太跌份了。”

    “你还算明白!”秦继业看了他一眼说道,“那就你来说,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对我交代的。”

    “网络上爆料的事情,是真的。”聂飞倒是很真诚,看着秦继业说道。

    “嗯,你倒是挺光棍,直接承认了。”秦继业冷笑着说道,他也知道这事情肯定是真的,那女孩子又不是聂飞的妹妹或者表妹堂妹之类的,再说了,哪个表哥堂哥对自己的妹妹还能做出那种亲密的动作来啊,那就乱了。

    “其实我和雅璐,还有其他女孩子的事情,说起来很复杂。”聂飞想了想,平时开会作报告、演讲什么的,他都条理清楚,知道自己该讲什么,但是砸遇到这种感情的事情的时候,他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复杂不要紧,再复杂的事情只要你讲,那总是讲得清楚的。”秦继业淡然地说道,“你就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事情如果真要说起来,还得从六年前我刚刚踏入体制开始说起,六年前,我还是个刚刚毕业的穷小子,父母想尽办法让我进了港桥乡政府当一名临时工……”聂飞开是娓娓道来,说起了自己当年的那些事情。

    当然了,这也不是他的忆苦思甜会,聂飞从最开始跟苏黎的感情开始,然后是江苹,然后再是古言、罗伊,最后又因为一场水库的决堤到了省城,这才到了和秦雅路这段感情纠缠的开始……

    秦继业听得很认真,脸色一直没变,一直到聂飞讲到最近在网络上被爆料的事情。

    “也就是说,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这小子脚踏几条船?”秦继业看着闺女问道。

    秦雅路没有回答,而是点点头,这干脆利落的动作,让秦继业真的想站起来直接给她呼一个耳光过去,这孩子,怎么能这样呢?

    原本他以为是聂飞一个人在外面,没长期跟秦雅路在一起,所以这小子按捺不住寂寞什么的,才搞出这种事情来,没想到是自己的闺女在已经知道聂飞的事情之后,还主动地往上凑。

    “你今天倒是交代得干脆,你就不怕我去举报你吗?”秦继业看了聂飞一眼说道。

    “事情都发展成这样子了,我总得给您一个交代不是?”聂飞苦笑着说道,“如果说到了这个节骨眼,我还对您遮遮掩掩,那样做对您不公平,对秦雅路也不公平。”

    “那你现在对他就公平吗?”秦继业的声调都提高了,“是,雅璐这孩子不懂事,一个劲地往上凑,难道你当初就不该将她拒之门外?”

    “是,这是我的错。”聂飞苦笑着说道,秦继业说得对,当初秦雅路往上凑的时候,他本该坚定拒绝,包括其他女孩子也是一样,其实聂飞对于他们,都是有一种半推半就的情绪在。

    “说说吧,你打算怎么办?”秦继业看着聂飞问道。

    “爸,你怎么现在就问怎么办啊?”秦雅路嘟囔了一句。

    “我现在不问,什么时候才问?难道我就看着他脚踏几条船,把你也给踏着,我都视而不见?你是我闺女,难道我这做父亲的,还不应该问吗?”秦继业瞪着眼,看向秦雅路说道。

    这话把秦雅路给说得也不敢说什么了,只能是鼻子里哼了一声,坐在了一旁不说话。

    “你不说话?那我给你两个选择吧!”秦继业看着聂飞说道,“我在商海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我也理解男人肯定都是有些花心的,所以你在外面脚踏几条船,我也不追究你的过去,而且你过去这些事情,要说责任,也并不完全在你。”

    “所以第一,你立刻跟外面的女人断干净,并且保证以后永远不会再跟他们有联系,我给你今年一年的时间处理你的这些事情,过年的时候,你和雅璐就结婚。”秦继业说出了第一个选择。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