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蔺平安很确定,这是自己留下的灵识印记。
  正常来说,此类印记是不会消失的,而且也不会随着距离的拉远而淡化。
  唯有两种情况下,印记才会消失。
  一是印主死亡,被烙下印记的灵植会自动获得自由。
  二是灵植撞得机缘,自身修为超过印主两个层次后,便可以强行挣脱束缚。
  前者并不鲜见,后者的可能性不能说没有,但是几率极小,近乎于不可能。
  现在的情况是,蔺平安还好好的活着,虽然修为低了点,只有刚入炼气的水准,但被他烙下印记的灵植想要挣脱束缚,需要达到金丹之境方有一线之机。
  换句话说,刚才发现的这个印记,于理论上而言,是不可能出现淡化迹象的。
  而淡化,则是脱离的前奏!
  “有意思了……”
  蔺平安循着印记来到了植物园东边的角落。
  然后就见到,绿油油的野草中,一株看起来和百骨百生花有点类似的灵植正迎风摇曳。
  但仔细看时,他又发现,这株灵植仅仅是看上去有点像百骨百生花,实则是两个类别。
  尤其是灵植的顶端上那朵如鸽蛋大小的花朵……
  这朵花与其说是花,还不如说是张小脸。
  五瓣淡绿色的花瓣外分而内合,快要接近花蕊位置的地方,连接成一片,组成了一张略带懵懂的小脸,。
  小脸上眼鼻耳口眉,五官俱全。
  只是此时它的意识正沉浸在朱振的精神世界里,因此看上去像是睡着了一般……
  那小小的鼻孔内,甚至还吹出了泡泡。
  蔺平安心中好奇,蹲下身来仔细查看。
  “难道是百骨百生花出现了异变?”
  他脑中第一个想到的是这种可能,但转瞬就否定了。
  百骨百生花是他亲手收割的,即便其中一株出现异变,也逃不过被收割的命运。
  他小心翼翼的运转灵识,深入这小东西的意识深处,想要探个究竟。
  但有意思的是,所至之处,他所感受到的竟是一片空白。
  并不是说意识不存在,而是他所感知到的意识没有任何的情绪,除了他亲自烙下的那点印记,竟是什么都没有……
  而且这点印记正在不断的淡化着。
  “这是怎么回事?”
  蔺平安不由皱了皱眉,对这种情况百思不得其解。
  想了想,他收回灵识,不再做无用功,而是转向了地下……
  这一掉头,立刻就有了发现。
  这株小东西看似稚嫩,地表上的植株弱小淡薄,跟只豆芽似的。
  但是它的根系却极为发达,在地下连绵数百米,其中最大的一根探到尽头,恰好与绿金藤的根系勾连上了。
  “原来这东西的意识竟是能转移的……”
  “我刚才在绿金藤的意识海里所观察到就是它的全部……”
  蔺平安心中隐约就有了些明白。
  “不过它到底是怎么逃脱我的监控,并不断淡化我烙下的印记的呢?”
  “是天生的禀赋,还是我的操作出现了问题?”
  蔺平安对着小东西越来越感兴趣。
  这种刚出土就能有自己意识的灵植,便是放在东洲世界里,也是极为罕见的。
  星囊里的一万多枚灵植种子里,大约也就两到三枚此类的高等级灵植。
  蔺平安根本就没想过要把它们带到这个世界来。
  又或者说,不是他不想,而是没这个能力,并且环境也不许可。
  星囊内的这几枚高等级灵植种子,是他师娘手中的精华。
  究其根源,甚至可以上溯到师娘在五行宗的师门长辈那里。
  盖因此类灵植种子,并非天生就有如此等级,而是通过荣枯之法,代代培育而来。
  一荣一枯,便是一代,一个轮回。
  一枯一荣,又是一代,是新的轮回。
  如此轮回上数十上百代,方能得到这样一枚可控的高等级灵植种子。
  所谓可控,便是和野外灵植最大的区别了。
  野外灵植天生地养,自有一套传承体系。
  很多灵植出土便是一方霸主,等级非常之高,而且天生就有极强的自主意识,几乎不可能被驯化。
  于修士而言,这种不可控的灵植弊端极大,可谓得之无益。
  所想要获得高等级的灵植,便只能自己亲手培育。
  除此之外,此类高等级的灵植对环境的要求极为严苛。
  在蔺平安看来,除非这个世界的天地元气恢复到恐龙自由生存的那个时代,才能容得下这种高等级的灵植。
  所以,他压根就没想过要动星囊里的那几枚高等级种子。
  “所以,这小东西是从哪来的?”
  “它又是怎么做到在这个世界生存的?”
  看着野草从中兀自‘酣睡’的小东西,蔺平安心中满是疑惑。
  这株灵植的存在,完全打破了他的认知。
  除此之外,他心中更多的是犹豫……
  其实对他来说,想要解决心中的疑惑并不困难。
  只需运转灵识,强自勾连这小东西的意识,多半就能得到答案。
  但问题是,这小东西的等级虽高,生来就有自主的意识,但实际上,无论是其本体还是意识强度,都是孱弱不堪。
  如果进入对方的意识海,并进行强行勾连,蔺平安担心会把这小东西的‘脑袋’给挤爆!
  好吧,其实也不是什么担心,而是舍不得。
  前面说过,这个世界是容纳不下这种高等级灵植的,哪怕是幼苗也不行。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小东西的存在,不仅颠覆了蔺平安的认知,也是打破了修行世界里关于灵植培育的理论。
  如此奇葩的存在,蔺平安是真心舍不得就这么给毁了。
  他甚至可以预见,假如自己真这么做了,未来某一天回到了小寒山,被师娘知道了自己的行径,必然会被痛打一顿。说不定一气之下,还会撺掇着师父把自己给撵出师门……
  “该拿你怎么办呢?”
  看着花朵中央的那张小脸,蔺平安不禁有些头大。
  …………………………
  就在蔺平安头大的时候,擅入植物园的朱振,却是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奇幻之旅。
  “爸爸,我饿……”
  “爸爸,妈妈去哪里了?”
  “我要妈妈……”
  看着面前眼泪汪汪的孩子,朱振不禁一个脑袋两个大!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