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转眼间,直升机在空中盘旋。

    绳索降下。

    十几名身着迷彩服的青年,迅速攀绳而下。

    他们都背着枪。

    特种兵?

    有没有搞错?所有人都被吓住了。

    而且,这些战士似乎都是训练有素,整齐列队后,直接冲到陆平面前。

    其中一个头目用英文喊起了口令。

    “敬礼!”

    “礼毕!”

    “报告陆将军,龙魂小组整队完毕,请您指示!”

    啊?

    龙魂小组?

    S国那支战无不胜被誉为‘天兵天降’的龙魂小组?

    现场中,有几个曾经是服过股的,他们现役时听说龙魂战队和龙魂小组的名号。

    “完了完了,没想到当初那个调皮的小屁孩儿,现在竟然当上将军了?我的天……”盛先龙失魂落魄地呆在那里,暗自呢喃着。

    凌露也猛地一愣:“师兄,你是将军?”

    “嘘!低调,低调。”陆平朝队伍缓缓走近。

    一个极其漂亮的美女战士走到陆平面前,撒娇道:“老大,你可想死我们了。”

    陆平皱眉道:“谁让你们来的?胡闹!”

    小辣椒强调道:“我这也是迫不得已嘛,我今天查到你来到了盛府大院,而且这里面人员调动频繁,而且格支也在附近,经过综合分析,我迅速的得出了一个结论,你的处境很危险。所以……所以我们就马上赶过来了,还好,不算晚。”

    陆平一怔:“这你都能分析的出来?”

    小辣椒道:“那当然,大数据时代嘛,这个盛府里面藏龙卧虎,水很……深啊。”

    “查理的安全怎么办?”陆平问。

    小辣椒道:“有龙魂战队在,你怕什么呀?”

    “好吧好吧,既然来了,那就别闲着了。”陆平抬头指了指还在屋顶上打架的两位神仙,下达命令:“看见那个老头了没有,他是我师伯,欺师灭祖的师伯,马上给我灭了他!”

    小辣椒扭头一看:“我拷,这么厉害,一把年纪了还爬屋顶,有没有搞错?”

    陆平道:“千万别伤着我师父。开干吧!”

    十几人手持冲锋枪,径直指向屋顶。

    突!

    突突!

    突突突!

    房顶上一阵灰飞尘舞。

    正在与陆平师父冷海厮打的冷水,连续缩脚旋身,避过了第一轮扫射。

    “什么意思啊?哪有这样的?你们……你们这是作弊!作弊!哎哟,又来了又来了……”冷水手忙脚乱地回避着子弹,如影随形之间,尽显大师风范。

    众人也是看呆了。

    这世间,谁能避开这样密集的火力攻击?

    冷水做到了。

    “真厉害,真厉害。这俩老头还是人吗?这简直是神仙啊,他们身上没牵绳吧?怎么轻功这么好?”小辣椒啧啧地说道:“老大,要不要用火箭筒把他轰下来?”

    陆平一脸茫然:“连火箭筒你们都带来了?”

    小辣椒嘻嘻一笑:“全副武装!”

    “算了吧,一把年纪了,还是给他留一点颜面。”陆平不失时机地往嘴里填了一支香烟。

    小辣椒接过打火机,帮其点燃。

    但实际上。

    虽然龙魂小组的扫射,并无法击中冷水。

    但是却让他分了神。

    冷海抓住一个空当,一掌击中了冷水的胸部,让他一下子从屋顶上跌落了下来。

    紧接着冷海猛追了上来,将冷水控制住。

    冷水躺在地上,一脸愤慨地嘶喊了起来:“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

    这老头,声音还很洪亮。

    陆平冷哼了一声:“不服有个屁用啊,我不帮我师父谁帮他啊?虽然,他脚很臭。虽然,他以前对我那么严苛……”

    “徒儿,你且忙着,为师带这个逆贼先走一步了!”冷海拎起冷水,说道。

    陆平赶快道:“师父,这么多年没见,你难道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

    凌露跟着说道:“是啊师父,我们可想你了。”

    “嘿嘿,为师没话说,难道,你们有话想对师父说?”冷海仙风道骨地一拂袖,露出了既诡异又慈祥的笑容。

    陆平和凌露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道:

    “师父,别忘了经常洗脚!”

    嗯?

    冷海那长长的头发与胡须下面,藏满了茫然。

    “三个月后,到山上找我,为师年龄大了,想找人捏捏背。”冷海边走边道。

    转眼间,人已不见。

    但声音却涌荡着阵阵回音。

    陆平和凌露一阵激动。

    是啊,给师父捏背揉肩,乃是做徒弟的本份。

    只要不捏脚就行。

    “对了师父,您是不是还有一个失散多年的孙子,或者重孙子,没找着?”陆平突然追问了一句。

    自空中又传来一句回声:“何出此言?”

    陆平道:“永州那边汽贸城里,有个叫白志远的,他比你的脚还臭。”

    “唉……”

    “你这徒儿,向来拆的为师一手好台。”

    一声叹息,几番思念。

    ……

    ……

    S国。

    国王查理,公主安娜,正带着整齐的依仗队迎接护国将军归来。

    大家都很激动,皆是望穿秋水的眼神。

    但等了半天没等到。

    侍者悄悄地走到查理身边,轻声说道:“陛下,陆将军一回来,就直接去了他的护国将军府。”

    查理略一思量后,说道:“回来先看父母,此乃礼仪之道,陆将军孝心可鉴。”

    护国将军府。

    “爸,妈,你看我把谁给你们带过来了?”陆平将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推了进来。

    陆义夫妇站起身来,仔细地观望着来人。

    “啊?盛……盛永财?”

    “是他,真是他!他……他也老了。”

    盛先龙猛地跪到地上,热泪盈眶地忏悔道:“义兄,义嫂,我盛永财对不起你们啊!”

    ……

    两个月后。

    华夏,林家村。

    老林坟前。

    陆平坐在那里,放了两个杯子,陪着老林聊起了天。

    “老林啊,对不起了,我陆平无能,虽然我努力想让你的女儿,在这件事中不受到伤害,但是她还是受了伤害,毕竟她是一个那么善良的姑娘。”

    “盛家出事后,梦冉就一直闷闷不乐的,一句话也不说,消瘦了很多。我承诺你的,让她认祖归宗……唉,看来还需要时日。你也别怪她,她还需要时间去适应,去适应。”

    “老林啊,你能听到吗?”

    “兄弟敬你。”

    身后,一阵脚步声响起。

    白可心扶着宫梦冉,缓缓地走近。

    陆平一愣。

    宫梦冉在老林坟前站定,泪流不止,然后猛地跪了下来。

    “爸!女儿林梦冉来看您了!女儿不孝,让您这二十年来,受了这么多苦,这么多罪……”

    嗯?

    大小姐想通了?

    陆平心里的一块石头,跟着落了地。

    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地倾泄了出来,像宫梦冉一样,汹涌不止。

    “让梦冉跟她亲生父亲,说些悄悄话吧。”白可心拉住陆平的胳膊,说道。

    陆平深深地点了点头。

    “我……我谈了男朋友。”白可心似是鼓了很大的勇气,不敢直视陆平的目光。

    “这……这是好事,好事啊。哪天你带他去S国找我,国礼相迎。”陆平心情复杂地说道。

    白可心回头看了一眼宫梦冉,抹了抹眼眶中的湿润,在心里默默地唱起了那首《成全》。

    良久。

    白可心平定情绪后说道:“你和梦冉以后有什么打算?”

    陆平摇了摇头:“不……不知道。”

    “那盛先龙再坏,毕竟也养育了他二十年。”白可心若有所思地说道:“你杀了她的养父,梦冉一时脑子转不过弯来。也许……也许……也许以后能好一点。”

    陆平苦笑道:“谁说我杀了他养父?”

    白可心正想回话,宫梦冉却不知几时从后面问了一句:“他……他还活着?”

    陆平回过头去,复杂地一笑:“我父母大仁大义,虽然盛先龙当初那么对不起我们陆家,但二老还是决定放弃过去的恩怨,饶恕了他。”

    宫梦冉心下一惊:“那……那他现在……”

    “他现在在我的将军府里,当管家。”陆平说道:“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他,这辈子他想再做坏事,都没机会了。”

    宫梦冉再次泪湿眼帘:“谢……谢谢你,陆平。”

    “要不……要不……要不……”陆平试量了多次,才支吾地说道:“要不你跟我回S国,去看看他?顺便……顺便……顺便去见见我的父母?”

    宫梦冉道:“我想多陪陪我妈。”

    白可心突然插话道:“梦冉,你完全可以带你妈跟小陆陆……陆平一块去啊,你说呢?”

    “我两个妈,不方便。”宫梦冉说道。

    ……

    ……

    半年后。

    S国,护国将军府。

    院子里一阵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小辣椒身着便衣,望着满院子的佳朋益友,笑个不停。

    “傲蓝姐,恭喜你通过了严苛的考验,成为我们龙魂小组的一员!”小辣椒嘻嘻笑说。

    欧阳傲蓝抬头望了一眼正坐在那里闷声抽烟的陆平,扮了个鬼脸:“小辣椒你是不知道呀,这半年来,陆平都快把我练死了。”

    小辣椒道:“嘘,得叫老大。谁不是这么过来的呀?你都不错了,我都被他练了多久才加入的?格支那些,哼,他们更慢,花了好几年,傲蓝姐你算是进步最快的了。”

    这时候身穿迷彩服的郑三虎,挠着头皮走到陆平面前,说道:“兄弟,我这在你的后勤处都呆了半年了,你能不能把我调到战斗部门?我也想……”

    陆平抬头白了他一眼:“三虎,你身上有伤,你忘了?”

    郑三虎争辩道:“早就痊愈了。那谁,那沈龙都丢了一条胳膊,你不照样让他在战队里当上班长了吗?不公平,绝对不公平。”

    “你能跟疤哥比啊?人家已经安上了爱姆里的机械手,有自然的威慑力,半个机器人了,你怎么比?”陆平强调道。

    郑三虎反问:“怎么,你的意思是,我也剁掉一只手才能进战队呗?”

    这时候,陆平的手机铃声响了。

    华夏国来电。

    来电者:傲龙物业负责人乔欣。

    毕竟欧阳傲蓝和沈龙早在半年前就来投奔陆平了,物业那一摊子,便交到了总经理乔欣手上。

    “陆平,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傲龙物业……我把傲龙物业卖了。”

    “啊?卖了?卖了就卖了吧,我已无暇他顾。”

    “可那买家说,这几天会去S国,跟你算算总账。”

    “什么?什么意思?有没有搞错?想当初,我可是倒贴钱干的傲龙物业,我一分钱也没贪污,他凭什么还要跟我过来算账?”

    “买家去了你就明白了。”

    挂断电话后,陆平心里一阵郁闷。

    他觉得那买家肯定是脑子有病,难道在买下傲龙物业之前,不应该先把账算清楚吗?

    这时候,将军府的通信员纳兰听雪跑步来到陆平面前,向他汇报道:“报告将军,有两人正在将军府外面,要见您,说是要让您亲自出去迎接。”

    陆平道:“谁啊,这么大的谱?”

    纳兰听雪道:“要不,您亲自出去看看?”

    “我倒要看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陆平倒负起手,缓缓地走到了门口。

    啊?

    两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并肩站在那里。

    “小陆陆,我把媳妇儿给你送家里来了,能不能把机票给我报了?”

    “白娘子你胡说什么呢?小心我揍你。”

    “切,还不好意思呢,自家的买卖你都拿回来了,这是想提前掌握家里的财政大权啊。傲龙物业,可是人家小陆陆一手缔造的。”

    “白娘子你……看我不打你屁股,你别躲。”

    “……”

    陆平觉得。

    这个春天,好像格外温暖。

     (全书完)

    番外,剧情揭秘,请搜索并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黄河先生’,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拜谢,江湖再见。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