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500章2花三花出事


    赵金枝亦是毛孔悚然,她不是被赵金兰吓到了,而是担心她还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
    从赵金兰那里离开之后,赵金枝找了个地方把苹果埋了。
    因为这件事,一家人心情都比较沉重,再加上赵金兰扬言要报复,陈红霞整个人精神都不太好。
    赵金枝见老母亲这几天一直愁眉苦脸,肯定还是因为赵金兰的那些话。
    这样一直提心吊胆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她借着快要过年的理由,让老母亲回娘家走走,转移一下注意力。
    可是陈红霞哪里能就这么走了?明知道赵金兰像个蛇蝎一样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一家子,她恨不得多长几双眼睛分分秒秒的监视着赵金兰才好。
    “妈,这也不是盯着的事,只要咱们处处留点心,相信赵金兰也不敢明目张胆对咱们怎么样。”赵金枝安慰老母亲。
    陈红霞胆子小的可怜,“可是这样的日子到底啥时候是个头呀?”
    总不能一年到头都过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吧?要是这样的话,没有遭到赵金兰毒手,他们也要得神经病了。
    赵金枝在心里咀嚼‘什么时候是个头’这句话。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除非赵金兰能改邪归正,再者,赵金兰能消失。
    她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不好的叫喊声。
    “花大姑……不好了……不好了……三花姑和四花姑被水牛给顶了……”
    皮蛋气喘吁吁的背着一边喊着,一边跑过来。
    赵金枝胸口一紧,起身冲了出去,一把抓住皮蛋,“皮蛋,你刚刚说啥?二花三花咋了?”
    “二花姑和三花姑在放学的路上被水牛顶了,花大姑你快去看看,赶紧的,那牛还在追着她们呢。”皮蛋着急的说。
    赵金枝风一般的冲了出去。陈红霞从屋里出来,听到皮蛋的话,眼前一黑,整个人软踏踏的瘫了下去。
    “二-奶……二-奶……二-奶你咋了……”皮蛋跑过去拼命的晃着昏过去的陈红霞。
    见陈红霞没反应,他刚要去找人帮忙,就看到赵金兰走了进来,“大姑,你回来的正好,二-奶她晕倒了,你过来帮俺把二-奶扶起来。”
    地上下了一层霜,躺地上会受凉了。
    不过赵金兰不为所动,慢慢的走到陈红霞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嘴角阴凄凄的勾起一抹渗人的笑。
    “大,大姑,你,你笑啥?”皮蛋被她那表情吓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滚一边去!”赵金兰阴冷的开口。
    “你,你想干啥?”皮蛋张开双手把陈红霞挡在身后。
    赵金兰阴鸷的眸子瞪着他,“俺再说一遍,滚一边去!”
    “俺不滚,你别想对二-奶咋样。”
    赵金兰呼吸一重,一把抓起皮蛋,将他连推带搡的推了过去。她从兜里拿出一个纸包,蹲下去意图对陈红霞动手。
    突然……
    “你在做什么?”
    一道冰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吓的赵金兰手一抖,赶紧把药包塞进袖子里。
    她回头,一眼就看到郑涛站在那,脸色严峻。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看上去温雅的像个书生,可是又总给人一种让人敬而远之的压迫感。
    赵金兰慢悠悠的站起来,轻描淡写的说:“二婶晕倒了,俺看看。”
    “你才不是看看,你是想害二-奶。”皮蛋从地上爬起来,气呼呼的说。
    赵金兰一记阴冷的眼神射过去,怒道:“你到底是谁家的种,啊?”
    “反正俺不是你的种。”皮蛋怼她。
    赵金兰不免又想到自己失去的孩子,受了刺激,她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发抖起来。
    郑涛把皮蛋带过来,又从地上将陈红霞抱起来送进屋里。
    赵金兰突然发现,这个人的腿居然好了。
    ……
    赵金枝顺着上学的路一直奔跑,直到在半路上看到很多人围在那里,她才停下来。
    “流了那么多血,不会出人命吧?”
    “谁知道呀,估计是够呛的。”
    “主要是孩子还小,哪里扛得住那么大一头水牛去顶。”
    “真是祸福难料。这大冬天的不耕地,不种田的,谁把牛放出来干啥?”
    “听说是自己从牛棚里跑出来的。”
    赵金枝在人群后,整个人僵在那,一颗心‘砰砰砰’的好像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似得,几次迈腿,都没能抬起来。
    “快快快,大花来了,大花来了。”人群中有人看到了赵金枝。
    赵金枝脸色很难看,迈着艰难的脚步向前走,她以为会看到受伤的妹子,但是并没有。
    “大花,你赶紧去卫生社看看你家妹子,她们被牛给顶了。”庄婶子跑过来跟她说。
    “谁送她们去的?她们伤的严不严重?”赵金枝抓着庄婶子问。
    “你四叔下工回来给碰见的,你爸路上听说了也赶过去了。伤的严不严重俺不知道,好像是顶四花胸口上了,吐了不少血,三花跑的快,倒是没啥大碍。”
    听到三花没事,赵金枝稍微松了口气,她没多问,又马不停蹄往卫生社跑。
    她跑到卫生社,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然后就看到小金秋被推出来,医生叫他们赶紧送城里医院。
    赵金枝冲上去抓住医生问:“医生,俺妹子情况怎么样?”
    “她一直伴有吐血症状,俺们担心有可能是胸肺出血,所以你们得去大医院检查一下看看。”医生说。
    “那万一是胸肺出血怎么办?”
    “这个不好说,如果出血严重的话,人是很危险的。”
    “不能先止血么?”赵金枝知道,一旦内脏出血是很危险的事。
    “乡下哪有那么好的条件呀。你们赶紧别耽误了,多耽误一分钟就多一分钟危险。”
    赵金枝看着昏迷过去的妹子,她嘴角嘴角还挂着鲜血,脸上,手上都是伤,衣服上也都是斑斑血迹。
    她想伸手摸摸她的脸,可是又怕弄疼她。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那么无助。
    “四叔,您去帮俺找个车,越快越好,不管多少钱都行。”赵金枝实在是没力气,只能无助的请赵大才帮忙。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