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697章大结局



冷钰生气地转过身,不看上官睿的脸。

“冷钰冷钰,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这么说的!我只是,只是开玩笑而已,你别当真啊!”上官睿猜冷钰可能真生气了。

被上官睿这么一说,虽然冷钰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但是依旧微笑着对银河贺知羡说道:“我有点不舒服,你们先聊吧,我先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一会儿。”

没等贺知羡银河两人开口,冷钰便离开去往自己的房间。“冷钰怎么这么小气啊?我只不过是说句玩笑话而已,没必要生气吧?”上官睿一边吃着手里的东西,一边说话。

而在一旁看着的贺知羡,苦笑着对上官睿说:“上官睿,你知不知道,你这么一句玩笑话,让冷钰整个人都觉得自己在这里是个摆设?”

上官睿听到贺知羡对自己说的这番话,摆出一副一脸懵逼的样子看着贺知羡,询问道:“什么意思?冷钰她不是个人吗,什么时候又成了一个摆设?贺知羡,我不懂你的意思。”

贺知羡看着眼前的上官睿一脸懵逼的样子,总感觉自己是在和一个小孩子谈大人的事情,就好像自己在对牛弹琴一样。

看着贺知羡一脸无奈的样子,便直接对上官睿解释说:“上官睿,是这样的,你听我和你解释一下。无意间的一句玩笑话伤害到了冷钰,才使得冷钰说她自己不舒服想要离开。所以,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找到冷钰,好好的和她道歉。”

“道歉?”上官睿听到银河对自己说的话,放下手里的东西说,“怪不得我说起你的事情,她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好,我现在就去找她,让她原谅我!”

上官睿一说完,便直接朝冷钰的房间走去。而贺知羡看着忽然开窍的上官睿,笑着对银河说道:“银河,你可真厉害。能让上官睿这个大直男亲自去解决问题,我对你真是佩服!”

银河淡定地看着桌上的杂志,对贺知羡说:“贺知羡,你可最好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你自己在说上官睿是个直男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自己也是差不多的样子。”

被银河这么一说,贺知羡感到自己的背后一阵寒意,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贺知羡挠挠自己的后脑勺儿,一脸尴尬的说:“是吗,我好像没有这么严重的直男本性吧?银河,估计是你记错了。”

贺知羡说着说着,就坐到银河的身旁,本想一只手直接抱住银河的腰,却被银河一把掐住。

“啊,疼疼疼!”贺知羡对银河疼得大叫起来,“银河银河银河,我错了,我错了!你有什么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对于贺知羡的大喊大叫,在一旁看着杂志的银河并没有理会,依旧淡定的看着,只是掐贺知羡的劲儿更加重了。

贺知羡本来可以忍忍疼痛感,但没想到的是银河竟然加重了力度,这使得贺知羡怎么样都忍不下去了,便对银河恳求说:“银河银河,我真的快被疼死了!你就高抬贵手,放过我吧!”

银河淡定的翻看着手里的杂志,对贺知羡说:“我看你不挺能忍耐的吗?那就继续忍耐下去吧,既能锻炼你的忍耐力,又能让我活动筋骨。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办法!”

贺知羡看着自己被银河掐住的地方已经由肤色变为紫色了,再次对银河恳求说:“银河,银河我错了!我,我以后一定改,改掉自己这个直男毛病!我一定改正,所以你就先放过我的手吧!”

“嗯,可以是可以。”银河眼神落在贺知羡脸上,一脸微笑着对他说道,“那要是你再有下次的话,那我可是不会再像今天这样这么简单的对你了,我一定会让你比现在还难受!”

银河说完,便将贺知羡的手放开,继续看杂志。而贺知羡看着自己被银河掐肿的手,内心欲哭无泪,银河再怎么样也是自己爱的女人,总不能对她下手吧!

而一直朝着冷钰房间走去的上官睿,也来到了冷钰的房间门前,上官睿看着关闭着的房门,本想敲门试试看,但他却犹豫不决起来。

上官睿内心纠结起来:我刚才对冷钰说了那些话,现在敲门的话,她会不会搭理我?会不会不想看见我?

上官睿这么一犹豫不决,伸出去想要敲门的手又给缩了回来。于是,上官睿索性坐在冷钰的房间门前,自言自语道:“我还是在这里等你出来吧,免得我一敲门,你开门就不想看到我。”

就这样,上官睿在冷钰的房间门外坐了十几分钟,但冷钰的房间门依旧紧闭。上官睿本想晚些再和冷钰道歉,就在这时,冷钰的房门打开了。

一开门,冷钰就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上官睿,冷钰疑惑的问道:“上官睿?你在这里做什么?”

上官睿没有回答冷钰的疑问,直接对她说道:“冷钰,对不起,之前是我不好,我不该说那样的话惹你生气,真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冷钰本来都快忘了这件事情,被上官睿这么一说心里确实有点不舒服。冷钰干脆不理上官睿,推开上官睿,直接往客厅走去。

“砰——”

被冷钰这么一推,上官睿猝不及防的就撞在了门上,听到声响,冷钰回头看,这才发现上官睿已经撞晕了!

银河和贺知羡听到声响过来询问:“什么声音?咦~上官睿怎么躺在地上?”

冷钰一把把上官睿扶起来,上官睿此时虽然昏迷,但还留有一丝意识……

我怎么不能动弹?眼睛怎么睁不开?不对?不是有个丑女在追我吗?难道……我被她迷晕了?不行不行,不能让她得逞!

上官睿心里脑补了无数可怕的画面,冷钰扶着他竟然能明显感觉到上官睿冒出的冷汗,刚到客厅,想把上官睿扔在沙发上,上官睿一下就醒来,嘴里还叫着:“离我远点!别过来,你个丑女!”

冷钰听到这话,气不打一处来:“什么?!我是丑女!你信不信我打死你!”

听到这声音,上官睿这才看清楚冷钰:“冷钰姐,你别误会,我不是说你!”

银河和贺知羡也凑过来,上官睿说着说道:“刚才那一撞,我好像恢复记忆了,我失忆是因为当时有个丑女一直追我,然后撞到墙晕了,再后来,就是醒了什么也记不得就去餐厅打工了!”

“那你以前叫什么名字?”银河问道。上官睿抠抠脑袋,说:“不就是上官睿嘛!”

银河明明记得查不到上官睿的信息,除非他真的很神秘!银河想着,手里的祖母绿宝石落地,上官睿看到立马捡起:“令牌?”

贺知羡一把抢过宝石,说道:“什么令牌,这是祖母绿宝石,不识货!”

上官睿若有所思地说道:“这明明是WM组织的令牌。”

“什么?!”银河和贺知羡惊讶极了。

上官睿为了证明自己的话,走到房外,拿出了身上的信号枪,对着天空发射,五分钟后一群的直升飞机过来,上面下来了一群人,上官睿从贺知羡手中将令牌拿过来,对着众人。

那群人看见令牌,全部都半跪着对上官睿说:“少帮主好!”

贺知羡这才明白,上官睿原来就是WM组织的继承人。银河走到上官睿面前,说起了因为这块令牌而给我夜魅帮带来的杀戮,上官睿听完,刚想说什么,手下一人便说:“帮主,k组织,也就是戴郁修待的组织已经被我们连夜端了,老帮主找了你好久,你快回去吧!”

上官睿听到要离开,还有些舍不得,贺知羡和银河还没反应过来,没想到偶然捡到的上官睿竟然帮了自己这么大一个忙!

“上官睿,有个忙想请你帮我一下。”贺知羡有些扭捏。

上官睿让贺知羡说下去,贺知羡说:“这段时间让银河跟着我哦受苦了,所以我不想再行走江湖了,夜魅帮能跟着你吗!”

上官睿点头答应,准备离开,还留恋的望了银河一眼,哎,终究是自己出现得晚了。

银河对于贺知羡的话有些惊讶,贺知羡牵着银河,说:“以后我们过些清净日子,再也不要刀尖上舔血了!”

还没等银河反应过来,贺知羡就拉着银河上了一辆直升飞机,上官睿拦住了想去阻拦的自己人,银河在空中对着地面的上官睿做着再见的手势,贺知羡和银河随着直升飞机的远飞,越来越远,也许,他们向往的生活就在远方……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