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295章 心甘情愿

    乔子乔虽然修炼过魅功,也算是修行者,但是,魅功只适合女人,一个男人专注于此道,会导致战斗力平平,不堪一击。

    宁向婷报警了,乔子乔也被抬上救护车,被打得很惨,看起来像是个血葫芦。

    越阳一阵大笑,再让乔子乔不知道轻重,四处撩骚,终于被人给狠狠收拾了一顿,是该给他个惨痛的教训。

    尤其是招惹越爷,摆明了自讨苦吃!

    笑过之后,越阳也冷静下来,乔子乔的出现绝非偶然。而且像他这样的相貌家境,也是经过层层筛选的,还能混到凌乘风身边处处针对自己,背后的势力不容小觑。

    凌若寒生日过后,越阳就安排阿龙等人打探乔子乔的背景,乔家在华京有些名气,经营着几十家首饰珠宝店,乔乔饰品就是他家的品牌。

    乔子乔跟凌乘风是同学关系不假,但他提前两年回国,而恰恰这段时间,是他人生中的空白。

    这时,越阳的手机响了,宁向婷来了电话。

    “弟,姐心慌得厉害,吃了药也不管用,你能不能过来家里一趟。”宁向婷喘着粗气问。

    “好,婷姐,你稳住,我马上就去。”

    越阳答应过后,又给白富明打过去电话,告诉他宁向婷被吓坏了,必须过去处理下,还会带着车娜。

    白富明则是道貌岸然,还叮嘱越阳,好好劝劝宁向婷,别中了坏小子的计策,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作为朋友,就应该帮忙看管着。

    带着车娜,越阳立刻赶往宁向婷的家里,楼道里还飘着血腥味,看来乔子乔受伤程度不轻。

    “姐,到底发生了什么?”越阳佯装不知。

    “别提了,姐找了个小帅哥,想要解解闷。结果,还没到家,就有人谎称物业人员,二话不说,揪着小帅哥就打。从楼上打到外边的广场上,人都住院了。你说,这算是什么事儿啊!”宁向婷恼火道。

    直到此刻,宁向婷的脑海中,全是乔子乔的影像,由于惊恐过度,身体还在不停颤抖着。越阳这才看见,宁向婷是真心疼乔子乔,衣服上还沾着不少血,应该是混战中试着去保护他。

    车娜对血腥味很敏感,皱眉将所有窗户都打开。

    多说无益,越阳上前,给宁向婷进行了头部按摩,片刻之后,宁向婷长长吐出一口气,整个人才松弛下来。

    “我报警了。这种情况也不能不报警啊,很多业主都看到了,他们也会有行动的。哎,真丢人,鼓起勇气约了个小帅哥,结果搞得人人皆知,那些人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宁向婷感叹道。

    “嘿嘿,没什么丢人的,饮食男女,人之大欲。”越阳笑道。

    “你也跟着笑!是不是觉得姐很不正经,老牛吃嫩草?”宁向婷翻了个白眼。

    “姐是正经人,我比谁都清楚。就是这个小白脸太迷人了,姐对他迷了心窍。”越阳点拨。

    “说起来,也挺奇怪的,姐之前的毛病确实好了,但怎么就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男孩子,一见倾心,恨不得马上将他弄到床上。不瞒你说,直到现在,睁眼闭眼都是他。以前是冷淡,现在不会是亢奋了吧?”

    宁向婷说着又开始闹心了,使劲揉着额角,因为她才想起车娜也在这里,一阵难为情。而此时的车娜,正站在窗台前看景,好像是什么都没听到。

    “这事儿,怪弟弟,过犹不及,上次治疗的过了。”越阳煞有其事的检讨。

    “姐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这是不是也是一种病?要真那样,可不得了,迷迷糊糊就被人骗了!弟,能不能再调整回来?”宁向婷却信以为真,也为痴情于年轻男孩感到羞愧。

    “能啊,但姐还要再遭一次罪。”越阳道。

    “我能忍着。”

    说干就干,越阳让宁向婷躺好,露出后背,取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快速在上面刺了一道符。

    学习的好机会不能放过,车娜也不装听不见了,连忙凑过来看,她当然知道这是血符,能够隐藏在皮肤内,破除非常困难。当初,越阳就曾经就这样折腾过她,一度封存了她的功力。

    亲眼所见,越阳运针如飞,位置准确无比,熟练的程度已经超乎想象。

    车娜看得眼花缭乱,最后也没学会。她并不清楚,越阳天生灵眼,对于看相、风水、针灸乃至画符等,都具有别人无法比拟的优势。

    血符绘制完毕,就在眼皮底下消失了,并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宁向婷翻身起来,整理好衣服,苦思冥想好半天,这才问道:“是不是我家里发生了斗殴事件?”

    “嗯,姐带来一位小帅哥,结果又来了一群人,把他给打了,也破坏了你的好事儿。”越阳不得不进行解释。

    “好像有这么回事儿,但那个帅哥长什么样子,想不起来了!”

    不记得就对了,乔子乔利用魅功,将自己的影像植入宁向婷的脑海里,刚才越阳给这位姐姐刺了一道清醒符,法力形成的影像,当然就散了。

    宁向婷需要休息,越阳告辞,路上,车娜不由问道:“老大,我需不需要也在身上刺一道符,防着点乔子乔?”

    “不用,他这种魅功,只能针对普通人。你是修行体质,即使他起到点作用,但也能很快清醒,不至于任由他摆布。”越阳道。

    车娜这才放心,又愤愤道:“乔子乔真是个妖孽,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到头来,他扬长而去,这些女人却认为自己心甘情愿,还为他相思很久!”

    “这种人是要遭报应的,现在就开始了。”

    无论是凡人还是修行者,做事都要有个度,乔子乔依仗修炼的邪功,不断挑战道德底线,即便越阳不出手,上天也会收了他。

    “对了,娜娜,说实话,不提魅功,你认为乔子乔怎样?”越阳突然想到了盛小圆,不由问道。

    “挺好的啊,谁有个这样的男朋友没面子。”车娜吃吃笑了,还有些不好意思。

    “你说,什么样的女孩子,会面对乔子乔的魅功而无动于衷?”

    “傻子或者是天才!”

    “怎么讲?”

    “傻子不用解释,根本不懂感情。而天才就是天生奇才,有着某方面的特殊能力,自控力也算是一种。”车娜煞有其事解释。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