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因为,张一鸣发现,自己认识眼前的人。
眼前的脸,尽管张一鸣见过的次数很少。
可是却让他印象深刻。
这个人,是他前世公司所在的通讯大楼的电子设备维修工。
张一鸣曾经见过他两次。
只是,前世里的张召亮很沉默,极少说话,每次走路都是低着头。
而且,在张一鸣离世之前的一个月,张召亮出车祸死亡了。
难道那个时候,张召亮就重生了?
世界上会有这么凑巧的事?
感觉到张一鸣的眼神定格在自己的脸上,张召亮不悦的皱起眉头。
“你赌不赌?”
知道了张召亮的身份之后,张一鸣忽然觉得很好笑。
长久以来的某种猜测也落到了实处。
难怪张召亮对通讯行业有了解,却了解的不深入。
前世张召亮死的时候不到四十岁,而他隐约的听说张召亮虽然学历很高,但生活不如意,是上门女婿,也正因如此,他的性格才内向孤僻,还有些古怪。
他之前一直在通讯行业做,做过搬运工,维修工,跑过单子,做过生产线工人,还在妻子家的厂子里做过一段时间管理,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赶出了管理团队。
他知道这个行业的一些事,可是他的职位低,获取消息的渠道很窄,眼界自然也不够宽,所以即便重生,他知道的东西也有限。
“赌。”
张召亮被张一鸣的眼神刺激到了。
最重要的是,他对拿下SANXING代理权的事情很有把握。
从他重生那天起,他就在为这件事奔波努力。
他知道,未来贸易机在国内市场有多么火爆。
P机大哥大那些钱他都并不看在眼里。
他只是需要那些东西来帮他积累一点必要的资金,他需要用这些资金来敲开未来能够称霸国内通讯市场的两个大品牌代理商的门。
“樊姐,帮我找一张纸,还有笔。”
樊智胜知道今天谁是主角,所以一直都站在张一鸣的身后没有开口。
接过樊智胜递过来的笔和纸,张一鸣把这张纸对折,然后撕成两半。
唰唰唰的落笔,赌约一式两份。
“看看吧,没问题就签字。”
张召亮接过赌约,看了一眼。
“你真的甘心退出这个行业?”
张召亮再次问了一句。
似乎在他的心里,觉得这个赌局张一鸣必输无疑。
“既然你这么有信心,这个赌局对于你来说没有任何的损失,不是吗?”
张召亮抿着嘴唇。
想到前世里自己过的那么憋屈,在马源美家里遭受的各种屈辱,在公司被人看不起,被家里的亲戚看不起,被同学看不起,张召亮的手捏成拳头。
这一世,他必然不会再让自己重蹈覆辙。
他现在已经比前世强大了很多,如果他能拿下诺基亚和SANXING的代理,那么未来十年,他就会成为国内通讯行业的大亨。
到那个时候,谁还敢看不起他。
谁还敢嘲笑他。
马源美,只能抱着他的大腿求他不要休了他。
樊智胜也不会一副高高在上,不把他看在眼里的样子。
还有自己的那些兄弟姐妹,那些看不起自己的同学和同事,到时候都要来巴结自己。
当然,前提是,没有张一鸣搅局。
只要张一鸣退出,他敢保证,自己就会所向无敌。
“还有捷森,你要保证捷森绝对不能生产和通讯行业相关的产品。”
“好,没问题。”
张一鸣唰唰唰的在赌约上把这一条也添了上去。
张召亮拿起笔,把自己的名字签了上去。
“好,我们各凭本事吧!”
张一鸣把赌约折了一下,塞到了口袋里。
“马源美和彭斌呢?”
张召亮对马源美没有感情,相反,他对马源美极为的厌恶和痛恨。
每次看到马源美,他就像是看到了自己悲催屈辱的过去。
前世里他抄袭论文的事情是学校发现,开除了他的学籍,但这个时候,樊智胜接到了硅谷的offier,马上就要进入硅谷,成为全球科技高端人才的一员。
但是他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了,当时追求樊智胜的一个男生当着他的面羞辱他,说他就是一条在樊智胜身边摇尾乞怜的狗。
他这才离开樊智胜回国。
可是国内的经济环境不好,他根本就没办法找到一份高薪的工作,创业更是无从谈起。
直到他遇到了马长生,马长生是一个小电子厂的老板,他把张召亮招到了电子厂,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他和马长生的妹妹不知道怎么睡在了一起。
他不得已娶了比自己大几岁的马源美。
但婚后,他的日子没有任何的幸福可言,马源美对他没有好脸色,冷嘲热讽,大舅哥也是一样,他在大舅哥的厂子里做管理,却处处被排挤,甚至被工人当着面骂吃软饭的。
最后干脆被赶出了电子厂。
一切都是因马源美而起,所以张召亮恨她。
但是,现在,马源美对于他来说还有用处,他不能不管。
“就在另外一个房间。”
张召亮听完,就要出去。
“张召亮,东西呢?”
樊智胜等到现在,就是在等这个机会,把那个威胁自己的东西拿到手。
张召亮没说话,忽然摘下帽子。
不止是张一鸣,就连樊智胜也吃了一惊。
张召亮的头发竟然都是白的。
完全白的,连一根黑色的头发都看不到。
难怪他会一直戴着帽子,竟然不是为了遮挡住脸,而是为了遮挡这一头的白发。
张一鸣记得,前世里张召亮是不戴帽子的,头发也没有这样。
“你的头发......”
“都是拜你所赐,樊智胜,你休想拿到那个东西,除非你嫁给我。”
原本的一点震惊和淡淡的同情立刻消失。
“张召亮,这是你的报应,如果你不把东西交出来,我就报警。”
“报警?好啊,报啊,你让警察来,我不介意把那些东西直接交给警察。”
“你......张召亮,你卑鄙,无耻。”
樊智胜气的发抖。
当着张一鸣的面,她又说不出其他的。
“我是卑鄙无耻,而且还有更无耻的,你不是和孙成为那个野男人在一起嘛,你说,如果我把东西直接给他,他会是什么反应?他还会不会要你这个......破鞋呢?”
张召亮如同报复一样,顶着满头的白发大声狂笑起来。
不等樊智胜反应过来,就摔门出去了。
樊智胜攥着拳头,屈辱、恐惧、痛苦、懊悔一起涌上心头。
喜欢重生之我的1993请大家收藏:()重生之我的1993更新速度最快。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