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张秀英气冲冲的回到家,正想质问谁在偷吃,却先听到他们在议论赵金枝弄虫子吃。
    吃虫?
    张秀英满脑子都是庄稼地里那些大青虫,毛毛虫,百节虫,地蛆虫……
    呕!
    张秀英刚吃下去的一碗稀饭差点就吐了出来。
    这个大傻子是受啥刺激了,怎么想起来吃虫了?
    “好吃的来咯”赵金枝把一大盘炸金蝉端上桌。刚才还嫌弃的小崽子们也跟了上来,心里纠结的不得了,想吃,又不敢吃。
    看着小崽子们那纠结的表情,别提多搞笑了。别说小崽子了,就是大人也是一脸复杂。
    心里是嫌弃的,但是闻着味道又香的叫人忍不住想尝尝。尝尝吧,又不能接受那是虫。
    “想吃就吃,都别客气啊。”赵金枝大方的说道,然后就从盘子里拈了个金蝉塞嘴里,咔呲咔呲的吃了起来。
    全家老少脸上的表情同步到‘不敢相信’模式。
    那是虫呀呀呀呀!
    赵金枝忽略他们的表情,去灶台上给自己盛了碗稀饭,回到桌子前坐下,呼噜喝了口稀饭,又抓了两个金蝉塞嘴里。
    一边吃还一边赞叹,“嗯,真香啊!”
    小崽子们就围在桌子边,一只只眼睛都盯着她的手,然后看着她把虫子送进嘴里,然后又去抓,然后又送进嘴里……
    就这样,来来回回,转眼就吃了好几个。
    小崽子们看呆了。他们看到过人家啃树皮,吃草,吃麦根,还是头一次看到人家吃虫。
    关键是,这个人还是他们最爱的花大姑(花大姐)。
    雷秀珍看赵金枝吃的那么香,其它人也在摩拳擦掌,就差动筷子,她还是先下手吧。
    就冲着油锅里出来的,也得吃几个解解馋。不然被赵金枝吃的就剩没几个的时候,想吃也未必能抢到。
    “既然大花吃的这么香,俺也尝尝。”雷秀珍伸手抓了一把,以防她带头之后,其它人也扑上来抢,这些土匪一动手,还能剩下?
    不过意外的事,并没有人动手哄抢,而是一双双眼睛又转移到了她这里。那样子,就等着看她吃‘虫’。
    雷秀珍讪讪笑了一下,然后硬着头皮塞了一只金蝉进嘴里,轻轻一咬,嘎嘣脆。在嚼下去,不仅又香,又有油水,还有一股肉味。
    她紧着又塞一个进嘴里,越嚼越香。没想到这虫子味道也这么好。
    而这么好的东西,怎么能不多吃点呢!雷秀珍偷偷给赵大富使了个眼色,叫他也吃。
    赵大富本来就已经蠢蠢欲动了,收到她投来的眼神,当然立马就会意,于是也伸手抓了一把。
    拢共就一盘子,哪里撑得住大人的手一把一把抓?
    “悠着点啊,这玩意吃多了肚子疼。”赵金枝说道。
    赵大富手蹲在半空中,嘿嘿笑道:“俺跟娃子们一起吃。”
    他把金山拽过去,往金山嘴里塞了一个。金山一开始是嫌弃的,但看他们吃的那么香,终于还是忍不住张嘴接了。
    其它人看瞧着盘子里的金蝉越来越少,刚刚雷秀珍给赵大富使眼色大家又看见了,肯定是味道不错才叫自家人吃的。
    关翠也上来夹了一个,“大花发明的菜,俺也尝尝味口。”
    吃进嘴里心里其实还是有点排斥。毕竟是虫呀,那屎呀尿呀都没有清理就直接炸了,能不恶心么!
    不过吃着吃着,还真是挺香的。
    “大才,你也过来尝尝,味道还挺不错的。”关翠吃完一个后,扭头对蹲在门旁吃饭的赵大才说。
    “你们吃,俺都吃饱了。”
    “这东西又撑人,吃俩没事。”关翠听说有营养,就给他拿两个。
    是虫又怎样?只要对身体好,闭着眼睛往下吞,况且又没难吃到难以下咽。
    赵大才吃了两个,也说味道不错。
    这下小崽子们忍不住了,扑上去就抢了起来。
    “俺要尝尝。”
    “俺也要尝尝。”
    “给俺一个……”小豌豆抢不过人家,被挤在后面,可怜巴巴的伸着小手。
    “都别抢,每人最多吃两个,吃多了当心肚子疼。”赵金枝站起来给他们分着吃。
    这东西虽好,但是不好消化,特别是小崽子们年纪小,消化系统跟不上,吃多了反而伤身。
    “两个也太少了,还没过瘾呢。”皮蛋两个已经吃掉了,刚吃上瘾就不让吃,太痛苦了。
    “哟这么快就上瘾了?”赵金枝打趣起来,“刚刚谁嫌弃的直咂嘴来着?”
    皮蛋搔搔头,“俺那不是没吃过嘛!”
    “再给你一个,不能再吃了。想吃明天中午再炸。”中午多吃两个没事,小孩子活动量大,一下午过来也就消化了。
    “天天用一锅油炸这玩意,油不要钱吗?”张秀英冷不丁的来一句。
    把东西吃了,还说这种讨人嫌的话,真是什么人都有。
    “饭还要钱呢,不也是天天吃。”赵金枝也冷冷的回一句。
    “吃饭那是为了保命,吃这玩意能干啥?”
    “不能干啥,大娘不也是抢着吃嘛。别把得了便宜还卖乖。要真是想节约就把嘴管住了,多省点给小崽子们打牙祭,也用不着天天都做。”
    赵金枝吃完了,站起来把自己的碗和炸知了的盘子给收了,不打算再理会张秀英。
    她现在没少给家里添置东西,柴米油盐这几个月都是从她这里拿的票子买来的,罗东升还给他们打了几张新板凳。
    加上家里人没人知道大领导用多少票子跟她换了蜂蜜,所以对她手里有多少货都打不到底,也不敢明面上得罪她。她在这个家也有点话语权。
    最最最主要的是,她的三观正。做出来的事都是为了这个家着想,不像有些人,有点好东西都往自己兜里藏。
    ……
    农忙消停下来之后,终于等来了大家最激动的时刻,那就是分粮食。
    每年两次分粮,分别都是在小麦收下来之后,第二天分粮是快到年底的时候。
    大家常说的一句话,分了粮食好过年。
    分粮食是大家一年之中最开心的日子,比过年都开心。毕竟,没有粮食,还过什么年!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