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你输了,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输了之后,你再也不敢拿起那柄剑!”

    “你,不是动不了,你更不是心死,你只是在逃避,害怕面对失败的你!”

    “想想你的家人,想想你帮助过的人,再想想你帮助不了的人!”

    最后一句话落下,董剑泉瞳孔悄然在颤抖,而后缓缓凝聚!“我配吗?

    我不是心死,而是害怕,家人,帮助过的人,还有,帮助不了的人!”

    "那个,那个老人死了,我也没有救到他!"“我们都愧对恩公了!”

    他艰难的吐出声音!听到这话,林辰瞳孔有着精光闪烁:“那个老人已经死了,他不怪你救不了他,但他却怪你因害怕失败而心死,因愧疚而自暴自弃!”

    “哇!”

    董剑泉一口血喷了出来。

    随着这一喊,插在董剑泉身上的银针,此刻四面八方溅射。

    全场静寂!没人想到董剑泉因为林辰的几句话,从而激动的吐血。

    “剑泉!”

    刘秀忍不住大喊一声。

    只见董剑泉身体在颤抖,但拳头却悄然握紧了!这个样子与之前的行尸走肉形态,截然不同!更给人感觉多了一分战意般。

    再看林辰,他将董剑泉身上残留的银针拔出,淡淡道:“他心结已结,接下来就多疗养即可!”

    简单的一句话,让在场众人眸子炙热,神色激动。

    没人想到,这个年轻人的成功了!而且,董剑泉真的是因为心结而瘫痪!“神医啊,在他面前,我又有何脸面自称江湖第一神医啊!”

    一叶大师长叹一声,看着林辰,他突然有着顶礼膜拜之感。

    “剑泉!”

    刘秀依旧在拉着董剑泉。

    不过董剑泉却什么都没说,眸子看向林辰,多了一分炙热,尊重与感激!“敢问前辈大名!”

    如果不是身体不便,他此刻早已跪下道谢了。

    毕竟,几句话就让他打开他的心结,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

    “林辰!”

    林辰淡淡道。

    “医生林辰?”

    一叶大师率先发出惊呼,盯着林辰的目光何止是顶礼膜拜,更有着看着王者般的恭敬!在当今江湖,谁人不知医生林辰!“他是医生林辰!”

    董剑泉的家人也是声音颤抖,身为江湖世家,自然也知道这江湖霸主了。

    反倒董剑泉一直处于活死人状态,不太清楚林辰的大名,他感激道:“谢谢林前辈出手相助,你那句话,那个老人已经死了,他却怪你因害怕失败而心死,因愧疚而自暴自弃,这句话让我回醒过来。”

    “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因为愧疚而放弃,因为失败而心死!”

    “他是恩人托付于我的,让我好生照顾他,可我却辜负了恩人的托付!”

    “他,更是知道恩人的孩子是谁,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与他都想报答恩人,也想照顾恩人的孩子!”

    “可随着他的离开,这压在心中的恩情,永生难报啊!”

    林辰听着董剑泉所言,微微点头。

    从第一眼,他便知道董剑泉是那种顶天立地的男子,更是那种知恩图报的人!当然,林辰并不知道他心结所在,只不过针对他的性子,对症下药而已!现在看来,董剑泉之所以舍弃人生,是因为觉得难以回报恩人!“你的恩人是谁!”

    林辰淡淡问道,他在江湖大名鼎鼎,或许能借助声望帮助董剑泉。

    董剑泉知道林辰想帮他,摇了摇头:“谢谢林前辈的好意,可是恩人不是普通人,江湖,哪有他的传说啊!”

    “三十年前,华山一战,恩人救我一命,带我脱离苦海,我与老人永生不忘此恩!”

    “恩人大名林正!”

    说到最后,董剑泉眸子满是崇拜,如见仙人般。

    林辰瞳孔一颤,随后摇头一笑。

    这么巧!居然是他父亲!“如果说,你难以忘记恩情,那么我在这里告诉你,你的恩人只想你好好过完下辈子,至于报恩,有心即可!”

    林辰淡淡道。

    董剑泉顿时皱眉看着林辰,不懂其意!“因为,林正是我父亲,封号龙皇!”

    林辰再道。

    董剑泉瞳孔一凝,而后变得通红,也不管身体是否恢复,就地跪拜!“你就是那个孩子!”

    “董剑泉在此谢谢恩人三十年前的救命之恩啊!”

    “老萧如果还活着,见到孩子长这么大了,他肯定很欣慰,他肯定含笑九泉!”

    董剑泉哭着喊道,极为的激动。

    众人全部被震住了,没弄清楚什么情况。

    唯独安以若眸子一闪,似是猜出什么,嘴角露出古怪的笑容。

    “起来吧!”

    林辰将董剑泉扶了起来,淡淡道:“既然你想报恩,那就记住我的话,好生活完下辈子,听到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

    董剑泉哪敢不从,频频点头。

    刘秀他们顿时尴尬了,刚刚才骂完林辰,结果他们的家主却对林辰感恩零涕,这如给了他们狠狠的一巴掌般。

    “林[文学馆 .wxguan.vip]前辈,在下班门弄斧了!”

    这时,一叶大师也对林辰跪下行礼。

    “起来吧,你终归是江湖医生,不知我名字也不奇怪!”

    林辰徐徐道。

    一叶大师爬了起来,态度恭敬,突然看着刘秀他们道:“我刚刚说,如果我也救不了董先生,必然请来一位神医,而这位神医正是杏林堂林辰!”

    “啊,是他!”

    刘秀他们再度被掌了一巴掌般。

    林辰也淡淡看着刘秀等人,安以若被他们骂成狐狸精,小三,这事可不能轻易揭过去,不过他暂时没有秋后算账,看着一叶大师道:“你用的镇三山针法,世俗与江湖罕见,能说说是谁指点于你?”

    一叶大师不敢不答,恭敬道:“是一位神秘的男子,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是知道,他是当今世上唯一的鲁班一脉传人!”

    “鲁班奇书?”

    林辰瞳孔微微闪烁,难怪知道镇三山古针法了,原来是三大禁书的传人。

    说起来,他也有很久没碰到过鲁班奇书一脉的传人了。

    “哈哈哈,老董,我老徐来了!”

    这时,大门走入大量的声音,最前方一人穿着马褂,肌肉扎实,握着一柄大关刀,威风凛凛。

    “咦,你居然能站起来了!”

    等见到董剑泉后,这人倒是有点惊讶。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