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445章 暴风雨后的洗礼

    陆平没再理会朱艳芳。

    他需要的只是这一个基本信息。

    “是的,望东区三木街上。”陆平对着手机说道。

    曹二猛追问:“陆兄弟,你的意思是……”

    陆平说道:“你马上带些人过去,把这家酒吧接过来。我现在已经把它买下来了。”

    曹二猛一惊:“买……买下来了?不对不对,这个酒吧我根本都没听说过,看来是规模不大。”

    陆平道:“二百五十多个平方。”

    曹二猛道:“才这么大点儿?我就说嘛,属于袖珍型小夜场了。”

    陆平咂摸着嘴巴说道:“是有点儿小了是吧?经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是不是买贵了?”

    曹二猛问:“那你花了多少钱?”

    陆平道:“二百五啊!”

    曹二猛呢喃道:“二百五十万……二百五十万的话,价格还行。算便宜。”

    陆平道:“把万去了。”

    曹二猛惊呼道:“什么?二百五十……块?”

    陆平笑道:“二百五十平,一块钱一平,正好二百五嘛。没买贵是吧?坏了,好像是买贵了,这二百五十平,里面至少有五六十平的公摊啊,实际利用面积也就不到二百,多花了好几十……”

    曹二猛一阵凌乱:“……”

    那边的夫妻俩面面相觑着,都快哭了。

    这家伙什么套路啊?

    挺别致啊!

    现在抢劫都变得这么文明了吗?

    危急关头团结一致,朱艳芳哪还有心思跟伊士东撕逼了,摇晃着他的胳膊,说道:“老公老公,你听到了没有,他是真想花二百块钱买咱家的酒吧呢……”

    伊士东脸呈蜡像色,咬着牙幸灾乐祸:“活该!活该!让你惹他!”

    陆平走到朱艳芳面前,愤愤地说道:“你胡说!我是二百块买的吗?我明明花了二百五!”

    嗯?朱艳芳怨恨地说道:“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告诉你,我那个酒吧值……值一千万都不止。”

    “本来能值这么多,但是你人贱啊,所以酒吧也跟着贬值了。”陆平解释了一句。

    朱艳芳争辩:“那也不可能贬那么多!”

    陆平强调道:“那是因为你太贱!你这种货色,倒贴钱都没人要,懂吗?”

    “伊士东你个大怂逼,你个活该挨千刀的,你老婆被人欺负成这样子,你是连个屁都不敢放啊!”朱艳芳顿时又撒起泼嚎啕大哭了起来,对着伊士东狠狠地骂道:“我朱艳芳那也是压倒群芳的大美人儿,怎么就跟了你这么一个窝囊废啊……”

    呕……

    呕……

    呕……

    在场的众人都快吐了。

    甚至就连那几个被打趴下的纹身青年,也被朱姐这番话给震惊醒了。

    ‘压倒群芳’?

    这个词儿用的太惊悚了吧?

    压倒床,压倒榻。

    压倒沙发,压倒大厦。

    这样说的话,还算是比较写实。

    见伊士东仍没反应,朱艳芳一把就朝他的头发上薅了过去,转而一手毛。

    伊士东疼的炸了窝,转身骑到朱艳芳身上,就是一通大嘴巴子。

    一场世纪大战拉开了序幕。

    各种姿势。

    各种招术。

    翻山倒海。

    互不相让。

    陆平也没心思再看下去了,狗咬狗有什么好看的?

    于是他便过去拉上那老爷子,把他送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里,让他先住下来。

    然后陆平联系上了一家敬老院。

    恐怕这是这老爷子此生最好的归宿了。

    指望着那一对狗男女给他养老送终?比登天还难!

    但是陆平仍然觉得有些轻饶了那伊士东了。

    他夫妻二人如此泯灭人性丧尽天良,只惩罚他一个小酒吧,是不是太便宜他们了?

    更何况,占这酒吧也纯粹是为了替老人家考虑,这家酒吧日后的收益,绝大部分都将用于给老人家养老送终。

    权衡之下。

    陆平拨通了欧阳傲蓝的电话。

    “傲蓝姑娘,我的想法是,伊士东的商务会所,就别让他做了……量贩?量贩也免了,做什么做,连做人都做不好……别问为什么。还有,伊士东买这个大酒店花了多少钱?你账上不是还躺着不少钱吗,拿出个三千五千的把那个伊士东大酒店买下来,挂在你名下经营。凭什么他叫伊士东就要经营伊士东酒店啊?伊士东酒店的命运,不应该由这种畜生来主宰……什么?五千万买不下来?谁跟你说的是五千万啊,不带万,五千块钱就够了,我刚在他手里花二百五买个了酒吧……能不能行啊傲蓝姑娘?你那时候在我手里抢萧鼎山地盘的时候,不是手段挺横的吗?怎么现在连个伊士东酒店都搞不定?……又问,又问!总之这个人让我很是看不惯,我没送他去另个世界已经算是便宜他了……”

    一番对话后。

    欧阳傲蓝做出了兼并伊士东大酒店的决定。

    这种兼并可不是我们日常吃的那种‘煎饼’,它馅大皮薄全是肉。

    就对付区区一个伊士东。

    欧阳傲蓝表示没有任何压力。

    毕竟,人家现在可是人人景仰的望东区一姐。

    下午四点半左右。

    陆平驱车回到了汽贸城,向宫梦冉交差。

    总裁办公室。

    宫梦冉正坐在办公桌前,一边吃着巧克力,一边查看财务报表。

    她时而紧蹙眉头,时而握指凝思。

    “这个月的办公成本有点儿太高了,得开源节流。”

    “员工餐厅必须要进行整改了,开销这么大,也没见得伙食有多改善。”

    “奥迪店里的毛利润有抬头和上升的趋势, 凯迪拉克,雷克萨斯,林肯……这几家店还是半死不活的,连成本都赚不出来了。整改,必须也要整改!”

    “嗯,把这些疑难杂症交给陆司机怎么样?他会不会让自己失望?”

    “不行不行,陆司机也不容易,这样会让他压力很大。那就……那就交给方志熊好了?对,对对,就交给方志熊。哼,他不是老爸的大红人儿吗,检验他能力的时候到了!”

    “嗯,好主意!”

    宫梦冉对着报表呢喃着。

    直到陆平毫无征兆地推门而入。

    “哦?你回来了?”宫梦冉想到陆平在电话里汇报的那十台追加订单,顿时变得格外温柔,甚至从抽屉里拿出了一盒巧克力,往桌角处一推:“快过来快过来,奖励你一盒巧克力!”

    陆平上前撕开包装,并往嘴里填了一颗:“大小姐对我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宫梦冉饶有兴趣地说道:“你快说说看,你是怎么说服伊董追加了那十台订单的?你老是说你口才好,口才好,我一直没想明白,你口才到底好在哪里。”

    陆平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大小姐,我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宫梦冉脸色一变:“你别告诉我,伊董他又反悔了?”

    “差……差不多。”陆平挠着头皮,不敢直视大小姐火热的目光:“但是基本上……实际上……大概……反正就是这十台车,甚至包括你们之前谈成的那几台,应该都泡汤了。”

    “啊?你说什么?”宫梦冉身体像弹簧一样弹了起来:“为……为什么?”

    陆平直言:“我……我把他给揍了。”

    噗……

    宫梦冉吃进嘴里的巧克力,猛地喷了出来:“陆平你……你……你好大的胆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大小姐你先别激动,听我说,先听我说。”陆平上前扶了一下宫梦冉的肩膀,安慰道。

    宫梦冉使劲儿地抖了抖肩:“别碰我!”

    陆平道:“大小姐你这阴晴莫测啊,刚才还如沐春风奖励我巧克力,现在就……”

    “把吃我的巧克力给我吐出来!”宫梦冉气的小脸通红,虎视眈眈地盯着陆平,批判道:“我就搞不懂了,我发展这么一个大客户,我容易吗?让你过去给人当个临时司机,你是不服气是吧?故意的,你就是故意在向我示威呢?还打人!你信不信……你信不信我打电话让警察过来抓你进去受受教育?”

    陆平撇嘴道:“你吃枪药了吧你?这么大火气!”

    “你……你说什么?”宫梦冉从桌子上拿起那盒巧克力便朝陆平身上砸了过来:“我现在就吃枪药了,怎么了?你把客户给我搞丢了,而且还动手打人,难道我还要夸你吗?”

    陆平强调道:“你为什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揍他?”

    “好,你说!”宫梦冉稍微收敛了一下情绪,一屁股坐了下来,说道:“你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来,小心我真的会拿你开刀!你看看,都把你惯成什么样了?”

    陆平也顺势扯过一把椅子来,准备坐下说。

    但宫梦冉却猛地一拍桌子:“你就站着说!还想坐下?说!”

    太凶了,太凶了。

    好凶啊!

    凶的胸都起伏个不停了。

    陆平忍辱负重地站在那里,便将伊士东夫妻俩怎么欺骗老父亲,虐待老父亲,一五一十地向大小姐做了详细的阐述。

    谁料宫梦冉听后,更是勃然大怒。

    她一拍桌子猛地站起身来,破口大骂:“混蛋啊,简直是混蛋!”

    陆平骤然一惊:“大小姐你怎么骂人呢?”

    “噢,我不是骂你。”宫梦冉上前扶着陆平的肩膀,情绪复杂地说道:“你坐下你坐下,我告诉你,你做的对,做的对极了!要是本姑娘碰见这种事,我会比你下手还狠!你……你为什么不多打他们几个耳光?这种人……这种人真是太可恨了……”

    大小姐说着说着,气的牙都快咬碎了。

    “那……大小姐你看,我这一冲动,把十几台车的大单子都给丢了,你真的不怪我?”陆平试探地问道。

    “我怎么可能怪你呢?”宫梦冉情绪激动之中,竟然伸手触摸了一下陆平的脸颊,一脸歉意地说道:“我刚才不该冲你发火的,你……你没有怨恨我吧?”

    辣么温柔。

    辣么诚恳。

    辣么的知错改错。

    陆平心里一颤,都快被她迷死了。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