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曼谷医院是杜斯特医疗集团的旗舰医院,泰国有人把这里叫医疗城的,因为它有单独的曼谷医院心脏医院,曼谷医院肿瘤医院,曼谷医院康复医院这样子……”薄院长一边领路一边介绍着当地的情况。

凌然略有兴趣的问:“大科室?”

“更像是咱们的分院,就像是骨关节与运动医学医院是复旦系的医院。因为曼谷医院还有科室齐全的门诊医院的,总之,这个医院级别非常,杜斯特医疗集团的名气也是可以的。如果咱们这次手术做的好,做的成功的话,以后再想弄什么国际会议啊,或者想要参与到一些国际性的医疗活动里去,通过杜斯特医疗集团都是妥妥的。”薄院长几句话说过,就开始画大饼了。

作为私人诊所的负责人,薄院长做的就是往复对接的活儿,性质和房产中介差不多,虽然说可能要掌握的专业更多一些,但也更需要展示自己的专业。

凌然却是听的没什么感觉。他的身边是经常会有各种各样的人出没的,喜欢聊的专业一点的并不鲜见。当然,像是薄院长这么大年纪的,主要还是毕业以后遇到的才多了。

“他们的手术室条件没问题吧。”凌然熟练的摘出重点来,道:“仪器设备与国内的是否一致?泰文还是英文的?”

“都有英文的,另外,曼谷医院也会派技师陪同,帮助我们熟悉的,曼谷医院号称世界十大医疗旅游医院,基础都做的很好。不过,如果需要外科医生辅助的话,就看凌医生您的要求了,对方是要列名和分钱的。”薄院长特意说明。

苏嘉福背着包,听着薄院长的话,不禁幽幽的道:“外科医生就要列名和分钱,麻醉医生呢?”

“苏医生需要麻醉医生辅助吗?”薄院长似乎没听出来他的意思似的。

苏嘉福迟疑了几秒钟,还是道:“要的。”

到陌生的地方,用陌生的仪器设备,甚至对药剂的情况都不是很熟悉,他是没这个胆子说不要当地医生辅助的。

薄院长微微一笑,道:“没问题。”

接着,就见薄院长又转头陪凌然和左慈典聊了起来。

实际上,不管苏嘉福说与不说,曼谷医院这边都会安排单独的麻醉医生来参与手术的。人家也是有相同和相似的担忧的——外科医生都是请来的著名人物,又是在众人目光下操作,给人的安全感就很强了。比较起来,麻醉医生的存在,反而更容易让人联想到种种失误,哪怕是不同地域的计量单位的标注不同,都是有可能闹出人命的,曼谷医院又怎么敢让外人放手施为呢。

当然,最重要的,也就是麻醉医生里缺乏名人,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那简拔起来自然困难了。

就是苏嘉福自己,都没有争取的勇气。

要说自信,他还是有自信的,但手术室里做麻醉的,玩的都是别人的性命,这也是苏嘉福第一次出国做手术,在有什么场景等待自己都不确定的情况下,苏嘉福真真是没勇气说不用帮忙的。

也没有必要,毕竟,绿水鬼的盒子摸起来还是挺软的。

苏嘉福不禁畅想,等自己再过十几天,有一个完整周日的时间,戴着绿水鬼徜徉在云华市的街头……

“凌医生,这边就是曼谷医院的会诊室了。”薄院长到了一个双扇门前站住了,等凌然等人点头,再使劲推开。

一间大约百十个平方的会诊室,却是几团沙发茶几的模式,略微新鲜。

会诊室的前方和侧方都有病人的资料投影,中间一个公共的圆桌,则有大量的临时印刷的文件供分发。

几名面色和善的泰国人低声的用英语向往来的客人做着解说,而在靠墙的一边,几名状似侍者的泰国人守着饮料台和小食台,略显寂寞。

很有异国风情的会诊模式,但凌治疗组的大家都没心情去观察房间内的摆设了。

跟着凌然的年轻医生,如今也都是做了三五年网上的资深急诊医生了,面对一名车祸近6小时的病人,该严肃紧张的时候,也是可以做到的。

“这位是中国云华医院的凌然医生。手术开始了吗?进行到哪里了?”薄院长代为询问,同时在凌然身边,用几名团队成员都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说明道:“咱们对面的两拨应该是本地的泰国医生,左侧的应当是新加坡的团队,中欧混血的史蒂芬,已经打过交道,挺厉害的。右侧是印度团队,不是太熟悉,但印度也是提供国际医疗服务的大国了,也不会太弱。”

凌然微颔首,如果不算去巴西的那一趟,这也是他第一次出国做手术来着。

不等两人继续说下去,靠近泰国圈子的一名医生,已是站了出来,道:“凌医生您好,我是病人的主治医生查伦旺,目前病人正在手术室里等待进一步的治疗,总失血大约2600毫升,脾脏已切除,肝脏和肠子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腹腔内已经有污染了?【cangshubao.net】”凌然听着对方的简单英语,很容易理解。

“是的,关于感染的控制,我们会在接下来讨论,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决定主刀的医生……”查伦旺迟疑了一下,问:“有自愿退出的吗?”

并没有人站出来,并没有人感觉到意外。

大家都是千里迢迢跑过来,准备做手术的,如果有自愿退出的,干脆别来就是了。

一名站在查伦旺身后的欧美女人,此时才站出来,道:“如果有自愿退出的医生,出了会按照约定给予全额报酬以外,还会有30%的奖金。”

两名泰国医生相视一笑,自然而然的站了出来。

“既然有外请的外科医生,我就回去了。”一名泰国的外科医生笑呵呵的点点头。

“辛苦了,但请暂时稍等几个小时,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能还会寻求您的帮助。”欧美女人说完了这些,又退到了后面。

“那么,就剩下三个团队了,大家各自都有何种手术方案?哪位先说?”查伦旺的语速略微快了起来,并让翻译们参与了进来。

印度人这时回看了凌然一眼,道:“你们强烈要求等待这位凌医生的话,就请他先说手术方案吧。”

“我们要求等待凌医生,主要是因为凌医生在肝切除方面的排名最高,加上他距离曼谷已经很近了,所以,我们很希望能够听到凌医生的建议。”欧美女重新站了出来,再说一句话,这次却是没有回去,而是直视凌然道:“凌医生,您可以先说吗?”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