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梯子》1518 : 最终章

《梯子》8 : 最终章



丁长生看着对面坐着的杨风栖,生气的将杯子顿在了桌面上,气呼呼的说

道:这个混蛋居然敢这么做这还了得我就说说而已他就敢这么


杨风栖闻言看了他眼, 说道:说说而已, 我诉你, 这你不能就说说了, 既然你说了, 就得做到, 放过个郭维政什么, 天下的贪多的是, 你抓的完吗, 再说了, 你在安省闹的也够本了, 还要怎么样, 但是张小这个人不一样,这个时候正是你施恩的时候,你不懂吗?


我懂但我就心里过不去感觉被张小鱼将了所以心里不得劲丁长生淡淡的说道


你把这按下了没人会知道知情者不他的亲人就他自己他不会往外说再说了你知道这本身也没人知道你怕什么非是放过只蛙虫其实单单郭维政来说你怎么做都不过分都是在游戏规则内做事但是张小鱼不一样, 从安泰地产公司到泰国我想做的事情再加上 这次收购云鹏地他都是在向我们做事我觉得这个时候你信守承诺给他这个人情又如何呢?杨风栖问道


但是这我不能就这么……


然不能这么了, 你得找郭维政, 让他知道你是因为什么放过他的, 你要给他讲明臼, 你放过他, 不是因为他 狗.屎运好, 是因为他 有个好女婿, 你要把张小做的都和他讲明臼, 包括陈兆文怎么死的, 都和他说楚, 让他一子面对张小鱼时都抬不起头来, 这对千一个位习惯了的人, 欠下这么大个人情, 这样的心理折比把他关起来还难受 , 不是更好吗?杨凤栖问道


丁长生点点头,说道:

确实是这样,在他的眼里,张小鱼以前什么都不是,但是现在却成了他的救命恩人,这种恩情他还的完吗?


再说说张小这个人, 我不知道你们在屋说了什么话, 但是我觉得你在同意给他几天时间的时候, 他在为了郭维政可以向你下跪的时候, 这人的品性就得你去接纳, 这样的人, 将定能用的所以, 你要珍惜" 杨凤栖说 道


丁长生算是被杨风栖说服所以个女人的理性有时候男人的福丁长开始时的是很生气张小鱼居然敢这么干, 但是张小鱼对他没有任何的隐瞒, 就承认那是自己干的, 这也是种坦诚, 如果张小鱼不承认那是自己干的 , 那么丁长生绝不会接这样的结局, 因为丁长生给的是张小鱼时间, 而不是给了别人机会,别人做到的事不代表是你做的,那么你有什么理由阻止我对郭维政下手呢?


我觉得这件事你找郭维政谈,越早越好,他内心的压力不比任何人小,你是

做这行的应该知道大部分的所谓高官 其实心理没有我们想的那样强大他们之前的心理强大 是屁.股底下的位置给他们的位置没了一个个怂着呢" 杨凤栖说道。


我知道,收购云鹏地产的事情怎么样了?丁长生问道。

到了签合同的阶段了,谈的非常好,基本的障碍都解决了,最重要的是当地

政府非常支持我们,因为我们为他们解决了一个大的隐患,云鹏地产卖出去那么多

的房子,但是大部分都都没交付呢,要是这件事拖的时间长了,这些买房子的肯定

是不答应,所以也急需找一个合适的接盘侠,我的公司是外地公司,在本地没那么

多的事,所以他们非常高兴,也在极力促成这事。杨风栖说道。


嗯,那很好啊,就这样吧,这事就到这里了,我晚上去找郭维政谈谈,臼天人多眼杂,搞不好就被人做文章,还是低调点吧,这个张小鱼,尽给我出难题。丁长生说道。


杨凤栖松了口气说道会出难题的人说明用心做事了,不用心做事的人才不会给你出难题呢,恨不得躲你躲的远远的,你想给他出难题都找不到


丁长生看着杨风栖,眉头一皱,问道:

哎,我说你怎么老是替他说话啊,你是不是看上他了,这个小臼脸长的好看?


哎哎,说这话有良心吗,我要是看上他了还用在你面前喟瑟吗,你看你那熊

样,吃醋了?杨风栖不忿的问道。


我就是觉得你为他说话说的太多了

是,我说的是太多了,我是为了什么呢,我年纪越来越大,还想生个孩子,

到时候国内的事情我不是要找个信得过的人帮我.操持几年,你觉得什么人行?

你的意思他行?丁长生问道。


生意上的事慢慢培养,我主要是看做人,接触这段时间以来,我基本把他摸透了,所以我信得过这个人,既然是信得过人,那就可以用,其他的事可以慢慢教,但是人性教不会,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这个没法教杨风栖说道。


好吧,你说的都有理,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先走了"。丁长生说完起身离

开了。


到了门口,丁长生停下脚步,回头对杨风栖说道:

其实我真不想答应他,但是张小鱼问了我一句话,让我很震撼,他问我说,你这辈子可为什么人拼过命? 就这句话我触动了所以…… 算了不说了我走了”。


杨风栖待丁长生走了之后, 给张小鱼打了个电话的,大致说了下自己和丁长生谈话的内容,要他放宽心,该干嘛干嘛,别耽误了正事。


挂断了杨凤栖的电话,张小鱼抬眼就看到了车站门口东张西望的彭佳飞。


张小鱼下了车,走了过去,彭佳飞也看到了他,张小鱼接过来行李箱问

道:路上还行吗,累吗?


这些天是挺累的,接到了你的电话,我就开始办各种手续,主要是跨省转所

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各种手续,这里也是,无数次电话联系,麻烦得很"。彭佳

飞说道。


为什么不和我说呢,我打个电话就能解决的问题,你看看你这个费劲

小鱼说道。


是吗,我以为你也很难办呢,我就按照正规程序走叽,你要是好办的话还不得给我办好了吗?没敢麻烦你"。彭佳飞说道。


唉,这事怪我,没想起来这事,这阵子忙的晕头转向的,实在是没顾得上, 回到了云海,再有什么麻烦事,你就直接给我打电话,有时候就是一个电话的

张小鱼说道。


好啊,没问题,我会的,到时候你别嫌烦就行,对了,我和那个秦律师认识,但是我觉的那个人在业务上并不怎么样,你怎么想到让我和他合伙办所?佳飞问道。


美安泰地产公司以前的老板是他的姐夫,而在这次收购云鹏地产的事情上,

他帮忙不少,正是因为他业务不行,我才找你来压阵的嘛,所以你要好好努力,争

取把这个所扛起来,现在我得找几个其他的律师把所撑起来,等你的执业年限合适

了,你就是首席合伙人,这个所是我办的,我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两年不要接别的

具体案子你就研究件事那就是公司上市的法 律问题把这些问题都给我摆平了,你就是首功一件,工资待遇的问题按照你在北京的收入来算,暂时不高,年薪

三十万,这是你能拿到手的,等你当了首席合伙人以及这个律所的主任,那工资就

更高了,我这么安排可好?张小鱼问道。

不是可好,是太好了, 因为什么呢, 我就个小律师, 在北京这样的小律师一捏一大把,可是要是公司上市的话,我怕是应付不过来,我跟过的几个老律

师,他们是做这一行的,到时候我们的业务也可以外包给他们做,你看这样……


完全没问题,不能看到别人吃慢头,我们就非得从种麦子开始,我们大可以直接买慢头嘛,这个没问题,你负责操作吧,我相信你张小鱼说道。


谢谢,人这一辈子,难得有几个自己相信的人,也难得去相信几个人,能被

你相信我很荣幸一直都想为你做点事报答你对我的好但是一直没机会所以当你说你需要一个律师把关,想让我回来的时候,我当天就把手头所有的案子都

移交给同事了,不管这个案子标的多大,我眼都没眨一下,因为我知道你不是一个

轻易要人帮忙的人,你这么说,一定是遇到了麻烦或者是非常的相信我,谢谢你给

我这个机会,真的,这不是客套话彭佳飞说道。


"唉, 你这么说, 我怎么感觉自己造了多大的孽呢, 耽误了彭律师的大好前程。张小鱼笑道。


滚一边去"。彭佳飞斥道。

你先住酒店吧,到前台说一下自己是哪个房间的,都为你定好了,前台会为

你安排的


你不上去了吗?你至少得帮着我把行李送上去吧?"彭佳飞问道。美女,需要搬运行李吗?酒店服务生立刻迎了上来。

彭佳飞看了一眼服务生,恨不得一眼别掉他一块肉。

“我这会有事,放心吧,我会上去看你的,但不是现在,很快就会来找你

张小鱼说到这里时,朝着彭佳飞眨了一下眼睛,这才是她想要的答案,这么一眨眼,彭佳飞的半边身体都酥麻了,再不下车估计都走不了了。


邹长东给张小鱼打过两次电话请他吃饭,但是都被张小鱼委婉的拒绝了,

张小鱼觉得人家这么大个领导肯定是很忙的而且自己对邹林升做的些事情也是蛮过分的,也不好意思去吃这个饭,但是现在不去不行了,这事关沙场新一年的

承包这里面还有邹林升的股份而这次是邹林升打的电话说要见他不去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吃饭的地点是当初关押夏洛蒂的别墅,张小鱼到的时候看到门前停着两辆车,不用说,邹长东肯定到了,因为从车牌号就能看出来是省政府的车。

听到外面停车的声音,别墅的门开了,邹林升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说你的架子够大的,不上门请你你还不来是吗?"邹林升板着脸说道。

直都等你上门请我怎么等你都不来你干啥去了听说被罚去种地了,怎么样,今年的收成怎么样?张小鱼问道。


边去我看你是真的欠收拾要不是因为沙场的事我爸请你你还不来是吧?你可真是个无利不起早的奸商啊。两人你来我往的斗嘴,但是随着这斗嘴

的次数越来越多,两人都觉察到了对方是故意的。


来到跟前,邹林升伸手一拳打在了张小鱼的肩窝上,张小鱼动都没动,张

小鱼算计了他所以拳算是还给他 了。


我告诉你,我在农村耕地了大半年,你知道我每天都在想什么吗?郘林升

问道。

什么?

我那时候想的是等我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你这个混蛋算是把我害惨了,但

是时间长了,我渐渐的想明臼了,我真是该谢谢你,真的,想打你是心里话,想谢

谢你也是心里话现在至少我晚上能睡的安稳了要是那事直不解决那我这辈子也难睡的好了"。邹林升说道。


张小鱼笑了笑,伸手搭在了邹林升的肩膀上,两人向屋里走去,部长东在客厅里呢,大概也听到了外面门厅里两人的对话,看到张小鱼进来,也站了起来,向张小鱼伸出了手,张小鱼见状赶紧多跑了几步,这么大的领导主动和他握手,即

便是装也得装的像点才行。


林升的事情谢谢你,但是我也要批评你,这么大的事,你们瞒我这么久,怎

么,以为自己大了就可以摆平一切了吗?结果怎么样,还不是步步被人设计?差点

就掉坑里了吧?邹长东握着张小鱼的手,严肃认真的说道。


张小鱼俯首连连称是,态度很是谦恭,邹长东见他如此低姿态,也就不好说什么了,千是寒喧了几旬之后就去了餐厅。

今天没别的人, 就我们个人, 算是家宴, 别客气, 该吃吃, 该喝喝, 今晚这里没有省长,也没有长辈,你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无所顾忌,好不好?

"郘长东问道。


酒还没喝呢, 就趁着清醒的时候说这些话, 张小鱼心里当然是凛, 自然不会给个棍就往上爬,依然是保持着清醒的头脑,无论何时何地,不管别人给你灌

什么迷魂汤,都要做到心中有尺,口中有度,守住底线,进退自如。


小张,人与人的交往,得过事,也得过钱,所以呢,通过你和林升的事,我看出来了, 你这个孩子能办事,也能成事,我说这话没有要把你拔高的意思,说的事实。郘长东忽然来了这么一句,真是把张小鱼给惊到了。


邹省长,你这真是抬举我了,我也没做啥……“张小鱼闻言连忙放下筷子说

道。

你先不要谦虚,听我说完再说,林升的事,陷的还不是太深,要是再陷下去

的话,后果是什么,没人能预测,所以,这件事从一开始你就在帮他,我非常感谢

你,你做的事他都告诉我了,谢谢你,这杯酒……你先不要说话,听我说,邹叔叔

就敬你这一杯酒,就这一杯,你不要推辞,来,干了"。郘长东的郑重其事让张小

鱼的心里压力倍增因为他知道这不是杯酒这么简单的问题后面定是有续集。

邹省长,你这太客气了,我……我也干了张小鱼说道。


以后私下别叫邹省长叫邹叔叔有什么事都可以接找我让他找我也随你小张其实呢今天叫你来个是谢谢你之前直没机会直都在忙,他呢也被赶回老家种了半年地,也改的差不多了,他回来后在家里无所事

事,就知道打游戏,也不想出去工作,主要是那事一闹腾,嫌出去丢人,你呢,和

他也是这么久的哥们了,所以,你能不能带带他? "邹长东问道。


我, 带带他? 带他……“ 张小鱼很想说我带他啥呢, 他要是个姑娘还好点,他一个大男人我天天带他算啥事?


带他走出去,跟着你干点啥事也好,我让他出国他不敢,在国内呆着也是憋

在家里不想出去,再这么下去不是废了吗,你自己说说想干啥?邹长东看向郘林

问道


你不是说了嘛,让我跟他干,我跟他能干啥?"郘林升也不是好脾气,直接在饭桌上和郘长东就叽歪起来了。


张小鱼看这架势再不说话就得吵起来千是刻说道没问题,邹省长,我那里有不少工作没人分担呢,我觉得林升可以,再说了,以后公司做大

也有些海外的业务到时候还是自己人做事放心没事以后我和林升合作,保证不会出任何问题


郭维政一直都在家里等着纪委的人上门,虽然郭文希给他打了电话,说张

小鱼答应帮他们了,可是他实在是不相信张小鱼和丁长生的关系能好到可以让丁长

生放弃原则,所以该做好的准备都做好了,就等着纪委的人上门,他就可以放心的

走了。


但是纪委的人来了,却只有丁长生一个人,司机都在门外等着没进来。看这样子等我好久了?丁长生看着郭维政,问道。

不是等你好久了,是等纪委的人很久了,我做好了准备,随时都可以跟你们

走"。郭维政说道。


丁长生坐下来,坐在了郭维政的对面,直盯盯的看着他的眼睛,咬牙切齿的说道:郭维政,你知道我是多么想把你送进去,让你老死在监狱里,看着你在监狱里受尽折磨而死,你这样的人就该这么死,也算是不得善终,可惜了,可惜你

有个好女婿,虽然你不同意他和你闺女的婚事,但是他这次是真的帮了你大忙,你

这一辈子都要感谢他才行


席话把郭维政给说憎了, 他知道丁长生说的是张小鱼, 可是张小鱼到底做了什么让他这么说呢?这是他纳闷的地方,从只有丁长生一个人进门,再到他

这么说,郭维政原本悬着的心落地了,可是这只是开始,紧接着当丁长生这么说的

时候,他的心再次悬了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还是一无所知,张小鱼做完了

切, 他也没有告诉的郭文希结果是什么, 因为张小鱼也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 因为他不相信丁长生的承诺,可以说他不相信任何人的承诺,除非是对方已经做到

了,否则,那都是浮云。


他不想给郭文希没有实现的结果,所以一直都在等,等着丁长生做最后的

决定。

张小鱼怎么了?他做什么了?郭维政的声音有些发颤,问道。

为了求我放你一马,他在我面前跪下了,我可以看得出来,他这个人是要强

要脸的人,但是为了你,给我跪下了,求我给他几天的时间,把知道你和陈兆文之

间交易的人都除掉你也听说了陈兆文和他儿子在美国被人枪杀了吧?你怎么想的,以为这是个意外吗,还是老天帮你?丁长生问道。


郭维政听到这些话,一下惊呆了,嘴唇哆嗦着,牙齿都在打架,好一会才

说出来几个字:怎么……会这样?


所以我说,你命好,有这么一个好女婿,要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你现在已

经在看守所等着审判了,郭维政,你晚上睡不着的时候摸着自己的良心想一下,以

后该怎么办,你老了,但是张小鱼还年轻,我劝你,以后不要再给他添麻烦了

丁长生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郭维政此时的精神状态就像是杨凤栖说的那样,真的

不行了,他们的底气都是屁.股下面的那个位置给的,现在位置没了,底气也就没

了,仅此而已。


一年之后,上交所,张小鱼和郑岩站在人群里,看着杨凤栖站在台上,和

几个股东联合敲钟,郑岩看看身边的张小鱼,小声说道:这个风头你不出,不像是你的风格啊?


我是什么样的风格?这样的风头我还看在眼里吗?从此之后,出名的事我都不沾了,就是躲在背后赚钱睡姑娘,我觉得这才是我的人生追求张小鱼说道。

但是话音未落就觉得屁.股上被郑岩踢了脚, 张小鱼笑了笑没吱声。

过了一会,张小鱼说道:

说实话,这次公司上市多亏了你的帮忙,谢


怎么谢我,一般谢我的人都要以身相许,而且我还从不给女人帮忙"。再郑

岩说道。

哎哎,怎么说着说着就下道呢,我这说正经的呢,你看你想啥呢?张小鱼

问道。

没想啥,我呢,有点业务,想去拉斯维加斯一趟,要不然你跟我一趟?

岩问道。

行啊,反正这事定了,我也想休息一下,走吧,什么时候去?张小鱼问道。


再有三个小时起飞,而且你看到门外那几个人了吗,我雇来的,你要是不

去,他们就会把你捆起来拉到飞机上去,而且是私人飞机,你想跑都没门。郑岩

说道。


真的假的,不是,你这是去办什么业务,还非得我去,不去捆着也得去,你不是输了钱想把我卖了还债吧?我告诉你,咱有的是钱,你要钱就是一句话的事, 我可是卖艺不卖身的"。张小鱼认真的说道。


业务很简单啊,就是去结个婚,你去不去?张小鱼问道。

结婚?那你带我去千嘛,伴郎啊?伴郎不是该男方那边找吗,哪有女方自己

找的……“张小鱼说完这话,这才意识到不对劲,看着郑岩嘴角上扬的样子,知道

她内心是怎么想的了, 千是悄悄的移动脚步, 可是步都没移出去呢就被郑岩抓住了胳膊。


俩人穿过人群,张小鱼低声说道:

给我点面子行吗,这里这么多人呢,待会我们再商量这事……

可是郑岩不想再商量了,到了门口,直接把张小鱼推给了那几个保镖,然后就向前走去。


飞机腾空而起,这下张小鱼是彻底下不去了,看着对面品着香棕的郑岩, 张小鱼也不好说什么了。


其实这事你该早和我说,也好让我有个准备嘛,你看,我连结婚戒指都没准备,至少也要有个求婚啥的吧,难道你反求婚啊?张小鱼问道。


没事,到了那个地方,你想买什么戒指都有,而且我也告诉你,拉斯维加斯

是个结婚离婚之都,你要是想和我结婚,分分钟的事,你要是想离婚,也是分分钟

的事,你想怎么样都可以"。郑岩说道。

你看你说的,结了干嘛还得离呢,多扫兴,好吧,我同意你的求婚了,那个,到了地方,我就去买戒指,多大点事。张小鱼大义凛然的说道。


拉斯维加斯湖旁,夕阳西下,郑岩穿着露肩的红色礼服,在夕阳下散发着迷人的魅力,但是为了照顾张小鱼的感受,她放弃了高跟鞋,可是依然能将礼服穿出了天使般的效果,看着眼前单膝跪在地上的张小鱼,嘴角上扬,得意之极。


可是就在她觉得这一切都成定局时,张小鱼却把戒指收了回去,郑岩一下子愣住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个是谁买的?张小鱼说着就把她手上的另外一个戒指给撸了下来。这个是我……


还有这个,谁送你的?

……"

我什么我,我告诉你,以后你的手上只能戴老子买的饰品,其他的都给我扔

好好,给我给我,我收起来,这些戒指和饰品其实是我……

你哪

从她手上撸下来的饰品一转身丢到了拉斯维加斯湖里,一了百了。

那些值好多钱呢……

说完 她的手指上就多了亚豹头钻戒,这是张小鱼此时能买到的最好的戒指了。


切都是最好的期待, 期待件事情会发生, 就会一直期待, 一直期待, 就终会发生,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大概就是如此吧。


虽然万般不舍,但是终究无奈,所谓成熟,也就是学会看开看懂无奈吧。


我们的生命在继续,很多人都会在我们的生命里进进出出,留下的,远离的,都是缘分的痕迹。


这本书就到这里了,虽然不舍,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曲终人散时,各奔前程日。


今天心情复杂,很少抽烟的我,一下午抽了十八支烟,去了七次厕所,可见我心情的纠结和坐立不安,故事结束了,人还未走远,新书很快就会连载,是你们期待的官文,愿我们相见终有时,不负臼头日,爱你们……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非常感谢楼主的分享!希望也很期待能继续读到和分享钓人的鱼的新作!

TOP

我们的生命在继续,很多人都会在我们的生命里进进出出,留下的,远离的,都是缘分的痕迹。
生活,活着而已

TOP

我们的生命在继续,很多人都会在我们的生命里进进出出,留下的,远离的,都是缘分的痕迹。

TOP

我们的生命在继续,很多人都会在我们的生命里进进出出,留下的,远离的,都是缘分的痕迹。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