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423章 新侯朝

    北伐之战,黑雕军占据了中京以后,契丹援兵齐聚上京,战事在短时间之内不会有结果。侯云策作为新朝皇帝,不可能久在前线,当太师李甲到达中京以后,便率亲卫军南返,将伐契丹之战交由石虎来指挥。

    石虎久在战阵,性格坚毅,在黑雕军中威望极高,正是北伐之战统帅的最佳人选。

    郭炯则离开中京,前往西北,主持西北局面,威镇党项、回鹘各族。

    一千骑兵护送侯云策返回大梁。侯云策是马上皇帝,骑射功夫了得,而太师李甲久在黑城,虽然年迈,仍然能够骑马。

    一个月时间,侯云策一行回到大梁。回到大梁前,太师李甲坐上了马车。

    朝中百官皆出城迎接皇帝北征归来,诸大臣敏锐地发现陛下的队伍中多了一个奇怪的马车,马车跟随皇帝进入皇宫,并未与大臣们见面。侯云策在议政殿与留守大梁诸重臣见面之后,谈了北伐之事,议了内政,便回到后宫。

    赵英精心梳妆打扮,带着儿子在宫内等候郎君归来。得知郎君进入议政殿以后,赵英便站在院内门口,翘首以待。侯宗林则跟随在母亲身后,规规矩矩地等待父皇。他比侯黑虎文静得多,安安静静地站在母亲身边。宫内生活让其早熟,比起同龄少年更加稳重。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响起,赵英一颗心怦怦乱跳,脸禁不住红了起来。当太监声音响起,她向前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

    侯云策进院以后,夫妻俩对视。赵英羞涩地低下了头,上前如平民家女子一样,万福,道:“郎君,你可回来了。”

    侯云策握了妻子的手,道:“打下中京,契丹大势已去。”他又望向宗林,脑中不由得浮起另一个儿子侯黑虎的形象。

    三人坐在屋内应对一番,侯宗林先离开。

    侯云策牵着妻子的手走进寝室。赵英感到一颗心似乎要跳了出来,道:“郎君,这可是白天啊。”侯云策笑道:“夫妻之道在于顺其自然,这是天道。”良久,寝室安静了下来。屋外闪过一个老太监,记下了陛下和皇后之事。皇家无小事,任何一次人道都必须有所记录,这样才能保证皇家血脉。

    事毕,侯云策和赵英躺在床上,如寻常百姓那样聊天。

    侯云策道:“德政殿修整如何?”

    赵英道:“已经完工。此殿是何人居住。”

    德政殿在宫内,却又不是后宫,从名字来看似乎与议政殿类似。但是从大殿修整情况来看似乎又不是为了议政,赵英颇为不解。

    侯云策没有直接回答此问题,道:“晚上请卫王到宫内,我们一起到德政殿见一人,此事是皇族家事,不能上朝政。为什么叫德政殿,原因是此人对我有大恩,是救命恩人,也是我的师傅。如今从北地归来,垂垂老也,我是以父礼来对之。”

    听闻来者是郎君的救命恩人和师傅,赵英顿时严肃起来,道:“那来者也就是赵英的恩人。”

    在婚前,卫王曾经查过侯云策的底细,只知侯云策是北地幽州人士,一家皆为契丹所害,是忠良之家。婚后,郎君从来不谈在北地的生活,也从来同有北地的亲族。这次北伐,郎君带回来一个师傅,并直接住进了宫内,赵英作为世家女,敏感地意识到其中有蹊跷之处。

    卫王赵川进入宫中后,看到德政殿也颇为意外。

    进入殿内不久,女儿和陛下来到殿内。等到女婿陛下进入内殿之后,卫王赵川问道:“谁住在此殿?”赵英道:“我也不知。只是,郎君说了两个意思,一是此事是家事;二是来者是郎君的师傅,曾经救过郎君的性命。”

    卫王皱眉道:“陛下是侯之恩的族人,幽州遭难之时,侯氏族人皆陨落,何来师傅?”

    赵英摇头道:“女儿不知。”

    正在聊时,侯云策和一个老者走了出来。老者须发皆白,眉毛极长,腰背也微微弯曲。卫王赵川见到此人,顾不得君臣之礼,猛地站了起来,指着来者,道:“李太师。”

    李甲拱了拱手,道:“卫王,老臣有礼了。”

    赵川转过头看着侯云策,目不转睛。

    赵英虽然是女儿身,可是也知前朝旧事。在前朝有一个鼎鼎大名的李甲太师,辅助了前朝皇帝侯兴业打下了大好江山。后来,侯兴业和太师李甲治国上理念存在分歧,李甲便退出朝政,成为三皇子侯世义的师傅,被尊称为太师。侯兴业以武功稳雄一时,南征北战,罕有敌手,只不过国内民生凋敝,百姓已经易子而食,最终国破身死。

    此刻,陛下称呼李甲为师傅,陛下又生侯,那么,侯云策就是侯世义?

    赵川想起当日夺城之战,正是由于自己开了城门,才让林荣父子能够进入皇城,最后杀死了侯兴业和皇后。想起这里,赵川冷汗就出来了,双腿颤抖起来。

    侯云策很平静地道:“今天是家事,大家随意点,都坐吧。”

    赵英见到父亲的神情,已经明白自己夫君是谁。当年她和三皇子有婚约,三皇子前面的两个皇子都死于战乱,三皇子实际就是太子,她是未过门的太子妃。正因为此,大林的贵族世家都不敢向曾经的太子妃提亲,直到侯云策崛起,她才嫁给了这位军中的后起之秀。

    赵英没有料到,自己的丈夫居然就是与自己有婚约的三皇子。

    赵川突然跪了下来,道:“陛下,所有罪过都是臣犯下的,与赵英无关,与侯宗林无关。我自杀以谢天下。”

    侯云策抬了抬手,道:“卫王,平身,今天谈家事。”

    赵川仍然长跪不起。

    李甲道:“卫王,起来吧。陛下说的是家事,若是想要杀人,何必到德政殿来。”

    赵川起身,脸上仍然汗水不断。

    侯云策招了招手,道:“皇后坐到我身边来。”

    旁边闪过两个老太监,将赵英椅子搬到侯云策身边。

    侯云策望着赵英道:“我骗了你,我原名叫侯世义,是曾经与你有婚约的前朝三皇子。”赵英低垂着头,道:“你一直都知道婚约之事。”侯云策道:“当然,我一直都知道。”

    侯云策握了握赵英的手,道:“我随太师、神箭营闯出皇城,然后一路向北,在清风岭建了黑城。十八岁时,我和贺术海东一起南下,进入中原。侯之恩之亲族是太师所安排。”

    李甲缓缓点头。

    侯云策道:“我南下中原是为了复国,也是为了复仇。打了沧州,组建黑雕军,后来在高平大战时,为陛下林荣的先锋军。在这时,我还是想要复仇。从沧州到郑州,我一直在寻找大林朝取代大侯朝的原因,论武功,林家父子也不错,却比不上我的父皇。我的父皇错在不惜民力。在黑城之时,太师李甲讲得最多的就是民可载舟亦可覆舟的道理。林荣是很开明的皇帝,我在郑州与娘子结婚时,对天下大势看得很清楚。若是林荣未死,黑雕军要复国,中原必然打成尸山血海,给虎视的胡人所趁。所以我曾经发誓,只要林荣不死,我就不复国。林荣比我长不了几岁,我实则放弃复国。在这一段时间,我不想再和黑城联系,黑城四子到军中,我其实是冷落了他们。可惜,林荣在青春鼎盛之时,因病去逝。此时,黑雕军势成,而禁军主力在杨光义掌握之下,林氏大权已经旁落。如果我不争位,杨光义也要争位。”

    他略为停顿,道:“万幸,中原没有再起动荡,未再给胡人南下的机会。”

    大殿安静得落针可闻。

    侯云策又道:“今天是家事,在这里谈完,出门就不必再谈。我父皇的大侯朝是前朝,如今的大侯朝是新朝,我们没有必要把两朝联系在一起。”

    赵川知道侯云策不会算老帐,心中稍安,道:“罪臣想辞职归家。”

    侯云策道:“我要做天下明主,心胸就应该和日月一样开阔,前侯朝的事情已经过去。”

    李甲道:“德政殿之处是皇帝、皇后当年所在地,陛下在此置衣冠,由老臣日夜守卫。”

    家事谈毕,赵川离开皇宫,坐上马车,他全身瘫软,没有一丝力气。

    侯云策和赵英回到宫中。夫妻面对,赵英泪流满面,道:“郎君,刚才,我一会在云端,一会在河底,要被吓死了。”侯云策道:“我如今就是侯云策,不是侯世义,我希望大侯朝比大林朝更好,比大武更强。大侯疆域内再没有战乱,百姓能够安居乐业,”

    在德政殿,李甲仰望群星,暗道:“我没有白来这个世界,从小在侯云策心中种下一颗种子,如今终于结成正果。”

    在河套之东,耶律其敏敏和侯黑虎带领鹰军最后一部,千里行军,准备前往虎思斡耳朵,为契丹族找到另外的生存之地。在夜晚歇息之时,侯黑虎道:“母亲,我是中原人还是契丹人?” 耶律其敏敏道:“你愿意是中原人还是契丹人?”侯黑虎道:“我是契丹人。但是,我喜欢中原的皇帝父亲。”

    在南海,林宗训、小赵皇后以及忠于大林朝的军士们率领船队与当地土王们发生了激烈交战,斩杀了第四个土王,占领了五个大岛,重新竖起了大林朝的旗帜。

    在北地,贺术海东率军从腹背对契丹军发生突袭,石虎大军包围了上京。

    在南方丛林里,飞鹰堂商队行走在密林中,虽然遭遇瘴气,损伤不小,仍然坚定向着南方前进。

    在东方,水师大将军时英率军东渡,来到了倭国,与倭国交战之后,登上大岛。

    在大梁,李煜写下了: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全书完)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