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造化玉碟?”

虚空中,方平无奈苦笑。

一旁,秦凤青若有所思,喃喃道:“这猫倒是真好贿赂,方平,你说我多弄点吃的,能不能换个世界之主当当?”

方平嗤笑,懒得理会。

苍猫虽然不靠谱,可能辨善恶,哪有那么简单就把种子的地位给换出去。

秦凤青也没再提,略有疑惑道:“地皇要在阴间开大道,你不阻拦?”

方平的源地和阴间合一,地皇这些人自然都进入了阴间。

阳间有道,阴间无道。

两界能量有限,阳间不好灭武,阴间本无武道,再开辟大道,消耗能量无数,如此一来,两界迟早会步入之前三界的局面。

种子为了回收能量,恐怕又得上演一场灭世之战。

“铸神使不是准备弄天劫吗?到时候天劫一起,自然没那么多武者了。”

方平说的无所谓,秦凤青却是不以为然,“天劫难道还能灭杀所有人?强者越强,吸纳的能量越多,这么下去,我看两界迟早还得步后尘。”

“那都多少年后的事了……”

方平笑道:“有天劫在,多少可以延缓一下。”

秦凤青瞥了他一眼,略有疑惑道:“你现在应该算是长生不死了,方平,若是真有一日,有人修到了你这等境界,到时候又该如何?”

“是和天帝一样,限制武者不给武者修炼到皇者以上的境界,还是干脆提前灭杀那些天才妖孽?”

两界能量有限,总有天才妖孽出现。

一旦真有一日,有人修到了方平这样的境界,那时候,方平又该如何自处?

“没事。”

“没事?”

看方平说的笃定,秦凤青疑惑地看着他,这家伙就真的不担心?

还是真的坦然到了,根本不介意有人取而代之?

方平轻笑道:“两界合一,能量平衡,自成体系,不再对外流失,当然,能量也有总数。如今两界能量三分,我和苍猫各取其一,实际上两界生灵只占其一。”

秦凤青微微变色。

两界能量三分,方平和苍猫居然各占其一,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两界数百上千亿生灵,总共才占据三分之一的能量,哪怕真有人妖孽无比,除非灭绝两界,吸纳所有能量,这才能赶得上方平。

方平这家伙,现在到底处于什么样的境界?

“那你的意思是,两界武者再怎么修炼,也不会超越你?”

方平笑道:“算是吧,当然,这可不是我限制的,是两界的能量总数限制的。真要有妖孽,完全可以跳出两界,学习阳神,游荡宇宙,寻找新的世界,新的种子,吸纳能量,自然可以超越我。”

方平摇头道:“我不限制两界武者,可总不能让我自废境界,成全他人吧?后来者想超越我,自然要付出更大的代价,两界是可以超脱的,我并未完全杜绝了他们的未来。

我的源地,你也知道,之前我留了一道口子,后来虽然修补了,可那处还是有薄弱之地的。

若是真有妖孽能发现,愿意步入混沌,探索宇宙,修到了一定境界,自然可以脱离两界离去。”

秦凤青若有所思,不过还是道:“就算如此,一旦有人不断修炼到这个境界,脱离两界,带走了自身境界所蕴含的能量,那两界不还是要面临能量匮乏……”

方平点头,这倒是不可避免的。

除非彻底堵死了两界界壁,这样一来,无人可以超脱,自然不会有能量流逝。

方平没这么想过,笑道:“随便吧!两界游离能量有三分之一的总量,一旦有人不断超脱,若是出几位阳神那样的强者,那两界迟早会出现末武。”

“末武时代……”

方平想了想,轻声道:“那就自然灭武吧!武者若是不愿回馈,一味的只为自己超脱,那灭武之事,也是必然的。

那些超脱的武者,若是在外有成就,愿意回归,或是陨落之际,愿意回归,那两界自然传承不灭。

可若是都不愿意……”

方平轻笑道:“那就灭武!这并非我的选择,而是强者自己的选择!”

“他们带走了能量,让两界处于能量匮乏时期,不愿回归,也不愿回馈,那时候武道灭还是不灭,就不是由我决定的了。”

秦凤青点头,倒是没再多说。

方平不算恶人,可也不算圣母。

让他自己溃散能量,不断滋补填充两界,显然不可能。

武道是否传承不灭,全看两界武者自己。

强者超脱之后,若是愿意回馈,或者寿元大限到来之际,再次回归,那能量自然不绝。

可若是都不愿,这两界,恐怕迟早要面临灭武之难。

方平再次笑道:“所以两界的未来,其实不是取决于我,而是取决于他们自己!”

秦凤青笑呵呵道:“你愿意让人超脱,那他们要是真在混沌中获得了机缘,超越了你,再回归干掉你,那怎么办?”

方平失笑道:“那也随他们,各凭本事便是了!指望别人不进步来保护自己,那才是愚昧!我.asxs.高于所有人,最终却是被人所杀,那也是活该。

何况,我并未断绝所有人的道路,同样,也没人来断我的路,未来的路怎么走,也取决我自己。

混沌宇宙,别人可以探索,难道我不成?

如今两界还不稳定,我才停留在此,难道未来几千年,几万年,我都一直在两界游荡不成?”

秦凤青眼神微变,有些恍惚,半晌才道:“你也想去探索混沌?”

“看看再说吧!”

方平并未多言。

这还不知道多久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没再管虚空中的地皇和苍猫,方平看向下方,此刻,下方的陈云曦几人,已经怒发冲冠,有决死之心。

……

下方。

青年天王已经有些不耐。

“一切已注定,人族……无法镇压三界,为了人族传承,难道诸位非要冥顽不灵?”

傅昌鼎怒斥道:“冥顽不灵?若不是方平击杀天帝,灭绝九皇,三界早已被天帝镇压,武道已灭,轮得到你来人族猖狂?”

“枪王,实力才是根本。”

青年天王轻声道:“若是人族还有天王,那自然人族为王,可人族无天王,人王已逝,纵观三界历史,怀璧其罪,枪王应该比我更明白。”

傅昌鼎咬紧牙关,双手握紧了长枪。

对方说的不错,怀璧其罪。

人族是出了多位风华绝代的绝世强者,可天帝一战,这些人都死了或是消失了。

方平……他之前笃信方平还活着,可现在,对方说方平死了。

若是没把握,对方岂敢此刻冒头。

天王说方平死了,那方平……难道真的陨落了?

若是如此,人族还守得住这三界吗?

傅昌鼎心中不甘,这是方平和武王他们用性命打下的盛世,难道今日真要妥协?

征战数百年,战死者无数,到了胜利的最后一刻,难道还要妥协?

远处虚空,有精神力波动。

之前遁逃的那些人,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开始回归,不敢靠近,却是在远处窥探。

深海处,有血云升起,那是深海大妖出现,妖气纵横。

这三界,传承四万年,之前那一战,强者战死无数,可依旧有强者残存。

新道出现,也有天才借机证道。

三界很大,海域无边。

此刻,三界真的就眼前一位天王存在吗?

人族无天王,那是因为天王都战死了,人族无惧,灭世之战,强者皆不愿逃,可其他人那就未必了?

那一日,真要逃的远一些,当时的天王也只算小角色,活下一些人,那也不是太难。

傅昌鼎陷入了挣扎中,耳边,响起了陈云曦的铿锵声:“联手,杀了他!死战!杀一天王,哪怕战死,这些人也该知道人族哪怕没了人王……依旧招惹不得!”

人族不妥协!

百年来皆是如此!

难道这些人觉得,没了武王,没了方平,人族就变了?

没有!

宁死,也要咬你一口!

这才是人族崛起的根本。

面对天帝,面对九皇,面对昔日的地窟,人族从不妥协,这才有了今日盛世,没道理此刻卑躬屈膝。

三人已经做好死战准备。

虽不如天王,可拼死一战,哪怕杀不了眼前的初武天王,也要让其他人看到人族决死之心!

……

“差不多了吧?”

虚空中,秦凤青看向方平,“是不是该收网了?”

方平轻笑道:“再等等吧!槐王还没动手,说实话,这家伙怂的可怕,我都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干掉他算了。除了槐王,还有个家伙躲着没出来呢。”

秦凤青有些疑惑,盘算了一下,还有谁?

该死的都死了,不该死的也差不多死完了,阴间那些人自己都见过,三界还有哪位天王活着?

“天极啊,你忘了!”

秦凤青愣了一下,半晌才道:“他?这家伙,是不是又躲起来沉眠了?”

当日那一战,西皇不得不散功破天帝源地,陨落在了大战中。

不过天极倒是没有出战,那一战,他也没资格参与。

可这家伙,存在感真的低。

秦凤青居然愣是没想起来天极的存在!

槐王多少有些动静,可天极……好像完全没有。

“他死了吧?”

秦凤青狐疑道:“你带我走了一圈,完全没他的踪迹啊。”

“没死,真要死了,我能不知道?”

方平轻笑道:“真要死了,阴间也许就可以看到他了。这家伙……”

他也是摇头,“还躲在残破的西皇宫中呢,虽然西皇宫都快彻底崩溃了,可这家伙居然死不出来,我都佩服他了。”

他是真的服了天极,那家伙按照自己的探查,现在都是破八境了。

可以说,在这三界,真正的天下第一人不是别人,而是天极。

结果……任由你三界怎么乱,怎么危机重重,那位就是不出来!

任你们打生打死,我不管你们。

别说窥探,那位连西皇宫的门都没出。

随便你们闹腾!

他这个天下第一人,你们当不存在就行,偏偏三界几乎没人想起他。

作为本源道的强者,陨落还是有动静的,天极没有陨落,这一点大家都知道。

有时候,众人好像还记得三界有哪位强者还活着,可仔细一想……就是想不起来名字!

存在感低到可怕的地步!

槐王活着,知道的人倒是一大把,天极活着,没人记得了。

最后一战,那么惨烈,天极都没参与。

他老子要不是最后被逼无奈,恐怕也不会出现,结果西皇陨落之后,西皇一脉彻底没人关注了。

“你不会还想钓天极吧?”

秦凤青无语道:“还是算了吧,今天就算是三界打的崩溃了,那家伙大概都不会出现!他那个破八怎么来的,你还不清楚?每次都是强逼着他突破的,这家伙连槐王都不如!”

方平哑然失笑,摇头,“这一界,几个天王都是极品!要是人人都和他们一样,三界就真的太平了!”

一个天极,一个槐王,若是再加上平山王,人人都如此,三界的灭世之战都不会发生了。

太识趣了也不好,这么识趣,方平想清扫一下三界的强者都难。

西皇现在好歹在阴间,前些天还和自己聊过天,喝过酒,现在转头就无缘无故杀了他儿子,虽说可以带回阴间,可那也不好意思不是。

“算了,不等了!”

钓鱼钓到这地步,也差不多了。

天极和槐王,既然不上钩,那就罢了。

这俩留在三界,关系也不大。

知道自己活着,哪怕自己不在阳间,去了阴间,这俩家伙大概都不会有任何异动。

……

气氛,愈加紧张。

血云翻滚,有妖族强者赶来了。

海浪滔天,有乱民中的强者,也暗中潜行而来。

陈云曦三人已经做好了生死搏杀的准备,魔武,吴奎山继续主导开学典礼,身边,一柄小剑却是若隐若现,也做好了随时出手厮杀的准备。

大战,一触即发。

这一刻,海中,有妖族强者,气势滔天,声震天地,喝道:“守,灭人族,初武主陆地,妖族主海域,互不侵犯,如何?”

守,冥神之徒。

听闻此言,青年天王环顾四周,轻声道:“人王灭天帝,救三界众生,人族……不当灭。不过,人王陨,人族无力镇三界,为三界不再动荡……”

守的话语未落,陈云曦三人已经无法沉默忍耐,下一刻,一棍、一剑、一枪瞬间爆发出璀璨光芒,杀向守。

守毕竟是初武天王,战力无双,见状轻叹一声,人族不屈。

虽不灭人族,可人族如今的这些领袖不死,三界想平稳过度,恐怕难。

只能灭杀人族这些领袖,才能让人族不再反抗,初武如同四万年前,再次执掌三界。

探手,大手遮天,铿锵声传来。

守轻易抓住了三位帝尊的兵器。

天王,还是初武天王中的强者,对付三位帝尊,难度太低。

守面露唏嘘之色,人王陨落,人族守不住三界之主的位置的。

这三人,也是人族最后希望证道圣人甚至天王的青年强者,为了大战不起,只能灭杀这三人了。

另一只手握拳,守一拳捶落。

陈云曦三人感受到了滔天的压力,三人面露狠色,兵器之上光芒耀射,自身也是气血动荡,自爆!

三人要自爆杀敌!

“哎!”

一声叹息,缓缓传开,三界仿佛凝固。

海浪平息,血云消散。

虚空中,方平背负双手,踏空而下,没管那边,侧头扫了一眼远方,远处,两道人影凝滞,下一刻,槐王速度超越时光,几乎是瞬间反应过来,不惜一切代价,瞬间挪移而来。

砰地一声从虚空中掉落,暴吼道:“人王威武,小人正想灭杀此贼,不曾想人王大人早有盘算……”

三界凝固。

人王!

方平瞥了他一眼,不再理会,踱步而行,缓缓走向陈云曦几人。

砰地一声,远处,海域中一尊巨大无比的妖兽,瞬间炸裂,尸骨无存。

正是刚刚要灭人族,二分天下的妖族天王。

不熟悉,方平也懒得多说。

应该是之前隐藏在深海中的妖族,灭世之战的时候没见过,大概才出山。

虚空中,先前遁逃的白虎这些圣人帝尊,也是肝胆欲裂。

还没来得及说话,几乎是同时,纷纷爆碎!

血液刚迸射,瞬间化为虚无。

能量溃散,滋补三界。

纷纷陨落!

远处,陈云曦看着方平,眼露欣喜之色,又有些释然,他……果然是无敌不败的,绝不会陨落!

傅昌鼎也是龇牙咧嘴,有些欣喜,又有些无趣。

就知道自己不该怀疑!

这家伙怎么会那么容易陨落!

三界灭了,他都死不了,自己居然还真动摇了,相信了初武天王的鬼话。

守满头大汗,脸色惨白。

身体无法动弹,却是还能言语,此刻,忽然苦笑一声,面露无奈,轻声道:“人王大人……果然无敌于世。师尊曾说,不曾看到人王真的陨落,莫要为初武招祸……”

“我想着,多次试探,人王不出,应该是死在了那一战中……现在看来,是我太自大了。”

守愈发苦涩,看向方平,轻声道:“我无灭绝人族之心,人王恩怨分明,当不祸及初武。”

“我自寻死路,死不足惜,辜负了师尊的信任,还请人王大人开恩……”

守说到这,侧头看向初武大陆,面露愧色,很快摇摇头,轻叹一声,没再说话,身体渐渐虚幻,已经自戕原地!

人王一出,他早已知道无活路。

与其让人王出手,不如自杀,也不知是否会牵连初武之人。

堂堂天王,不出一招,方平一出,直接自杀,可见三界对人王有多忌惮,多恐惧。

天DìDū死于人王之手,何况他们。

那边,槐王脸色惨白。

下一刻,槐王忽然肉身崩溃,大道断裂,气息瞬间从天王境滑落到了帝级。

槐王不顾伤痛,龇牙咧嘴,满脸堆笑道:“恭贺人王大人出关,新道稳固,定是大人稳固新道,小人当废旧道,重走新道,融入新界之中!”

方平嗤笑一声,倒是果决。

人族这边还不忌惮一位帝尊,哪怕方平不在,帝尊也掀不起风浪。

槐王直接破了旧道,跌落帝级,如此一来,哪怕方平不在,也不再是任何隐患。

这家伙,求生欲倒是真的强。

没再管他,方平看向前方几人,傅昌鼎也是龇牙咧嘴,半晌才笑道:“差点吓死我们了,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到的?”

方平笑道:“刚到不久。”

“信了你的邪!”

傅昌鼎撇嘴,“来的恐怕很早了,光知道看戏,都修炼到了这个地步,还钓鱼,有意思吗?”

他哪能不知道方平的性格,这家伙,都什么境界了,用得着这样吗?

方平笑了笑,也不否认。

身旁,陈云曦也露出笑容,轻声道:“回来就好。”

方平回来了!

有他在,不用再担心什么,不用再伪装什么,这些时日,人族看似繁华,实则高层都是如履薄冰。

今日,总算不用再伪装了。

方平笑了一声,微微点头,随手一挥,遥远之地,一处海岛,瞬间崩灭!

海岛之上,数千武者瞬间化为尘埃。

那些聚集于海域的乱民,纷纷陨落。

千里之外,海域波动,无人可见海底深处,数万妖族,化为齑粉,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回来了!”

一声轻笑,传遍三界。

地窟,初武,妖族,无数人匍匐在地。

浑身颤栗!

人王,归来!

三界臣服!

……

西皇宫。

天极手中茶杯粉碎,天极浑身僵硬,扭头看向远处,哪怕相隔数十万里,他仿佛都看到了那位似笑非笑的眼神。

天极嘴角抽动,下一刻,忽然冲到远处,跪在一处土包之上,嚎啕大哭!

“父皇啊!”

“你死的好惨!”

“灭世之战,父皇您为了人族,为了人王,不惜自陨,儿子没用啊,无力参战,只能为您老人家守墓尽孝了!”

“儿子发誓,您老人家不复活,儿子就不出西皇宫,为您老人家守墓到死了!”

“父皇啊,您在天之灵要保佑儿子啊!”

“父皇啊,您老人家看着儿子,儿子就守着这几亩地到死了,儿子要是死了,连给你守墓的人都没了啊!”

“……”

天极嚎啕大哭,不停重复西皇是为了人族战死。

他就在这守墓了!

为了西皇,他要守墓一辈子。

至于外界发生了什么,和他无关。

……

方平再次失笑,天极这家伙……也不知道西皇若是看到这一幕,如何作想。

三界因他归来而匍匐。

有野心之辈,纷纷陨落。

初武大陆之上,一些强者,脸色复杂,也匍匐在地,面露绝望,彻底失了争霸之心。

人王活着!

只是一声他回来了,三界众生,野心熄灭,人族当为百族之主。

下一刻,三界之中,呼声高起!

“贺人王归来!”

兴奋,喜悦,欢快,轻松……

人王归来了!

之前传言方平重伤,在魔武养伤,可一年来,方平一直不曾露面,最近更是传言方平早就死在了那一战中,人族众生虽然不相信,可心中难免惶恐。

而今人王归来,所有的一切压力、惧怕、惶恐,瞬间消失!

只有喜悦,只有欢喜,只有轻松。

魔武,欢呼声震天!

方平回来了!

……

海域,方平也是面露笑容。

轻声感慨道:“这才是我想要听到的,不是那一界可比的……”

耳边,有人嗤笑,“那是,三界习惯了你的无耻,阴间还没习惯,还没弄明白你的喜好,可没有上亿人齐呼人王威武!”

不外乎在阴间没有马屁声罢了!

哪有三界好,人人都习惯了方平的爱好,拍一下马屁,人王能乐得找不到北。

方平哑然失笑。

面前,陈云曦几人面露疑惑,看向方平。

方平笑道:“看不见?”

下一刻,身边的秦凤青身影呈现。

几人目瞪口呆!

他们……之前看不见秦凤青。

方平笑了起来,解释道:“世界两分,有阴有阳,三界为阳间,自然有阴间,阴间……死了自然便可去,这位便是阴间游魂……”

秦凤青撇嘴,嘀咕道:“他们到了那边,不也算孤魂野鬼,谁比谁高档似的!”

几人一时间忘了言语。

阴间,阳间?

死人……在阴间?

那岂不是说……这一刻,几人面露激动之色,难道说,那些死去的人,都在阴间?

方平好像看懂了他们的意思,笑道:“不错,都在那边!老张当了魔都大学的校长,可惜……教书不怎么样,最近魔都大学要罢免他,那家伙吹牛说自己教书一流,结果魔都大学打架的作风屡禁不止,他恐怕快要下台了,谁让校长亲自上阵干架的?”

“铸神使最近在研究雷电释放器,没空过来这边。”

“地皇一家子在研究怎么完善大道……”

“陈爷爷最近好像看中了一位老太太,云曦,搞不好你要有个奶奶了……”

“傅爷爷死的早了点,记忆缺失了一些,好像有点老年痴呆,最近总说自己孙子天下第一……”

“赵磊那家伙在那边传授铁头功,被人当骗子打了不少次……”

“我在那边看到老校长了,这老不修,我以为他还会当老师,结果……他居然不教书跑去追求南云月了,老张妻管严,想阻止,结果被他老婆提着耳朵拎回家了……”

“蒋胖子在那边当起了美食家,现在比之前更胖了!”

“战王老爷子居然又开始算命了,可惜吃的太胖,没人信他,没生意做,最近跟着蒋胖子混吃的……”

“李司令说天下太平了,不当兵了,不知道怎么想的,拉着几位老爷子去种田了……”

“吴川师兄……”

方平笑着介绍一位位熟人的下落,八卦他们的丑闻。

陈云曦几人听的目瞪口呆,与此同时,也忍不住的雀跃和羡慕。

他们……真的都还在!

虽不在一界,可知道他们还在,还存在在这世界,几人都是满心欢喜。

灭世之战,众人陨落,这一年来大家嘴上不说,可都是忍不住的悲伤,而今,却是欢喜的无以复加,他们活在阴间!

傅昌鼎忍不住道:“那老王他【31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们呢?”

“他们?”

方平笑了,“他们几个……铁头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战受刺激了,拉着老王和老姚单挑了好久了,懒得管他们,也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才能消停。”

傅昌鼎失笑,又看向秦凤青,有些奇怪道:“那你怎么就带这家伙过来了?”

方平再次笑了,玩味道:“没办法,打小爹就战死了,没人管,无法无天习惯了,嚣张习惯了。结果现在,不但有爹,有老校长,还有无数老辈都要教训他做人的规矩,不要太嚣张……惹了众怒,能不跑路吗?”

身后,秦凤青撇嘴。

这不是关键!

方平继续道:“关键在于,还记得当初魔都女子学院的那位周琦月吗?也在那边,最近缠着他,非要嫁给他,你说周琦月是不是瞎了眼了,结果这家伙吓得不敢在那边待了……”

傅昌鼎几人失笑,周琦月,有印象,这不是当初方平胡诌,让秦凤青以为对方喜欢自己的那位吗?

这两人阳间没成,阴间倒是要成事了?

众人说说笑笑,一时间,气氛高涨。

下一刻,陈云曦忽然犹豫道:“那……李老师和圆圆他们……也在吗?”

李长生带着方圆那群人失踪了!

三界无踪迹,陈云曦之前就怀疑他们陨落了,可现在没听到方平说起他们,难道……不在阴间?

“李老头和圆滚滚……”

方平苦笑一声,有些无奈,几人面露狐疑,他们怎么了,没找到吗?

方平轻叹,“当日大战,他们从虚空壁垒离开,我原以为他们还在三界,哪知道……居然不在。大战之后,我就开始寻找,也是前几天才发现了他们的踪迹,所以我现在才回归三界,就是为这事拖延了时间……”

几人好奇地看着他,陈云曦急忙道:“那人都找回来了?”

“找回来?”

方平无奈道:“没呢!李老头居然带着他们误入了另外一个种子世界,那边局势和之前的三界差不多,那边的种子非说这些家伙都是变数,都有处理末武的经验,死活不肯放人,非要留下他们当变数,等那边末武结束了才肯放人……

李老头在那边成了剑神,圆滚滚那家伙居然弄了个圆平社出来,现在闹的欢呢。

我看那边想消停,没个三五年恐怕不行,我和那边的种子打了招呼了,照看着点,过几年大概就能接回来了,不然现在强行要人,搞不好得起冲突……”

几人听的有些虚幻,跑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

这也行?

“不会有危险吧?”

陈云曦有些担忧,方平笑道:“那倒不会,那边的种子罩着他们,算是天命之子……”

“天帝之前也是!”

秦凤青嘟哝一句,方平嗤笑道:“天帝算什么?他只是种子的打手,咱们家圆滚滚可是有我这靠山,那边的种子敢当打手对待吗?再说了,我只是懒得起冲突,又不是斗不过那位,阳神那家伙之前去过那边,我看那位身上还有阳神留下的拳印,显然连阳神都斗不过,搞不好阳神都在里面,你觉得我斗不过那位?”

方平笑道:“去玩几年也好,我和李老头沟通了,他说他没来得及参与这边的灭世之战,一直不爽快,现在在那边参与一下,还没太大危险,就当重新体验了。”

几人听到这话,都是忍不住失笑,没想到老头子还不满意了。

之前最后一战前夕送走他们,对李老头来说,的确打击很大。

陈云曦也忍不住笑道:“圆圆倒是满足了自己的愿望,圆平社总算是壮大了,方平,别的世界……精彩吗?”

方平看了她一眼,轻笑道:“想看看的话……以后有机会,这混沌,这宇宙,很大很大!种子世界有一个,就有两个,也许……无数个,永远也看不尽。”

身旁,傅昌鼎挤眉弄眼,笑眯眯道:“陪你看遍万千宇宙,走遍天涯海角,啧啧,这算是某人撩妹新手段吗?”

方平瞥了他一眼,懒得理会。

陈云曦面带笑容,也不接话,不过看向方平的眼神,格外的温柔。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