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1301章 夏洛蒂

    “张小鱼是什么人?”女人问道。

    陈元伟摇摇头,说道:“你既然是来找祖文佳的,就一定是和祖文佳有关系吧,调查个人还不是个小事,还用我来告诉你吗,我说的够多了,帮我个忙,要是找到了祖文佳,麻烦把她带回来,我这里确实需要她”。

    “不用了,我就是来取代她的,你的生意我会替你做下去,我叫夏洛蒂”。女人自我介绍道。

    “啥?”

    无论陈元伟相信不相信,这个叫夏洛蒂的女人就是这么活生生的站在他的面前,活色生香,但是毫无疑问,陈元伟是极度不愿意的,当初搭上祖文佳的茬,那是他主动的,可是面对这么一个送上们来的女人,陈元伟心里开始打鼓了。

    “你到底是谁?”陈元伟问道。

    这个长着一张西方女人的脸,但是却普通话说的够溜的女人闻言皱眉问道:“我的中文有这么烂吗,我说的话你没听懂吗,祖文佳能做的事情我都能做,我可以帮你联系到那些断了线的生意,让你的生意再次火起来”。

    “打住,我做的生意最怕火,你说你和祖文佳是什么关系,亲戚吗?”

    “不是,我和她来自同一个地方,你最好是不要再问下去,否则的话,你可能会有麻烦,对了,我想见见这个叫邬林升的,能帮我约一下吗?”夏洛蒂问道。

    “现在?”陈元伟看了看手腕,时间已经不早了。

    “没错,就是现在,我时间很紧,我要尽快找到祖文佳,否则,我也没法向我的老板交代”。夏洛蒂说道。

    邬林升虽然是极不情愿,但是陈元伟一再的打电话说有非常重要的事和他商量,务必过来一趟,一路上邬林升都感觉到自己的肚子还在隐隐作痛,不是吃坏了肚子,而是被张小鱼用脚踢的,这家伙下手还真是狠,明天一定要去医院做个检查,看看是不是内脏被张小鱼踢坏了,这个混蛋下手没轻没重,导致他现在疼的有些直不起腰来。

    一个小时后,他终于出现在禁酒令酒吧里。

    “这么晚了,你找我过来干啥,你爹死了?”邬林升非常不满的问道。

    “这个人找你,你们谈,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明早我们碰头再说”。陈元伟没和他斗嘴,回头看了一眼坐着的夏洛蒂,对邬林升说道。

    从邬林升看到这个西方面孔的女人开始,他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心里有鬼,所以见到这样的西方女人,看到的都不是对方的美貌,而是对方的身份,他猜测这一定是和祖文佳有关系。

    夏洛蒂看着他,站了起来,走到了他的面前,她看起来比邬林升还要高半头,这在女人堆里已经算是高个的女人了,再加上她还穿着高跟的筒靴,这就显得更加高大了。

    “你,你找我?”邬林升有些迟疑的问道。

    “没错,祖文佳去哪了?她消失不见了,你倒是活的好好的,你不会是把你的联络人给杀了吧?你以为把她杀了这事就算完了吗,你在中情局的档案难道也会随着祖文佳的消失而消失吗?幼稚吗?”夏洛蒂问道。

    “你是来找祖文佳的?”邬林升问道。

    “对,我现在顶替了她的位置,由我直接和你联系,你以后有什么情报直接交给我就行了,剩下就没你什么事了,祖文佳现在在哪里?”夏洛蒂厉声问道。

    邬林升闻言吓了一跳,扭头看了看一旁,坐在了沙发上,沉闷的抽了一口烟,说道:“她和我最后一次联系后就消失了,我猜可能是被捕了,这些天我一直都在煎熬中度过,一直都怕她把我咬出来,所以,我一直都想离开国内,但是没有命令我也不敢走,就把这事耽搁了,这件事他们一直封锁的很严实,我一点消息都没打听道,所以,我真的是不知道她去哪了”。

    虽然夏洛蒂看起来有些不信,但是这个邬林升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不像是在撒谎,而且她了解到的信息是,当初是祖文佳亲自招募的邬林升,还和他发展成了恋人关系,所以此刻见他这样的表情,真是有些拿不准了。

    演技中最难的表演是无实物表演,一切都要靠你自己想象着去演,所以此时此刻,邬林升的表演堪称是无实物表演里的典范,那种表情和动作,都符合一个失去了战友和女友该有的样子。

    “我一直都想和你们说,我要撤,我不想在国内待了,我以为祖文佳一定是被逮捕了,要不然怎么会没有任何的消息呢?”邬林升忽然急切的说道。

    “这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我问你,你和那个叫张小鱼的人关系怎么样?”夏洛蒂问道。

    “和他?关系还行吧,你怎么会问到他,你也知道这个人吗?”邬林升问道。

    “陈元伟向我提供了他的名字,说是可以找到祖文佳的线索就在他的身上”。夏洛蒂说道。

    “他?”邬林升愣了一下,接着又摇摇头,说道:“不大可能,我和他的关系还算是好,他也知道我和祖文佳的关系,不会对祖文佳下手的,我们时常在一起喝酒,他要是对祖文佳动手了的话,我一定会知道的“。

    夏洛蒂从邬林升这里啥都没问出来,就是要求他继续提供情报,这让邬林升忽然间又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还以为祖文佳死了这事就差不多了,可是没想到那些人还真是想着他,决不能让他成了漏网之鱼。

    此时邬林升开始后悔了,他后悔的是不该得罪张小鱼,要是没有得罪他的话,这点事都不叫事,有他在,他的那些野路子对付祖文佳和夏洛蒂这样的人屡试不爽,所以此时此刻邬林升的肠子都悔青了。

    但是无论如何,都要和再联系讲清楚,要是这事不能及时处理,恐怕他们都要遭殃,尽管他们现在关系形同水火了,可是面对夏洛蒂这样的强敌,他们还是应该联合起来,否则,祖文佳该藏到哪里去,万一祖文佳再出来遇到了夏洛蒂,他们该咋办?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