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2450章 惩治恶人

就在夏建一愣时,随着一阵脚步声,门口忽然人影一闪,走来了三个男子。领头之人中等身材,也就三十多岁,他剃了一个大光头,脸上好像还留有疤痕。这人面带凶相,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好对付的主。

跟着他的这两人,同样也是光头,穿着有点古怪,给你的第一感觉就不是什么好人。

“胡德林!你来干什么?”

纳兰玉脸色一变,一步跨了过去,堵在了门口。

这个叫胡德林的家伙,大嘴巴一咧,两只色迷迷的眼睛先从纳兰玉的身上扫了一遍,这才呵呵一笑说:“纳兰玉,你可别忘了,你是我胡德林的未婚妻。我一出来就打问你,听说你还没有结婚,就知道你在等着我,你说我能不来找你吗?”

“混蛋东西!你再敢胡说八道,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纳兰德平坐不住了,他大吼一声,便朝着胡德林扑了上去。

胡德林呵呵一笑说:“纳兰叔叔!你www.cangshubao.net还是这么的冲动。我提醒你,你今年应该有六十多岁了吧!所以说你还是老实一点,否则我一动手,你非得去找你的组织不可”

“胡德林!你给我滚出去,否则我立马报警”

纳兰玉气得浑身发抖,连脸色也变得铁青。可这个胡德林根本才不管这些,说着便往客厅里走。

纳兰德平往前挡了一步,没想到这个胡得林猛的发力,一把推了过来。纳兰德平一个没有站稳,被推的直退了过来。夏建见状,一个箭步上前,一把托住了纳兰德平的身子,才让他没有摔倒。

这个时候的夏建火气便上来了,他本想忍着不管闲事,可看一这个胡得林实在是太欺负人了,他确实是忍无可忍。

“哟!这是你的情夫吧!没关系。这些我在里面,还真是苦了你了。现在我了来了,让他滚蛋,我不嫌弃你就是”

胡得林咧着大嘴,眼眼里露出可怕的凶光,他一步步的朝着夏建逼了上来。

纳兰玉气极了,她伸手去拉胡得林,没想到胡得林猛的一甩胳膊,纳兰玉差点被摔着飞了出去。夏建大怒,他猛的一个前纵,把纳兰玉伸手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纳兰玉这刻激动坏了,她的眼泪立马流了出来。胡得林怒火中烧,他哈哈一笑骂道:“混蛋玩意儿,我胡得林的老婆你也敢动,看来你是不想活了”

胡德林大骂着,伸手拿过花架上的一盆兰花,朝着夏建的脑袋便砸了过来。夏建一把推开纳兰玉,动作快如闪电,他不但一手托住了花盆,还顺势一肘顶了过去,胡德林可能没有想到,夏建的身手会如此的好。等他反映过来时,他人已被夏建一肘顶出了门外。

一不做二不休,对于这样蛮横的人,只能是以暴制暴。夏建纵身一跃,飞脚踹在了胡得林的胸口上,随着一声闷哼,这个野蛮的家伙被夏建一脚步踹着爬在了院子里的水泥地板上。

跟着他的哪两个人一愣,随后便朝着夏建扑了上来。早有准备的夏建如同一只下山猛虎。他身子一弓,如一枝射出去的箭。随着两声尖叫,打斗瞬间便结束了。谁也没有看清夏建是如何出的手。

胡得林费了老大的劲才从地上慢慢的爬了起来,当他一看带来的这两个同伙也躺在院子里时,这个家伙脸上的嚣张之气才慢慢的退去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外一阵脚步声传来,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进来,二话没说便把胡得林三人铐了起来。

其中带队的警察陪着笑脸对纳兰玉说道:“对不起了!这个胡得林一出狱就犯事,现在算是逃犯。我们接到通知了,但是没要想到他这么快会来找你”

“带走吧!我不想看到这人”

纳兰玉说着一扭头,便朝客厅里走去。

胡得林和他的两个同伙很快就被带走了。夏建站在小院内,久久的没有回过神来。这事发生的太忽然,他感觉就像是演电影一样。

“太感谢你了,今天要不是你在我家,这个孽障不知道又会闹出什么事情”

纳兰玉的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下了床,她就站在夏建的身后说道。

夏建回过神来,不由得大喜,他忙扶住了老人的胳膊说道:“你没事吧!你这腿还要好好的休息几天,轻易不要乱动”

“没事了,已经好多了”

老太太说着,便把夏建往客厅里拉。

这时纳兰德平走了过来,他赶紧的把夏建拉到了客厅里,热情的招呼他再次坐在了沙发上。

纳兰玉长出了一口气,她情绪有点激动的说道:“谢谢你!真是太感谢你了。没想到让你遇上了这样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没事,这种人社会上时不时的会冒出来,就算是我不出手,别人也会”

夏建淡淡一笑,非常客气的说道。

纳兰玉站了起来,她给夏建沏了一杯茶水送到了他的手上,然后压低了声音说:“咱们去我的房间里坐坐,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夏建点了点头,便跟着纳兰玉去了她的房间。女人的房间一般都很温馨。纳兰玉的房间除了这点之外,夏建还觉得有点淡雅,总之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

纳兰玉的房间里有一把舒服的躺椅,夏建便非常大方的自己坐了上去。纳兰玉便坐在了床边上。房门紧关着,显得特别安静。

纳兰玉长吸了一口气,然后冲夏建淡淡一笑说:“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看不起你,还说你是江湖骗子,没想到你这个江湖骗子非但没有生我的气,而成了我们家的福星。要不是你的仗义出手,我爸都有可能站不起来了”

“过去的事情就不用再说了,我想知道,今天这个胡得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如果方便的话就给我说说”

夏建喝着茶,轻声对纳兰玉说道。

“我刚参加工作时,有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胡得林。这家伙便对我展开了死打烂缠式的追求。可我从来都没有答应过他。后来我得知他还是一个社会混子后,便和他断了来往。没想到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在外面撒布谣言说我是他的未婚妻。闹得没有人敢和我交朋友。再后来他的事犯大了便进去了,可我受了他的影响,就一直单着”

纳兰玉说到这里便停了下来,她有点苦涩的冲夏建笑了笑。

夏建万万没有想到,纳兰玉原来一直单着都是被这个胡得林给害的。他当初以为,是纳兰玉眼色太高,把自己给耽搁了。

夏建喝了一口茶,想了一下说:“这个胡得林还真是太坏了,他的影响力会有这么的大?”

“他就是一垃圾,可他有一个当大官的爸,所以一说起胡得林,哪个时候几乎我们这样的年轻人都认识他。这两年他爸退下去了,他也就没有了靠山,这次进去恐怕很难出来了”

纳兰玉说着,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夏建以为,凭纳兰玉的长相及家庭条件,追她的人应该是排成了长队,可是事情竟然是如此的曲折。

夏建想了想说:“这事也算是过去式了,你得重新规划你的人生。找一个告谱的男人把自己嫁了。这可是人生必须要经历的一步,所以你根本摆脱不了”

纳兰玉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算了吧!什么样的男人告谱?这个很难定义。看着身边的哪些个姐妹结了又离,离了又结的多麻烦。我还不如不结也就不存在着不离”

“你这种思想可不能有,你这样做,你父母不管你吗?”

夏建有点不解的问道,

纳兰玉摇了摇头说:“我的父母非常开明,他们在这件事情上,从来也不逼我,我想怎么样他们都会支持”

夏建刚要说话,他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他赶紧掏出来一看,电话是李月打过来的。夏建心里想,不在酒店好好的休息,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不会是又有什么事吧!

夏建犹豫着便接通了电话,电话里传来李月着急的声音:“夏总!你在哪儿啊!怎么还不回酒店,我订了明天的机票,咱们明天得赶回去”

“什么,谁让你订的机票?不是说好了要在gz再住上一段时间吗?”

夏建有点不高兴的说道。

李月呵呵一笑说:“这事是关副总决定的。她说让我们明天赶紧回来,然后不要去单位,直接躲到东林乡的酒店里去。她说你在哪里还能帮助白丽,指导她的工作,另外公司有个急事,说回去就回去了”

“好了好了,我一会儿就赶回来,你就老实在酒店呆着,别到外面乱跑”

夏建说着便把电话给挂了。他现在都有点生关婷娜的气了,她这样做分明就是限制他的活动自由,看来她这是有意的,不过细细一想,躲在东林乡的酒店,总对呆在gz要强,万一公司有个啥事,说回去也是很快的事。

纳兰玉一听夏建要走,她立马站了起来说:“那可不行,我爸妈说了,今晚必须设宴款待你,你如果就这样走了,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没事,gz这地方我会长来,你有这个心意,那就放在下次”

夏建说着起身便走。等纳兰德平追上来时,夏建都走出了小院的大门。一直走到了小巷口,夏建才停止了脚步,他一回头便看到了站在大门口的纳兰玉。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