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370章 重用曹彬

    南平王高继冲被生擒活捉,早就离心离得的南平自然是大难临头各自飞,荆州、江陵、归州三州十七县几乎兵不血刃就成为大林的土地。

    高继冲随后就被送到了大梁城,侯云策倒没有为难这位昏庸之人,反而送给他一个宅院,并将被吴归思擒获的十几个小妾全部赏给了他,小妾有其父亲高保勖的,也有他自己的,其中就包括了孙娘子。

    高继冲所有财物自然被不客气的大林军缴得一干二净。来到大梁以后,往日的南平王高继冲只得依靠每月大梁府发的例钱生活,相对微薄的例钱需要养活十几个女子,已是万分困难,只能说勉强维持着生存。

    那孙娘子本来在南平王府就把自己当成了正室,如今到了大梁,她长于察言观色,哄得高继冲开心,渐渐地取得正室的地位。一日,孙娘子借故殴打了另一位姿色不错的小妾,这位小妾被打不过,和另外两位小妾抱头痛哭一场。哭完之后,三位小妾趁天黑,带着一床厚厚的被子溜进了孙娘子的房间,将孙娘子活活闷死,一不做二不休,三人咬咬牙,又将孙娘子两位幼子一齐闷死。

    做了这般大事,三人无处可走,齐齐投井而死。

    惨案发生之后,大梁府草草地来看了看,此事也就烟散云散。已经成为大林朝臣的章审亮听闻此事,动了侧隐之心,将原高保勖的小妾们全部放了出来,送了些钱财,让她们自谋出路。

    高继冲院中只留下了两个小妾,院子终于清静了。此事后,高继冲数年不出院门,每日喝酒、酣睡,身体一天胖甚一天,终于暴病而亡。

    当然,这些都是后事,暂且按下不表。

    大林南征军吞并了南平以后,郭炯立刻下令挥师江陵,作为威逼武平的前站。江陵地处长江中游。江汉平原西部,南临长江,北依汉水,西控巴西蜀,南通湘粤,极具战略价值,兼之江陵地区雨量充沛,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可以为南征军提供充足的粮草,后勤问题有足够的保障。

    南征军已经做好了向武平进攻的准备。

    就在此时,武平内乱依靠自己力量平息了,杨师潘率军攻陷了潭州。叛军首领张文表被乱军所杀,十一岁的周保权执政后的第一次危机被化解于无形。武平急派使节向大林禀报内乱已平,意在请求大林军退兵。同时,为了以防万一,武平军队也开始集结。

    南平三州,武平十四州,武平实力强于南平,特别是武平水师多年居于长江、汉江和洞庭湖之中,不容小觑,鉴于此。南征军主帅郭炯加紧调集人马,制定了两路进攻武平的方案,只等谈判破裂,就全力进攻。

    六百里加急,将捷报带回了大梁。

    城外军营,侯云策看到捷报以后,顺手将捷报递给了身边的参政知事薛居正,道:“南平昏庸。焉能不败。”

    薛居正涵养极深,看完捷报,脸上微微露出笑容,道:“南平即灭,武平亦不能独存,看来对西蜀的战事应该提前准备了。”

    操练场上一队队军士正在随着口令列队操练,五千名新近集中的各节镇军士分成一个个方队,由黑雕军老兵带领着练习队列,这是黑雕军新兵集训地必备科目。

    此起彼伏的口令声,在操场四处里响起。

    薛居正曾观过禁军练兵,此时见黑雕军练兵方式与禁军大不相同,拈须笑道:“虎威军练兵方法倒是别致,与禁军不大一样。”

    “黑雕军军士在西北和胡族作战多年,向来大胜小负。其实,若论单个军士的战斗力,黑雕军军士和胡族军士也相差不多,胜负在五五之数,一百名黑雕军军士对阵一百名胡族军士,胜负在七三开,一千名黑雕军军士与一千名胡族军士较量,胜负则在八二开,薛知事可知其原因?”

    “原闻其祥。”

    “军队其实就如人一样,一名军士要完成射箭、突刺等动作,眼、手、脚等身体各个部位必须要紧密配合,配合得越好,战斗力越强,提高战斗力的途径只能是勤于锻炼。一支军队同样如此,军士们配合得越好,战斗力就越强,正在进行的队列练习,正是将这些散兵游勇融合成一个整体的方法。再过十五天,薛知事再来练兵场,就可以看到一声令下,五千军士进退如一人的场景。”

    薛居正对军中之事并不熟悉,只觉侯相所说有理,却并没有真正领会其实质,礼节性地不停点头,反倒是身后响起一声赞叹。跟随在两位重臣身后的是新军的正副统领曹彬和李宁,曹彬是新兵营的都指挥使,李宁是副都指挥使。

    曹彬此次回大梁是另有他事,他没有想到事情没有办完,就接到新的任命,由郑州防御使变为了新军——虎威军都指挥使。此职务虽然与防御使平级,但是禁军统领的份量和普通防御使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对于这项突然变动,曹彬百思不得其解,怀着满心的疑惑走马上任。

    李宁是南下的黑城四子。一直以来,侯云策都不让黑城四子参加具体事务,而让他们在幕后进行参赞。如今他在大梁城内地位稳固,也就不再雪藏来自黑城的力量。李宁极具军事才能,参赞军务多有洞见,缺的就是实际战争,因此,侯云策将李宁放在军队里,做了老将曹彬的副手,一来可以在战斗中增加经验,二来可以控制与杨光义有关的老将。

    听了侯云策之言,曹彬不由得赞道:“难怪黑雕军不过数年时间,便成为威震天下的强军,侯相练兵之法确有独到之处,末将好生佩服。”

    这是曹彬真心赞叹,禁军也重视操练,只是他们侧重于练习圆阵、方阵、雁形阵等各种阵形,却没有如这样黑雕军长时间训练前进、后退、左转、右转等最简单的基本队列动作,听到侯云策对薛居正的解释,就如当头棒喝。

    世上许多问,就如一张纸,若没有合适机会捅破,这张纸将严严地挡住视线,如今侯云策捅破了这张纸,为曹彬踏上名将之路助推了一把。

    侯云策回过头去,对曹彬道:“刚才接到南平捷报,活捉了高继冲,南平三州十七县全部投降。”

    曹彬和李宁看到报捷军士,早已猜到了这种结果。

    “武平杨师潘在潭州击败了张文表,武平内乱已平,他们正式向郭将军提出了退兵要求。”说到这,侯云策“哈、哈”笑了一声,道:“周保权年幼,真以为打仗是小孩过家家,一句好话就可以罢战,吃到嘴边的肉要我们吐出去,真是做梦。”

    曹彬见侯相说话赤裸裸的一点都不掩饰,很对自己胃口,心道:“侯相毕竟是武将出身,说起话就是爽快。”

    “虎威军最迟明年也要上战场,以后的敌人越来越强,曹将军对此要有充分认识,虎威军皆为各节镇挑选出来地虎狼之士,须日日督促操练,千万不可懈怠。我已让人在操练场上立几块牌子,写上平时多流汗,战是少流血八个字,时时警醒想偷懒的军士们。”

    曹彬对这八个字却是熟悉得紧,当年在沧州,侯云策就在军营中立了这八个字,曹翰将军瞧见以后,回到澶州将侯云策大大地夸奖了一番,故澶州林荣帅府的老人们都知道这八个字。他由衷地道:“这八个字提得好。”

    侯云策想起了太师李甲,感叹道:“这是一个高人教给我的方法,字很简单,但是很管用。”

    莫名其妙地又被重新召回禁军,曹彬自己也不明白谁在中间起了作用,他知道,没有侯云策的同意,他绝对不能出任这个职务,也就是说,侯云策已经将他从范质、杨光义集团中排解了出去,看着一脸悠闲的侯云策,曹彬不禁佩服其容人之量。

    想起了杨光义,曹彬心中却不由得紧了紧,杨匡义是林荣手下的供奉官,也是他的手下,杨光义被杀之后,杨匡义突然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曹彬心如明镜:权臣们的斗争极端残酷,向来信奉斩草除根,杨匡义定然被当成草根被斩掉了。

    侯云策启用曹彬,主要原因是曹彬在禁军中下级军官中素有名望,虽然和杨光义关系密切,但不是杨光义直接下属,启用曹彬,能恰到好处地收扰人心,与此同时,侯云策对曹彬也有防范,副都指挥使是李宁,虎威军中下级官员大量使用黑雕军老兵,这样安排,就算是曹彬想有所异动,也必然会思量再三。

    侯云策等人正欲离开军营,从正在操练地队伍前面走过,黑雕军老兵们见到侯云策经过,更加卖力地喊起了口号。

    忽然,队伍中前排跃出了一位军士,动作极快地跪在了侯云策马前,大声吼道:“将军,小的冤枉。”

    黑雕军老兵大惊,他猛扑上去,将这位军士按倒在地,那位军士犹在大呼“冤枉。”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