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狙杀

呼——

吸——

韩东精神绷紧。

约两千米的狙击距离,远还未到手中巴雷特的有效射程。如此千载难逢的时机,随便从十六处狙击组拽出来一人,就可轻松完成任务。

韩东虽不是专业的狙击手,但也接受过很多这方面的残酷训练。

最主要的因素是他缺失观察手,并在退伍后有数年不曾碰过狙击枪。

但不管有多为难,韩东也早考虑到此行会有失败的可能性。如今分秒当前,他唯一要做的是开枪。

念定,气息开始平顺,愈缓。

因见到查尔斯稍显惊愕的双眼,亦凝聚一线。刹那间,那群人脚步仿佛都在眼中慢了下来。

一步,两步,三步。

脚步抬起降落,带着主人走路的惯性。

韩东手指将扳机已扣下过半,静若止水的心境中,又有着一连串大致估算出的数据在跳跃。

一切,在数秒间徘徊。

他几近没有丝毫犹豫,在查尔斯整个人出现在十字镜中时,手指本能下压。但即将开枪的临界点,又缺了力道。

右手无来由的骤痛,让平稳的枪口稍微移动。

是被那个爬虫扎到的地方又一波痛感涌来,同时间,十字镜瞄准的查尔斯头部,被右侧一个军人无意挡住。

机会丢失,韩东抿了抿嘴唇。无端出现的挫败感,让他完全忽略已经肿起来的手面。

他终究不再是那个心无旁骛,能抓住任何微小机会果断行事的自己。若是几年前,他在辨认出查尔斯的那一秒钟内,就可找到开枪机会,并,开枪!

嗓子动了动,韩东重新调整狙击枪,将枪口移动锁定住目标更大的颈部下位。眼睛痛的已快要裂开,仍自不敢让眨眼时间延长。

血丝爬满,夜镜中的颜色由绿中也出现了血色。

极端的环境,极端的心态,极端的外部障碍。

韩东知道自己不再有犹豫的机会,因为一旦查尔斯随同阿尔瓦离开,不再回转住所,或沿另一条道路回住所。他这次的任务将无谓,愚蠢。而此时,查尔斯已走出胡同,走向阿尔瓦停在不远处的车队。

横向瞄准,障碍更多,目标更小。

韩东再顾不得查尔斯身侧有人挡住了狙击镜,扳机,一压到底!

即便装着消音器,翁然闷响亦刺耳锥心。闪烁的火光中,子弹若幽灵脱膛,方向是查尔斯突出人体遮掩的侧腰位!

韩东具体看不到狙击情况,唯能看到查尔斯倒在了地上。随后,惊惶惨叫响彻四野。

那些守在两侧的军人完全混乱,其中有人最先将阿尔瓦扑在身下,严密保护。

电子警报,各种人声警报。如平静的水面突然沸腾,一些熄掉灯光的房间陆续点亮。更有反应快的哨兵已得到提醒,开始动作,寻找!

韩东心凝气沉,在一枪命中后,人似回到了所有维和经历中,印象最为深刻的几个月。

他并没有立刻丢掉狙击枪脱身,反病态般,对准被人拖拽移动的查尔斯连续扣动扳机。

冷漠,机械!

很多年了,他活在噩梦里,释怀不了。那些如在左右的战友,那些在别的战场同样死于查尔斯这个刽子www.cangshubao.net手下的战友,这一刻在控制他,将狙击枪仅剩下的六发子弹全部送给查尔斯。

不再测算精准度,肩骨快被狙击枪连续后坐力撞断!

察觉不到疼,只是弥补着每一发落空子弹的缺陷,盲眼般凭着感觉冲查尔斯打。

似乎又命中了一枪,恰在此际。设置无法报警的热成像剧烈响动起来,有哨兵超过了临界线,到达了五十米内。

韩东侧目,非但可看到人影,亦能听到细碎脚步。

好快!

有一队距离最近的哨兵,赶了过来。

韩东丢开狙击枪,手臂下垂。再抬起,没有间隔的用手枪对着远处疯狂射击。

突兀出现的人,突兀的枪声。

哨兵本能低伏,反应慢的两人应声而倒。

韩东退,一梭子弹打空,将包里仅存的烟雾弹丢出。人越退越快,径直钻进了没有路径,一人多高的丛草之中!

他提前选好的路,除了由此进入更深处无人区。接近不可能在越来越多的哨兵包围搜捕中,成功脱逃。

似乱,又冷静到极致。凭借着手腕上热感应所指方向,直直前进。枪声,追捕声起初密集,在韩东行进不知多远以后,变的空旷!

脸上被植物划伤,足腕像要断掉。韩东不敢作丝毫停留,直线,直进入热感应范围放到最大,也无法感知追兵的林山之处,持续前行。

很久,很久!

久到鸟鸣清脆,晨露打湿全身,阳光探头!久到除了他自己的脚步声,慢慢什么都听不到。

韩东就此双膝一软,靠着一颗岩石,缓缓滑倒。腿上,脸上鲜血干涸,有些地方跟肉块贴连在一处。疼到麻木,他呆滞对视着由树叶缝隙中透入的光线,默然低下了眼睛。

查尔斯应该死掉了。两枪,即便不全中要害,这里的医疗水平,也绝处理不了巴雷特带来的枪伤!想到此,韩东既感觉整个人有所升华,亦消极低沉到寡言茫然。

他重重闭了下几天没敢长久合上的眼睛,再睁开,眼睛酸涩到液体如泉。

擦不干,听之任之。刺啦,将裤子上跟肉黏连在一起的衣服直接撕开。没办法消毒,他简单的将一些比较大的出血口捆死。

踉跄着,再次强行站起,一步步的往前。寻找着可以适合短暂栖身的地点。

这里,是a境,一个大部分国土被山,被林笼罩的地方。与周边国家土地接壤处,也还是这等环境。地图上的一小块,其实是世界排名前十的林山区。

要走多久才能出去?大概需要走到死亡那一刻。

所以他从未异想天开的靠自己,靠方向判断,穿过这里。他只需要绕过叛军集中点的管控范围,绕过他们可能堵截的范围,再度回到a境,才是最可行的。而且,不能停下。

韩东甚至都不敢保证,自己睡上一觉,醒来会否听到猎犬的吠叫声。尽管,此刻的他前所未有的想要休息,哪怕一睡不醒都想要躺在原地!

心里梦魇般的沉睡呼唤,有另一个念头在对抗着。

他要回国,要安全回国!!不但要见到妻子,孩子,家人,还想见江文蓉最后一面。那是他第二个母亲,给了他对于生活的重新定义。

最次,不能死在这里。

无声无息,无名无姓,成为鸟兽虫蚁的食粮!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