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 他来了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行走在茶素街头,张凡往往都会被人瞅这么一两眼,就是因为他小麦色的皮肤太另类了。

边疆的街头,白皮肤的小伙子、大姑娘不要太多。有时候随随便便拉出一个逛街的姑娘,说不定就能去做美肤广告,一点都不夸张。

找白的容易,找黑的还真不多。而到了青鸟,张凡这种肤色的人太多太多了。操着一口齐鲁官话的渔民、喜欢游泳的妹子,说实话,张凡在这里都能算是白的了。

夏日最热的时候,青鸟的医院仍旧是人满为患。在东山,有点这种感觉,首府好像是弟弟,而青鸟则是哥哥的感觉。

一提青鸟,大家都觉得能称之为国际都市,但是一提首府,当地人都觉得是一个城郊结合部的城市。

卢老当年从汉武分配到青鸟以后,老人着力发展普外。虽然出自裘老门下,可卢老没什么门户之见,借着政府和丸子国在蜜月期的时候,大力的引进丸子国先进的医疗技术。

青大医院,虽然还不能算是华国的顶级医院,但是就普外来说,也是第一梯队的医院。

而且,早先就和丸子国种大米的大学医院合作不错,他们最先进www.cangshubao.net内窥镜技术被青鸟医院学了一个通透,然后结合自身的发展,就目前来说,内窥镜技术,青大医院在华国还是能数的到的医院。

路宁走的是偏实验轻临床的路子。所以,平日里很少在这边来,几乎都是在大学的实验室里。

说实话,不管是走临床还是走科研,医疗的这两个路都不怎么好走,而且也不怎好出成绩,年年的诺奖,不是搞生物的就是搞药学的,真正走临床医生出身的直接就是凤毛麟角。

这也从另一个方向说明了临床试验和临床手术,非常的不容易。

走在青大的附属医院中,张凡和路宁边走边聊,“等会见过老师后,我带你去吃饭,老师最近不知道怎么了,特别爱去手术室,有时候能在手术室呆一天,腰都累弯了。要不是今天你要来,估计老师又去手术室了。”

“哦,老师估计有什么新的想法!”张凡也没深想,刚走到行政楼,丁磊也从行政楼里面出来了。

当初张凡来进修骨科的时候,丁磊是骨科的转科研究生,当初的他被张凡半年不出手术室差点给吓死。

科室后来也加强了住院医生的上班制度,所以,对于张凡,他是钦佩但不羡慕。

他觉得张凡离他太远太远了,手术水平高怎么了,也就是个本科生,天花板不高。

能肝怎么了,撑死也就是未来的一个地区级别的骨科主任。而他呢,不管怎么样,他是在卫生部直属的三甲医院,所以,对于张凡,青鸟的医生都有种欣赏,但不重视的心态。

毕竟张凡不过是一个进修医生而已。或许未来永无什么交集。

所以,当丁磊看到张凡和路宁谈笑着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小伙子一脸的惊诧,真的是惊诧。

如果是其他进修医生,他估计都忘记了,但是张凡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当初为了和自己的女友恩爱一下,他不得不给张凡买电影票。

“你、你、张凡,你怎么在这里。”丁磊张着嘴,说完以后又觉得不对,赶紧又说道:“什么时候来的?也不提前打个招呼。”

“呵呵,刚到,我先不和你聊了,我去见卢老,完了我们再联系!”张凡和丁磊握了握手,略微寒暄了两句后,赶紧告辞。

不能让卢老多等。虽然卢老收了张凡做弟子。但是,毕竟丁磊是低年资医生,而且还不是肝胆的医生,所以也不知道张凡和卢老的情况。

看着张凡和路宁的背影,丁磊心里不停的嘀咕,“这小子怎么又来了?难道走了卢老的路子,调了过来?不可能,又来进修?”

心里一边嘀咕,脚下一边加快了速度。他要把张凡到来的消息告诉他的一帮同年师兄弟们。

回到科室,丁磊一看,师父和科主任都不在,就一帮低年资的住院医后,他就开始大呼小叫。

“完了,完了,咱们的好日子要完了!”

“怎么了?怎么了?咱们科的药品器械又超标了吗?”

“临床药师要来我们科室吗?”

一帮年轻医生,几乎同时问出了心中的重点,都是缺钱的年纪,也不是谁家都是有矿的。

“不是,不是,他来了!他来了!”

“谁啊!丁大嘴,好好说话。”低年资中稍微进医院早一点一个医生叫着丁磊的外号。

“张凡,就是哪个半年没出手术室的张凡来了,估计又是来进修了,天啊!主任绝对又要让我们和他看齐了。

娘啊!我刚谈了一个对象,难道又要换一个吗?天啊!”

有沮丧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加班熬肝的,但是也有期待的,比如王桂祥。

当年张凡进修的时候,可以说是吊打青鸟所有的住院医,不论是张凡的技术,还是张凡的敬业态度。

所以当初骨科的主任林聪非常的生气,技术不如人也就算了,还没人家努力。

王桂祥从哪个时候就学习了张凡敬业态度,快两年的时间,他进步最明显。

当听到张凡来了以后,他忽然感觉的心中的热血开始沸腾。

“当年,你吊打所有的住院医,我认了。两年的时间,我也没浪费,现在,我倒是想看看,你这两年浪费了没!”

王桂祥静静的想着,然后默不作声的继续着病历的书写。

大家略微讨论了一下张凡的事迹后,就继续了其他的话题,毕竟一个进修医生,真要是主任让加班,也无法避免。

“老王,到时候我们的面子还要靠你了。一定要加油,再别让主任生气,不然我们又要加班了。”

丁磊跑到王桂祥身边说了一句。科室里面大家都是明眼的,谁的技术高,谁的技术低,嘴上不上,但是心里都有个排行榜。

“呵呵,毕竟咱们医院的病号多,当初我们是刚毕业,没人家的临床经验丰富,现在,呵呵,你未必就不如他。”

王桂祥略微笑了笑,能让丁磊认可他的地位,他也是满意的。

“哪个小子,就是一个……”

“别妄自菲薄,好歹咱也是卫生部直属的医院,看着吧!两年了!”

王桂祥像是对丁磊说,像是自言自语一样。

其实,年轻的时候,有一个追赶的对象或者对手,也是挺好的,毕竟能鞭策。

……

“请进!”卢老的声音隔着门传了出来。

“老师!我把张凡接回来了。”

“师父!”自从首都一别后,卢老又好似更苍老了,张凡看着卢老两鬓的白发,轻轻的呼喊了一声。

“来了!路上还顺利吧?快坐,自己倒水,先喝点水。”卢老慈祥的看着两个弟子,轻轻的把面前桌子上的文稿合了起来。

然后,起身走到会客沙发上,当然了,端茶倒水也只有路宁搞了,虽然他是张凡的师兄,但是,张凡没他对这里熟悉,而且他也看出来了,张凡估计就是接替老师衣钵的人选了。

嫉妒吗?废话,能走到这一步的人,怎么会不嫉妒,但是没办法,医疗真的是实打实的技术说话,路宁也只能把嫉妒转变成羡慕了。

“住的地方,我已经让人给你准备好了,等会先去洗漱一下,然后让你师哥带你去吃饭,我就不陪你了。”卢老慈祥的看着这个关门弟子,也并没有一进门就检查作业。

“嗯!”张凡看着老师,点着头。然后又欲言又止。

“有事就说,怎么像个大姑娘一样,还害羞了!”卢老笑呵呵的对张凡说道。倒茶的路宁羡慕死了,卢老从来没这样对他开过玩笑。

天上的老,地下的小,有些时候,人越老,对于小辈的疼爱越是能体现在最小的身上,这个或许是一种人的自然规律。

“您是不是最近太操劳了,您看您一脸的疲倦,有事,让我们去干,您别太过于操劳了。”张凡斟酌了一下后,还是说了出来。

“哈哈,看来你的诊断最近有点进步啊,不错,继续努力,去吧,快去收拾一下,明天就让我检查检查你最近的学习进程。”

卢老没接张凡的话,而是转移了话题。

干了一辈子的临床,说实话,为手术奋斗了一辈子,现在要离开手术台,放下手中的仁慈之刀,真的有点不忍心,但是不得不服老,再不离开,就是对自己和对患者的不负责了。

……

路宁知道张凡喜欢吃海鲜,所以早就准备好了,吃海鲜,不同于其他的食材。

吃海鲜就是一个词,鲜美。去什么高端餐厅,未必就能吃到好的海鲜,或许还没街边的江湖店好。

当医生,特别是一个技术稍微过关一点的医生,找几个各行各业的人太简单了。

路宁带着张凡直接离开了市区,奔着海边驶而去。“师哥,随便吃点行了,怎么越走越远。”

“今天要吃顿好的,为了这顿饭,我都找了好多人。你美美的吃一顿,估计明天开始,老师就要开始出题了,你可别掉以轻心啊。”

“师哥,你也被这样考过?”

张凡好奇的问道。

“哈哈,当初考过,不过我们当初是师兄弟几个人一起考。说实话,老师在考学生这个方面,真的是办法太多太多了。”

……

两人谈笑着,汽车行驶了差不多快一个多小时,到达了一个小渔村,远离大都市的小渔村。

小渔村,坐落在一个山和海的凹洼之地。丘陵之间的山坡上种植的全是东山的绿茶。

据说,这边的茶叶是华国最靠北的,过了这个地方,再向北,茶树就无法成活了。而且这边的茶树很低矮,没有如同南方半人高一样,这边的茶树就如韭菜一样,一从一从的低矮。

山上是一排排的碧绿树海,而山脚下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中点点白帆。

海鸥翱翔,站在山顶望去,绿色蓝色相交融汇,真的能让人开怀开朗,或许有种欲乘风而飞的感觉,微微扑面的略咸海风,如果要是再能来点茫茫雾气,真的就如仙境一般。

虽然离城市不远,但是这里真的有种独自存于世的感觉,仟佰之路上,鸡犬相闻,光屁股的小孩子,甩着大象满村庄的撒花疯跑嬉闹。

“你别看这里不起眼,他们这边的户籍管理非常严格,除非婚嫁以外,政府根本不让其他原因的人员户口进入。”

“为什么呢?”

“这边是自然环境保护区。这里的男人打鱼,女人种茶,没有一点的工业。每年国家还有补助,过的很是滋润。”

说话间,两人到了村边的一户人家。渔民的家园大门,有个特点,就是门超级的大。这是为了能让渔船上岸方便修补。

院子里面挂着如同粉丝一样的渔网,路宁和张凡刚进门,男主人就笑着迎了出来。

华国有句话说的好,不去羊城不知道有多穷,不去首都不知道官有多小。还有一句话,不来东山,不知道自己多矮。

张凡180cm的身高,在东山这边,真的不算什么,好多女性,都直溜溜的比张凡高。

男主人笑着迎了出来,“哈哈,路医生来了啊,这位朋友欢迎啊,快进快进。”

张凡和路宁笑着打招呼,东山话,特别是东山大汉说的时候,格外的好听。

就如同唱大鼓的一样,就是那种:东山有个好汉武二郎的感觉。一腔一调中带着一种豪爽铿锵的感觉,再配上海风历练棱角分明的脸庞,真的有一种和好汉打交道的感觉。

经过介绍,主家姓刘,据说还是东山的大户,要是按照早年间的说法,他们算是耕读世家,不过后来他的祖辈出海打渔了。

“昨夜出海,早上才回来,张医生和路医生有口福啊,这次去,海货还真的不少。”

喝着东山的绿茶,一会的功夫,海鲜就上桌了。

第一道菜,是各种贝壳,“张医生,陆医生,来拿筷子,尝一尝。”男主人一边说,一边倒着自家酿的高粱酒。

第二道菜,大虾上桌,各种各样的大虾。

第三道,海螃蟹,头大的螃蟹,说实话吗,张凡好歹也算见过世面了,可这么大的螃蟹,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第三道,鱼,据说是出海百次也未必能捞到大鱼。

“吃,来,吃,千万不能客气啊!”主人相当的豪爽。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