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水淹澶州 - 《复国》小桥老树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305章 水淹澶州

    进入七月,天空就如被捅了一个大洞,无穷无尽的雨水尽情欢舞,扑天盖地从大洞中倾泄而下,黄河水已如脱缰的野马,随时都有可能从河道上奔涌而出,黄河沿岸皆人心惶惶。

    昝府侧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一个黑影缩在门内,躲避着豆大的雨点,伸出脑袋东张西望。他看到街面上空荡荡没有一人,就回头道:“今日雨太大,先生真的要走吗?”

    中年汉子是军中撕杀汉子,长期自由惯了,这一段时间在昝府里,虽然每天大鱼大肉,还有一个俏使女陪着,新鲜劲一过,他就每天在小小的院子里转来转去,就如困在沙滩里的鱼一般。

    “走了。”中年汉子不想啰嗦,淡淡地说了一句,也不用雨具,就迈入了雨水之中。

    在昝府院门的斜对面,有一间杂货铺子,一胖一瘦两名汉子坐在黑暗的*楼之上,一边嚼着香喷喷的猪耳朵,一边观察昝府,看到暴雨天有人从府中出来,两人一下子来了精神。

    “是不是他?”

    “天太黑,看不清楚,不过身材有些相似。”

    “此人形迹可疑,不能放过。”

    “弄错了怎么办?”

    “错了我来负责,再说他又不知道我们是谁。”

    瘦汉子个子虽小,却是两人的主心骨,他拿定了主意,胖子也就不再反对。下定了决心,两人取过准备好的一张鱼网和粗棍子,飞快跑下*楼,从后门闪了出去,后门是一条窄窄的胡同,两人不顾黄豆般大小的雨点,撒开脚板就开始跑。

    两人气喘吁吁地从胡同钻出来,伸出头去,只见那名汉子顺着墙根正在急走。瘦个子出生在水边,从小就跟着父亲在江边打鱼,一张鱼网用得极为出神入化,是军中公认的用网高手。他双手持鱼网,凝神等待汉子自投罗网。

    汉子行走间颇为警醒,右手一直放在刀柄附近,但是,他没有料到一张大网突然从空中扑了过来,紧接着,一根粗棍子劈头盖脸地打了下来。

    只听到“喀”的一声,汉子持刀的手臂已被木棍打断。

    扔鱼网的瘦子手脚麻利的收紧鱼网,死死地缠住了汉子手脚。胖子得理不饶人,一根木棍使得虎虎生风,

    那名汉子一身武艺,是军中有名的勇将,没有料到在大梁城内被宵小暗算。脑袋接连挨了两棍之后,汉子只觉所有一阵天旋地转,倒地不起。

    第二天一大早,大梁城已经成了一片泽国。街道上的积水已能淹到成年人的膝盖,不知事的小孩子对街道上过膝的积水产生了极大的兴趣,纷纷在水中玩乐,街道四处都传来大小地呵斥之声。

    杜刚的小院子被倒灌了不少水,几个仆人挥动着大扫把,努力地清扫着已经退水的院子,幸好初春之时,他把院子里的下水道全部都疏通了一遍。又把院子全部铺上了石板,仆人们清除了积水以后,院子里石板皆露出微微发青的颜色,极为清爽。

    杜刚伸了伸懒腰,一夜未眠,此时正是倦意正浓的时候,一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小个子使女,吃力地从井水中拉起来一个木桶。又倒了些水在木盆里,怯生生地来到杜刚身边。

    杜刚扭头看了一眼小使女,对管家刘旺道:“我给你说过,这小女子如此瘦弱地身子骨,如何提得动这等大桶,以后莫让她干这等事情。”刘管家是一个忠厚的长者,听到杜刚之语,有些尴尬地道:“我刚转过背,她就自己去提水。”那小女子听到杜刚责备管家,有些不安地道:“管家没有让我提水,是我自已提的。”

    孟真离开大梁以后,杜刚院中就只剩下几个中年使女和小使女。管家看到这个小使女颇为机灵,就让这个小使女专门用来侍候杜刚。杜刚的第一位恋人是赵英地贴身使女小莲子,因为偶发事件不幸遇难,杜刚一直没有忘记她。这位小使女模样和小莲子并不相似,可是穿着打扮及表情却和小莲子有三分相似,杜刚不知不觉中对小使女有三分怜惜。

    杜刚坐在椅中,稍稍休息了一会,便直奔侯府。中午时分,侯云策才匆匆而回。

    “此人当真是李重进手下的指挥使?”

    “不会错,他看到了唐刚、唐勇衣物,又熬不过大刑,便全部招了,只不过此人只是传话,对内情所知不多。”

    “那白衣少年是何等人?”

    “他只知道白衣少年是唐门极为厉害的高手,在西蜀很有些来头。”

    侯云策用手指有节奏地敲了敲桌面,道:“事情总算有了些线索,和唐门有关系的大臣至少有三个人,田敏、昝居润和李重进,唐门中白衣少年看来是西蜀贵族,若猜得没有错,田、昝、李三人勾结西蜀,先后向三公主、王朴下毒,三公主被智能大师救了,王朴却不幸遇害。”

    杜刚背上冷汗直趟,他心中盘旋着另一个让他十分震惊地想法:林荣身体一向强健,可是在北伐之际却突然暴病,莫非也是中毒所致?

    这个问题过于敏感,虽然面对的是侯云策,杜刚仍然不敢说出口来。

    侯云策同时想到了这个问题,更不愿把这个想法说出来:林荣朝代已经结束了,现在依据一些见不得光的证据重翻旧案,难度极大,而且没有必要。

    侯云策和杜刚两人同时选择了回避这个问题,不过,田敏、昝居润和李重进三人勾结敌国,暗杀重臣,必须想办法尽快解决,稍有迟疑或许就会酿成大祸。

    中午,圣旨到了侯府,命令侯云策为救灾使,到澶州救灾。

    进入六月以后,黄河沿岸持续暴雨,水位猛涨,至使河堤跨塌多处,其中以澶州受灾最重,河水冲毁了数,十余万人流离失所,侯云策主动请婴,到黄河沿线救济灾民。

    八月二日,暴雨终于停了下来,侯云策率领着汴河水师,沿着黄河向澶州而去,汴河水师全部出动了五十艘玄龙船和一百艘玄蛟船,带着大量的粮食,顺水而下,很快就到了澶州。

    侯云策对于灾情已经有了充分的认识,可是到了澶州,仍然被灾后的惨象所震惊。

    澶州城是位于黄河岸边的一座大城,历史悠久,可追溯到传说中的颛顼,据传五帝之一地颛顼曾以此为都,故有帝都之誉,战国时期名为濮阳,因位于濮水之阳而得名。

    隋文帝实行节俭政治、轻徭薄赋,大开漕运,使经济得到了较快恢复。大业四年,永济渠过濮阳后,便利了交通,濮阳日趋繁荣,不久,由于隋炀帝的暴政,濮阳人纷纷参加东郡法曹翟让领导的瓦岗军反隋,大武初,为避大武高祖李渊之讳,改澶渊县为澶水县,武德四年置澶州,辖澶水、顿丘、观城等县。

    大武内乱以来,澶州虽然屡经战火,但是城池却顽强地保存了下来,可是这一次黄河决堤,却将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毁得惨不忍睹。

    侯云策一行绕城一圈之后,从保存得最好的南门进入了城内,城内的积水已经退却,厚厚的泥土塞满了大街小巷,残壁断垣间,不时露出已经腐烂的尸体,城里充斥着极为恶心地腐尸臭味。

    侯云策这次救灾,带了一千名龙威军军士,其中五百名是龙威军左厢军,也就是原黑雕军,另外五百名是龙威军右厢军,也就是凤州军,这一千人马,是卫队,也是用来往集民夫的部队。

    汴河水师都指挥使李继勋,此时已被任命为工部尚书,代替了田敏职务,枢密副使时英被调回了汴河水师,接替了李继勋的职务。时英曾经担任过钦差大臣,对主持西北军事的侯云策颇为敬重。他是王朴的心腹,王朴死后,多次受到侯云策提携,先后任过汴河水师副都指挥使、枢密副使,如今成了势力雄厚的汴河水师都指挥使。

    这次侯云策乘坐汴河水师的战船到澶州救灾,时英不敢怠慢,亲自指挥东去救灾的汴河水师。

    进入澶州城以后,时英几次被臭气熏得差一点呕吐,可是看到侯云策面色如常,也就强忍着呕吐的渴望。

    “时将军,这城里死尸太多,必然尽快埋掉,否则太阳一晒,这城里就会成为人间地狱,瘟疫也必然会出现。”侯云策指着墙角的尸体道。

    时英脸色苍白地点点头,道:“侯相说的是,如今城里见不到一个活人,也不知澶州刺史遇难没有?”

    这时,一个探路的军士在前面大喊,“这里有一个活人?”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