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5章 大少 - 《权路风云》《步步为赢》一路向西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2805章 大少

    藏书堡  ,最快更新步步为赢最新章节!

    “听到你这么说我就醉了……”冷雁寒醉眼朦胧,又给张清扬倒上酒。

    “我最近对你关心不够,实在是太忙了,对不起,我自罚一杯……”张清扬举杯就要干。

    “等等……”冷雁寒拉住他的手腕,“我陪你喝……”

    “交杯酒吗?”张清扬笑道。

    “没什么不可以的!”冷雁寒拉着张清扬站起来,两人心口贴着心口,四目相对,空气中充满了柔情。

    冷雁寒把张清扬的手臂挽上,两人的紧密地贴在了一起,她看着张清扬的眼睛说:“你知道吗,我最喜欢你说那样话的时候,那才是最真实的你……”

    “你的意思是说真实的我就是个留氓?”

    “是个花蕊大少!”冷雁寒笑着一抬手腕,红唇就贴住了嘴边。

    张清扬不再说话,也抬起手腕把酒干了。两人手臂仍然勾在一起,张清扬能清晰地感觉心口前有两个点非常热,低头一瞧才发现不对劲儿,原来从进门开始她就抱着自己哭,也没想别的,可是现在才隐隐约约发现她好像裡面沒穿,微微起了反應。或许之前不是很明显,喝了酒之后她有了想法,那两个便显现了出来。

    冷雁寒意识到张清扬的眼神不对,低头一看,羞红了满脸,恼羞成怒道:“你看什么?”

    “我什么也没看……”

    冷雁寒把手臂缩回来,撅了下红唇,穿着会有束缚的感觉,国外有一个机构,那些女人提畅不穿护心衣……”

    “我好像真听说过……”张清扬微微一笑,“不穿更好看……”

    “留氓!”

    “顶多算是个花蕊大少吧……”

    “呵呵……”冷雁寒听他说出这四个字,娇笑起来。

    “吃饭吧。”张清扬的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他感觉今天的冷雁寒与众不同,同过去相比好像多了一些女人的味道。

    两人很快吃完了饭,坐在客厅聊天。冷雁寒在唱机里放了张光盘,房间里飘起了悠扬的乐曲。音响效果不错,张清扬仿佛感觉自己坐在一间音乐大厅里面。喝过酒之后的冷雁寒更加俏丽,双颊勾得人只想犯罪,那似红似艳的水晶唇异常。

    “女人的心是柔软的,在一些时候总想哭,总想抱着一个男人哭……”冷雁寒似乎在解释之前失态。

    “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张清扬捏住她的手问道。

    “没有……”冷雁寒摇摇头:“要说有……或许是想你了,孤单女人的心是复杂的。”

    张清扬直勾勾地盯着她的眼睛,张开双臂再次把她搂入怀中道:“你想成为我的女人吗?”

    “你想吗?”

    “我很矛盾。”张清扬实话实说。

    “怕麻烦?”

    “有这个因素,”张清扬不想说慌,“还有别的因素,很多很多……”

    “比如呢?”

    “比如……我身边的女人并不少……”张清扬吻了吻她的额头,“我是花蕊,你说我是留氓也不错。”

    “你怕我受伤?”

    “不全是……”

    “你到真老实。”

    “我不想骗你,曾经有一个女人为我而死,和我在一起你会时刻感受到危险,我这不是危言耸听。”

    “我也可以为你去死!”冷雁寒从他的怀中爬起来,“与其不快乐的活着,还不如为所爱的人死……”

    “可我不想,我会心疼的。”张清扬的手轻轻滑过她的脸:“雁寒,我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你了解我的性格,我不允许身边人受到伤害,因为我想成为她们的守护者。”

    “你在展示自己的大男子主义吗?”

    “是又如何,我是一个占有很强的女人,跟了我……你或许就没有自由了……”

    “我觉得我现在是自由的吗?你真的不了解女人,女人愿意成为所爱男人的一切,哪怕被你禁足……我也不后悔!”

    张清扬诧异地看向冷雁寒,同样的话似曾相识,他记得那天晚上,江小米也说过类似的话。他呆呆地盯着冷雁寒,女人的浓浓爱意让他感到恐惧。

    “是不是觉得我很贱?”冷雁寒勾住了他的脖子。

    张清扬摇摇头。

    “其实女人真的很贱,她们明知道男人不会全部爱自己,可就是愿意跟着他,你说这不是贱是什么?”冷雁寒叹息一声:“我妈妈是这样,我也是这样,所不同的……我碰到的男人比我妈妈碰到的男人要负责任。可是我有时候真希望你像那个男人一样,不顾一切地拥有了……”

    “你知道我不能……”

    “我知道你不能,所以我更爱你。”冷雁寒的眼泪流了下来,“你身边的那些女人是不是都像我这样?”

    张清扬老老实实点头:“你们在某些地方真的很像。”

    “这就是女人,这就是恋爱中的女人!”

    “雁寒,别说了,”张清扬抱住温暖的她,“我喜欢这样安静的感觉。”

    “我知道你喜欢这种暧昧的感觉,得到却不拥有,没有任何麻烦,是不是?”冷雁寒那五彩缤纷的眼睛看上去充满了诡异,让张清扬感觉此时的她像个精灵。

    张清扬不得不承认冷雁寒说得对,他心里确实是这样想的,他想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又怕麻烦;但要说彻底不见她,心中又会十分的不舍。他最喜欢这种暧昧……

    “如果我不是金翔的老总该有多好,那样就没有麻烦了……”冷雁寒喃喃自语,眼泪流进了口中,咸咸的。

    “雁寒,我……我是喜欢你的,也想和你在一起,但是……”

    “我只想听前面的,后面的不想听……”冷雁寒摇摇头,任由张清扬的手在自己身上划来划去,身体阵阵颤抖起来。

    “雁寒……”她的模样让张清扬充满了兴奋,而就在此时,该死的搅局者……手机也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张清扬喘息着松开手,把手机掏出了来,一看号码,气得差点把手机摔碎,打来电话的尽然是李钰彤。冷雁寒可怜巴巴地伏在他的腿上,一动不动,身体软得就像一滩泥。她呆呆地盯着张清扬,把衣服拉了下来,让心口暴露在一个男人面前,她感觉害羞。

    “喂!”张清扬没好气地对着电话大吼。

    “张……张書記……”电话中传出了李钰彤有气无力的声音。

    “嗯?”张清扬愣了一下,这可不像李钰彤的风格,他连忙问道:“你怎么了?”

    “我……我病了,好难受,我……”

    “什么病了?”张清扬很纳闷儿,晚上离开家时她还好好的,怎么说病就病了呢?

    “我……难受……”

    “你马上……”还不等张清扬把话说完,那边已经把电话挂上了。他把电话打过去,却没有人接听。

    “该死!”张清扬气得骂了一句,要说不担心李钰彤那是假的。

    “怎么了?”冷雁寒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

    “是我家里……好像出了点事,小李她……”张清扬为难地看着冷雁寒,他真不想离开。

    “那你赶紧回去吧,我没事。”冷雁寒很理解地说道。

    “可是你……”

    “我没事……”冷雁寒小脸一红,说:“你快回去吧。”

    “雁寒……”张清扬上前抱住她,内心叹息一声,或许这是天意吧。

    “走吧……”冷雁寒将他轻轻推开,担心再这么抱下去就舍不得他走了。

    “好吧,你照顾好自己……”张清扬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随后转身离开。

    张清扬在回去的路上就在想一个问题,或许平时没有在意,其实他很在乎李钰彤。他耳边一直回响着李钰彤电话里传出的柔弱声音,焦急得手心出汗,还真怕她出现什么意外。

    张清扬远远就看到李钰彤的房间里亮着灯,但是客厅里的灯没有亮,这更增加了他的担心。他冲进家门直奔李钰彤的房间,看到她蜷缩在厚厚的棉被里,只露着黑发,看不清头。三伏天裹着冬天的棉被睡觉?看来她病得真不轻。

    “李钰彤,我回来了!”张清扬扑过来喊道。

    李钰彤一动不动,就像一个死人。

    “李钰彤!”张清扬吓出一身冷汗,她不会真的……

    张清扬上前掀开被子,看到那张红红的脸,身上还散发着热气,睡衣上已经全是汗水,紧紧贴在身上。她双眼紧闭,没有任何表情。

    “你醒醒!”张清扬摇晃着她,心中充满了恐惧,脑海里浮现出了很多种失去她的可能性,如果她真的……他不敢去想。

    “嗯……”李钰彤的眼捷毛动了动,哼了一声。

    “你还活着……”张清扬松了一口气。

    “你才死了呢!”李钰彤心里愤愤不平地说道,我难道像个死人吗?

    “小李……睁开眼睛看看我……”张清扬把她的头抱起,伸手靠了靠,很烫,手心全是汗水。

    “你这是怎么啦……”张清扬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可能……热感冒……”李钰彤微微睁开眼睛:“张書記,我……我渴……”

    “等着……”张清扬马上去倒了杯温开水,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把水杯凑到她跟前。

    “我……我想你用勺子喂我喝……”李钰彤虚弱无力地说道。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