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 你别让我说话! - 《医路坦途 》臧福生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599 你别让我说话!

直接被人当小孩了。一帮大佬都没多想,直接就开始接着讨论了。

“呃!”张凡也闹了一个无趣。意见表达了,嗯,意见表达了,也就这样。没人搭理你!

“走吧!”张凡有点尴尬的对李存厚教授说道,这个地方,这个年纪,总不能像三岁孩子一样撒泼打滚吧。

“我能做,我就是能做,你让我做,你们要相信我!”分分钟的让武警把你给弄到精神病院去不可。

“其实,脑外没什么了不起的,我给你说,脑外现在的水平,别说华国了,就老美那边,其实脑外医生大多都干的是神内的活!”

李存厚这个时候反倒也不笑话张凡了,立马开始开导着张凡。

当张凡他们都把病房的房门打开的时候,忽然身后的人群中,有人说了一句:“等等!茶素的哪个小子,等等。”

张凡回头了,面无笑意,原来在这个世界上,你笑与不笑其实区别不大,没能力笑成一朵花,也枉然。

静静的抓着门上的把手,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对面十步以外的人群。

“当年你是不是和我一同做过一台手术?”

中庸的神外的大主任当听到茶素、张凡的时候,心中好似有点影响。但是,他一年接触的手术,接触的人太多太多了,贵人事多,说的一点不过分。

要不是当初张凡惊艳的手术表现,真的,他绝对不会想起这个小地方的小年轻了。

“是的,梁主任!”张凡没有多话,人的勇气,其实就是那么一点点,老祖宗都说完呢,一鼓作气,再而衰!

确定了张凡的身份,这个时候,梁主任笑着对身边的人,特别是几个院士说道:“他可不是搞普外的!呵呵,当年秦家小子的手术就是他做的,卡在颈椎处的子弹就是他取出来了的!”

说完,然后又再一次的肯定的说道:“他是当时的主刀,当我和水坛子的骨科主任到的时候,他都已经动刀了,胆子够大,手底下的功夫够强!”

“哦!当年原来是他做的手术,我说什么时候,西北有这么一个骨科高手呢,竟然敢动延髓!

小伙子,你已经有点资格了。来!一起讨论、讨论。看看你能不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新奇的思路。”

站在C位上的老院士,虽然没有笑,但是面色已经温柔了很多,有本事的人,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受到尊重的。

这个与年龄无关!

就这一句话,也不等张凡表态,他们就继续开始了讨论,也只有梁主任给张凡了一个鼓励的眼神。

其他人,好似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收回了打量张凡的眼光。

天才,站在这里的人几乎都能称之为天才,听到一个手术就让大家震撼,想多了,让你参与讨论,这都是给面子了。

这话好像说的医生们都很高傲,高傲不高傲不好说,因为这个行业太TM的特殊了。

做几个亿的商海拼搏,输了!~或许还能擦把泪,站起来还是条好汉。

可,医疗不行。人死了,什么都没有了。干这一行的人,从www.cangshubao.net来都是慎之又慎,走的越远的人,越是谨慎。

“谁谁谁,手术做的好!”

“好个屁,上次把一个患者在手术台上放命了。”就这一句话,几乎能让行内的人把你的功绩全给否定了。

张凡没有说转身就走,而是稳稳的走了过来,站在了第三圈。这个时候,身边的人,转头对他轻轻一笑,然后自动让开了一个位置。

就是这么奇怪,没有战绩的时候,别人当他是空气,现在总算是能进这个圈子了。

李存厚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后,还是来到了张凡的身后,毕竟张凡是他请来的。

“手术,必须要手术,但是这个脑干处的手术,是否有必要呢?”

“要不上报?”

这句话换来的全是鄙视。大家的发言顺序,好似全无规则可言。

其实,谁先说,谁后说,大家心里都有杆秤,都是首都医疗神外圈,差不多都是一个老祖宗的后辈,水平相当的时候就比年纪。

就如酒场敬酒一样,你要有自己的定位,提前发话敬酒了,别人会笑话你的。下次喝酒就不带你了,或许还会把你当小丑。

这就是华国酒文化的博大精深,研透了酒文化,只要你不死肝不坏,绝对能有一番作为。

但是,要是这个时候拉来魔都的大拿们,估计就没这么和谐了。打不起来,哪是因为有人在后面拉着。

大家轮流发言,张凡也没说前面被大家忽略了,就不高兴了,人要有一定的城府。

这些大佬的发言,给张凡教会了很多,很多,疾病如何避重就轻,如何更多的去减少损伤,怎样在术前术后避免一些意外的因素。

说实话,这种级别的讨论,真的就如一场头脑风暴,相当的可贵。

当最后一位大佬发言结束后,张凡说话了,他并没觉得自己没说话的权利。、

我站在这里,就已经有说话的权利了,为什么不说?等着别人问?哪……

人生当中遇到的人并不是全部都是欧阳,并不都是卢老,并不是谁都宠着你。长大了,就要去自己抢夺,就要自己去拼搏。

“可不可以这样,脱水,在保证不出现脑疝的情况下,让脑干的水分脱出后,精准的切取患者病灶。

然后通过短时间内的病灶切除后,保持长期的脱水。或许患者有清醒的可能!”

发言靠后也有靠后的好处,张凡结合了前几位的发言,更加完善的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众位看向了张凡,目前主张在脑干做手术的只有三位,但是大多数都是趋于脑干手术保守治疗。

“张医生说的不无道理,这里有两个难点。

第一,如何保证手术的精准。

第二,这也是第一点带来的问题,手术精准达不到,损伤带来的水肿,绝对比现在更严重。”

站在C位的老者看向了张凡。

如果,张凡的地位不用有他师爷的地位,如果他现在有他师爷的地位,直接就开始做手术了,讨论?没必要。

也不用有他师父、师叔的地位,有这个地位,张凡说做手术,大家都要围绕这个手术方案开始出言帮忙了。

就算张凡有他在魔都师哥的地位,他说出来这一番话以后,大家也不会质疑的。而是考虑如何更好的做到。

可现在,他面临的是如何去保证!

红口白牙的说自己能做到,这是人命,这是关乎国际关系的人命,别人都是拿着几十年奋斗来的名头地位做保障,你什么都没有,说行就行?

医疗,到了一个顶尖范围的时候,拼的其实就是名头,拼的其实就是口碑。

很多很多手术,危险性非常的大的时候,凭什么交给你做,就是因为你有保障,你用你奋斗了一生的名誉去做保证。

当年,XXX国。一个特殊的病号,出现了岛细胞C变,就是两位医生拼着一辈子奋斗来的名头,上的手术……

越是高端的医生,越是爱惜自己的羽毛。满电线杆子的老军医,满口能治各种癌症的医生,都是不入流骗钱的骗子。

你别给我说话的权利,一旦你给了我说话的权利,这个机会我张凡不会放弃。

喊师父、师叔来做保证?不是好汉!当年就如小孩子们打架一样,张凡从来没叫过自家的大人、堂哥、表哥。

打的过,要打。打不过也要打。打不过,等我去练两天,再来找你!

当年在小孩子的时候,张凡就有股子对自己狠的劲道。一般比他高一两个年纪的孩子也不会找张凡的麻烦。

“现在,只做原发病灶的手术,不做继发病灶,只是隔靴搔痒。

病情只会随着时间越来越重。这话对不对?”

张凡冷静的说道。

“对,时间问题。”老人点了点头,其他人也开始看了过来。

“而且手术的机会只有一次,就算打开原发灶后,患者病情减轻,但是,还有机会做继发的手术吗?没有!”

张凡喘了一口气后,接着说道:“这台手术的水肿只要有人能保障脱水而且不出现脑疝,我能做。

但年子弹进入脑干的时候,水肿比现在还厉害。我现在还保存着当时的资料。”

老子也是有战绩的,你别让我说话,让我说话,我就敢做,我就能让你们信服。

“当年的你做的那台手术资料我看过,是很惊艳,但当初只不过是压迫!”这个时候,有人说话了。

“对,只是压迫,但是弹道的瞬间能量的破坏力度,我想目前还不是这个病灶可比的。

大家请看!”说着,张凡开始带节奏。

有本事,说话就有底气,有战绩,说话,别人就不得不听。

“患者的脑干处的病灶,其实还是在浅表处,只要手术精准,不去损伤脑干的实质层面,这也就是一个另类的解压手术。”

张凡带着大家来到了观片机前。

“这里,直接轻轻的接触压迫脑脊液的回流阻塞……”

说着,说着,有人递给了张凡一个光电笔。因为张凡说的有道理。

“而且手术的入路,可以按照颈椎粉碎性骨折的方式入颅,这里……”

张凡头脑越说越清明,他越说越有把握。

“手术难度太大了!失败的几率很高!一个不慎,将……”

被张凡夺取C位的老人,摇了摇头。

“这里已经到头了,我们没有选择了!”张凡看着大家的表情,有点不甘心的说道。

如果是在茶素,张凡说做手术,现在全院都要动员起来,可这里,大家考虑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上报吧!”院士轻轻的摇了摇头,太难了,这个手术的要求太高了,他真的没办法做出决定。

张凡说服不了其他人,但是,张凡的意见也不是胡说,是非常有见地的。

张凡有点失落的和李存厚教授离开了病房,一会的功夫,梁主任也追了过来。

“小伙子,不要气馁,你的想法很有见地,但是,有些时候,是否手术真的不是我们能决定的。

不过,这次要是上级同意手术,我想你是需要帮手的是吧?”

老梁笑着看向了张凡。

“梁主任,您的意思是?”

“我没有什么意思,一切取决于上级,取决于患者的国家,但是,我是看好你的手术方案。需要我帮你吗?”

“需要!谢谢梁主任了。”

“哈哈,应该是我谢谢你,这台手术,让我主刀,我还真的有点胆怯。

年轻就是好啊!好好休息,不要多想。等待吧,会有结论的。”

病房内的讨论,直接形成了一个报告上报了。上级非常重视,直接一个小型专家领导形成会议就开始了。

“目前手术方案分三种,第一种,祛除原发病灶后,保守治疗。风险小,患者清醒的可能几乎没有。但,可以保证患者目前的状态不会恶化。

第二种,切除原发病灶后,对继发病灶做改良手术,风险略大,患者有清醒的可能,或者患者永久性的成为植物人。

第三种,直接对目前症状影响最大的继发病灶做彻底切除,风险最大,手术成功,患者可以清醒恢复,如果失败,下手术台的可能性都不大。”

病房C位的院士,向领导们解释着手术的方式和优缺点。

“是不是,没有既风险小,也能让患者清醒的方式了?”领导发话了。

“没有!”这三种手术方式,是目前最好的选择了。

“这样,外交方面的同志也把这个方案给咱们的朋友反馈一下,看看他们怎么说。

既然人家相信我们,我们就要做好相关的准备,三种手术方案都做准备。一定做好术前的准备。”领导说完后,又问了一句。

“这几个手术方式是谁提出来的。”

“第一种是……”

“张凡医生?他不是请来处理褥疮的吗?难道他也是脑外的医生吗?”

“呃!他老师是青鸟的卢老,他说的建议虽然风险很大,但是收益也很高。”

老院士都没办法解释了,只能从侧面介绍了一下张凡。

本来是请来治疗屁股的,结果没成想,他竟然想治疗脑袋!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