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0章 新的使命 - 《医路青云》仙人掌的花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680章 新的使命

第680章新的使命

蒋方略瞪大了眼睛,半晌才说道:“林总,您这是在林衍身边安了多少双眼睛啊?他把竞拍的事情委托给我还没超过一个钟头,您就精准获悉了?看起来,李老爷子输得不冤,跟您比,他的确老了!”

   

林霄云没理会蒋方略的嘲讽,走近饮水机,给自己倒了杯纯净水,一饮而尽之后,似笑非笑的看着蒋方略说道:“你对林衍的防探测手段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如果能够在他身边安插上眼睛,上面会直接给我一个特等功勋章的。”

   

蒋方略说道:“那你怎么知道……”梦看到林霄云揶揄的眼神,恍然大悟的一拍额头:“我靠,我可真是傻了,你是从我的联络器探听到的!”

   

林霄云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好整以暇的坐了下来说道:“还是坐下谈谈吧,纵然是辞职了,又不是脱离国籍了,总还是种花种吧?有时候太急于撇清楚,反倒容易适得其反。”

   

蒋方略跟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炸毛叫道:“林总这是威胁我?”

   

林霄云闲闲说道:“特勤离职秘密协定第一条是什么?”

   

“噶?”蒋方略傻眼的卡壳了!

   

那个劳什子协定第一条是这么规定的:“如遇到重大危机,第一权利人秘密调遣,离职特勤必须无条件归队,直至危机解除,经组织允许,方可自由离开。”

   

直到此刻,蒋方略才充分意识到永延提的那句话:“你就算想脱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的确,特勤就是这种最为特殊的行业,因为工作者背负着太多太多绝密的情况,注定永远不可能干脆利索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那个离职协定,就是明文规定这个规矩的。

   

蒋方略满腔不服气,犟着脖子说道:“那也得第一权利人才有权要求我回来的!”

   

林霄云云淡风轻的说道:“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李老爷子功成身退荣养之后,上面委任我接替了他,现如今,我是特勤处的第一负责人。”

   

蒋方略张口结舌半晌,才悻悻说道:“那可真是恭喜您心愿得偿了!不过,您如果把我非弄回来,那我还是特勤人员,当然不能够涉足暗界交易,更不可能主持林衍的矿石竞拍了。”

   

林霄云终于忍不住笑了:“方略,你不用那么戒备,我也没打算把你弄回来,既然答应放你走,成全你娶妻成家的心愿,我怎么会出尔反尔呢?”

   

蒋方略心里依旧绷着那根弦,戒备十足的说道:“我就算真的帮大舅哥的忙,主持矿石竞拍,那终究是地狱天使帮的产业,众目睽睽之下价高者得,我也不能公开偏袒种花,否则我不成了两面三刀的小人了么。”

   

林霄云依旧满脸笑容,带着长辈看胡闹晚辈的揶揄,听完摇头叹道:“小刁儿啊小刁儿,你虽然被人称为小刁儿,但比起林衍来,你完全就是个没心眼儿的老实孩子,真真是枉担了虚名儿!”

   

“您几个意思这是?”

   

林霄云笑道:“从骨子里,林衍一直是彻头彻尾的种花种,他对祖国的偏袒跟热爱,是不需要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的。

   

就算是特勤处之前对他并不公允,那也如同父母错怪了孩子,打几巴掌,难道孩子还能不认父母不成?

   

你以为林衍为什么把这件事交给你主持?正是送一个机会,让你假公济私偏向种花的!这样做一则成全了他对祖国的心意,二则,用这件事,让你获得特勤处新一届领导者的好感和认可。

   

小刁儿啊,你不得不承认,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你有底子在特勤处,这就是你一辈子的紧箍咒,摘不下来的,想活的真正自由自在,就不能彻彻底底跟我们翻脸。

   

从这一点看,林衍对你,还真是用心良苦,真心实意为你谋划一切啊!”

   

蒋方略迟钝的坐在椅子上,瞬间想明白了,林霄云并非是为了利用他而危言耸听,这一切都是真的,林衍的确是故意安排这样一个机会给他,让他借此换取特勤处新一届掌权者的认可和好感。

   

林霄云看蒋方略的表情,就知道他想通了,也不再罗嗦,开门见山的说道:“咱们并不缺钱,这一点你是知道的,只要你确保在拍卖的时候,做到公平公正,价高者得,就OK。”

   

蒋方略猛地抬起头:“就这么简单?”

   

林霄云郑重点头:“就这么简单。不过,你可不要小看矿石的吸引力,其他势力为了得到,必然会无所不用其极,我想,我跟林衍的愿望是一样的,都是希望你能够顶住一切压力,主持好这场拍卖的秩序。”

   

蒋方略收起了复杂的个人情绪,慎重的考量了一下这件事,终于也郑重的说道:“好,我答应你。”

   

林霄云很干脆的站起身说道:“那就三天后,思科见。”转身就走了。

   

虽然蒋方略亲眼看到老爷子退休,那所真正意义上的特勤处总部回归了普通住宅,但上面如此快就任命了新的领导者,彻彻底底的把李老爷子摒弃在外,还是略出乎意料的。

   

林霄云接替了职务,因为文安璐身份问题,文玉树肯定难辞其咎,那么连带文安新兄弟会不会被边缘化?李主任会不会彻底脱离特勤处,单纯负责国办那一摊儿?

   

辛辛苦苦几十年创下的基业,就这么被彻底替代了?

   

蒋方略心里五味杂陈,很是沉闷了一会儿,终于自嘲的笑了笑,都他妈辞职了,还咸吃萝卜淡操心,真是贱,开始收拾东西。

   

他家不在本地,父母跟随哥嫂生活,独身一人也没什么家私,这个“家”里的一切电子产品,统统都是不能带走的,特别是电脑之类的,都进行过公务用途,那就表示属于特勤处。

   

所以,蒋方略很快就收拾了一箱子随身衣物,证件什么的带齐了,这个地方就不属于他了。

   

站在门外回头看看,心里并不是没有遗憾,更有浓重的不舍,毕竟是耗费了青春跟热血打下的江山,就这么为了美人抛弃掉……

   

“啧……”

   

蒋方略想,看来自己还是挺有昏君潜质的!

   

大踏步走向自己的车,春风拂面的季节,偏偏被蒋方略走出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气势来,谁知打开车门上了车,就发现副驾驶上多了一个幽怨的美人!

   

蒋方略气不打一处来,开口就骂道:“他妈的还没完了是吧?老子都辞职了,你还想怎么着啊?文安来,麻溜儿滚蛋下车,老子不想跟你丫废话!”

   

文安来双眼发红,执拗的盯着蒋方略说道:“我要找林衍,你带我去见他。”

   

蒋方略都懒得搭理他,跳出去走到副驾驶,拉开车门就往外拽,文安来最擅长就是近身搏斗跟软骨功,整个人跟长在副驾驶座椅上一样,哪里拽的出来。

   

气的蒋方略也不顾这里是特勤住宿区了,跳着脚骂道:“文安来,你他妈少跟老子耍流,氓,你想找谁自己找去,凭什么赖我车上啊?赶紧滚下来!”

   

文安来却还是那句话:“我要找林衍,你带我去见他。”

   

“嘿,说不听了嗨!”蒋方略气的不行,却也知道,文安来这货就是狗皮膏药转世,真不想下来,他还真就弄不下来,索性转身就走:“你厉害,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明告诉你,这车是林衍家的,麻烦你给送回去,老子不要了!”

   

看蒋方略风衣带风大步离去,文安来咬咬唇,跳过去坐在驾驶室里,开车追了过去,追上蒋方略减速说道:“我也辞职了,我真的想找林衍,你如果不想带我去,求你帮我联络上他,如果他同意我去我才去,不同意我就不麻烦你了行不行?”

   

这个要求倒是不过分,蒋方略终于拉开车门跳上副驾驶,没好气的问道:“你干吗辞职啊?你跟我可不一样,基本上特勤处就是你的家,呕这口气干嘛!”

   

文安来咬咬唇,哽咽着说道:“什么家,连姐姐都是假的,哪里还有家!”

   

蒋方略倒是真心同情了文安来,文安璐的事情,受打击最大的就是文安新跟文安来,文安新性格冷硬或许还能接受,文安来偏阴柔,又十分依赖亲情,接受不了是正常的。

   

姐姐成了黑手党继承人,这个打击已经近乎于灭顶了,偏偏特勤处又全力更迭,李老爷子惨淡退场,双重打击下,文安来也辞职并不奇怪。

   

只是,这货一门心思要找林衍干什么?难道还没死了找回真正文安璐的心思?就算那个文安璐其实是塔塔尼亚家的女人也不在乎吗?

   

唉,也是个痴心的!

   

蒋方略终于被文安来的痛苦打动了,不情不愿的摸出手机,猛然意识到就是这台手机,刚刚跟林衍联络就被林霄云精准获悉了,此刻再用,岂不是送消息给人家呢。

   

文安来看出来蒋方略的顾虑了,开口说道:“无所谓,他知道。”

   

那就是说,林霄云知道文安来要找林衍?

   

嘿,这倒是奇怪了!

   

既然当事人不怕,蒋方略索性成全他,拨通了林衍的电话说道:“大哥,安来想去找你,可以吗?”

   

林衍的声音清晰地传出来,非常肯定的说道:“那就来吧。”



未完待续

感谢楼主的分享与更新!

三伏第7天;

新即位的元武宗海山加称孔子为“大成至圣文宣王”(1307年)。

“大成”本是古代秦乐的用语。古乐一变为一成,九变而乐终,至九成完毕,称为大成,后来引申称集中前人的主张、学说等形成的完整的体系;

华夏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北戴河举行(1958年)。会议通过了把钢产量翻一番,达到年产量1070万吨。通过了在农村建立人民公社等决议。从此“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进入高潮;

围棋“棋圣”聂卫平出生(1952年)

生中三样东西成就人:

天时,

地利,

人和。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价:

健康,

善良,

真情。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常:

成功,

财富,

机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