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3章 酒后急救 - 《官场先锋》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1133章 酒后急救

    藏书堡,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料恽总轻蔑一笑,道:“一壶算啥?有本事两壶,我立即同意到润泽落户!”

    “恽总,君子一言?”方晟立即跟上去。

    “快马一鞭!”

    反倒是卫君胜不肯,说:“哎哎哎,账不是这么算的,咱俩一人一壶加起来就是两壶。”

    “那就没得谈了。”恽总道。

    方晟微笑道:“恽总都开了价,哪有不谈的道理,我喝!”

    说罢手起壶落连续两壶灌了下肚!

    卫君胜率先鼓掌:“好!恽总、路总也该拿出诚意了?”

    路总却慢斯条理地说:“别介,刚才两壶是敬恽总,跟我不挨边呀;要说咱町桥集团的事儿,还得再来两壶。”

    别说路总,桌上所有人都看出方晟刚才两壶属于强灌,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

    “哎,路总,话可不能这么说……”

    卫君胜见路总强人所难准备翻脸了,本来邀请央企老总来热闹一下,就想利用这个场合替方晟揽点活儿,谁知这些大佬个个摆老资格,愣是没把方晟放眼里,连带着自己也受了不少气。

    方晟却阻着他,摆摆手说:“喝就喝,这两壶专门敬路总,意思表达清楚了吧?”

    说着憋着气又连灌两壶!

    路总有些尴尬了,连声说:“开玩笑的别当真,别当真……”

    方晟还保持微笑:“记住……一诺千金……”

    没说完身子一歪直栽向地上!

    卫君胜眼疾手快抱住他,叫道:“服务员,快打120!”

    他跟方晟喝了两年多酒,知道方晟的酒量六七两到顶,再喝绝对糊涂。今天站这儿在已经喝了六两的情况下,一点菜没吃直接猛灌八两酒,凭经验绝对要帮方晟洗胃!

    等救护车的时候,恽总等老总都知道玩笑开大了,不停地道歉,特别是路总反复强调“绝对开玩笑”,卫君胜沉着脸让他们先离开,并关照中午的事不准泄露。

    他担心到京都挨白翎打——谁让方晟吃亏白翎就会打谁,绝对不会客气!

    救护人员用担架把方晟抬上车,医生见他醉得太严重,简单测了下血压和脉搏脸色难看起来,果断打了一针并在车里实施输液。

    坐在旁边,卫君胜心烦意乱。

    央企老总不清楚方晟的重要性,卫君胜却明白得很,今天绝对惹祸了,不把方晟照顾好后果不堪设想!

    而自己,哪里是照顾别人的人?

    轩城有没有值得信任,且不可能泄露这件事的人?卫君胜想来想去,猛然间眼睛一亮,喃喃道:

    “乔莲……”

    接到卫君胜电话,乔莲本以为他耍花招骗自己——卫君胜经常达到目的不择手段欺骗别人,直到他发来方晟双目紧闭,脸色苍白躺在急救室输液的照片。

    匆匆赶到市人民医院急救室——卫君胜没敢去省一院,怕被认出来影响不好。看着脸色比照片上还惨白的方晟,乔莲心疼不已,冷冷问:

    “怎么回事儿?”

    “唉,好事办成坏事……”卫君胜顾不上她甩脸色,大致介绍了午宴经过,然后说,“送进来时他生命指标很差,医生已帮他洗了胃,开了六瓶水,并说苏醒后还会呕吐等等,我怕应付不来……”

    “明知应付不来还乱来!”

    乔莲狠狠剜了卫君胜一眼,拿着准备好的湿毛巾仔细替方晟擦脸,擦脖子。卫君胜不停地观察病床边的仪器数据,不时跑过去向护士请教。

    挂到第二瓶,血压、心率等指标略有好转,方晟的脸色也不象刚才那么难看,两人略为心安,各自找了椅子坐到旁边。

    “唉,不好意思辛苦你了,想来想去只有你值得放心,不会到处乱说。”卫君胜主动搭讪道。

    乔莲面无表情道:“我当然不乱说,你呢?”

    卫君胜一滞,低声道:“那件事是我对不住你,也是酒惹的祸,后来发了很多条短信你又不回……”

    “都删了!”

    “删了好,删了好,免得光辉看了疑神疑鬼,其实咱俩真没什么。”

    “疑又怎样?我又无所谓!”

    卫君胜四下瞟了一圈,声音更低:“乔莲……阿莲,知道你一直恨我,可年轻那阵子的事都过去了,何必耿耿于怀?光辉是小心眼,你又不是,别把我总当仇人似的,好不好?”

    乔莲耸耸肩不理他。

    “跟光辉结婚压根违背你的本性,我呢这些年日子也过得不如意,女人换个不停就是遇不到贤惠的,儿子大了又不听话,唉,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

    不管她听不听,卫君胜絮絮叨叨说了两个多小时。

    一来他也有些酒意,二来象卫君胜这种人内心深处是非常寂寞的,需要有人倾听。

    期间方晟迷迷糊糊醒了两次,一次剧烈呕吐,一次呻吟着说头痛,浑身难受,卫君胜又把医生请过来给他打了一针,继续昏睡。

    卫君胜还想聊天,这时老吴带着王智勇找了过来!

    方晟手机里安装了定位系统,长时间联系不上的话,老吴就有权对他进行定位查找。

    老吴也跟王智勇联系过,一琢磨中午有饭局,久久打电话不接肯定喝多了。本来以王智勇的身份根本不必过问这点小事,顶多把秘书留下来处理即可,但上午知道方晟宴请央企老总,喝多了也是为工作为喝,还是关心一下比较好。

    见方晟这付模样,两人都惊呆了。来的时候估计是醉了,没想到醉这么严重!

    卫君胜没办法简单介绍了一下,当然没敢透露哪个央企,捉弄他的是谁,只强调方晟一心为了央企落户主动喝酒。

    唉,在基层混不容易啊,真是喝伤了风气喝坏了胃,可又不能不喝。王智勇感慨道。

    卫君胜点头同意,说非常理解作为父母官对于招商引资的急迫心情,若非这样方书记也不会猛灌自己,谁不知道喝醉了难受?

    闲闲聊到天黑方晟才慢慢苏醒过来,正好输液也快结束,王智勇让卫君胜和乔莲先离开,等结束后由老吴搀扶着上车,直接回润泽。

    上了车方晟继续睡觉,睡到润泽意识还有些模糊,老吴一直把他扶到床上,放置下来盖好被子。

    当夜为防止突发情况,小吴坐在床边守到天亮。

    第二天彻底清醒后,回想昨天中午的饭局,方晟不由得感到后怕:那种场面固然无法推脱,但连喝四壶的确有几分负气成分,以后千万要控制住情绪!

    大概是,“方晟”的名字无往而不利,再不济还有于白两大京都传统家族招牌,到哪儿都笑脸相迎,实在再不济也会给些面子。而在央企老总们面前可不行,人家都是部级领导,在各自单位宛如独立王国,谁也不买账,要想获得他们尊重,除非你生意更大,级别更高。

    象卫君胜刻意结交,那是有想法的人;如果只守着央企到离休,方晟根本拿他们没办法。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方晟感慨地想。

    在院里慢走了几圈,头还是隐隐地疼,思维也明显跟不上节奏,严重醉酒的后遗症太严重了!

    再想起前晚那顿酒,方晟觉得该打电话弥补一下。

    首先自然是白翎,她正在白家大院锻炼,没好气说是我自取其辱好不好?谁让于正华把那座山搬了去,让大家都不开心!以后老娘也不跟徐璃斗了,斗来斗去都是失败者。

    徐璃倒显得淡然,说以后白翎还敢到白山照样跟她拼!她不是霸道吗,为什么碰到赵尧尧不霸道了?明明就是欺软怕硬!

    最后一个电话,不等樊红雨说话就把她骂了一通。樊红雨笑道西宫娘娘跟贵妃娘娘斗法,最终被东宫娘娘秒杀,很好的剧本,干嘛拿我这个小宫女出气?要开会了,以后聊,拜拜!

    三个电话打下来自己倒受了一肚子气。

    方晟暗叹身边女人们其实都很强势,也很有主见,除了在床上软绵绵象小绵羊似的,工作生活中都别想主导她们。

    还有爱妮娅,说要去德国看望儿子就去,自己强烈反对也没用。

    上午,市委书记为争取央企落户而喝得进了急救室的消息迅速传开,段勤等常委都先后到他办公室慰问,有的顺手带点茶叶——对方不在意,自己也是小菜一碟,心意而已。

    就冲我那么惨,多争取二十个亿没问题。方晟笑道。

    过了十一点钟,夏正淳进来汇报陵河小区事件调查进展。

    “有点新情况,”落座后夏正淳道,“那个铁树开花贷款公司来头不小,目前来看很可能……很可能跟武长荣有关!”

    “武长荣……长荣金属制品厂董事长,润泽合作商会荣誉副会长?”

    “是的,查到他,我们也觉得棘手,都晓得他跟省……而且武长荣是香港人,即使将来追究起来也存在种种障碍。”

    “具体说说。”

    “长荣金属制品厂有个关联企业叫长荣金属废品回收公司,等于它的避税港,这很正常,南方很多企业都这么做;长荣废品的法人代表叫丁志国,是长荣金属制品的一个下游供应商;而铁树开花贷款公司的法人代表,则是丁志国的爱人陈茹……”

    方晟立即问:“有没有调查这夫妻俩之间的资金往来?”

    “累计发生额高达200多个亿!”夏正淳道,“但他们之间没有直接来往,而是通过现金收支的方式避开监管,说起来也蛮巧妙的。”

    “怎么避法?”方晟饶有兴趣问。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