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264章 重病

    瓦桥关是一个边城,原来的守军不过三千多人,另有一万多老百姓,数万枕戈待旦的大林军禁军和无数的后勤辎重队伍来到瓦桥关以后,整个瓦桥关就如开了锅的沸水,到处都有人马在窜动。

    战役准备是一件相当复杂的工作,涉及到进攻层次、后勤准备、情报收集等内容,要把这数万人马有效地投入到攻打幽州的战役之中,准备工作细致而深入。侯云策以前以宰相身份筹备北伐事宜,北伐开始以后,林荣就命令身兼枢密使的侯云策负责组织部队。

    林荣对于侯云策的工作极为满意,多次赞扬。有了侯云策在身边相助,林荣也就能够集中精力考虑大局。

    固安渡口,短暂的军事会议结束以后,林荣又依次和龙捷军正付三位将领进行个别谈话,随后又视察了龙捷军,在固安渡口呆了四五个时辰以后,林荣不顾侯云策等人发对,率领五百骑兵队返回瓦桥关。

    拒马河流域已被契丹人占领了二十多年,此时,林荣亲手将失去的土地收复回来,心情自然甚佳,他率领五百骑兵意气风发地飞奔回瓦桥关,回到营地时,天已完全黑尽。

    林荣率领着五百骑兵队,一天之内,一来一回骑马跑了近二百里,尽管侯云策身体强健,回营后也甚为疲倦。

    侯云策满身臭汗在坐在帐中休息之时,柳江婕端着一个木盆走了进来,有些羞怯地道:“侯相,泡个热水脚吧,最能解乏。”

    在幽州号上的顶层甲板上天天下棋,柳江婕早已和侯云策十分熟识,在她心中。侯云策不仅仅是高高在上的侯相,更是一位和蔼、睿智又不失威严的大哥。

    侯云策感叹道:“真是年龄不饶人,你和我一起跑了一天,还是神清气爽。”

    柳江婕微笑道:“侯相,百里奔袭是里奇部的拿手好戏,否则怎么能在胡人聚集的草原上生存,这两百里,小女子还能够应对。”

    柳江婕犹豫了一会。还是蹲在侯云策身边,细心地为侯云策脱去鞋子,让侯云策双脚浸在热水里,然后用手按摩侯云策的脚掌。当年里奇部初到草原之时,并不长于骑马,每天放牧或行军归来,总会有各种不良反应,里奇部便想尽各种办法来适应草原地生活。泡热水脚就是里奇部用来解除长时间骑马造成脚部疲劳的一种有效手段。

    当柳江婕蹲在身边为其脱去鞋子之时,侯云策心中略有些惊异。却并没有阻拦,他闭着眼,享受着柳江婕细心的呵护,暗道:“女孩子毕竟不同,林中虎这个毛头小伙子根本想不到打一盆热水来,更别提做脚底按摩了。”

    柳江婕似乎把侯云策的臭脚当成了一件艺术品,她手法精熟,从涌泉穴、太白穴、太冲穴、昆仑穴到行间穴,或轻或重、或急或缓,不一会,额头已经微微有些出汗了。柳江婕一身戎装,脸上微黑,只有脖颈处露出一片雪白,透过一丝散乱的乌发,跃然出现地侯云策眼前。侯云策禁不住又瞧了一眼,但是很快就收回了眼光。

    柳江婕按摩三遍以后,再用干燥的布巾细细地把侯云策地双脚擦干净。柳江婕这一套手艺在家中颇有些名气,柳江清也十分喜欢,不过柳江婕过了十五岁以后就只为父亲按摩,柳江清只有眼馋的份,这其中关节,侯云策自是不知。

    柳江婕直起腰时,看着神态放松、微闭着眼的侯云策,轻声道:“侯相先休息一会吧,饭菜一会就上来。”出了门,柳江婕脸色红润如玉。

    经过柳江婕这么一折腾,侯云策倦意一扫而光,亲卫就把几位简单可口的西蜀菜送了进来。跟随侯云策的厨师有两名,一名西蜀地厨师是西蜀商赵杰所赠,他和另一位大梁厨师黄老六一直跟随在侯云策身边,轮流为侯云策做饭菜。

    侯云策正在津津有味地吃饭,陈子腾急匆匆地赶了过来,脸上全是汗水,一滴滴顺着脸颊往下流,神情颇有些慌张,顾不得行礼,紧张地道:“侯相,陛下突然昏了过去。”

    陈子腾落弟之后,因为一手出类拔萃的书法被林荣看中,被特准进入翰林院,陈子腾生性不羁,谈吐爽利,骑马射箭的本领也是不俗,颇得林荣喜爱,经常跟随在林荣身边,近来许多诏书都出自陈子腾手笔。这一次固安渡口之行,陈子腾也跟随在林荣身边,里奇部诸子生活在草原上,骑射功夫已不逊于胡人,这一天两百余里的来回奔波,陈子腾虽然有些疲倦,稍稍休息一会,却也就没有事了。

    侯云策咬着一块回锅肉,半天没有吞下去,心里格登跳了一下。

    等到侯云策赶到林荣帐前之时,范质也同时赶到了帐前,随后,另一位宰相魏仁浦也赶了过来。

    林荣仍未苏醒过来,两名白发苍苍的随军御医正侍立于床前。

    “陛下是何病?”范质急切地问道。

    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太医道:“陛下龙体一向强健,很少生病,这一次估计是劳累过度。”一天奔波二百余里,这种行军速度,确实让数年没有长途行军的林荣有些劳累。

    侯云策点点头,问道:“随身药材是否备齐全。”

    老太医连忙道:“请侯相放心,药材很齐全,全是御医房好药。”

    范质看着昏迷不醒的林荣,顿足道:“陛下白天行军,晚上还有批阅奏折,每天睡不了几个小时,陛下是累病的,让陛下如此操劳,是我们做臣子的罪过。”话至此,范质已是满脸泪水。

    范质、侯云策、魏仁浦等人愁眉苦脸地在帐内等着,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林荣突然清醒过来,睁开双眼,看了一眼侍立床前的三位宰相,又觉得头昏欲裂,他重重地把头放在床上,又坚持了一会。这才睁开了眼睛,道:“朕有话说。”这一句话说得异常嘶哑。

    “北伐进入了关键时期,朕这病可真是生得不是时候。你们说如何是好?”说完这一句,林荣又停了下来,浓浓地中药味道在帐内飘来飘去。

    范质有些担忧地道:“契丹军如今正在朝幽州聚集。幽州之战必然是一场大战,可是陛下龙体欠安,不如暂时退兵,等来年再战。”范质是“先北后南派”。主张先取幽州,可是他见到林荣病得如此沉重,估计一时半会也好不了,心中就有了退兵之意。

    战局已经进入了十分关键的时期,侯云策并不赞成退兵,正欲张嘴,魏仁浦已出声附和范质。

    魏仁浦原本也是“先南后北”派,对于得到拒马河南岸的大片土地已是心满意足。就道:“我军出兵一个月,已取得拒马河南岸地广阔土地,这是和契丹人作战数十年没有的大捷,如今南方未平,匆忙和契丹人决战,臣担心南方不稳。”

    魏仁浦明说是担心南方不稳,实则暗指京城暗流涌动,出兵北伐之前。河道中接连出现了两次大逆不道的木牌。另外还有一次狩猎遇袭事件,这些事情让魏仁浦直分担忧。

    林荣表面对这三件事情并不在乎。也没有深究,但是,从内心深处,他对这些事情相当重视。

    大武之后,短短数十年,经过了五朝江山,朝政更替,几乎都是由军队将领来完成的,林荣在北伐前终于下定决心重新改造禁军,将兵力雄厚的侍卫司和殿前司两部,改为铁骑军、控鹤军、龙捷军、虎捷军、羽林军和汴河水师,这六军都直接受陛下统领导,相互牵制,基本消除了将领夺权地可能性,所以,他才能让京城里的跳梁小丑充分地表演。

    此过了良久,林荣又睁开眼睛,望着侯云策,低声问道:“侯郎意下如何?”

    侯云策缓慢而坚决地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林荣眼睛似乎亮了一下,费力地道:“继续说。”

    “此时契丹军还没有完全集结,主力还在古北口以北,现在龙捷军已经做好了夺占古北口的准备,只有占领了古北口,北方契丹军难以通过燕山,幽州不过是瓮中之鳖。可是,若现在轻易放弃了精心准备地北伐之战,若想再次出其不意,恐怕难上加难。”

    范质作为实质上的第一宰相,对双方周、契丹双方的情况了解得十分全面,他知道侯云策所言不虚,可是林荣地病情实在让人不放心,就建议道:“陛下可在瓦桥关运筹帷幄,指挥大军继续进攻。”

    林荣亲征总是喜欢出现在战斗一线,三征南唐之际,他数次亲自指挥攻城,范质对林荣的这种作法一直不以为然,今天借此良机,想把林荣留在后方。

    林荣抬了抬手,只觉手臂竟然沉重如山,他眼中精光闪烁,一字一顿地道:“侯郎,攻打幽州之战,就有你来全权指挥,责任重如泰山,你要好自为之。”

    侯云策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现出坚毅之色,沉声道:“幽云十六州,将是臣献给陛下的寿礼。”

    林荣今年已有三十九岁,过不了多久,就要满四十,他听到侯云策的回答,很是满意,对范质道:“将此议通令全军。”

    在林荣地三位宰相中,侯云策是唯一带过兵的宰相,而且一直在策划北伐之战;另外,在大林将领中,侯云策又是唯一击败过数万契丹军主力的将领;更为重要的是,侯云策此时地位虽高,但是并没有直接指挥军队,从这三个因素来讲,侯云策都是替代林荣指挥北伐之战的最佳人选。

    侯云策深知此令的份量,若此战打得好,北方大敌或许就要真正退却。

    圣旨很快就传到各军统帅手中,侯云策快速地成立了一个北伐指挥所,一道道命令如雪片般从指挥所发了出去。

    铁骑军、控鹤军和羽林左厢军数万人马陆续赶到固安渡口,汴河水师一部也从独流口沿线被急调到固安渡口。

    龙捷军左厢副都指挥使王腾骧率领着二千骑兵,做为龙捷军渡河的第一支部队,所部地任务是利用骑兵的速度,出其不意地绕过幽州,夺取雄关古北口,把契丹援军阻在燕山之北。

    拒马河北岸的契丹军已经全部集中在幽州城内,龙捷军所有的行动并不避讳在北岸侦察的骑兵,他们不等浮桥修好,在对岸契丹游骑的监视之下,涉水而过。

    第二支渡河部队是龙捷军右厢副都指挥使王审琦,他也率领着一千骑兵,目标是幽州西南面的德胜关。

    第三支渡河部队是龙捷军右厢都指挥使袁彦亲率四千步军,他们带上了足够一个月粮食,朝着古北口方向前进。

    第四支渡河部队是龙捷军右厢副都指挥使赵晁率领四千步军,他们渡河之后,朝德胜关而去。

    侯云策战略计划的关键是夺占古北口和德胜关,堵死契丹援军通道,古北口和德胜关,就成了战役第一阶段地重头戏。骑兵渡河,主要是利用速度,出其不意地夺取险关,紧随的步兵地任务就是固守险关,阻敌增援。

    固安渡口北岸只有两百游骑,他们见河对岸大林军营帐连绵如山,还是无数床弩封锁着拒马河北岸,这些游骑早被吓破了胆,只能眼睁睁看着大摇大摆的大林军骑兵涉水到南岸。

    王腾骧跟随着冯继业镇守边关多年,是作战经验极为丰富的将领,也是当年灵州军中最有威望的将领,在侯云策指挥的清水河之战中,王腾骧所部向来被侯云策当作独立的方面军来使用。

    王腾骧所部二千骑兵渡河之后,马不停蹄直扑古北口,沿途遇到不少契丹小部队,王腾骧所部根本不接战,发疯一般朝古北口奔去。

    (第二百六十二章)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