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第2267章 辞职原来很难

show_htm2();

“虽然你爸最早不同意你的工作,但你跟在苏韬身边的变化,我俩都看在眼里,比起以前多了一抹坚韧和独立。我们最担心你因为家庭的变故,对人生出现迷惘,不知道未来何去何从,毕竟经历了那么大的事,很少有人能顺利地熬过去,甚至还将挫折当成了锤炼自己的工具。你让我们感到骄傲,不仅你爸的病,是因为你努力争取,找到了缓解他病情的办法,而且我们现在住在岐黄新城,也是因为你的缘故。当初的决定很正确,这里的生活节奏缓慢,生活便利,是适合养老的地方。所以我们真心地希望你能够重新考虑,是否继续给苏韬工作。从他跟我们交流的语气和态度来看,特别真诚,他是将你当成自己的左膀右臂来看待的。”

刘彩月盯着女儿的表情,似乎想要看清楚她在想什么,结果让她很失望,姬湘君面无表情,没有任何情绪溢出。

“妈,我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你们没必要逼我。我选择辞职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和苏韬一起工作的时间,虽然很累,但也很充实,同时我也开始反省自己,是否能做得更好,答案是否定的。另外,我想找回失去的自我,当助理难听点说就是当老妈子,你们难道不怕有一天我变成机器人吗?”姬湘君并没有跟父母说真实的原因。

选择离开苏韬,是因为她自己越来越无法掌控的内心,每天望着苏韬,都会迷失自我,而无法继续胜任现在的位置,所以长痛不如短痛。

姬成军徐徐吐了口气,看了一眼刘彩月道:“你就不要在为难君君了。她是个懂事的孩子,我们还是尊重她的选择吧。”

刘彩月急躁道:“这么好的工作就放弃了?”

姬成军摇头道:“嗯,我们不应该干扰君君的人生。”

刘彩月叹了口气道:“罢了,我不管你们俩了。”言毕,生气地走入房间,开始整理衣服,眼不见心不烦。

“你不跟着苏韬,也是好事。”姬成军叹了口气,“只是你跟了他那么久,难道他不给你一点补偿吗?”

“补偿?”姬湘君惊讶地望着姬成军,面色一红,“爸,你在说什么呢?”

姬成军尴尬地咳嗽了一阵,“有些话本来应该是你妈私下跟你聊的,但你是我的女儿,我觉得只要对你好,也没什么话不能说的。你爸是男人,所以了解男人的内心。男人和女人在待在一起,尤其像是你和苏韬的身份关系,难道就没有发生什么吗?真要分手了,也应该得到自己应得的东西。”

姬湘君惊讶地望着姬成军,知道父亲是误解了,其实也不怪姬成军误解,整个三味集团有几个人会认为姬湘君和苏韬实际上是清清白白的上下级关系呢?

两人形影相随,姬湘君是苏韬的影子,而苏韬是姬湘君栖息的大树。

若是站在苏韬的立场,姬成军的想法很阴险,但如果站在父亲的角度,姬成军是在为女儿的

利益考虑。

“爸,我与苏韬的关系真的很清白,就是老板和手下。没错,我们经常两个人相处,但彼此之前有一条泾渭分明的界线。你难道不相信我吗?”姬湘君有些生气地说道。

“不合理啊!据我所知,这小子的私生活挺混乱,怎么对你却没有下手呢?”姬成军情绪复杂地苦笑。

“爸,你越说越过分了。”姬湘君皱眉道,“在很多人眼里,苏韬是一个花花公子,但我知道他并不轻易动感情,不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主。”

姬成军看上去有点遗憾地说道:“既然你已经做好辞职的决定,那么我尊重你的意见。不过,我和你妈已经决心要在汉州养老,你即使要离开,也不要跟他闹得太僵。”

姬家和汉州已经完全联系在一起,姬成军变卖了名下所有的房产,在岐黄新城买了十多套房,计划以后靠吃租维持生活。而他知道女儿现在所有资产也投资在岐黄新城,苏韬在这里拥有绝对的影响力,不能轻易得罪。

“爸,我知道了,即使我辞职,他也会将我们当成自己家人的。”姬湘君安慰道。

姬成军摇头叹气,“人走茶凉,就算你与苏韬是有真感情,但下面的人可不会这么想。咱们家如今在汉州想做什么,都会有人协助我们办好。但你如果现在不是苏韬助理,恐怕处理很多事情得寸步难移,就比如我每次去康复中心定期检查,都是进入VIP室优先接待,以后恐怕享受不到这种福利了。”

姬湘君笑着说道:“反正我不上班了,以后你去检查,我陪着你,总胜过VIP吧?”

姬成军轻轻地拍了拍姬湘君的手背,语重心长地说道:“无论你是在外面遇到了滔天的委屈,或者做了千夫所指的错事。我和你妈这里永远是疏解怨愤或者躲避诘难的避风港。我们老了,无法给你更多,只能在心灵上给你慰藉。你回去吧,你妈现在还没有转过弯,我会好好说服他,接受你的决定。”

姬湘君没有留宿,开着车离去。姬成军锁好外面的院门,走入客厅,刘彩月早已等候多时,“你怎么没多劝劝她,还说给她撑腰!苏韬给咱们打了那么久电话,你怎么一下子就放弃了?”

姬成军摇头苦笑:“那是你不懂!”

“我不懂?”刘彩月不高兴,“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那是一个追一个逃,表面看上去逃跑者狼狈,但事实上是追逐者心碎。”姬成军淡淡说道,他现在每天都会看佛经,所以看待问题,经常会从哲理的角度出发。

“说话能不能说明白点,整天跟个得道高僧似的,要不你直接剃度出家吧。”刘彩月没好气地白了姬成军一眼,怒斥道。

“我的意思是,现在咱们女儿辞职是逃跑者,苏韬想要挽留是追逐者。其实苏韬处于劣势,他越是想要挽留咱们女儿,说明咱们女儿在他的

心目中分量越重,所以咱们不能急着让君君答应留下来,那样反而会让苏韬觉得事情处理得太轻松了。”姬成军老谋深算地分析道。

“你的意思是,苏韬在追求我们家君君。”刘彩月奇怪地望着丈夫,“他俩不是早就……”

姬成军摇头苦笑,“我原本跟你一样想的,他俩的关系肯定早就不是上下级关系那么单纯,但从君君今天的反应来看,他俩之间的关系好像还真的很正常。”

“那怎么现在外面传得有模有样的。”刘彩月气愤填膺地说道,“下次再被我知道有人传谣,看我不撕烂他们的嘴。”

姬成军哭笑不得,老婆虽然没有说,但之前跟自己一样,都信了那些谣言。

“接下来,他们可能要传,姬湘君被苏韬给一脚蹬了。”姬成军无奈道。

“我们的女儿这么优秀,想要找什么样的男孩子找不到啊!”刘彩月皱眉道,“那小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真让君君跟了他,我觉得他还不配呢。”

姬成军哑然失笑,天下父母都一般,自己的孩子永远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管他是什么国医大师,年轻的企业家,身家过百亿的富豪,跟自己的女儿在一起,总能挑出一个巴掌数不过来的缺点。

姬成军暗叹了口气,以他的阅历来看,苏韬和女儿【藏书堡小说 更新快】之前怕是真没什么,但现在却是有种情感在悄无声息间冒芽,两人之间现在只是隔着一层窗户纸,一捅便会破了。

没有父亲想看到女儿走上一条不正确的道路,但男女感情一事,真的很难说清楚,尤其是郎有情、妾有意,干柴遇到烈火,岂不是一点便燃?

“你笑什么啊?”刘彩月蹙眉道,“你女儿都快失业了,你还笑得出声。”

“以君君的实力,想要找一份新工作还不是很轻松。”姬成军苦笑,“你是不同意她出国留学深造吧。”

“她年龄都这么大了,还出去瞎折腾,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的婚姻大事耽误下来。”刘彩月皱眉道,“我明天就让赵大姐帮忙物色条件不错的小伙子,让君君开始相亲,争取在她出国之前,把婚事给定下来。”

姬成军提醒道:“你女儿的性格,难道你还不清楚吗?看上去乖巧懂事,其实性格倔强无比,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至于她现在的状态,不太适合开始新的感情,即使勉强接受一个,也是害了那个小伙子。”

刘彩月不屑地看了一眼姬成军,“不知所谓。整天看佛经,都把自己看傻了。”

刘彩月拿起手机,走入房间,“喂,是赵大姐吗?上次你不是提过,手里有几个很优秀的男孩子。对,我女儿最近在汉州,有机会可以见一下。是吗?那太好了,我等下就给女儿打电话,确定见面的时间!”

姬成军听着老婆在里面瞎折腾,暗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剃头担子一头热,怎么就不信我的话呢!”

show_htm3();
show_htm4();
★ www.cangshubao.net 【藏 书 堡 欢 迎 您】 www.cangshubao.net ★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