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蒋小刁兴师问罪 - 《医路青云》仙人掌的花 - 藏书堡 - Powered by Discuz!

藏书堡提示:你现在浏览的网站是非法恶意镜像网站

请访问原网站:www.cangshubao.net
返回列表 发帖

第676章 蒋小刁兴师问罪

第676章蒋小刁兴师问罪

文安新是文玉树唯一的亲侄子,文安璐跟文安来都是跟他一起沦落到孤儿院的小伙伴,当年三岁的他,就以大哥的身份,时时护着还是小婴儿的小璐跟阿来,到了姑姑寻来的时候,执意让姑姑把弟妹一起带回去。

   

爆出文安璐是冒牌货的时候,最着急最痛心的是文安新,他总觉得是自己这个大哥没做好,对妹妹关心不够,才导致妹妹被居心莫测的黑手党家族盯上,既然被换走,还不知道在哪里遭受折磨呢,这还是最好的结果,若是已经被杀……

   

文安新这些日子一直被自责和仇恨折磨着,恨不得飞过去炸了西西里,但他性子方正耿直,又恪守军人使命和纪律,心里再痛苦焦灼,依旧是等待着上面的处理决定和营救命令。

   

此刻听到蒋方略带着浓郁讥讽的话,文安新实在是按捺不住了,扑过来揪住蒋方略领口,硬生生把他从椅子里揪起来,双目赤红的低吼道:“你丫把话说明白,小璐的真实身份是什么?难不成她还能是安东尼.塔塔尼亚的女儿不成?”

   

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怒冲出口的话却是一语成谶,蒋方略才不怕文安新呢,君子可欺,文安新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君子,蒋方略双手一摊:“猜对了!十分!”

   

文安新猛地又把蒋方略顿回到椅子上骂道:“你这个混蛋还有没个正经了,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还扯淡!小璐如果真是西西里人,你把我这双眼挖了去!”

   

蒋方略一脸同情的说道:“小新哥哥,别激动,当年你认下这个弟妹的时候,文安璐跟文安来都还在襁褓里对吧?

   

文教头(文玉树曾经担任过新特勤功夫教头)找到你的时候,你六岁,文安璐跟阿来都不满三岁对吧?当时你们眼中的小璐,是完全没张开的样子。

   

回来不久,七岁的你就被送去军校附小读书,开始住校,一个月才回一次家,跟文安璐的接触能有多深?

   

之后文安璐五岁,就因为超凡的智商被文教头直接选中,从小就接受的特勤封闭式教学,你们见面次数就更少了吧?再后来,文安璐小小年纪,就创出了千面修罗这么拉风的名号,你们谁见过她的真面孔?”

   

文安来也忍不住了,张口叫道:“蒋刁儿,你他妈啰啰嗦嗦一大堆,到底想说什么?”

   

蒋方略说道:“你们兄弟少他妈骂骂咧咧的,我知道你们心里已经发毛了,但骂我并不能改变事实,事实就是,文安璐从被你捡到认为妹妹的时候,就他妈的是安东尼塔塔尼亚的种!”

   

“胡说!”

   

“这绝对不可能!”

   

文安新文安来惊呼着,就连李修贤都说道:“小刁儿你别危言耸听的,这怎么可能!”

   

蒋方略斜着眼说道:“怎么不可能?怎么就不可能了?安东尼的老婆不会生孩子,让家庭护士做代孕,那护士就是我们种花女人,代孕生了西西里小公主蒂尼后,哺乳期并没有被赶走,却在这期间又跟安东尼睡了。

   

等安东尼的老婆终于想起来不能留下这妖艳贱货拿钱打发她走的时候,她已经又珠胎暗结而不自知,回国后就一直遭遇安东尼老婆派人暗杀,这女子也是个不简单的,竟被她躲藏起来生下了孩子。

   

虽然生下了孩子,这女人知道,安东尼老婆是不会放过她一条命的,就把孩子丢在孤儿院门口,自己把杀手引跑了,随后就被杀掉了,而孤儿院门口的那个孩子,恰好被三岁的小新哥捡进去。”

   

文安新果然如蒋方略所说,心里已经发毛了,当年他也不过刚刚三岁,记忆已经不太清晰,但捡到小璐的场景他永远不会忘。

   

那是一个雪后初晴的深夜,他脚上生了冻疮,痒的无法入睡,加上被窝冰冷冰冷的暖不热,就爬起来想去厨房生一堆火烤烤,谁知道走到院子里,就听到门口有婴儿的哭声。

   

那是一个月半的日子,打开门,天上圆溜溜的月亮撒下明亮的冷光,映衬着满地雪光,恐怕连书上的字迹都能轻易看清楚,宽宽的门槛上放着一个襁褓,一个白生生的小婴儿正在哭泣。

   

文安新认真的想了想,当时他的第一个念头应该就是:“这娃娃好白净啊!”

   

而现在这个感觉,似乎就证明了小璐原本就有一半白人血统吧?

   

可是,怎么可能就这么认了!这一承认,从小婴儿就当亲妹妹疼的小璐就成了居心叵测的黑帮卧底了!

   

蒋方略刚刚被他们兄弟连番辱骂,早就没了耐心,连珠炮般说道:“就是你们想的那样,文安璐渐渐长大,察觉到自己的相貌跟黄种人不大一样,开始刻意选修伪装专业,然后就遮盖自己的真实容貌,潜移默化的让你们都认为她就是她,无论是怎样一副脸,骨子里就是你们的亲人小璐。

   

在她去J国冒充大学生执行任务的时候,恰好人家西西里正牌小公主在那里读书,两姐妹重逢,血脉的吸引力把她们凝结在一起,先是相认,然后是心甘情愿的互换。

   

也就是说,从三年前,也就是文安璐成功完成J国任务回来领功受赏那时候起,文安璐就换成了西西里正牌小公主——蒂尼.安东尼塔塔尼亚!

   

而你们从小到大呵护看着长大的乖孙女、乖姐妹,却回到西西里,替她亲姐姐担任塔塔尼亚继承人,据说三年间因为手段了得,在国际暗界纵横辟阖,很是创下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名头!

   

老爷子,大师傅,这个黑手党下届寡头可是你们手把手教导出来的好苗子,现在在国际暗界很出名的,简直是如鱼得水出类拔萃,你们有没有很惊喜,很欣慰,很骄傲啊?”

   

这话就很是诛心了!

   

李修贤黑着脸叫道:“小刁儿,你是不是对老子有什么意见?有话就讲有屁就放,少他妈的夹枪带棒的!”

   

蒋方略抓起一个茶杯“啪!”的摔碎在地板上,跳起来叫道:“我怎么夹枪带棒了?你们知不知道我这次就是被你们的好孙女,好妹妹文安璐骗去安利德的,骗我我也就认了,却连我的女朋友都一起骗过去,把我俩捆一堆当鱼饵钓我的大舅哥林衍?

   

要不是老天有眼,让这个冒牌文安璐脑子灌水了,非得林衍给她治疗,我们两口子外加一个大舅哥,可能早就被弄死在外面了!

   

你们还有脸指着我骂我胡说八道?你们不是最亲最疼你们的小璐吗?为什么掉了包整整三年你们谁都没发现?

   

老爷子,咱们讲道理,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洗白事件的时候,文安璐就随同李主任一起,陪元首出国访问,当时她死命阻拦林衍当着国际记者披露杀人岛真相。

   

任务结束回国后,林霄云处长曾经跟您郑重提议,要求调查一下文安璐,看她是不是有什么动机故意那么做,您当时是怎么说的?还用我提醒吗?”

   

是的,当然记得。

   

不单单老爷子记得,文安新跟文安来包括永延统统记得。

   

当时林霄云提出这个建议之后,老爷子勃然大怒,二话不说就骂林霄云吃饱了撑的,还说人家挂了个总经理的名头,就近墨者黑,学会了商人的奸诈诡谲,没事找事。

   

林霄云被骂的脸色发白,依旧据理力争,说并不是对文安璐有个人成见,只是这件事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些外媒在网络上发表的文章配了视频,有领导都质疑这件事了,特勤处做一个自查,也是一个认真求实的态度,查清楚了没事岂不更显的坦坦荡荡。

   

再然后就是文安来炸了,指桑骂槐的说林霄云是巴不得文安璐有问题,可以腾出位置来给他亲儿子林鹄。

   

文安新当时站出来,虽然心平气和,却气势逼人的宣称,他可以用身家性命担保文安璐没有问题。

   

最终,林霄云忍耐着离去,这件事不了了之。

   

现在,蒋方略旧事重提,就是活生生打脸,他可不是林霄云,他有一腔怒气需要宣泄,就斜睨着文安新说道:“小新处长,请问您是要挖眼明志呢,还是要自尽践约?抑或是您到现在还不死心,还想找回你心目中纤尘不染的小璐妹妹?”

   

永延看着师兄脸如死灰,小新阿来都是震惊又痛苦又羞愧,而一直被自家师兄弟当成晚辈疼爱的小刁儿,显然是心怀愤懑不依不饶,再这样下去一家子非得闹的离心离德不可,这个疙瘩可不能就这么结下了。

   

“小刁儿,你先坐下。”永延被发烧着实伤了元气,站起身就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忍着走过去安抚蒋方略:“你刚刚说的这些情况,我们的确并不知情,你也别一径怪罪我师兄跟小新安来,就连你,不也一直把小璐当成妹妹疼爱的吗?

   

知道小璐被替换,还利用同门的情意把你跟林家小丫头骗过去利用,我们都很震惊,也很痛心,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对不对?就算你挤兑的小新挖了眼,你就真能解气了吗?”

   

文安新抱着头蹲在地上竟然哭了。



未完待续

感谢楼主的分享与更新!

三伏第3天;

国际左撇子日(1976年);

法国医生加斯顿·奥丁声明他已经发现、分离并培养了癌细胞(1912年);

八·一三”事变,抗日战争中淞沪会战爆发(1937年)。是抗日战争中第一场大型会战,也是整个抗日战争中进行的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一场战役,彻底粉碎了岛国倭寇“三个月灭亡华夏”计划;

牢记历史教训,时刻警惕岛国倭寇的亡我华夏的侵略野心!

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曾任中华民国副总统、代总统的李宗仁出生(1890年);

古巴革命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诞辰纪念日(1926年);

  英国护士和统计学家,近代护理学与护理教育创始人弗洛伦斯·南丁格尔逝世(1910年),享年90岁。南丁格尔精神:不畏艰险、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勇于献身的人道主义精神

生中三样东西成就人:

天时,

地利,

人和。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价:

健康,

善良,

真情。

人生中三样东西最无常:

成功,

财富,

机遇。

TOP

返回列表